第八百四十八章 荷花与端午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八百四十八章 荷花与端午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春秋我为王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徐灏看着蛋子灵活的动作,是日日饱食的灵动,而现在各地的孩子有多少常年饿着肚子的?不敢深想,其实就算把玉米土豆大规模的推广出去,也会有许许多多的孩子自一出生起就要时常饿肚子,看看民国和建国初期就清楚了。

    小孩子饿得快,一身清凉的花凤仙笑嘻嘻的走过来,真的饿了。因和徐灏相处了多日,当做长辈看待,是以毫不客气,风卷荷叶般的一连吃了三个面瓜,心情马上欢悦起来,白菜叶子似的脸上泛起了娇艳的颜色,目光也明亮得像月光下的春波,喜气挂上了微蹙的秀眉,红润的嘴唇漾起微笑,王蛋子呆呆的凝望着她。

    徐灏笑道:“年轻真好!”

    “我喜欢和三叔在一起。”花凤仙讨好的说了一句,转而纳闷的问道:“你看我什么?”

    蛋子嘿笑道:“凤仙,你真看好。”

    “呸!”花凤仙啐他一口,“去学了几天武艺,光学坏了,往后别跟我睡了。”

    幸好徐灏明白底细,不然非得眼珠子突出来不可,人家小姑娘指的是午睡。

    “不!”王蛋子斩钉截铁的道:“二狗回来了,我才不愿意跟你睡。”

    “原来你对我这么狠心呀!”花凤仙很生气,“刚才我逗你玩儿,心里才舍不得你。”

    “你舍不得我,咱们三一块儿睡。”蛋子没心没肺的道。

    徐灏心说你小子是真蠢呢还是假蠢呢?凤仙也拍了下他的脑袋,“滚你的!快去收拾你那些打鸟夹子吧。”

    花凤仙温柔注视着飞跑的蛋子,问道:“三叔,你和三奶奶小时候也拜过花堂么?”

    徐灏先是一愣,随即逗她道:“怎么没拜过,就在这片柳树林里。”

    花凤仙追问道:“那你们一定穿新衣裳了吧?”

    徐灏笑道:“就和你现在的打扮差不多,也没什么分别。“

    “真的?”花凤仙似乎不信,怎么可能呢?刨根问底的问道:“那您头戴一顶插红翎子的礼帽吗?”

    “我戴着一个柳圈。和你的差不离。”徐灏大笑。

    花凤仙神色狐疑,问道:“三奶奶蒙着红盖头吗?”

    “她顶了一张荷叶。”

    “十字披红吗?”

    “身上斜挂着两个柳枝串起来的花环。”

    “摆天地桌了吗?”

    “堆了个土台。”

    “烧高香了吗?”

    “插了三根艾蒿。”

    “拜完天地,到哪儿去入洞房呀?”

    “在地上画了个四方块,就算洞房。”

    “吃子孙饽饽了吗?”

    “两片麻叶上放了几个山梨,就算子孙饽饽。”

    “吃长寿面了吗?”

    “嚼了甜芦根草。”

    花凤仙越发狐疑了,不可思议的叫道:“怎么可能,这里是金陵又不是辽东,再说怎么明明和我们这些穷人一样啊!”

    徐灏嘴角翘起,轻笑道:“游戏在于是否有趣投入,有没有在一起的小伙伴。与有钱没钱有什么关系?相比你们的童年,皇宫里的王子公主都羡慕万分呢,因为他们可没有你们这么单纯而无忧无虑。”

    “真的?”花凤仙瞪大了眼睛。

    徐灏点头道:“当然是真的,各有各的好,也各有各的无奈心酸,等你将来长大了,自会渐渐明白。”

    第二天中午,徐烨路过马厩时,见老吉头在给一匹生马钉掌。那匹马嗷嗷嘶鸣,腾跳撕咬,老吉头降服不了它,遂要使出来绝招儿。

    正等着徐烨的蛋子猛地跑上去。嚷道:“您这是毁它!”

    好似一头小牛犊子,把老吉头撞了个趔趄,蛋子抢过来缰绳,牵着马。嘴里轻柔地吹着口哨。

    徐烨很惊讶,就见马儿就像能通人性的精灵,也不踢了。也不跳了,也不扑了,也不咬了;马头亲昵地贴在蛋子身上,舌头舔着他的肩膀。

    谁也不知蛋子嘟嘟囔囔的和马儿说着什么知心话儿,反正被乖乖地牵上了桩。

    老吉头骂了一声,拎起家伙就要钉掌,蛋子说道:“吉爷,我来吧。”

    老吉头一赌气把家伙扔给了他,说道:“钉坏了蹄脚,把你这小混蛋卖了也赔不起。”

    徐烨默默看着,就见蛋子不慌不忙的安抚马儿,认真仔细的打下了马蹄铁,钉得平平整整。老吉头乐了,给他一个耳刮子,笑骂道:“小混蛋,你要抢走我的饭碗了。”

    徐烨也笑了,心说出身辽东的人果然熟悉马性,一想到再过两年,自己就要只身去辽东锻炼,心情非常复杂。

    给蛋子打了个手势,不想惊动其他人,二人说说笑笑去了练武厅。

    花凤仙家隔壁的闺女荷花打内宅回来了,她忙跑出去瞧,荷花是涟漪姑娘的粗使丫头,据说郑家的老爹当年在靖难之役期间,从废墟中挑回来的。

    郑老爹是徐家多年的木匠,打仗时在军营里干活。当时郑老爹的儿子郑端午四五岁大,打着狗跑出去迎接,忽然挑筐里传出哇哇的哭声,吓得他从狗背上滚了下来。

    大家伙定眼一看,一个也是四五岁大的小胖丫头坐在竹筐里,红彤彤的圆脸,粗眉大眼,蒜头鼻子,四方大嘴,梳着两个小抓髻,纷纷问道:“哪儿捡来的胖丫头儿?”

    郑老爹说道:“自然是在打过仗后的县里,亲人都不在了,找了几个月无人来认领,我寻思干脆带回来,给端午做媳妇吧,叫她荷叶。”

    端午配荷叶,真不错!小小年纪的郑端午那时还不明白就和少爷一样,小小年纪就被长辈定下了终身,吐了吐舌头,对着荷叶扮了个鬼脸,荷叶噗嗤乐了,脸上还挂着好几颗大泪珠儿。

    荷叶到了郑家后,头一顿就一口气吃下三个大馒头,郑老爹又把半大碗肉菜倒给她,也吃得溜干二净,不必刷碗了。

    闹得郑嫂子直皱眉头,埋怨丈夫道:“没见过这么能吃的丫头,这才多大啊?万一咱家离开徐家,揭不开锅咋办?一家人喝西北风啊?能养活起这么个小姑奶奶么?”

    郑老爹板起了脸,说道:“胡说,你就没见到三少爷的能耐,有鬼神莫测的本事,他训练出的火枪兵,在战场上未逢一败。再来我感觉官军不成气候,绝对不是燕王的对手,你等着吧,你男人早晚会跟着三爷有出息。”

    郑老爹的预言应验了,如今他是徐灏的心腹之一,打理着整个燕雀庄,郑嫂子也成了庄子里的头面人物,儿子郑端午是徐烨的亲随兼兄弟。

    可是荷叶却沦为了粗使丫头,就连郑老爹当年都说过:“这丫头五大三粗,满脸福相,一准给咱们生孙儿,也指定能继承我的手艺,做个好木匠。”

    反正郑老爹果然好眼力,荷叶十岁时,就敢给他打下手,拉起大锯不但有板有眼,并且有使不完的力气。可是,婆婆教她针线女红时,却比赶牛上树还难,十根手指笨得像棒槌。

    郑嫂子见她不堪造就,也就随她野生野长,十来岁时干脆送进内宅给未来的少奶奶当几年粗使吧,反正你有力气。

    郑老爹历经生死压根不计较,反而逢人便夸,说老天爷赏了他一个好儿媳妇,顶两个儿子使唤。

    这话一点不夸大,荷叶样样压过了端午,吃得比他多,个子比他高,力气比他大。二人青梅竹马,耳鬓厮磨,自是免不了时常拌嘴打架。最初的一两年,能打个平手,一两年之后,每当看见荷叶头上肿起了一个青包,郑端午的头上准少不了两个。

    这几年,郑端午只敢动口,再不敢动手了。

    花凤仙混在妇人中,赞赞称奇荷叶的人高马大,就算她也是北方姑娘,个头比南方女孩高一些,可也没见过荷叶这么高的,难怪人送外号一丈青。

    徐三爷曾莫名其妙的说过可惜了荷叶的天赋,不然不是优秀的运动员,减减肥也能成为名模,这长相在中国人看来或许有些丑,放在老外眼里,或许就堪称天姿国色了。

    今次荷花回来要和郑端午正式拜堂成亲,故此郑家非常的热闹,好多人拎着礼物前来贺喜。

    花凤仙看着这一切,暗道等自己成亲时,也会是这么的风光体面么?倒是将来是嫁给蛋子,还是嫁给谷二狗?二人各有各的好,蛋子腿脚灵活人憨厚,最听自己的话,也有着使不完的力气。而二狗读书将来要成为人上人,说话越来越文质彬彬一套套的,嫁给他就是个体面的读书人娘子了。

    其实花凤仙自然还是倾向于最心疼她的蛋子,可一想到蛋子的娘,就不由得十分打怵,摊上个这么厉害的婆婆,今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荷花也很心疼端午,即使嘴馋也要把好吃的留给端午先吃,剩多剩少她再一扫而光。到十五岁时,荷花的胸部发育的异常丰满,堪称徐家第一,不管走到哪都会人人侧目,这也是为何郑嫂子送她进内宅的缘故。

    懂得人事了,荷花与端午的嬉笑打闹也知道躲着长辈了,这在老人们看来,预示着孩子可以圆房了,早就盼着儿孙绕膝的那一天。(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