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六章 沉醉东风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八百四十六章 沉醉东风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大唐儒将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徐府花园,今日涟漪姐妹们又多了一位新朋友,年仅十三岁的孙望月。

    因出现了宫女诱惑太子一事,除了负面影响外,也说明了太子已经长大成人,应该开始物色后-宫人选了。

    是以张皇后的母亲彭城伯夫人抢先出手,她是永城县人,得知永城县主簿孙忠之女孙望月容貌俊美,知书达理,便亲自推荐给了张皇后,被养在了坤宁宫。

    张皇后的用意不言而喻,想让儿子身边有个自己人,好让心猿意马的朱瞻基身边有信得过的美人,而乖巧伶俐的孙望月也不负众望,一进宫即和刚刚返京的朱瞻基彼此相处的非常融洽。

    暖阁里,老太君在和彭城老夫人说说笑笑,张皇后也和朱巧巧沐凝雪等人聊天,徐灏注视着孙望月,心说这个千娇百媚的女孩子,会否是未来的大明皇后呢?

    这一个月来,各方皆在紧锣密鼓的替朱瞻基物色太子妃人选,为了避嫌,徐家没有参与其中,并且连张皇后自己也有些犹豫,谁也不知她是否会替孙望月出头。

    朱巧巧说按照常理,皇后不太可能建议孙望月,恰恰因为孙望月是张皇后的人,对此徐灏深以为然。

    今日张皇后驾临徐家,也说明皇后为此非常苦恼,举棋不定。未来国母的人选太重要了,关乎着大明百年气运,谁都不敢视若等闲。

    相比长辈的操心,女孩们多少显得没心没肺,东拉西扯尽说些有的没的。

    粉妆玉琢的沐兰香叫道:“这些日子可把我闷坏了,若是一个人来得了。我早就飞了来啦。都是我娘舍不得我,不让我来这边住。”

    涟漪笑道:“你年纪还小,来了也只是一味拉着二弟胡闹,倒耽误了他的学业。”

    “那这次为什么请我?”沐兰香一脸娇憨。

    涟漪指着笑吟吟的徐煜,说道:“都是你弄的鬼。估量我们不知道么?”

    “不是我,不是我。”忙摆手的徐煜脸有些红了,偷偷望了沐兰香一眼,对方也正偷偷的看着他,两个小人同时脸色更红了。

    满室哄堂大笑,初来乍到的孙望月瞧得有趣。也不禁笑了,徐家的一切和宫里一样令她大开眼界,但是宫里的气氛有着说不出的古怪,凡对她好的人,都反复叮嘱时刻皆要谨言慎行。不要做出格的事,说出格的话,哪里有徐家来得轻松自在呢?再说她在宫里只是个寻常的小宫女,一点都不自由,自惭形遂之余,也为之羡慕万分。

    徐家女孩们对她的态度都很亲热,本身年纪小没什么心机,再来也没有任何的潜在利益冲突。如今朝中有不成文的规矩,权贵之女无论如何不能册封为皇后,一律得挑选家世寻常的贤女。谁都知道打死徐灏也不会送自家的孩子进宫受苦。

    徐灏很庆幸此乃大明,若要是在满清,女儿侄女都得进宫待选,一旦选上,不是给皇帝暖床就是送给什么阿哥等王公贵族,要么就送给蒙古贵族。偏偏那么多的后世女羡慕得要死。

    说穿了,是羡慕满清时代的奴隶制。都渴望当坐享其成,所谓天之骄子的人上人。即使给皇族做奴才,反过来又是劳苦大众的主子,一句格格吉祥,福晋吉祥,小主万安,便使得万千女人为之魂牵梦绕,真是脑袋被门挤了。

    当然徐灏也脱不了俗,被人三爷三爷的奉承,很多时候也挺飘飘然,大抵在笑话脑残女虚荣心的时候,自己也早已沉醉其中了。

    长辈们看着女孩们面前摆了圆桌,一色的精致果碟,又开了两坛子葡萄酿,笑了笑也开了酒席,请张皇后坐了首席。

    席间,张皇后悄声说道:“你觉得望月那丫头如何?”

    徐灏失笑道:“她才进宫几天?我这是第二次见她,哪里知道她如何呢?”

    “唉!”张皇后微微摇头,“据我这几天的观察,她聪明太过,也很有些城府,兼且柔媚过人,做事有些冲动轻佻,不过人品端方是个好孩子。我不认为她适合做太子正妃。可是瞻基很喜欢她,自从他俩朝夕相处后,瞻基便一心一意的对她好,别说女色了,连最心爱的蛐蛐都不玩了,最近热衷起了绘画。”

    徐灏点点头,朱瞻基文武双全可不是假话,人高马大仪表非凡,又知情知趣喜欢玩乐,处事明断果决,很有主见,乃是一等一的高富帅。

    老太君和几位太太陪着彭城夫人聊天,沐凝雪等人都避开了这边,谁都知道皇后娘娘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来徐府,一定是找徐灏商量事的。

    张皇后的两个兄弟,其中不争气的张升自当年被徐灏一番调教后,这些年非常的有出息,都在外地带兵并取得了战功,陆续被封了非世袭的侯爵,但也因此常年不在京师,而即使在京师,张皇后也不会找娘家兄弟。

    这也是为何张皇后极为倚赖徐灏的缘故,而且徐灏不揽权,不争权,不搬弄是非,最是令人安心。

    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徐灏性格如此,自是与同样心性的朱高炽夫妇相处莫逆,这么多年的相处,对于彼此的性格早已了然于心了。

    叶琴本来好冷清,徐湘月因太太刘氏曾说过一句送她进宫给太子当嫔妃的戏言,还有些避嫌的意思,都推说身子不好,却禁不过她们软磨硬扯,都给拉来了。

    女孩们似乎也有叛逆心理,当着长辈的面,反而不愿作诗作赋了。

    嘉兴公主被徐灏视为晚辈,实则是平辈,乃是嫡亲的张皇后小姑子,论起身份来,涟漪她们都以她马首是瞻,此时很野蛮的挽起了袖子,说道:“咱们猜拳吧,来个登坛点将,先推出两个酒量大的做元帅。”

    大家伙顿时面面相觑,涟漪在皇后面前也心虚了,弱弱的道:“这里只有你够做元帅,谁还敢和你对垒?我看不如咱们行令吧,我们尚可勉强奉陪。”

    叶琴瞄了眼笑吟吟的皇后娘娘,担心嘉兴没事找事闹,忙说道:“前几天咱们不是得了一本百花令谱么,还没用玩过,拿来给望月姑娘瞧瞧,用得用不得。”

    很快丫鬟送过来一本锦装小册,孙望月接过来,身边人也凑过来同看,说道:“这个还有点意思,可是得用骰子。”

    当下她们说明用骰子两个,掷了名色,即按照谱中的方法照行,因孙望月来者是客,请她起令。

    “这令我从未行过,不知该掷出什么花样来呢。”孙望月随手一扔,看是一颗四,一颗六。

    大家都道:“这一定是好的。”

    这边张皇后笑道:“女孩家家一定玩得很雅致,不外乎念诗作诗,倒要趁机看看孩子们的才学。”

    沐凝雪扑哧一笑,说道:“娘娘真是高看了我家的孩子,她们呀整天没个正形,今儿不知要醉倒几个呢。”

    “啊!”张皇后为之愕然,看着徐灏。

    徐灏满不在乎的笑道:“年少就该张狂,待字闺中的时候,愿意怎么闹就怎么闹,我不许任何人干涉她们的自由。”

    张皇后仔细品品,叹道:“确实有几分道理,等嫁了人,纵使想胡闹也不可得了。”

    那边翻开一看,这名色叫做锦屏春色,画了一枝海棠,底下有句词曲,“沉醉东风汗漫游”,得此句者合席公贺一杯,敢情完全是个拼酒的酒令。

    兰春把各人的酒杯斟满,嘉兴催促孙望月先喝,孙望月自是不敢豪饮,文绉绉的只喝了一口。

    涟漪笑道:“令谱上要你沉醉东风,只抿一口,哪里依着你?况且是头一杯酒,你喝的好大家才好喝。”

    “这。”孙望月为难的看向了皇后,见她含笑点头,这才把酒饮干了,然后众人也同干了贺杯,酒到了腹中,一张张俏脸升起了一丝酡红,气氛一下子为之高涨起来。

    重新掷红,数到了徐湘月,湘月扔了两个么子,笑道:“我就知道掷不出什么好的来,这必是两眼望青天,还要查么?”

    “又不是掷升官图,掷了脏必要罚的,且看谱吧。”涟漪说完翻开令谱,念道:“题作玉盘清影,画的是一枝白芍药,‘早现出珠辉玉丽’,得此者饮一巨杯。”

    “哎呀!”湘月苦着脸,“任他说得多么好听,到底还要受罚。这里没有大杯,只喝一杯算了吧,求求你们了。”

    问题是众人哪里肯依?沐兰香蹦蹦跳跳的跑到徐灏身边,徐灏随手递给他一只大白玉酒碗,惹得老太君嗔道:“都是你背后撑腰子,家里养了一群小酒鬼,在我们面前就敢喝酒。”

    徐灏仰天打了个哈哈,不当回事,令张皇后不禁为之莞尔。

    可怜徐湘月被强迫喝了满满一大碗的酒,迷迷糊糊的摇了摇头,叫嚣着要报仇。

    这一次轮到了涟漪,涟漪双手合什,念叨着老天保佑,赏个好色子别叫她受罚,掷了一颗五,一颗六,忙自己去查谱。

    原来这名色叫做珠帘春信,画了一枝红梅,曲子是“俏东君春心偏向小梅梢”,得此者自饮一杯,左边坐的同饮一杯,海棠同饮一杯。左边恰好是刚被灌了酒的徐湘月,而海棠又恰是孙望月,三女立时怨声载道。

    孩子们笑闹的时候,朱巧巧似无意的说道:“酒后才能看出一个人的真性情。”

    张皇后意会,微微点头。徐灏却蛋疼的瞅着坐在涟漪身边的徐烨,心说这小兔崽子会不会酒后乱性?涟漪啊,咱可得自重,可不能叫禽兽轻易得逞呀!(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