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五章 莫知我哀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八百四十五章 莫知我哀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三国之席卷天下首辅沈栗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不消说张皇后十分恼恨,徐灏也觉得怪异,这什么彩儿云儿到底是怎么进宫的?为何精通房事和药物?

    朱瞻基还未成亲,对男女之事一知半解,身边有一两个专门安排的成年宫女侍寝,既不能让太子食髓知味,也不能让他没有女人,就和大户少爷的通房一样,张皇后安排的可谓是煞费苦心。

    徐灏不认为能查得水落石出,而干这种事的幕后之人貌似有些多,说穿了女色是最古老也最行之有效的手段,只要朱瞻基沉迷于女色,就看朱高炽的反应了。

    看了眼愁眉不展的张皇后,徐灏说道:“臣马上知会乾清宫,若有人进献谗言,不难追查到真正指使,而且臣保证为太子建言,保他无事。”

    “那我就放心了。”张皇后就等着这一句,即使长子的地位无可动摇,但她也不能不防,现在有了徐灏一句承诺,基本朝中在无人敢轻易跳出来了。

    未成亲就与两个不三不四的女人整日厮混,肯定对朱瞻基的名声影响很大,又是药物又是捆绑的,怎一个荒-yin二字,暂时消息还未传出去,不久或许就要人尽皆知了。

    徐灏没有过问怎么处治彩儿云儿,这些宫闱隐秘能不知道就不要知道,就算知道了也要当做不知道。

    宫中没有秘密可言,稍微有些长远眼光的人,都会秘密安排心腹进宫当太监,防不胜防。

    王振在宫里因奉事小心,谈古论今能说会道,又是个秀才出身,选了他去东宫伺候。相比其他人,徐灏倒觉得王振很‘可靠’,故此没有动他。

    太子对王振来说是一艘巨船,只要这艘船不沉没,他就能跟着飞黄腾达,是以侍奉太子格外尽心,又处处依从,既得到了太子的欢心,也能博得帝王的好感。

    这次就是他察觉出了不妥,明知劝说太子无用,急忙忙把消息传至张皇后耳朵里,得以让皇后抢先处置此事。

    总之历史已经改变,徐灏只能通过自己的分析来观察局势,用如履薄冰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尤其是站在高处的时候,因为你很难看到背后的冷箭。这时候方体会出了姐夫张辅的小心翼翼,明哲保身的前提下,确实是不能牵扯到皇位之争上,当然要尽可能的站在合法的皇位继承人这边,又不要轻易开罪那些候选者。

    此事他只是答应了替太子背书,没有管锦衣卫怎么去调查,选择静观其变,有预感的是京城将不再平静。

    冬去春来,京城中的融雪已融化,一片片的迎春花开得娇艳,芳草也破土而出,露出鲜绿色的嫩芽。一个冬季缩在屋子里的人们,纷纷赶到野外踏青游玩,红男绿女随处可见。

    街市上人来人往,小贩的叫卖声似比往日还要高亢,相对于松江府辽东等地的日新月异,金陵看起来没什么变化。

    迎客楼来了一赤脸汉子,一身的粗布衣衫,穿着草鞋,绑着裹腿,戴着斗笠,背着一个包袱,风尘仆仆的走进客栈。

    店小二忙赶过来招呼,殷勤地擦拭桌面,一面问道:“客官吃点什么?”

    “一壶茶,两碗肉,八只馒头。”大汉瓮声瓮气的说。

    “不来点酒?”店小二疑惑的问道。

    “某从来不喝酒。”大汉答道。

    看汉子的模样很像红脸关公,膀大腰圆身材健硕,一坛子酒未必够喝,却说什么不会喝酒,看他的衣衫打扮,显然是个没钱的主儿。

    故此店小二脸上露出一丝鄙夷之色,转身走了。那汉子浓眉紧缩,目光看着窗外,没有注意到店小二的脸色。

    他在等人,时辰已经快到了,目光急切的洒向户外,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寻觅。看了一会儿,转过头来倒了一碗茶,咕咚咕咚的几口喝光,用手背一抹嘴巴,抓起一个馒头,三口两口咽进了肚子里,八个馒头两碗肉,短短时间全吃了,拍着桌子喊添茶。

    “都第三壶了,不要钱是不是?”店小二心里嘟哝着,拎着水壶懒懒地走过去给他续水。

    大汉说道:“茶都没了颜色,换过再续。”

    “客官,这水不要钱,茶可是要银子的。”店小二歪着头戏谑地说。

    大汉二话不说,从包袱里掏出了一锭银子,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够不够?”

    “够,太够了。”店小二盯着银子满脸笑容,心说我他妈的看走了眼,合着是位财神爷。

    赶紧高喊后灶烧开水,换了好茶叶,为大汉拿来上好的细瓷小茶碗。

    大汉拦住说道:“不必了,还是粗瓷大碗好使。”

    “果然是豪爽汉子。”店小二笑嘻嘻的道,二人正说着话,一个宦官摇摇摆摆的走进来。

    店小二忙笑脸相迎,叫道:“李公公多日不见,今日怎么得空来小店了?”

    “难得一个好春日,也出来走走。”李公公说着,扫了一眼店中的客人,一眼瞅见那红脸汉子独坐一桌,便走过去坐下来,“给我切一斤猪耳朵,包好。”

    “好嘞!您稍等。”店小二转身去准备了。

    李公公低声说道:“跟我走。”

    等店小二捧着一斤猪耳朵出来,李公公起身付账告辞,慢悠悠的离开了客栈。汉子也随着他离去,两个人一个在前,一个跟在后面,三转两转到了一个偏僻之处,那汉子紧走进步上前。

    “你就是杨广?”李公公问道。

    “正是。”

    “今夜二更天,我在东门候你。”李公公没有废话,转身扬长而去,那包猪耳朵也随手丢在路边,任由野狗去抢食。

    乾清宫,徐灏皱眉站在帝王身边,春天似乎给洪熙皇帝带来了生机,看着窗外明媚的春色,杨柳新绿,他很想出去走走。

    小太监一左一右的扶着他走出宫殿,朱高炽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多好的阳光,一年之计在于春。嗯,雪云乍变春云簇,渐觉年华堪纵目。徐灏,人人都说你有才,今日别藏着掖着,也说一句应景的诗词。”

    杨士奇等大臣见皇帝面目憔悴,脸色灰白,不禁黯然。徐灏心里反复说奇了怪了,怎么突然之间就虚弱成这样?想着心事,随口说道:“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朱高炽笑道:“朕来个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几乎同时,大臣们都默念着白居易在六七十岁高龄写出的忆江南,“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神色纷纷为之一变,预感到了不吉。

    徐灏强笑道:“臣最喜欢陆游的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朱高炽精神好了一些,说道:“若说春色,谁能比得上清照大家呢?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红肥绿瘦!惜春之心,在少女的问答之中尽显纸上,徐灏你是个护花之人,想必最懂得这些。”

    徐灏说道:“这令我想起了后唐的冯延己和李璟,亦是一君一臣,敢问陛下‘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朱高炽哈哈一笑道:“说得好,真真吹皱了一池春水,干卿何事?欧阳炯的清平乐,寥寥八句,连用十个春字,原本一个字来回反复启用,此乃大忌,但是这十个春字却令人不觉得累赘和啰嗦,读起来只觉得满纸生春,一股春风扑面。”

    正好昨日涟漪还背过来着,徐灏信口道:“春来阶砌,春雨如丝细。春地满飘红杏蒂,春燕舞随风势。春幡西缕春缯,春闺一点春灯。自是春心缭乱,非干*梦无凭。”

    “看来你没把诗词搁下,好。”

    朱高炽很是意外,已经记不清徐灏多年没有谈论过诗词了,没想到今日陪着自己滔滔不绝,心情为之低落下来,随即神色开朗的笑道:“诸位爱卿不必忧虑,朕一时半会儿死不了,你们也不必劝朕,我答应不近嫔妃就是了。”

    徐灏摇头道:“女色对身体的妨碍有限,最主要的不要乱服药物,尤其是来路不明的所谓仙丹。”

    “朕记住了。”朱高炽似乎听进去了,念了一句“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转身走了进去,随后飘来“载饥载渴,莫知我哀。”闹得大家伙面面相觑,对视无言。

    杨士奇终于长叹道:“洛阳城东桃李花,飞来飞去落谁家?洛阳女儿惜颜色,行逢落花长叹息。今年落花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已见松柏摧为薪,更闻桑田变成海。古人无复洛城东,今人还对落花风。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徐灏轻轻一叹,转身远去。

    大臣们明白徐灏的意思,是感叹那一句韶华不为少年留,恨悠悠,几时休?飞絮落花时候一登楼,便做春江都是泪,流不尽,许多愁。

    如果这时候帝王驾崩,那年轻的太子继位,这未来会怎么样呢?希望依然是天上人间吧,也幸好太子很符合一位明君气象。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