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章 小学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八百四十章 小学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唐儒将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回到国公府,王玄红照着娇娇的话回复了王玄清。

    王玄清说道:“我素来听说娇娇那个人,事理很明白,做事也还麻利,我手底下正缺这么一个粗使的人。可是她从大哥身边出去,如今又叫回来,只怕太太未必肯依呢。”

    王玄红抱着行善的态度,说道:“左右容貌都毁了,孤苦无依,就当行善积德了,想必太太得知她的遭遇,不会拒绝。”

    “你看着办吧。”王玄清站起身来,忽然问道:“对了,最近怎么大哥见了你就躲?好似老鼠见了猫一样。”

    王玄红吃吃笑了下,附耳说道:“还能怎么回事?那色鬼头一天见了我就不怀好心,趁着你去打牌,喊我过去伺候,借机动手动脚,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用我最拿手的揉萧之法,让他一下子就丢盔卸甲。此后他又来缠我,我一样这么对付他,有一次脱了上衣让他再次起了兴,我就说绑着你才有趣味,结果哈哈!叫他生生泄了六次,险些连小命都没了,区区一介花花公子还不手到擒来?此后见了我还有个不躲的,并且凡事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王玄清为之失笑,伸手点了下妹妹的额头,“真亏了你这不要脸的人治他,我可告诉你,若你想做姨娘,必须先告诉我一声,我当时自然不会阻你。”

    “姐,你当我是什么人了?”王玄红神色一变,“我是下贱的人尽可夫,以前一天都离不开男人,但是自从老黑死了后,我发誓给他守着,说到做到。我不能让蛋子没脸做人。”

    “唉!说到底咱姐妹天生命苦,不比那娇娇强多少。”王玄清摇了摇头,径自去了护春堂。

    进了院子。徐烨和徐煜哥俩分别从学里回来,因徐庆堂忙着参赞军机。萧氏就让凝雪自己照管孩子。

    王玄清进来,秀春忙着替徐煜收拾书包,一边预备点心。王玄清拉着徐煜的小手,问他今日的功课。

    徐煜说道:“先生因为左传念完了,今儿又上了诗经,都是四字一句,又都有韵,比左传还有趣味呢。”

    王玄清笑问道:“师父讲了什么?说给二娘听听。看我们的煜哥儿记得怎么样。”

    “先生教了两遍,跟着讲解。那关关是鸟声,雎鸠是鸟名,就是不讲我也懂得。”徐煜从容说道。

    “了不得。”王玄清抬头对沐凝雪说道:“莫非三弟要让他科举?不学那些新学问了?”

    沐凝雪微笑道:“这几天还念叨了,说煜儿就是个天生的老夫子,看样子只能让他专门习文了。不过其他学科也得涉猎一些,凭他自己的兴趣来吧,我们也不干涉。”

    徐烨被涟漪拉着跑出去玩了,王玄清羡慕的看着这对两小无猜的天作之合,随口逗徐煜。问道:“你们对了对子没有?”

    徐煜说道:“对了,炼哥儿对不出,还是我替他对的呢。”

    凝雪说道:“他比你小。就是对不出,师父也要教给你们,用得着你替他对?”

    徐煜有些得意的道:“他许我明儿叫人上东庙去,买一对花鸽子送给我。”

    凝雪故作生气的道:“这更不该了,今儿他许你花鸽子,你就替他对对子,将来长大了,人家许你点好东西,任什么事你都替人干去?不是贪**行么。往后切戒了不可。”

    “娘,我知道了。往后不敢了。”徐煜惭愧低下了头。

    王玄清见他小小年纪如此听话懂事,真是喜欢的不得了。一把搂在怀里,心说三弟夫妇就是命好,也没见他们夫妇怎么管教孩子,一个竟比一个好,反之其他各房的孩子大多生性骄纵,从小时候即能看出,长大了一定是些纨绔公子。

    对此徐灏不同意,他倒是认为自己两个儿子天生带着腹黑属性,太有心眼了,将来不知道会成为什么样的人,有些过于妖孽了。而那些子侄则是很正常的孩子性格,谁出身大富之家,小时候不调皮捣蛋,无法无天?将来成材的比例应该是五五之数。

    说起来,两个孩子确实给他带来过惊喜,但是随着渐渐长大,徐烨已经不像小时候那么有主见,有担当了,现在越来越像贾宝玉,整天混迹于脂粉堆里。而徐煜也没有二三岁时的聪明,尽管比同龄人爱学习,懂得多,但也不是解缙杨士奇那种神童。

    相应的,徐灏略感失望之余也很高兴,过于聪慧的孩子其实也蛮令人担心的,他不想望子成龙,只希望孩子能平安长大,平安继承家业,平安娶妻生子足以,甚至世途险恶,不是很想让他们做官成就什么事业,因为徐家已经不需要他们去奋斗了。

    过了一会儿,徐煜问道:“徐大村是咱们一家么,什么辈分?”

    沐凝雪解释道:“那是你曾祖父认的本家,比你爷爷小一辈,你怎么问起他来?”

    徐煜说道:“昨天有个徐小村来找爷爷没见着,就到学里去找先生。先生说他是大村的儿子,我见小厮们都称呼他狮子街小大爷,以为也是咱家里人呢。”

    王玄清说道:“你见了他,也应该称他大哥。”

    “先生叫我们都见了。”徐煜笑道:“那小村大哥说自己懂得相法,看了我,说我是一二品的相,还说我的官星,眼前就要发动,哪会有这种事?”

    “别信他,哄你开心呢。”

    当下沐凝雪叫儿子吃了点心,看着他把当天念的生书都理熟了,从头背了一遍,方叫秀春兰春领他出去玩了。

    松江府。

    李宗师把徐鸾凤安排到了一间不起眼的小学校,该校的校长姓孙,人非常的漂亮,毕业于辽东贵族女子学校,回到家自己筹办了学校。

    小学、中学、高中乃至大学,在时下还是新鲜事务,太多人对其不了解了,恐怕除了徐灏一个人外,谁都不知为何要这么细分。

    徐鸾凤对公婆说了后,准备去报道,心中琢磨着小学教员,小学教员,怪难听的!小姑子在家里和妇女们窃窃私语,说好好的少奶奶不做,去管那些小猢狲,给人教书,真不知怎么想的,若不是面对一群孩子,脸都被丢尽了。

    但管事黄大妈却在背地里说道:“咱们少奶奶真是有学问的人,现在当起女先生来了多神气?也省得在家受尖嘴姑娘的气。”

    这令徐鸾凤心里好过多了,说到底公道自在人心,甭管教的是什么,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观念渗透到了汉人骨子里,作为教书的先生,无论男女贫寒富贵,在任何时期都是最受人尊敬的职业。

    把紫红色的薄丝棉袍子翻了出来,小袖口,这是一件很时髦的衣裳,高领硬绷绷衬托着脸,显得气质格外脱俗。外面披着件纯黑,花皮翻领,下摆略窄的长大衣,配着高跟鞋,已经有了近代女人的风范。

    徐鸾凤自己在穿衣镜前打量一番,实在不像个教学先生的样子,乐呵呵的吐槽自己红颜薄命再加上怀才不遇,本来可以科举,不见得考不中进士,反正双重委屈,把千古才子佳人的哀思都聚集在一起了。

    学校办公室,孙校长笑吟吟的说道:“承你屈就,真是感激的很,正愁学校缺少女先生呢。既然你是女子师范的大才,那五六年级的学生就请你负责教导吧。”

    徐鸾凤对新式学校的一切不陌生,忙说道:“我只能够教教功课,训育的责任可负不起,因为我自己也还胡闹呢,怎么能够板起面孔来教导别人?”

    孙校长笑了,说道:“我至今待字闺中,家里人不许时常来学校。功课就请苏先生与陈先生商量分配好了,苏先生暂代副校长。”

    苏先生是一位和气的姑娘,年轻,漂亮,乐观,乃是孙校长的同学,随父亲到了松江府做官,闲不住出来做事。她的父亲常年在辽东,即所谓的新派开明人士,对徐灏十分推崇,也乐于见到女儿做个有用之人,而不是传统的嫁人生子,一辈子寂寂无闻的花开花落。

    但是苏先生有些单纯简单,絮絮问徐鸾凤是哪里毕业的,徐鸾凤解释是金陵女子师范,如今因为家居太无聊,所以情愿担任一些功课玩儿。

    谁知苏先生连连摆手道:“在这里教书当玩可不行,也不容易,统共就只有我们两个教员,孙校长是挂名的,她平日不常到校里。我们俩六个年级分别坐镇两个教室,彼往此来,一刻不得脱空,否则学生就要闹得天翻地覆了。”

    一边的陈老师是个中年妇人,很有才华,因丈夫故世出门靠教书赚钱养活子女,插话道:“咱们的学校小,除了两间教室和一个办公室,其余都住着人家,这些人家里多的是泼妇,假如学生们嚷的狠了,她们就会跑出来大骂。”

    徐鸾凤问道:“是学校租房子给她们住吗?”

    陈老师叹道:“不是,倒是学校向她们租的两间半房子,而且时常付不起房租,所以只得由着她们闹去。走的那位洪姑娘,就是被她们吵不过才愤而离开的。”

    顿时徐鸾凤为之默然无语,原来学校竟是这般的举步维艰,这般的寒酸,她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总不成才进校门就说不要教书了吧?再回家当少奶奶去给小姑子笑话?

    再来孙校长她们都是可敬的女人,这么困难依然坚持理想,自己也得学着面对任何苦难咬牙忍受一下,做人就是要争一口气,若不争气,平民的孩子就要更加苦了。(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