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六章 娇娇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八百三十六章 娇娇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三国之席卷天下首辅沈栗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徐灏接到李景隆的邀约,赶去参加各勋威世交子弟和至亲好友的聚会,听了一天的小戏,传的是有名的四喜班。

    酒桌上,大家谈起四喜班的来历,李增枝说道:“这不是阮飞的班底嘛?他师弟接了去,又添补了好些小旦,如今倒很红。每逢各家堂会,都要找他们的。”

    徐灏皱眉问道:“那阮飞不是偷了我大哥的银两,然后带着一个女人远走高飞的那人么?怎么还敢返回金陵?”

    “你不知道嘛?”李增枝很诧异,“不到半年就在老家被捉住了,然后押回来坐了牢,自从放出来后,简直的不敢露面了,就怕被徐汶逮到打死。他如今干什么呢?谁知道?”

    徐海笑道:“别提他了,人家正阔着,你们见了未必敢认呢。”

    众人忙问他如何的阔法?徐海说道:“巴结上了赵王,做了王府将军,你说阔不阔?那年在松江府,好多士绅名流争相奉承呢,见了我都爱答不理的。”

    李景隆笑道:“我说徐汶怎么不计较了,敢情与赵王好上了。我记得你徐海从前也很捧他,王侍郎家的公子只看了他两眼,你顿时拿起大碗往人家头上砸,为此被顺天府打了二十大板,吃了很大的亏。为什么不去找他亲近亲近,或许赵王还能举荐你做官。”

    “我敢亲近他?”徐海摇摇头,“如今人家了不得,连几位大臣都抢着替他做寿诗,人模狗样的一身官派,我哪敢和他亲近?再说我做买卖大亏,幸亏我三哥不计较,不然我得死在外头。我这点子家产就算全报效给他,也不够填他的狗洞呢。”

    当下众人说说笑笑,期间免不了贵族子弟的那些龌龊事。谁谁新得了美人,这帮人抢着要一起分润分润。然后猜拳轰饮,互相斗嘴。

    等到席散了,人人都有了几分酒意,徐灏要走,李景隆等人留他不住,一起送到了仪门外,看着徐灏上了马车,这些人继续回去斗酒听戏。一副玩一宿的架势。

    徐灏坐上铁青骡子拉的绿围大鞍车,身边人骑着马随行。一路冬风正冷,车上没有炭盆,亏了喝了酒,不觉得太冷。

    走过一个十字街口,从车上的玻璃窗看出来,见街上有个倒卧之人,用芦席盖着,旁边有两个官差看守。

    路上的闲人走过,纷纷议论。有的说:“这不是唱花旦鼎鼎有名的阮飞嘛?怎么落到了这地步?”

    有的说:“他阔的时候,盖了好大一座宅子,牲口养了十数头。还开了几家商铺,眼睛里哪还看得起人?不料他也有今日。”

    又有人说:“这是赵王府王爷跟前的大红人,去年我还看见王爷回京,他骑马跟在轿子后头。若不是他做了坏事,赵王千岁岂能撵了他呢?”

    “一定是贼心不改,没跑。”有个穿着很体面的男人一脸不屑,“你们不知么?前几年他带着英国公府徐大爷的姨奶奶跑了,顺手裹挟了好多银子,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你一言。我一语,说个不停。徐灏在车上都听见了。叫车夫停车,吩咐李铭传话给两个官差。叫他们给预备棺木衣裳,葬到义冢里去。该花多少钱,改天到府上去领。

    官差连声答应,对李铭说道:“您替咱们向三爷万安吧,一切都有我们兄弟,一定把后事料理妥当。”

    徐灏清楚官差们说得好听,岂有不想趁机落两文的,无非一具柳木薄棺,两件破衣服,送他入土罢了,然而死者为大,不管阮飞生前为人如何,人死了总不能让他暴尸荒野。

    晚上,徐海得知此事后去找徐汶,说道:“昨儿谈起了阮飞,你知他如今怎么样了?”

    徐汶冷笑道:“巴结上了赵王,当我不知么?”

    徐海笑道:“人死了,在芦席底下盖着呢。”

    徐汶两眼瞪得似铜铃一样,说到底他和阮飞也曾相亲相爱过,好半响摇头道:“这得怪我,可也得怪他自己作孽,罢了,他此刻到底在哪条街上,等我去收敛了他。”

    徐海说道:“用不着大哥操心了,三哥已然代办了。”

    “嗯!到底老三是个好人。”徐汶默然叹息,给母亲请安的时候,还是咳声叹气的。

    王氏只当他在外头又闯出什么乱子,再三追问,徐汶不得已把此事说了出来,“一个人说死就死了,还不该叹气么?”

    王氏有些糊涂,问道:“阮飞到底是谁?”

    徐汶说道:“就是从前给我唱戏的阮飞,过来多次,您忘了?”

    王氏哎呦了一声,说道:“不就是偷了你的银子,拐了娇娇的那个人么?枉自我还很喜欢他俩,真是个没良心的。”

    话归这么说,王氏年老之后心肠变软了,第二天对王玄清说道:“那姓阮的横竖是个戏子,既然老三替他收敛,也就算了。倒是娇娇年纪轻轻的撇下了,又没钱,可怎么过?她总算是服侍过汶儿的人,你明儿打发人,多带几个钱去看她,就说我也很惦记她。”

    王玄清应承下来,回到自己的院子,和几个丫鬟婆子说起阮飞暴毙之事。

    有个丫头以前是徐汶的粗使丫头,顿时冷笑道:“娇娇就是个养汉精和破家精,做了见不得的丑事不说,到一家妨一家。自从她跑了,我们跟着大爷回到府里,一天一天地兴旺起来,可见从前不都是她妨的么?”

    王玄清说道:“也不能这么说,她不过是大哥买来的玩物,跟了阮飞也算情有可原,闹到这般田地,命苦罢了。”

    “谁叫她要跑呢?”丫鬟又说道:“奶奶别发善心了,娇娇生性水性杨花,你们不知深浅,我们这些人可清清楚楚,就是活该,指不定现在又从了哪个男人了呢。”

    其她人也纷纷七嘴八舌。王玄清见娇娇人缘不好,也就搁下了不谈。正要打发妹妹去看娇娇,偏是那几天琐碎事太多。刚赶上一家王府太妃的白事,又是某侯府嫁女。某翰林太太的六十整寿,娘家太太的生日,一面预备随王氏去行吊称贺,一面又要购置礼物。

    这几件事刚办了,紧接着绿竹孩子的百日,府里杂七杂八的喜事,她天天过去帮着沐凝雪料理。绿竹生下了一对龙凤胎,可喜母子平安。一双孩子也很健康。

    好多天后才想起了娇娇这档子事,因家里人对她都有成见,又碍于徐汶的脸面,叫妹妹王玄红去最妥,给了她三十两银子。

    王玄红叫蛋子赶车,先去官府问明娇娇住在驴市街,边问路边寻了过去。

    到了那里,乃是一个小板门的杂院,一进门便问阮奶奶在哪里?一个耳朵聋的老婆子说道:“这里哪有什么奶奶呢?”

    又问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指着酸枣树底下的一间窝棚。“住这屋的姓阮。”

    王玄红对跟来的婆子说道:“你去看看是不是她。”

    婆子走过去在房门外叫了一声,只见娇娇穿着带补丁的蓝布褂,青布裤子。脸上黄黄的,半边脸似乎被沸水烫毁容了,看上去触目惊心,不施脂粉慢慢走了出来。

    婆子心中震惊,忙说道:“姑娘还认得我么?”

    娇娇说道:“这不是王大娘么?怎么会不认识,请屋里坐吧。”

    婆子给她介绍王玄红,王玄红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多谢你们还来瞧瞧我,我真没脸再见府里的人了。”娇娇避重就轻的叹道。

    王玄红说道:“什么人没个灾难,你年纪轻轻的。别尽往窄里想,往后的日子还宽着呢。”

    娇娇想要说话。眼泪先滚了下来,哽咽道:“我哪还有什么好日子过?当初悔不该跟着他跑出来。该死不死混了这些日子。不知道前世造的什么孽,姓阮的把我献给了赵王,也是我生性下贱,一味在王府里争宠,结果得罪了嫔妃,弄得人不人鬼不鬼,姓阮的也因勾搭嫔妃被乱棍打死了。”

    王玄红立时哑然,只好说道:“俗语说得好,好死不如赖活着,千万别想不开。你家里没有亲人么?”

    娇娇摇头道:“我哥哥前两年就过去了,嫂子和侄儿回到南方了,也好久没有音信,现在我孤孤零零,可怎么活啊!”

    王玄红说道:“玄二奶奶打发我们来瞧瞧,劝你自己想开点。太太听说了阮飞的事,也很惦记你。这一包银子是八十两,有太太赏的五十两,二奶奶又凑了三十两,给你贴补着花吧。”

    娇娇含泪道:“太太和二奶奶的恩典,我感之不尽。我本来不敢领的,现在也说不得了,家里什么都没有,昨儿还把床破褥子对付换了几个钱,今儿算过去了,明儿还不知什么过呢。”

    婆子说道:“姑娘,你总得想个长久的主意才好,就是太太和二奶奶给的银子,也吃不了一年半载,吃完了又怎么办?”

    娇娇说道:“我也想过,除非是到人家伺候太太奶奶们,混口饭吃,我也没了祸害内宅的容貌,可上哪找徐府这样宽厚的人家?若太太、二奶奶可怜我,收留在府里,当一个粗使的丫头老婆子,我情愿尽心服侍她老人家,也算报答了这番恩典,若是用不着我,也是我的命,只好来生变牛变马,再报答太太和二奶奶吧。”

    婆子见她说得凄凉,也不免落泪道:“我回去给你回报,你听信吧。”

    王玄红却心说好一个打棍随蛇上的聪明人,幸亏她破了相,不然真不能让她进府,指不定要惹出多少是非。大家同为死了男人的女人,她又与娇娇没有任何宿怨,故此没有阻拦。(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