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八章 办校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八百二十八章 办校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首辅沈栗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徐灏津津有味的听着,不时看凝雪的表情,就见她一副心有戚戚焉的神色,可见新婚之夜也是这般的患得患失,完全融入到了其中。

    暗道男人和女人在新婚之夜的反应完全相反,男人要么疲倦的蒙头大睡,要么故意逗新婚妻子玩,然后玩一出你懂得的故事。

    而女人作为外来者,一切都是陌生的,什么都不习惯,想法就要复杂万分,人也会变得异常敏感,一惊一乍怕这怕那,尤其斤斤计较于男人对自己的反应。

    如果男人满脑子都是妻子白羊似的娇躯,一心想要一探究竟,其余视若等闲的话,大概大多数女人的关注点永远不是这方面,即使心里也难免好奇。

    徐青莲轻笑道:“床上只有一条锦被,至今记得大红软缎上绣着百子图,他已把身子钻进了里面,那夜的枕头也只有一只,说是什么鸳鸯枕的,气得我直咬牙。恨自己怎么不早进来呢?怎么不把这样要紧的东西抢到手?如今却让他捷足先登,叫我如何是好?

    同他并头睡下去呀,太不成话了,就是睡在脚后,也觉得不好意思。最可恶的他把被子缠得紧紧,我难道上前抢过来?或自己也钻进去?我更后悔不抢先占用,事到如今整个人疲惫要死,眼睁睁看着人家舒舒服服的睡着,正同饿着肚皮看人家吃大鱼大肉一般,心中恼恨非常,便气呼呼的把帐子一摔,转身出来,倚在梳妆台旁,忍不住独自垂泪。”

    徐灏顿时站起来,挽起袖子故意叫道:“岂有此理!老子去揍姐夫一顿。替大姐出口恶气。”

    大家伙马上都笑了,七嘴八舌的盘问起接下来的香-艳情节,张辅岂能是不顾妻子感受之人?这可是他苦苦追求到的天仙呀。肯定是在欲擒故纵逗娇妻呢,奈何这时候的徐青莲捂着嘴娇笑连连。死活不肯再说下去了。

    去年科举,客居徐家的徐鹏与被铁面公周新派人送来的妻子团聚,经过两年苦读,本身才华横溢,如愿高中了进士,观了半年政,被点了山西县令,那天在梨雪轩听戏送行。第二天启程赴任。

    而惦记着徐家美人的李孝先则不出意料的名落孙山,因时常挖空心思的试图勾搭内宅女眷,最终事发,无颜留在徐家了。

    倒是这两年仰赖徐家的势力,每年有八十两银子的供奉,很是结交了一些人物。穿着体体面面的绸衣看上去很整洁,一举一动文质彬彬的仪表,聚会时侃侃而谈:“这信是我在徐家一个学生写的,他十九岁考上了秀才,如今在国子监!这是徐三爷儿子的信。写的不错,也是我一手教出来的。”

    眼见新式学校大有如雨后春笋似的涌现,又有在学校充任老师的经验。亦有教私塾的履历,他便琢磨办个学校赚钱。

    有几个一心巴结徐家的乡绅说道:“开店未尝不可,办学校更是善举,反正金陵一等一的繁华热闹,有徐家的帮衬和咱们兄弟的支持,什么都可干得好,李先生又是当世大儒,一定不愁生源。”

    李孝先叹道:“我仔细想过了,说到底新式学堂不太受士林待见。但是我得支持徐三爷的事业不是?如果办学校,第一是位置难找。热闹地带房金太贵,偏僻些的地方。又怕招不到学生。其实即使开店也一样,故此我想何不在东市一带赁三上三下的房子,楼上办学校或租出一部分,楼下抽出一间来开个点心糖果铺子,以维持生计,若学生多了便取消店铺。”

    有心思灵活的乡绅忙说道:“学生发达了,商店却是仍然可开的,为什么?只要拉拢了孩子们的买卖,收入就很不少,你们以为如何?”

    另一个乡绅说道:“同时开办学校和商店,李先生有许多的精力照顾得到吗?”

    李孝先欣然道:“不成问题,学校方面我有许多弟子可以尽义务,商店可以叫你们这些好友来管嘛,这是非自己人不可的,大家若能拿出些钱来,都是什么校董,名声好也体面。”

    “经常费呢?”

    “经常费要不了多少。”李孝先胸有成竹的道:“房金伙食每月三五十两两银子差不多了,学生每人每季一两的学费,不算多吧?只要能招到一百学生,收支相抵即可,不够我自己掏钱,我办学校又不是为了赚钱。我想三百个学生不难。”

    众人纷纷称颂,却不知李孝先眼光长远,先做个有身份有地位的校长,名声好了,不愁各方不解囊相助,再说学生不得逢年过节的送礼?一旦考上童生什么的,家长不得重重答谢?这可是权贵遍地的京城,不是乡下。

    反正计划大体上就这样决定了,众人都认为以李校长强大的人脉,家产的雄厚,学问的渊博,又富于勇敢果断的精神,有个不成功之理?于是乎,纷纷出钱共襄盛举!

    很快校舍找到了,位于东市远离繁华主道的一座楼房,周围都是民宅,原本是家酒楼,房东是位退休官员,大方承诺每年只收百两房租。

    正好师范学院最近淘汰了一批桌椅,被李孝先以极低的价钱买了来,校章也简单的草就了,教员都是现成的,只要供给食宿,自然有即将毕业的学生跑来实习一年半载,不愁不源源不绝。

    岂不知最难的竟是仅仅提供食宿,根本找不到女先生。女子师范第一批毕业生即轰动了半个金陵,大户人家的女儿不会抛头露面,小家小户的女孩则希望赚钱自食其力,在相对封闭的学校教书,无需困扰名声,又经过徐灏扶持的各大报社大力鼓吹,不但不认为是惊世骇俗的行为,反而舆论对此普遍赞同。

    做教导小孩子的老师,又和服侍少爷做丫鬟,做女佣,做绣女,做媒婆等等职业有什么不同?在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年代,女教师一经问世地位就不低,反正女人又不能参加科举,不会成为男人的竞争对手。

    并且女老师拥有与生俱来的慈祥细心,如沐春风的风情,认真的教学态度,可谓这边风景独好的活招牌,就像万千手把手教授儿女启蒙的母亲一样,唤起了无数达官贵人对母亲的追思之情,真真是物以稀为贵了,一时间洛阳纸贵,想求个品貌俱佳的女先生,难之又难!

    徐灏自己还不够用呢,也不放心送出去,当宝贝似的捏在手里,反正也没有人比他更财大气粗。

    受此影响,去年的一届女学生比前几届的人数多了数倍,再说学校专门开设了培养大家闺秀的插花、绘画、琴艺、礼仪、刺绣等新娘专业,又引来了一些开明父母送女儿来上学。

    金陵女子师范越来越有女子贵族学院的犯儿,这也是必须的。同时,张信张钗兄妹又在积极筹备平民化的女子小学,女子中学。

    徐灏希望能有开花结果的那一天,孜孜不倦的坚持做下去,希望得到整个社会的理解和支持,最终由官府来推动,变成义务普及教育,也希望那时的官府能变成政府,相对进步文明的政府。

    总之李孝先找不到女教员,但无论如何是不能少的,目前虽许办不到,可以提前守株待兔盯着女子师范,大抵能挖到一两个。只因毕业证书都是盖着钢印,名字上了报纸,人数又少,想假冒都不行,而受到的教育和脑海中的知识见解,也是想冒充也冒充不来的。

    其次校名还待斟酌,校董还须接洽几位名流或官员,再来学校的匾额最好是徐灏的字。李孝先专程来到了徐家。

    徐灏对此没什么想法,不管李孝先为什么经营学校,总得让他试一试再说,很痛快的答应了。

    看了眼几位诚惶诚恐的校董,李孝先觉得倍有面子,故意笑道:“三爷最是热心教育,劳您的架写个匾额,该不会要润笔吧?”

    徐灏笑了笑,说道:“我的字虽然很一般,可也算是千金难求,因为我从来不给人题字。诸位既然要独立经营学校,也不必非要勉强办规模太大的,也不必要出名,小学校也无须过于铺张,凡事只要脚踏实地,切于实用,什么地方皆可教书育人。”

    李孝先频频点头,堆笑道:“三爷,您看学校起个什么名儿?我打算起个大明公学。不过这名儿虽然可以压服那些传统书院,但我总觉得太渺茫了一点,‘革新学院’好不好?我这个学校正是对新思想应运而生的,学生们瞧见这时髦的校名,一定很踊跃来报名,您觉得怎样?”

    徐灏不禁看了他一眼,不说他的人品,这份迅速迎合时下风气的头脑,确实非常灵活,摇头道:“不妥,这种名色的学校恐怕容易引起官府的注意,起个普通些的吧。”

    李孝先立即沉吟道:“常言道士、农、工、商,应该再添一个兵,干脆叫五民学院吧!最近五民平等的文章比比皆是,咱们既可以迎合,反过来也是为传统而设。这样的随机应变,我想官府也无话可说。”

    徐灏不禁拍案叫绝,事实上他最近确实很有些隐忧,有些东西已经在悄然发芽,并开始逐渐蠢蠢欲动了,总算暂时还不成气候。(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