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二章 封王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八百二十二章 封王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唐儒将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洪熙十一年五月,时天淫雨、烈风、江潮滔天,天地水高数丈,南北约十余里,附近居民陷溺死者不计其数,存者流移,田庐漂没殆尽。

    紧接着六月,浙江乌程、归安、德清三县疫,死一万零五百八十余人。七月,浙江宁波府鄞县、葱溪、奉化、定海、象山五县疫,死九千一百余人。

    疫病堪称古时的头等大敌,是以朝廷对此异常关注,紧急派出多位大臣和相关官员,往灾区进行疏散治疗安抚等事宜,避免疫情持续扩大。

    老姑奶奶一家人慌忙进京,就是为了躲避疫情,此种事又不好明说出来,因为疫情若控制不住的话,金陵很可能随时封闭城门,全城搜捕可能被传染的人。

    对此徐灏不敢怠慢,办酒席摆戏台是为了把老人家哄进来,进行隔离。让香玉把其余人带到乡下安顿,幸好老姑奶奶见多识广,这一次当机立断举家进京,问题不大。

    去年在北方,阁臣杨荣奉命接替张辅经略甘肃,首开文臣管辖诸军的先河,堪称有利有弊之举。

    总兵官宋琥奉命征讨叛乱的番酋,先后擒获酋长八尔思,朵罗歹等,调遣土司官员李英驻防野马川。

    凉州酋长老的罕反叛,都指挥何铭率部追捕战死,李英继续追击,尽俘其众。只有老的罕遁走赤斤蒙左卫,宋琥奏报朝廷,指出老的罕被卫指挥佥事塔力尼匿藏,若寇首不除,将为边患,应该出兵讨伐。

    杨荣奏报,应治老的罕之罪,但时至隆冬。运道险恶,非用兵之时。且有罪者不过数人,兵不可出。

    朱高炽采纳杨荣的建议。阻止众边将用兵,同时下旨斥责塔力尼。令其绑缚老的罕进京。

    这期间,徐灏精心策划的突袭行动成功了,一支经过严格训练的五千精锐,十天内奔袭千里,一举歼灭了本雅失里过冬的部族主力,杀死成年战士四千多人,余者四散,俘获老女老少二万人。牛马无数。

    阿鲁台为了保存实力,也非常惧怕明军的火器和神出鬼没的打击手段,不敢出兵支援,由此阿鲁台和本雅失里分道扬镳了。

    阿鲁台上表请罪,迫使本雅失里率残兵败将逃亡瓦剌,在去往兴安岭的路上,被三万辽东军半路追截,蒙古军大败,本雅失里只剩下了五百余人。

    瓦剌马哈木趁机出兵杀了本雅失里,立答巴里为汗。这令阿鲁台大怒。又派使节进京,请求朝廷发兵为故主本雅失里复仇,并愿意率部为先锋。

    乾清宫里。徐灏老神在在,没有加入群臣的激烈辩论中。

    历史已经变了,朵颜三卫的灭亡,直接导致北方边军和辽东军与瓦剌人接壤,固然双方之间的缓冲地带没了,但时至今日的明军怕谁?不是说火器至上论,不过拥有大量燧发枪和各种火炮的近代化军队,对上来去如风的蒙古骑士,委实已经不落下风了。

    追击或许依然无力。防守却绰绰有余,而且这是明朝中前期的明军。战斗力仍然称得上世界第一,再来没有大量文官和宦官的搅合。讲武学堂发挥的作用,拥有很大自主权的将领们,焉能败给士气一落千丈,苟延残喘中的蒙古人?

    纵观明朝,明军的战斗力基本证明了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的真理,只要带兵将领不无能,明军可以战胜任何敌人,哪怕是明朝末年同样如此。

    当然,朝中大臣一定会想方设法的钳制并削弱统兵武将的军权,对此徐灏乐见其成,也必须如此,不然武将专权的危害太大了。但同时,绝对不允许文臣乃至宦官任意凌驾于武官之上,这里面一定要有个度,也相信以文臣的老谋深算,不难掌控局面。

    朱高炽登基以来,对北方没有展开轰轰烈烈的大规模军事行动,可也令阿鲁台和马哈木为之深深忌惮,轻易不敢骚扰边关了。

    这与历史上的永乐朝一样,朱棣头两次亲征北方取得了大捷,震慑了蒙古人。但是继续派兵消减瓦剌或鞑靼的实力已经不合算了,因为依托广阔的草原,阿鲁台绝对不会正面迎战,会采取迂回战术,避不决战,尽管也能消耗鞑靼人的实力,徐灏却认为很吃亏,兵马一动粮草先行,对明朝国力的损耗更大。

    这就是类似三国的游戏,在三方谁都不能彻底消灭对方的前提下,以静制动方为上策,不然打击了阿鲁台,会使得马哈木趁机坐大,反之亦然,总之永乐大帝的五次亲征,除了致使蒙古势力进一步削弱,维护了边境的短暂安宁外,同时也使得明朝为之精疲力竭,完全没有取得战略上的决定性胜利。

    徐灏也想经过多方筹备,辅佐朱高炽举国动员,毕其功而予一役,青史留名。可是蒙古人不是傻瓜,打不过可以跑,土地又无法彻底占领,无法移民垦荒,以现阶段的工业实力,采取相对保守的策略方为上策。

    若蒙古人敢来寇边,自是要坚决予以回击,同时战争上的事可以用战场外的手段来解决,分化、拉拢、暗杀、偷袭、收买,二虎相争等等,反正举国之战,攻心为上嘛。

    其实无需徐灏多说什么,想让朱高炽和文臣们同意派出数十万大军征讨蒙古?根本就是天方夜谭,不是说文臣们不想打,而是担心一旦失败?

    以如今明朝如日中天的声势,自然给了大臣们无限的底气,认为保持目前的形势足以,没有完全之策,不能轻易动用数十万兵马。

    今年蒙左卫指挥塔力尼忙不迭的把老的罕进献,阿鲁台又反复上表请求归降,实力大增的马哈木没了朵颜三卫的加盟,不太敢公然反叛。

    这时候有大臣建议封阿鲁台和马哈木为王,加以笼络,让边境军民得以休养生息,得到了很多官员的赞同。

    徐灏开口道:“封个屁,他们自己愿意称王我们不管,哪怕是暂时的也不要,对付蒙古人没有太多良策,只有来一个杀一个,以此来保持军人的战力。”

    见很多大臣面露不解之色,徐灏解释道:“我汉人属于农耕文明,长期不战的话,士兵归于田地,上下日渐骄奢**,致使国力由顶峰开始每况愈下,往往立国初期打得四邻臣服,后来就会不行了,所以诸位大人千万不要麻痹大意,以为如今的蒙古人不足为虑,封王许诺,以给边境带来和平。而蒙古人则不然,属于游牧民族,从匈奴、突厥到蒙古,年年内部征战不停,习惯了以战养战,绝非我汉人可比,故此请诸位大人为了数十年之后计,不要只图短暂的安宁,任由蒙古人再打出个成吉思汗。

    到时没有了太祖和众多善战的开国将领,没有了今日的百战精锐,拿什么抵抗?遍天下的秀才加农夫?用之乎者也和诗词歌赋去抵抗?以至于后世子孙又遭到异族马踏中原的浩劫,元蒙至今才不到百年,莫非又要抱着年幼的皇帝投海自尽?”

    杨士奇沉声问道:“那徐大人认为该如何应对?”

    徐灏说道:“我本事有限,没什么良策。我只知道蒙古人是我汉人死敌,起码未来数百年,互相之间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封王应该为了安抚其心,积蓄实力意图后继,不是为了获取短暂安宁之用,狼永远是狼,封王反倒是把自己封的自我灭亡,实在可笑。”

    可不是嘛!历史上朱棣封王,是为了再次北伐,现在某些大臣封王,则是为了省心省力。

    朱高炽权衡利弊,说道:“阿鲁台如今实力弱于马哈木,应该封王用来制衡瓦剌,不能使任何一方吞并了另一方。徐灏的话不错,朕决不会认为狼子野心的阿鲁台或马哈木会诚心臣服于朕。”

    燕雀庄。

    一对男女嘻嘻哈哈的从河里爬上了岸,因为周围有树林遮挡,以为附近没人,继续放心大胆的干了起来。

    河对面的王蛋子和花凤仙不由得面面相觑,生平头一次撞见了野-合,蛋子慌张的道:“什么人把徐嫂子骑在身下?”

    “拔刀相助真君子,见死不救是小人。”小脸通红的花凤仙顺嘴念了两句戏台上的对白,开玩笑的道:“你跟你爹学过拳脚,怎么不去替天行道除暴安良呢?快背我过去瞧瞧。”

    “那是自愿的,我又不是看不懂。”

    当下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蛋子背着凤仙迂回跑了过去,潜伏在浓密的草丛中偷窥。

    可惜此时的男女已经两败俱伤了,各自躺倒在一片柳荫下,浑身上下粘满了亮晶晶的白沙子,像两条从水里跳上岸的鲤鱼,大张着嘴喘着气。

    王蛋子自然死死盯着徐邋遢媳妇的诱人部位,而花凤仙则脸红的瞅了眼男人那软绵绵的小东西,暗道竟是和自己一样长了毛发,莫非蛋子也是如此?

    忽然就听徐嫂子心满意足的叹道:“你真想要我这个千人骑过万人压过的破烂货?”

    “汉丞相陈平的张夫人嫁过五个男人,魏武帝曹操的两位正室皆是妓女出身,我跟他们有相同的爱好。”陌生男人一出口便不同凡响,显得很有学问。

    徐嫂子幽幽一叹,说道:“你把祖传的二十亩地拿出来,徐邋遢心甘情愿把我换给你。”

    男人说道:“人非鸡犬,岂能买卖?”

    徐嫂子怒道:“你是一毛不拔,徐邋遢岂能把我这一百多斤的身子白送给你?”(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