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章 三代牵绊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八百二十章 三代牵绊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春秋我为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风和日丽,今日王蛋子没有下河捞鱼或上树掏鸟蛋,而是蹲在河边给青梅竹马掰脚丫子。

    王老黑的父亲小时候有两个把兄弟,一个姓谷,一个姓花,亲如同穿一条裤子的同胞兄弟,三家乃是通家之好。

    到了王老黑这一代,小时候应父亲之命,也和两位叔叔家的儿子拜了兄弟,自小一起长大,但是后来的命运却发生了显著变化。

    俗话说女大十八变,男人的变化也不小。自小勤练武艺的王老黑越来越顶天立地,他不想一辈子做农夫,报名当了兵,并很快受到了上司与同僚们的肯定,在战场上崭露头角,经推荐去了燕王府,被朱棣任命为王府亲卫。

    大哥谷大嘴也不愿当农民,仗着念了几天书,跑到镇上当了牙行,靠耍嘴皮子吃饭,二哥花二宝依然给地主家当长工,伺候自家的果树园子。

    王老黑临死之前,已经跟两家不怎么走动了,一来他身份变了,二来看不起花二宝为了一个小钱便不要脸面,十分吝啬贪财;更恼怒谷大嘴为了一点小钱设圈套,挖陷阱坑人,吃人不吐骨头。

    当然这都是小节,因王玄红和王蛋子住在老家,他也时常回来,三家的孩子又像他们三人小时候那么亲近,没想过什么割袍断义,划地绝交的。

    三个孩子,两男一女,王蛋子肠子直,有些大智若愚的意思,谷二狗酷似他爹谷大嘴,心眼灵巧鬼主意多,但聪明太过外露,女孩子花凤仙嘴儿甜会说话。三小无猜,青梅竹马。彼此之间谁都跟谁半斤八两,不轻不重,不远不近。

    在王蛋子八岁那一年。五月初五吃粽子的那一天,就像一把火同时点着了两座柴垛。谷家和花家爆发了窝里斗,两家的两口子打得鸡飞狗跳,难解难分。

    吓得谷二狗和花凤仙前脚后脚的跑来找王玄红哭诉,正巧王老黑在家,二话不说走到花家敲了敲门,但见花家闹得不可开交的两口子马上鸦雀无声了。

    又到谷家门外跺了跺脚,谷家两口子激烈的吵骂声戛然而止,王老黑懒得与两位干哥哥照面。也不想看见两个干嫂子,既然两家各罢干戈,他也就转身回去了。

    原来东北妇女不好降服,谷大嘴和花二宝时常请他来家吓吓媳妇,王老黑也想让两家家宅安宁,谁知好心不得好报。时间一久,贼咬一口入骨三分,两个贼各咬一口,那是跳到大河里也洗不清了。

    谷大嫂一口咬定王老黑有一天趁机摸了她的咪咪,就在那郁郁葱葱的高粱地里。险些被男人强行按在地上给那啥了,使得时常不在家,成天唠叨人心险恶的谷大嘴信以为真。很恼火头上又多了一顶绿帽子。

    花二嫂更会栽赃诬陷,哭哭啼啼有鼻子有眼儿的说王老黑怎么讨好她,怎么帮她回娘家探亲,怎么在路上摸了乃子还掏了裆,耳根子软的花二宝对此深信不疑,谁让老三相貌堂堂,有的是女人惦记呢。

    那时候的王玄红不是什么好鸟,三家间的烂事她了如指掌,没事天天从中搬弄是非取乐儿。可谓是乱上添乱。

    可是后来谷大嘴坑苦了一位老实人,被人家当街一刀捅死了。然后王老黑撒手人寰,唯一剩下铁公鸡一样的花二宝。竟为了兄弟的丧事散尽家财,令乡亲们大跌眼镜。

    正因三家人割不断舍不掉的三代牵绊,王玄红便把人都带了来。

    花二宝精于农事,很快做了农庄的管事,自家修了一溜的篱笆,篱笆墙内,有三颗他爱如至宝的桃树。

    这三颗桃树去年让花二宝收获了十几筐绿叶红嘴儿的大蜜桃,徐家人到庙里进香,给祖宗上供,老人家过寿,小孩子满月,都买他家的蜜桃取个吉利,即使是白送的,可事后谁家不回一份礼物?不比几个桃子值钱,也得以让花家迅速融入到了徐族,甚至和其他权贵家亦有了联系。

    所以花凤仙的爹花二宝,把这三颗本来是徐灏从外面移植来的蜜桃树视为神灵,管三颗蜜桃树亲切的称之为大姑奶奶、二姑奶奶、三姑奶奶。

    如此一来,花凤仙自然挫了一辈,得管大姑奶奶叫大姑太太,管二姑奶奶叫二姑太太,管三姑奶奶叫三姑太太。

    今年桃树发芽,全家人恭恭敬敬的给姑奶奶们道喜;阳春三月桃花盛开,四面夹起了围幛给姑奶奶们当闺房,怕的是大风吹落了桃花。

    等到绿叶成荫满枝结了果实后,蜜桃树下更是日夜不离人,好像在给姑奶奶们伺候月子。蜜桃长到了鸡蛋那么大,每一颗蜜桃挂一个草兜儿,有如师范学校女学生们晾晒的奶罩,这是为了防止蜜桃沉重,半生不熟的坠落。

    眼下正是五黄六月,一个个蜜桃足有半斤八两了,只等着涨满了甜汁熟了个透,又可以得到大彩头。

    还别说,就连徐灏路过时都想去偷摘几颗尝尝味道,值此生死关头,花二宝两口子夜里看守,白天不能不干活,三颗命根子就交给了女儿凤仙和谷家的二狗护卫。

    王蛋子不会偷桃,因王老黑教子,头一条就是一辈子手脚要干净,饿死不能偷,穷死不能抢。五岁那年,王蛋子偷了邻居家的一把酸枣儿,王老黑心狠手辣,把儿子打得皮开肉绽,王玄红心疼干儿子上前干涉,也被打了个臭死。

    从那以后,王蛋子牢牢记住了,哪怕穷得一贫如洗,也不去偷一口吃的,不拿一分不义之财。

    但是最近王蛋子越来越讨厌谷二狗了,说起来在儿女间的姻缘上头,三家长辈一如既往的沿袭着混乱,每个人都有心眼儿。

    谷大嫂一心想占下花凤仙,给儿子二狗当媳妇,谷大嘴生前却嫌贫爱富,只想高攀不愿低就。当时花二宝自是求之不得,花二嫂却死活要把闺女嫁给王蛋子,原来这娘们虽然叫王老黑背了一口黑锅,但心里一直暗恋着对方,蛋子活脱脱是个小王老黑,女儿则是自己的化身。

    古有花木兰替父从军,今有花凤仙要代母出嫁,既然不能跟王老黑做夫妻,结成亲家多少也能称心如意。于是,两家的两口子再一次互不相让,打开了一场烂仗。

    王玄红岂能不插上一脚?她给花二嫂帮腔,骂得花二宝差点把脑袋扎进了裤裆里;又对着谷大嘴暗送秋波,敲了敲边鼓,然后谷大嫂被丈夫揍得鼻青脸肿,马上改了主意。

    最后,她指使谷大嘴当媒人,到花家给蛋子和凤仙保媒,三言两语就办妥了这门亲事。谁想,得意洋洋的王玄红得胜回家,却碰了王老黑一鼻子灰,多亏不敢犟嘴才免了一顿拳脚。

    从那时候起,花凤仙不是谷二狗的,也不是王蛋子的,过家家时,花凤仙有时跟二狗拜花堂,有时候跟蛋子进洞房。花凤仙和谷二狗拜堂时,王蛋子会充当媒人;而王蛋子与花凤仙入洞房时,谷二狗负责扮演大全福人。

    花家祖籍苏杭,祖宗乃是宋代很有名的读书人,世代视裹脚同订亲、出阁、生育同属头等大事,而在明清两代乃至民国,裹脚的风气一发不可收拾。

    那时候说媒的人,头一眼相的是脚,第二眼才看容貌。金-瓶-梅等小说里对此都有详细记载,拥有一双三寸金莲,眉眼儿不算俊俏,媒婆会趋之若鹜的挤破门框,反之模样俊俏有两只大脚,媒人不迈门槛。

    就连在关外,谁家的闺女有三寸金莲,绝对比有天仙似的容貌还要出名。

    本来花家就有裹脚的传统,夫妻俩对此不敢大意,一般来说晚裹不如早裹,早裹骨肉柔嫩,裹出来的样子小巧玲珑,效果最佳。但是,女儿年纪太小受不了罪,整天哭闹谁受得了?爹妈心肠一软,裹了放放了裹,往往走形不成个样子了。

    故此花二宝认为欲速则不达,一旦出现纰漏,反倒是误了大事,选定了花凤仙九岁那一年,不早不晚不慌不忙,裹不成金莲也算得上一对玉笋,算不上玉笋,起码也像端午节的肉粽子。

    裹脚的恶处无需废话,头一关就得常年忍受难以言喻的巨大痛苦,生孩子才不过撕裂般的疼一天而已。

    夫妻俩给杀猪似的女儿裹完后,特意叫谷二狗来陪伴,谷家和花家只有一墙之隔。

    “狗儿疼死我了!”花凤仙眼泪汪汪,像一株雨打风吹后的芭蕉叶。

    念私塾的谷二狗给自己取了大名智鑫,那时父亲没死,正在学习打算盘,满脑子都是什么女儿经弟子规,学着老夫子的模样板起了脸,一本正经的道:“不受苦中苦难为人上人,你咬紧牙冠受够了罪,鸡窝里就能飞出金翅鸟儿。”

    “我不要做什么鸟。”满头是汗的花凤仙哭着问道:“狗儿,你喜爱我裹小脚儿?”

    谷二狗点点头,说道:“城里都说小脚尊贵,地主家的奶奶和官太太,见了小脚女人都要自惭形遂。我见过几个小脚女人,走起路来,风摆杨柳好身段。”(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