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九章 冰河解冻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八百一十九章 冰河解冻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首辅沈栗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孤零零的坟头,孤零零的大槐树,孤零零的女人,对着不怀好意的男人展开了唇枪舌剑。

    阿尔斯楞很清楚王玄红的底细,压根不信她会守节,嘲笑道:“你这只馋嘴的叫春猫儿,怎么能一天不吃荤腥儿不叼肉?”

    “老黑死的那天,我的心也死了,对着神灵发过誓。”王玄红神色严肃。

    阿尔斯楞问道:“那你怎么不真到尼姑庵出家呢?”

    “我得把蛋子抚养长大,不然早出家了。”王玄红神色坦然。

    “你真的能忍下来?从今以后不打一口野食儿?”阿尔斯楞免不了有些动摇了。

    王玄红正气凛然的道:“我若敢打野食,老黑的阴魂显灵,会活活把我掐死。”

    “还是我替大哥堵死水沟眼儿,把守住两扇门吧。”阿尔斯楞不禁恼羞成怒,抱着自己得不到,别人也休想得到的心态,恶眉瞪眼的一副凶相毕露,“只要听说哪个野男人进了你的屋子上了你的炕,看我不砍了你们狗蛋女的脑袋,供在这坟前。除非你和我好上,我反而处处护着你。”

    “呸!”王玄红朝地上啐了一口唾沫,脸上忽然似笑非笑的,“老娘用不着你管,你还是赶快守住你家的娘娘庙,大红庙门不知给谁拨了闩哩。”

    这两句话似乎给了阿尔斯楞当头一棒,先呆了一下,然后怪叫一声如梦方醒,疯子般的如飞跑去。

    “对不住了。”被逼着揭发丑事的王玄红,脸上一点内疚都没有,打发走了男人,一片阴云遮住了头上的一块天,忍不住又扑在王老黑的坟头大哭起来。

    “关外住不下去了。我也记着对你说过的话,过几天就带着蛋子和两家人回到中原。你好好等着我,我年年都会回来看你。”

    金陵徐府。

    晚上。徐灏坐在太师椅上闭目养神,沐凝雪与涟漪在窗下说话。徐烨坐在父亲身边。

    此时徐煜正在灯下温习功课,王玄清走了进来,徐煜忙将书本放下,上前见礼。

    王玄清说道:“你们管孩子,也管得太紧了,白天念了一整天,这时候还不放他出去玩玩?”

    沐凝雪说道:“哪是我管他呢?他下了学也不肯放下书本,哥哥姐姐叫他一起玩也不肯。将来要成个书呆子。”

    徐灏笑道:“书呆子有书呆子的好,省心。”

    这时萧氏打发丫鬟来问煜哥儿明天学里请假了没有,王玄清问道:“明天有什么事?”

    “明儿是太妃的生日,说要见见煜儿。”沐凝雪解释道。

    “哦。”王玄清笑了笑,对着徐灏说道:“我娘家妹妹玄红回京了,家里不待见她,因带着儿子和两家人,住进府里也不方便,又不好安顿在乡下,我寻思你新修的庄子没什么人打理。不如让她们娘们住进去吧,做惯了农活。”

    徐灏问道:“可是跟了王千户的那个?王千户是条好汉,住进去吧。正好想请一些懂农事的人来。”

    王玄清开心的道:“那我叫她们进来拜谢。”

    “免了。”徐灏阻止道:“无需多礼,亲戚里道,举手之劳。至于其它事我可就不管了,二嫂你自己操心吧。”

    “那是自然。”

    第二天,萧雨诗打扮好了,换上簇新的品服,奶娘抱着闺女过来,逗弄了几下,一早就过来陪着沐凝雪坐了一会儿。抱着女儿同往介寿堂。

    萧氏见她们来了,婆媳分别乘坐四辆朱轮绿帷的马车。李冬骑着马带着人,一路往城外的皇姑寺而来。

    到了寺里。由小太监领着萧氏等进了里面,另有宫女领至内殿。

    张美人上前拉着徐煜的手,含笑说道:“我们是多年的交情,一拘礼倒见外了,都免了吧。呦,简直和他爹一个模子,看着就是聪明的,几岁了?念了什么书?”

    徐煜一一回答,张美人笑道:“别看人儿小,念的书真不少,将来未可限量呢。”

    萧氏心中高兴,倒是萧雨诗很有些扫兴,太妃不过看了自己的宝贝女儿一眼,全无对徐煜的重视。

    这时小太监进来说道:“王爷叫请徐煜。”

    张美人说道:“难得宁王想见见客人,让孩子过去吧。”

    宁王朱权过年时进京,过了年一直没有返回封地,就住在皇姑寺临近的皇庄里。

    沐凝雪忙嘱咐儿子一番,亲自送了出来,徐煜跟着太监出了皇姑寺,进了一座不起眼的庭院,书房里的装修陈设,十分精致,院子里也有些花木山石。

    宁王朱权盘膝坐在炕上,放下了书,命徐煜在一旁坐下,得知其已经入了家学读书,有心考考,便说道:“你念左传,对春秋的时局如何看法?”

    徐煜说道:“春秋的时代诸侯只知争权夺利,霸业却保不长,所以孔子提出尊王二字,劝他们省悟。我只可惜齐桓晋文,既知要尊王,为什么只借了个虚名图暂时的霸业?传到子孙,都被手下权臣把国篡了,莫不如尽心竭力辅佐周天子的好,下不逆上,则下下也不会逆上。”

    “有些道理,以你这个年纪来说,大有见识。”朱权微微点头,暗道不愧是徐灏的儿子,因东面窗户上照满了阳光,“红日满窗,你来对对。”

    徐煜想了下,说道:“青云得路。”

    朱权听了非常高兴,笑道:“你父亲那样天才,我以为他会做个柱石之臣,不料年纪轻轻就急流勇退,本王很佩服他的果决。你要努力读书,勉承先业,将来功名不在你哥哥之下。”

    一直把人留到了中午,吃了饭,朱权问了好些话。徐煜说道:“祖母和母亲都在寺里等着,她们等久了,要着急了。”

    朱权点点头,从身上解下一个汉玉配件,说道:“给你带回去玩吧。”

    如此徐煜谢了宁王,回到了内殿,萧氏带着他坐车同回。

    在车上,徐煜拿出了汉玉配件给母亲看,沐凝雪拿在手中,雕刻的是一匹天马,正合了儿子的属相,一时猜测不出有意为之还是巧合,大抵应该巧合居多。

    静极思动的老太君要请客听戏,钦点了徐灏操办此事,徐灏只得邀请全族亲友,在府中大摆筵席,请来亲戚家养的戏班子。

    因人多太过热闹,萧氏被吵得头疼,推说身子不快先回去。沐凝雪惦记着孩子们,也跟着回来。

    到了护春堂,见徐煜正和徐烨涟漪做东西玩,说道:“多玩一会儿,不要光顾着念书。”

    涟漪说道:“我有个堂哥中了进士,连着一个月在家里传戏请客。煜儿你将来也要考中进士,我给你庆祝。”

    徐煜在哥哥姐姐面前就不像个小大人了,仰着头说道:“中个散进士算得什么?”

    香萱笑道:“哥儿口气真不小,将来一准要中状元。”

    沐凝雪说道:“小孩子不知道天高地厚,功名的事谁能拿得稳呢。”

    徐烨摸着弟弟的头,鼓励道:“我是没可能科举,希望二弟给爹娘长脸。”

    夜里,张涟漪从嘉兴公主那里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问丫鬟们:“大爷呢?”

    丫鬟紫玉说道:“刚才还来我们屋里说了几句话来着,被松雪姐姐叫走了。”

    “嗯。”涟漪径自入室更衣,紫玉将镜台展开,另一个贴身丫鬟紫鹃倒了一杯茶来。

    “休息一下在沐浴。”涟漪对着镜子说道。

    紫鹃说道:“公主真准备长住下去么?大爷今儿就忙开了,要重新收拾院子。”

    “他总是这脾气,听见风声就是雨。”涟漪撇了撇嘴,“偶尔小住几天罢了,哪有可能长期住下去?再说就算长期居住,试问他还能呆在园子里?怕不是连舅舅也得搬出去避嫌。”

    “那就好。”紫鹃和紫玉对视一眼,“我们还真担心大爷看上了公主,或公主看中了他,那该如何是好?”

    涟漪一怔,她还从未想到这方面,想了想蹙眉没言语。过了好一会儿,忍不住说道:“你们谁到他屋里去瞧瞧,别又一个人和衣睡着受了凉。”

    紫玉答应一声转身出去了,回来说道:“过去一问,哪有大爷的影子?许是到彩虹楼找叶姑娘了。”

    紫鹃说道:“不能啊,他知道姑娘回来,哪有出去的道理?”

    “那上哪里去了呢?这时候东园落了锁,不可能去护春堂。”紫玉说着又要出去,“我还是到彩虹楼问问吧。”

    “别去了。”涟漪挽了个慵妆髻,兴致索然的站起来说道:“别理他,你们替我铺床吧。”

    两个丫鬟看出姑娘有些不高兴了,忙走过去收拾床榻,不料绣罗连珠帐子突然凸了起来,猛地把紫玉的头罩住,紫鹃吓了一跳,喊道:“有鬼啊。”

    “哈哈!”徐烨从帐子后面跳出来,大笑道:“你们好糊涂,藏进来个大活人都不知道。”

    涟漪顿时噗嗤一笑,面容有若冰河解冻,灿如朝霞,“你这人真叫人又可恨又可笑。”

    徐烨笑问道:“你为什么恨我?”

    “不和你说。”涟漪笑吟吟的转过身去,“大爷快走吧,奴家要更衣沐浴了。”

    与此同时,燕雀庄里非常的热闹,一身新衣的王蛋子局促的站在炕下,不敢仰视坐在上面的美貌姨妈,除了王玄红神色自若外,其他人都有些不自然。

    一同随着王玄红入关的总共两家人,都是和故世的王老黑大有渊源的农家。(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