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七章 雷厉风行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八百零七章 雷厉风行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三国之席卷天下首辅沈栗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杨嫂子等仆妇早就在猜测九少爷八成是自家老爷播的种,只是一直没有得到证实,现在算是明白了,不禁恍然道:“怪道弥月酒时,本家的一众爷们,老三房的六老太爷,七老爷,老四房的八老爷,七舅老爷,都说了些不大好听的话被。当时老太爷听不进去,辩了几句,他们都说瞎老头儿瞎闹呢。好了,敢情肥水不落外人田,怎么也是老王家的骨血。”

    “不许声张出去,被姨娘们知道了那还了得?”王大人赶紧提醒一句,又说道:“他们埋怨来埋怨去的,小九的名字填进族谱时,怎么又不说什么?”

    “大抵那时都心中有数了,再说谁不怕老爷你?”杨嫂子笑道。

    王大人又问道:“你说小姐不规矩,有什么凭据?”

    杨嫂子说道:“被窝里的事情,哪里拿得出凭据?要凭据也简单,生下孩子来。”

    王大人皱眉道:“怎么医生也不说呢?真是混账,枉我那么信任他。”

    杨嫂子说道:“当面说,不是坍了老爷的台,大家脸上都挂不住。”

    王大人终究不信,可又不好去逼问宝贝女儿,恰好有人请了媒人登门说亲,对方的家世不错,于是他急忙雇了近百针线上人,日夜缝制嫁衣置办丰厚嫁妆,敲锣打鼓的把闺女送走了。

    不到半个月,新姑爷火冒三丈的来大兴问罪之师,质问王家小姐肚子里的东西哪来的?好在王八贵为布政使,好说歹说甘愿出银子千两,给女婿纳几房美妾,暗中把风波平息了下去。

    赵主编轻声说道:“后来才知道,那姑爷偶然得知王家小姐的丑事。特意上门求的亲,如此一来升官发财不在话下。”

    徐灏心说又一个喜当爹的接盘侠,为了当官什么都豁出去了。

    有秀才说道:“偏是没廉耻的事。偏都是做官的人干出来,不奇怪!”

    次日一早。赵主编召集所有读书人,当面说道:“依我看永顺断非安身之地了,昨日李知府虽然回去,谅他不会甘心,一定会出手报复。想诸位年轻力壮,不要留在家乡废弃光阴,不如另寻它处潜心读书,也或许成就一番事业。最起码待三年后。李知府走了再回来。”

    在座的读书人听了这话,都说先生言之有理,可是彼此面面相觑,想不出一个主意来。怕的是离开赵主编,各地官府就要来捉人,踌躇了半天,终究委决不下。

    赵主编笑道:“诸位但肯出门,我就有法子保护了,只要把你们送到辽东,再无需担心官府。”

    此乃徐灏的意思。希望经此一事,让这些读书人开开眼界,就见他们都点头了。有的说与其在家提心吊胆,出门海阔天空,何乐而不为呢;也有的说老死窗下,终究做不出大事业,不如出去阅历一番,增长点学问也好。

    赵主编满意的笑道:“那好,诸位请收拾收拾,明日我送你们动身。”

    众人俱都点头,正在谈论间。忽然窗外有人喊道:“赵先生,赵先生可在屋里?”

    就见一位差人被领进来。拱手道:“在下奉了敝上之命,大人特地备了几样水礼。求赵先生赏收。这里还有一封信,请赵先生过目。“

    一面说,一面把信双手捧上,赵主编接信在手,正准备拆阅,差人转身跑了出去,叫跟来的人,快把送来的礼物抬进来。

    赵主编匆匆看了一遍,晓得李知府的来意,送的东西,信上一一注明了,说道:“不要拿进来了,我是万万不会收的。”

    差人一听整个人都呆住了,愣愣的一言不发。

    赵主编说道:“你回去拜上你家主人,他的情我已经心领了,我是不受人家礼物的。至于这几个人,明天就要送他们到辽东,等我把他们送到了,我是仍旧要回来的,到时再去拜望你家主人吧。”

    差人眨眨眼,说道:“在下来的时候,敝上有过话,说送的东西若赵先生不赏脸,就不准小的回去。赵先生!你老人家总算可怜小的,赏收了吧。”

    赵主编笑道:“这可奇了!送不送由着他,收不收由着我,哪有勉强人家收的道理?好了,你快回去吧,留在这里就显得无理取闹了。”

    说完他起身进了里屋,差人没法子,只好叫人将礼物抬出去,他自己进去讨要个回信。

    赵主编说道:“你回去同你主人说,我的话昨天当面都说了,用不着回信。”

    “既无回信,赏张手贴也好叫小的销差。”差人求道。

    不想赵主编因背后杵着位徐灏,本身也不惧怕一个知府,打定主意不给李登留任何面子,一心想做件好事,是以冷着脸说道:“你回去吧,不要自讨没趣。”

    差人无奈,只好搭讪着出来,同来的家人纷纷说道:“老爷的回信没有,手贴没有倒也罢了。礼物不收,但咱们府衙的人出来送礼,赏钱没有,脚钱总该有吧?这算什么?”

    “滚你娘的蛋!”差人有些恼了,“你们睁开狗眼瞧瞧,那是什么人?好问人家要脚钱?真正不知死活。”

    且说李登正在等着回信,以为今番送礼给他,他不能不顾着自己的面子,难道不愿讨好未来前程不可限量的堂堂知府嘛?即使他年纪大了,不为了后辈子孙考虑?区区几个秀才算什么?或许因此把人给交回来,我大不了承诺轻拿轻放,能对上头有个交代就好。

    人回来了,脸面也有了,无非再关上一年半载,叫本地人都知晓得罪我的人是什么下场,想着想着开心了起来。

    不料等了半天,家人低着头回来了,李登赶着问道:“见到赵先生没有?东西可收下了?怎么说的?那几个人带回来没有?”

    差人低声说道:“人是看见了,东西没有收,人也没有带回来。”

    李知府头上打了一个闷雷,心说怎么连薄礼都不收?莫非是嫌少?忙又问道:“我的信。看了说什么?可有回信?”

    差人说道:“他看过了,就是笑了一笑,说我知道了。回信没有。”

    李登顿时大怒,生气的道:“真是好大的架子。回信既然没有,手贴呢?怎么个写法?不收我的东西,总要有个说法吧?”

    差人喏喏的道:“老爷,手贴也没有。”

    李登越发的恼怒了,恨恨的道:“我好好的事情,都坏在你们这些王八蛋手里!特意派你去送礼,平日的能说会道哪去了?回信没有,手贴也没有。不晓得你真去假去,就他娘的是个死人,我要你做什么?废物。”

    一脸委屈的差人不敢做声,小舅子赖大全早早溜走了,李登正骂着,瞅见抬礼盒的下人走进来,怒道:“人家没有收,还抬来做什么?把水果还给铺子,说我没有用。鸡同鸡蛋亦送还人家,羊给厨房宰了。中午我要喝羊汤,吩咐账房照算一份重礼。”

    敢情礼物没送出去,他老人家一文钱也没有破费。都算在知府的三公经费里了。

    接下来的局面竟如同暴风疾雨,还未等徐灏动手,朝廷已经做出了反应,为办捐一事狠狠斥责湖南官场,勒令右布政使回京述职,左布政使傅大人惊出一身冷汗,也不等朝廷派出钦差,即刻罢免了李登等官员。

    赵主编和吴景等人喜出望外,这下子人也不用走了。不禁都对朝廷雷厉风行的效率交口称赞。

    徐灏猜测是因为自己到了湖南,才引起一些大臣的注意。抢先整顿湖南官场。但如此一来,不过是撤职查办而已。可预见的是一个都不会死,又对自己和百姓有了交代,可谓是典型的官场做法。

    尽管心里很不爽,他毕竟不可能在事成定局的情况下,悍然出手做什么。再来说实话,官场自古以来就是个大泥坑,同无耻没有下限的官员较真,你就输了。

    有意思的是李登倒是很看得开,反正撤任不是丢官罢职,编制还在,谁让上头倒台了呢。等回去苟且专营寻寻门路,保不准哪天又能东山再起了,这份心态委实少见。

    等待交接的时候,他清楚在本地的口碑很不好,想着要地方送他几把万民伞,动身的那一天,找两个乡绅替他脱靴,还要请一个擅长八股的孝廉公或进士公,替他作一篇德政碑的碑文,还想地方上替他立座生祠,如此等回到长沙,也可以掩饰掩饰自己的作为。

    真真无耻没有下限,因此事自己不便说出口,嘱咐师爷去和县令商量。

    县令非常无语,委婉说道:“不瞒老夫子说,咱们这位太尊,做官是风厉的,但是百姓不大懂得好歹,而且来的日子太少,虽有许多德政,可没能深入人心。是以这件事情嘛,兄弟也有点不便,不如去找刘捕厅,周宗师,他二人地方上的人头还熟些,或许能说得动他们,也未可知。”

    师爷忙说道:“敝东翁有过话,只要他们肯顶名,就是做万民伞的钱,还有盖生祠的款子,都由敝东翁自己拿出来,决不要地方破费分文,这可以了吧?”

    县令说道:“既然太尊自己拿钱,随便开几个名字上去,何必又惊动他们?肯与不肯,反添出许多议论。”

    师爷是绍兴人,想绍兴师爷几乎垄断了明清官场,对此种事可谓是行家里手,不慌不忙的说道:“盖生祠的事,东翁说了,也不必大兴土木。记得书院后面有个空院,里头有三间空屋,外面幸喜有另外一扇门,只要做一个长生牌位,门口悬一块匾,岂不是现现成的一座生祠嘛?”

    县令说道:“也算行得通,但是送伞的那一天,总得有几个秀才举人送来,找谁好呢?”

    “这个容易。”师爷笑眯眯的,“别人不来,大人衙门里的书办,吩咐几个人不就结了?”

    县令听了不解,师爷说道:“大人应该清楚,书办是可以戴乌纱的,叫他们一齐穿了天青褂子,戴上乌纱,还怕不来吗?至于脱靴一事,就叫衙役们来做,也能遮人耳目。唯有孝廉或进士,作一篇碑文不易得,还得请大人帮着解决。”(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