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一章 翠翠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八百零一章 翠翠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春秋我为王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接亲的习俗和中原没什么不同,大抵是客家人的缘故,两个吹唢呐的,四个健壮的汉子抬着一顶空花轿,穿着打扮明明很好笑却自以为风光体面的年轻新郎官,骑着马,带着两只羊,一个牵羊的孩子,有人挑着好酒糍粑等礼物。

    苗人的婚姻观念十分超前,受远古母系氏族和生活习惯的影响,热情开朗的青年男女通过走亲串友,一些节日等公众场合,互相对歌,逐渐加深认识,若情投意合即可私自订下终身,不经过说媒,不必经过双方父母的同意。

    当然凡事没有绝对,父母做主的儿女婚姻也很多,苗女有哭嫁的习俗,嫁人的前半个月要开始大哭特哭,哭爹娘、哭哥嫂、哭姐妹、哭祖先、哭诉亲人间的离别之情。

    渡船上,按规矩新郎得封个红包,老人不能拒绝,徐灏留意到翠翠在偷偷欣赏着花轿上的流苏。

    老人也看了眼翠翠,他最记挂的是孙女,年纪大了担心翠翠没有着落,当年可怜的女儿把翠翠交给他,他也得把翠翠交给一个人,才能放下心,而什么样的人不会委屈了翠翠呢?

    晚上趁着翠翠熟睡,老人把心里话告诉了徐灏,询问他的意见。

    原来前几天,河上的向家老大过溪时,那位心直口快的年轻人,第一句话就说道:“老伯,你家翠翠长得真标致,像个观音样子。若来年我留在家里照料事情,不必像老鹰一样的到处飞,我一定每晚到这溪边来给翠翠唱歌。”

    当时老人笑眯眯的没有表态,向家老大又说道:“不过翠翠太娇了,我虽然要找个能听我唱歌的情人,却更不能缺少照料家务的妻子。”

    徐灏笑了出来,心说这里的人说话就和唱歌似的,什么事都离不开歌谣。

    老人郑重其事的对他说道:“向家在河上很体面。向家老大的爹是我的好兄弟,这孩子也是个出类拔萃的男子汉。他喜欢翠翠,我心里又愁又喜,若把翠翠交给他,是不是真能好生照顾翠翠?翠翠自己又愿不愿意呢?”

    徐灏说道:“这我可不能给您什么建议,未来的事谁能预料?”

    “是啊,谁能预料?”老人喃喃自语,紧锁着眉头望着外头发呆。

    第二天,老人突然说要出门,嘱咐翠翠照料好客人。徐灏隐约预感到了什么。

    大清早落起了毛毛雨,老人穿上了过节进城时穿的衣服,戴了个粽粑叶做的斗篷,肩上挎了个褡裢,腰上挂着个装酒的大葫芦,拎着一只篮子,也不知带了多少钱就走了。

    因接近年尾了,准备置办年货的人家多了起来,每天进城的百姓络绎不绝。徐灏忘记了外面的世界。给翠翠披上了一件崭新的缎面斗篷,二人一起把过渡的人们一趟一趟的送来送去。

    大黄狗坐在船头,每当船靠岸时,它先跳上岸叼着绳子。会引起每一个人的关注。很多山民进城也带着狗,因离开了家,狗会变得非常老实,大黄狗每每走过去绕着其嗅嗅。从翠翠那里讨取一个眼色,不敢有什么举动。

    直到上了岸,把拉绳子的工作干完。眼见美丽的狗妹子要走了,大黄狗就跑过去追逐人家的尾巴。

    翠翠带着点儿嗔恼的嚷道:“回来,你狂什么?还有事情做,你就跑呀!”

    于是大黄狗赶紧跑回了船上,满船的闻嗅不已,气得翠翠说道:“这是什么轻狂举动?你跟谁学的,还不好好蹲到那边去。”

    徐灏看着大黄狗即刻听话的走回它的位置,貌似又想起来什么,轻轻的叫两声,这不禁让他想起了通州的黑虎。

    雨点下个不停,溪面起了迷离的烟雾,渡口没了人。

    无事可做的翠翠说道:“爷爷一进城就要请人喝酒,葫芦里的酒没了,他一定忙着去打满,然后不管谁要喝都给。不过爷爷受人尊敬,家家户户都要送他一点东西,他不愿占人家的便宜,出门得带够了钱。”

    徐灏点点头,忽然冒雨来了一群人,有送公事的差人,有挑着担子的货郎,另外还有母女二人。母亲穿着蓝布衣服,身上的银饰造型精美,不过远没有后世的玲琅满目,只有几件而已。

    女儿腮上抹了两饼胭脂红,穿了不甚合身的花衣裳,翠翠注视着小女孩,猜测年纪大概也十三四岁了,神气却很娇,似乎从不曾离开过母亲。脚下穿的是一双尖头簇新的绣花鞋,上面玷污了些黄泥。

    裤裙是那种泛紫色的葱绿布做的,见翠翠尽是望着她,她也看着翠翠,目光停留在与众不同的斗篷上面。女孩有点害羞,有点不自在,同时也有点不可言说的傲娇。

    母亲模样的妇人询问翠翠的年纪,翠翠不高兴回答,反问小女孩今年几岁了。妇人说是十三岁了,翠翠忍不住笑了,母女俩显然是财主家的妻女,从神态上就能看出来。

    翠翠注视着女孩子手腕上的一副麻花绞的银手镯,胸前挂着的美丽银饰,闪着白白的亮光,眼眸深处不禁流露出了一丝羡慕。

    徐灏把船靠了岸,人们陆续走过去,妇人从身上摸出了两个铜钱,塞给了翠翠。而翠翠竟忘了祖父的规矩,也没说一声道谢,只望着那个女孩子的背影发痴,好半天人们都要翻过小山了,她才忙匆匆的追上去,在山头上把钱还给了妇人。

    妇人说道:“这是送你的。”

    翠翠不说什么,只是微笑着使劲摇头,且不等妇人来得及说第二句话,飞快的向渡口跑去了。

    此后翠翠沉默的坐在船头,徐灏猜测她大概是想起了故世的母亲。如果父母健在的话,翠翠一定也是个殷实人家的姑娘。

    次日老人回家了,大约是吃早饭的时候,足足一宿没有回来,肩上手上全是东西,一上山头就喊道:“翠翠,拉船过来接我。”

    从码头上了渡船。老人把东西都搁在了船头上,看着徐灏和翠翠的神色有一丝赫然,问道:“翠翠,你急坏了,是不是?”

    翠翠没说昨晚的焦急等待,而是善解人意的问道:“爷爷,河街上的人都请你吃酒,一定好玩得很。”

    “闹了一天,人也变精神了。”老人对此行非常满意,虽然因宿醉很是憔悴。

    翠翠清楚祖父最喜欢的就是去河街请人喝酒。唯一的爱好,扫了一眼船上的年货,扑哧一笑道:“爷爷,你真大方,连酒葫芦都送了人。”

    老人忙说道:“哪里,我那葫芦被你向伯伯扣下了,他见我在街上请人喝酒,说你不开酒坊,怎么这样子?把你的葫芦拿来。请我全喝了吧。他只定是同我闹着玩呢,他家里还少了烧酒嘛?哈哈!”

    就见翠翠说道:“你以为人家真想喝你的酒么?那是同你开玩笑的。”

    老人闪过一丝惊讶,与同样惊讶的徐灏对视一眼,问道:“为何?”

    翠翠笑道:“向伯伯是怕你请人把酒给喝光了。所以扣下了你的酒葫芦,很快就会给你送回来了,还不明白,真是的。”

    老人松了口气。也笑道:“哈哈!似乎是这样的。”

    船到了岸,翠翠帮着祖父把东西搬回了家,忙着煮米粥做早饭。外头的徐灏看着一个年青人,老人说道:“翠翠,你猜对了,人家当真把酒葫芦送来了。”

    面对青年目光中的疑惑,徐灏朝着他笑笑,什么也没解释。

    翠翠从灶房走出来,见是年纪轻轻,脸色黑黝黝,肩膀宽阔,既陌生又熟悉的人,笑了起来。突然,她发觉客人也冲着她笑,一瞬间,仿佛明白了过来,羞涩的低下头去,转身又去烧火了。

    外头的徐灏忙着摆渡,今日过河的人特别多,不多一会儿翠翠红着脸跑了下来。

    徐灏打趣道:“你不认识那后生嘛?”

    翠翠别别扭扭的道:“好像是个熟人,却忘了在什么地方见过面。”

    徐灏笑道:“你不是猜不着来人的身份,而是不肯想吧。”

    “他是谁与我有什么相干?”翠翠口不应心的回答。

    老人站在门前喊道:“翠翠,翠翠,你上来歇歇,陪陪客!”

    本来这时候渡口已经没人了,但是被祖父这么一喊,翠翠反而不愿上岸了。

    倒是徐灏被请到了屋里,老人郑重其事的相互介绍,完事了说道:“徐公子有所不知,他在地方受人称赞,大山里的豹子,河面上的蛟龙。”

    徐灏来了兴趣,笑道:“竟是个俊杰,失敬了。”

    向家老大硬邦邦的说道:“不敢当。”

    “那可不是抬爱。”老人一脸佩服,“他有一次押船,船到三门下面的白鸡关,有船出了事,从急浪中你救出了三个人。晚上你们在滩上过夜,被村里子的女人看见了,人家说你在外边唱歌唱了一夜,是不是真有其事?”

    “不是为女人唱歌。”向家老大忙解释道:“是狼嚎,那地方狼多,晚上想找机会吃了我们!我们烧了一大堆火,吓住了它们。”

    “那也是有胆有识,了不起。”老人非常的开心。

    向家老大忽然问道:“徐公子打算住多久?要不要我陪你去山里走走?”

    徐灏说道:“我更喜欢在这儿帮着渡船。嗯!等翠翠的好事定下来之后,我就该告辞了。”

    “呵呵!”年轻人爽朗的笑了,一开始的敌意瞬间没了,徐灏心中暗笑,也没有点破。

    说了一阵,他要走了,老人又去喊翠翠,借口要她到屋里来烧水煮饭。

    谁知翠翠仍然不肯上岸,老人故意生气的道:“你不上来,难道要我在家里煮饭吗?”

    向家老大忙说道:“算了算了,劳烦把我送过去。”

    翠翠斜睨了他一眼,见他正盯着自己,便把脸背过去,抿着嘴儿,很自负的等人上了船,拉着那条横缆,徐灏和老人都没有上船去,望着船上的一对年轻男女。

    渡船到了溪流中间的时候,向家老大说道:“翠翠,你不进城嘛?今天运来了好多年货,辽东的钟表,松江府的绸缎,好玩的好看的都有。”

    翠翠不好意思不说话,开口道:“爷爷刚回来,去了无人守着这个船。”

    “你呢?”

    “爷爷不去,我也不去。”

    “你也守船吗?”

    “我陪我爷爷。”

    “那我要一个人来替你们守渡船,好不好?”

    砰的一下!船头撞到了岸边的石头上,翠翠险些掉进水里。

    向家老大纵身一跃,稳稳站在码头上,回身说道:“翠翠,等我回去就要人来替你们,我在家里等着,今天人多又热闹,可好玩了。”

    即使有些明悟,但单纯的翠翠还是不大明白陌生人的好意,不懂为什么一定要到他家中?抿着小嘴轻轻一笑,就把船拉回去了,对岸的徐灏和老人连忙极有默契的一转身,各自走开了。

    翠翠把船开到了对岸,回头一瞧,只见那个人还站在小山上,好似在等待着什么。(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