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章 山城边的小溪家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八百章 山城边的小溪家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唐儒将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永顺府临近官道有个名为“茶堡”的小小山城,山脚下有一条小溪,溪边有座白色小塔,塔下住了一户单独的人家。

    徐灏没敢选在村子里留宿,生怕被多情的年轻苗女惦记上,娶不娶是个大问题,何况还隐藏着阴森森的草蛊婆。

    小溪流下去,穿绕山涧,约三里地便汇入了大河。若是越过小溪进城,只一里路就够了,不然得多走好一段的路。

    说是小溪,实则宽约二十丈,显然湘西人口中的溪流与徐灏想象的不大一样,静静的水面深到一篙不能探底,不过却依然清澈透明,一眼能看清水里面的游鱼,玛瑙一样的石子,鱼儿好似漂浮在空气中。

    因这条溪流每年涨涨落落,官府限于财力尚没有修建坚固的石拱桥,多年来,安排了一艘方头渡船。

    渡船一次连人带牲口,可以载二十人过河,这边的绳索固定在山石上,过渡时把可以活动的铁环挂在上面,船上的人牵引着让渡船缓缓游过对岸。

    管理渡船的是白塔下那一户人家的老人,算是半个公人身份,官府规定不收取渡钱,每年领取七斗米,四百钱,已然是足以令人羡慕的薪水了。

    老人家里有一个女孩子,一条大黄狗。徐灏借宿之后,得知这位六十岁的老人,从二十岁起守着这条小溪边,干了足足四十年,就是说他是大明立国后的第一代公务员,能拥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使得老人对朝廷十分感激,也十分崇敬故世的太祖皇帝。

    按理说年纪大了,本来应该休息了,但老人压根没想过退休养老,忠实的履行自己的责任。

    女孩子今年十四岁了,她母亲是老人的独生女。十五年前和屯边的军士好上了,当时老人很开心,作为汉人自然想把闺女嫁给汉人,军户虽然在中原不受待见,地位不高,但是在湘西等边疆地区,拥有稳定的收入和较为不错的身份地位。

    可惜好景不长,作为军人在一次剿匪的战役中阵亡,悲痛的母亲生下了女儿后,走到溪边吃了许多冷水死去了。伤心的老人独自抚养孙女长大,取了个很好听也很普通的名字,“翠翠”。

    翠翠生长在青山绿水间,皮肤变得黑黑的,一对眸子清明如水晶。天真活泼又不失于警惕细心,动时宛如脱兔,像个男孩子一样,安静时又非常的乖巧,从不发愁。从不动气。

    平时在渡船上遇到陌生人对她有所注意时,她也用一双眼眸瞅着陌生人,一副随时都能逃走的神气,等明白了对方没有恶意后。又从从容容的在水边玩耍了。

    徐灏拥有和女孩子相处的丰富经验,很快就和翠翠熟悉了起来,当然,前提是先对老人表明自己的身份。证明自己绝对不会花心,嗯,绝对!

    风日晴和的天气。有人要过渡,老人疲倦了躺在临溪的大石上睡着了,徐灏就和翠翠不让他起身,两个人跳下船去,徐灏抓着铁环,翠翠指挥着他不熟练的动作,把客人送了过去。

    没人的时候,徐灏把一段木头从高处向水中抛过去,黄狗敏捷的跃下,游水把木头衔回来。翠翠格外喜欢听徐灏给她讲外面世界的故事,总是聚精会神的侧头倾听,神色向往。

    茶堡凭水依山筑城,近山的一面,城墙如同一条长蛇,临水一面则在城外河边留出余地盖了码头,湾泊小小的篷船。

    船儿运走了桐油青盐等本地出产的货物,带回来棉花棉纱以及布匹杂货,还有山里人最喜欢的海味。码头一侧渐渐形成了一条河街,房屋大多一半建在陆地,一半立在水面上,全都是吊脚楼。

    春天河水暴涨,河街上的人家,各自用长长的竹梯,一端搭在了屋檐口,另一端搭在了城墙上,人们骂骂咧咧的带了包袱铺盖,拉着媳妇孩子,回来把米缸从梯子上送进城,等水位降下了才能回家。

    若某一年的水势来得特别猛一些,沿河吊脚楼肯定有一些房子会被大水冲走,这时候大家都在城头上呆望,家都没了的人也同样呆望着,似乎对无情的老天爷无话可说。

    涨水时在城上望着骤然变得宽阔的河面,流水浩浩荡荡,水上飘浮着房子、牛羊、大树、锅碗瓢盆等等。若发现顺流飘下来的小舢板上的妇人孩子哭喊着求救,这些没了房子的汉子,便会马上架着船桨出去,飘到下游想办法把舢板用长绳系上,然后合力把人给救上岸。

    湘西带给徐灏的不仅仅是景色如画以及神秘的种种,更多的是人们的质朴和平凡,平凡里蕴藏着最美好的东西。

    两岸多高山,山中有可以造纸的细竹,长年颜色深翠。翠翠对徐灏说,近水人家喜欢栽种桃树杏树,在永顺这里,春天时凡是有桃花的地方必有人家,凡有人家必定可以去沽酒,湘西没有不喝酒的人。

    城内驻扎着三百家洪武年迁来的军户,二十年来早已融入了本地,除了每天擂鼓吹号,使人知道这里还驻有军队外,官军仿佛并不存在似的。

    明朝军户制逐步走向瓦解是必然的趋势,报名参军保卫家国是一回事,一出生没有选择,当一辈子的大头兵是另一回事,又得种地养家,又得操练打仗,还要上交一份租子,给军官当牛做马,战斗力怎么可能不低下?

    每个国家都得花钱供养军队,所以朝廷担心庞大军费压垮国库的理由根本不成立。

    下午,翠翠带着徐灏进城闲逛。冬日的白天,各家各户的门前皆晾晒着衣服同干菜,藤做成的天然网兜里,装满了栗子榛子等,悬挂在屋檐下。

    外面的男人不太多,妇人们穿了浆洗得很硬的蓝布衣裳,胸前挂有白布扣花围裙,弯着腰一面说话一面做事,小城里一切永远那么的静寂。

    这里的百姓非常喜欢站在门前,眺望着大河以及河中的景致,平淡单调的生活,妇女们最关心的就是船来的时候,相熟的船民带没来带委托打造的金银首饰,或两只猪仔一窝小鸡,或两丈布帛,或一坛子好酱油。

    走了一圈后,蹦蹦跳跳的翠翠拉着徐灏去河街吃饭,相比城内一年如一日的平静,这里十分的热闹,聚集着各地商旅。

    街上遍布杂货铺、油行、盐栈、花衣庄、卖船上用的檀木活车、竹缆、罐锅铺子,五花八门的营生,有些是徐灏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

    进了一家小饭店,长案上放着煎得焦黄的鲤鱼豆腐,可惜没有红红的辣椒丝,盛在浅口钵头里,香气诱人,钵旁的大竹筒中插着大把的红筷子。

    徐灏和翠翠走过去坐下,各自抽出一双筷子在手,有个涂抹了脂粉的妇人走过来,问道:“公子,小姐,要甜酒?要烧酒?”

    徐灏不懂这里的讲究,就见翠翠以本地男人一贯的反应,装着很生气的道:“吃甜酒?又不是小孩,还问人吃甜酒!”

    妇人笑了笑转身过去,从大瓮里用竹筒舀出酽冽的烧酒,倒进了土碗里,过来放在了长案上。

    周围的本地人都很好奇徐灏的身份,明显不是过路的商人,更像是个有钱的读书郎,不过河街有不成文的规矩,没有人会随便打听他人的底细。

    翠翠尝了一口烧酒,便吐着舌头苦着脸不敢再喝了,徐灏也仅仅喝了一碗,就着粟米饭饱尝了一顿鲤鱼豆腐,付了帐回去。

    一回到渡口,就见老人和个卖皮纸的年轻人争执,年轻人非要付钱,老人一如既往的拒绝。

    船拢上了岸,年轻人跳上了码头,一手铜钱向船舱里一撒,笑眯眯的急忙走了。

    老人得拉着船让别人上岸,无法追赶,忙冲着翠翠喊道:“帮我拉着那个卖皮纸的小伙子,不许他走!“

    翠翠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当真带着大黄狗去拦人,年轻人见状笑道:“不要拦我。”

    徐灏微笑注视着这一幕,陆续有人告诉翠翠是怎么回事。

    翠翠明白了,结果更拉着年轻人的衣服不松手,反复说道:“不许走,不许走。”

    大黄狗为了表示自己同主人的意见一致,汪汪汪的吠着,大家伙都笑了,谁也不能走了。

    老人气喘吁吁的追过来,把铜钱强迫塞到年轻人的手心里,且搭了两条自家的咸鱼,搓着双手笑着说:“走吧,你们该上路了。”

    “哼!”年轻人似乎很气恼,嘟嘟囔囔的扭头就走。

    翠翠说道:“爷爷,我还以为那人偷了你东西呢。”

    老人说道:“他送我好些钱,我才不要这些钱,告诉他不要钱,他还同我吵,不讲道理!”

    翠翠问道:“钱都还了他嘛?”

    老人笑呵呵的摇了摇头,很狡猾很神气的样子,从腰带里摸出一枚洪熙通宝,送给了翠翠,说道:“他得了咱家的咸鱼,我自然不能吃亏。”

    忽然远处传来吹唢呐的声音,翠翠一跃而起,兴奋的叫道:“来迎亲的啦,来迎亲的啦!”

    老人对徐灏说道:“今天是永顺滕乡绅家的少爷娶亲,娶得是山城里宋家的新嫁娘,十五岁了。”

    看似对徐灏解释,实则是对翠翠说的,而翠翠亦明白祖父这句话的意思所在,却不做理会,带着大黄狗跑向了山坡。

    徐灏说道:“大伯,女孩年纪太小成亲并不好,身子还未长成。”

    年纪越大的人越固执,好在徐灏的身份贵重,老人不敢争辩,而是叹了一口气,“公子,我已经老了。”(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