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九章 蛊惑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七百九十九章 蛊惑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大明文魁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春秋我为王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行走在湘西的公路上,当然比不上后世的宽阔讲究,简单的交通规则,没有专门的交警,没有一个接一个的标识牌,相当简陋的一条盘山路。

    公路的意义有多大自不必言,比之近代足足提前了四百年,此乃徐灏此生最引以为傲的事迹之一。

    他十分遗憾不能亲自走完全程,不能欣赏沿途自然风物的秀美壮丽。湘西的自然景致中能见到宋代画风的神采奕奕,一种太平铺过河时入目的光景,青山脚下的峡谷,溪流萦回,水清而浅,在大石细沙间汩汩漱流。

    群峰竞秀,积翠凝蓝,物华天宝的湘西美不可言,在细雨中或阳光下看去,那颜色真的无法形容。山脚下一带树林,一些俨如有意为之其恰到好处的小小房子,绕河洲树林边一湾溪水,一座长桥,一片烟云,香草山花,随处可以拾取。

    “楚辞”中的山鬼,云中君,仿佛就在眼前。很多山头一个山峰接一个山峰,转折繁复的令人咋舌,途经此地的妇女和懦弱的男人,走在上面不免感到头晕目眩,畏惧不前,而正常的男人,则必然会对这条经人工雕琢的雄伟道路心生赞叹,不亚于长城了。

    徐灏默默看着前方的路段,百姓从百里之外的村子里赶来,默默的在指派的地方担土,打石头,三五十人躬着腰共同拉着个大石碾子碾压路面,被淋雨,挨着饿,忍受着各种虐待,没错就是虐待,努力完成分派的劳役。

    但是有别于其它地区百姓的谩骂,湘西人太清楚连接各县的道路意味着什么了。这些可爱的山里人,心甘情愿的接受虐待,每当把一段路修好了。满足的笑一笑,尽情的吼一吼嗓子。丝毫不介意出了苦力,各自回村过自己的小日子去了。

    如今工部主持的修路已经积累了丰富经验,相关的专门人才很多,陆续出现了堪称大师级别的高端人才,土法炼成的明代工程师,永远不要低估中国古代的科技水准和人才,以及百姓的吃苦耐劳。

    湘西官府应百姓的要求,从善如流的在这个危险工程里。沿路大规模的在山坡上栽种了桐茶树,然后换取百姓维护道路,了不起的创举,从桐茶山整理的那么完美,就能明白湘西人多么渴望富足的生活。

    道路的畅通带来了显而易见的变化,首先是湘西人可以走出大山,见识到外头的世界,用劳动来提高生活水平。学堂如雨后春笋般的建立,一些苗人成了读书人,开始用科举改变命运了。

    大批男人自愿成为军户。靠着强悍的体魄和善于山林中作战的特长,在军中拥有了一席之地。蠢蠢欲动的大明帝国正在积蓄着国力,一旦爆发。将足以撼动整个世界,东南西北,各个方向都会成为征服者前进的脚步

    男人的从军并未给本地家庭的生活带来不便,因为土家族的妇女是家中绝对的顶梁柱,大抵四川云贵一带都差不多,娶个精明强干的川妹子的好处人所众知,而湘西妹子完全不亚于川妹子。

    湘西妇女爱美的天性无可动摇,不管是头上戴着的银灿灿的头饰,胸口前的金银扣花装饰。还是袖口裤脚边的绣花图案,都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精致无比。

    对湘西的服饰和围裙,绣工之精巧绝伦。家里女人们无有不交口称赞的,不过徐灏却嘱咐她们不要穿出去,担心由此而加重湘西百姓的负担。

    渡口前,为客人把行李背到河边渡船上,跟随过渡到达彼岸,再为其背到落脚处,每每令外地商旅十分惊讶,好一片山!好一片水!好一座小小的山城!尤其是那一排渡船,船上的船夫,背行李的挑夫,一眼看去,老天爷!几乎全都是女子。

    昨日进永顺城的时候,徐灏就已经发觉,长街上凡是卖菜的,卖米的,开铺子的,做银匠的,连买菜的进城的,无一不是女子。

    在明朝,包括辽东算在内,竟再没有另一个地方的女人能如此的抛头露面,参与到百业中,湘西女人的地位之高,由此可见一斑。

    倒是闹事时,呼啦一下满城的男人都冒出来了,看来就和草原上的雄狮一样,男性平常休闲自在,啥也不管,到了关键时刻得冲出来保卫妻子家庭,无怪乎武童的比例那么高,敢情都在练武呢。

    湘西最神秘的就属赶尸了,辰州符也很有名,最广为流传的是种蛊,当然徐灏没有兴趣去一探究竟,躲都来不及呢。

    漫无目的的来到一个村子,他坐在村口的茶肆里歇息,点了一壶山茶,听着百姓闲聊。

    村里有一个种菜为生的周家,生了四个女儿,最小的闺女,村里人都称她为幺妹,十五岁时许了个成衣铺的学徒。

    那学徒积攒了一年的工钱,打了一副金耳环给幺妹,幺妹就戴着这副金耳环,每天挑着菜进永顺城的东门卖,因其生性好繁华,口齿伶俐,人长得风流俊俏,东门大街的人都知道卖菜的周家小妹。

    人怕出名猪怕壮,幺妹的名声传了出去,连船民都知道了她。

    改土归流的那一年,有本地土司负隅顽抗,官军在城外打了一宿,枪声响彻不停,全歼土司的三百人。其中有位百户,带了兄弟们找到了周家,进屋后啥也不要,只要把幺妹带走。

    女孩子虽然又惊又怕,还是从容的说道:“你抢我,把我的箱子也抢去吧,我才有衣服换!”

    百户把玩着手里的火枪,问道:“幺妹,你要死,要活?“

    幺妹想了想,轻声说道:“要死,你不会让我死。”

    百户笑了,认真的道:“那你的意思是要活了?要活就嫁给我,跟我走。做我的官太太,为你杀猪杀羊在村里大摆筵席,我不负你。”

    幺妹看了看百户。汉家男儿即使有些兵痞习气,也掩盖不住英俊相貌和冲天的霸气,比未婚夫强的太多了。说道:“人到什么地方都是吃饭,你不要伤人。我跟你走。”

    于是当天官军们杀了五头猪,十二只羊,一百对鸡鸭,请村里人大吃大喝大热闹,给周家留下了彩礼五百两银子,轰动了整个永顺府。

    百户和幺妹婚后去了金陵,从此幺妹成为山窝窝里飞出的金凤凰,一段传奇!

    津津有味的听着百姓闲聊。徐灏心说这帮混蛋坏的可爱,他手下就有一大帮类似百户作风的家伙,敢作敢当,天不怕地不怕,好事坏事都由着性子来,充满了年轻人的锐气和傻气。

    忽然看见一个眼睛通红的妇人缓缓走来,周围的人纷纷起身打招呼,是一种敬而远之的客气。

    徐灏下意识的连茶水都不敢喝了,那妇人忽然停住了脚步,瞪着红眼珠子对着他问道:“你是哪里人?”

    徐灏忙说道:“我是途经此处的读书人。见本地风光秀美,就想着多停留几天。”

    妇人点了点头,说道:“你长得好看。肯定有很多女孩主动和你好,若敢辜负女娃子,我必让你因负心惨死。”

    顷刻间,徐灏头发都麻了,老老实实的道:“不敢不敢,我已经有妻室儿女呢。”

    “哼!”妇人神色冰冷,不屑的转身走了。

    有妇女好心的提醒道:“公子,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你被草蛊婆记住了。她向来说到做到,可别到处留情了。”

    “我知道了。”徐灏重重点头。暗道湘西实在是太可怕了。

    在大多数的书籍中,关于苗人放蛊的记载。必与仇怨有关,而仇怨又肯定和男女事有关。总而言之,就是三角关系新欢旧爱间的狗血爱情故事,‘蛊’作为争夺爱人或报复负心男的工具,可以让中蛊者非狂即死。

    惟系铃人可以解铃,这就是关于蛊术的记载。其实湘西的蛊术还不算发达,这里的人也往往很畏惧,去贵州一些偏远村镇走走就清楚了,那里任何一个小摊子上都公开买卖红砒,可见把蛊当宠物养的女人是多么的多,当然神秘莫测的蛊术在那里就没有神秘可言了。

    蛊在湘西具有另外一种意义,与巫术,与少女意外掉落山洞而死,三者间总能联系在一起,形成神秘莫测的神话传说或令人心惊胆战的系列鬼故事。

    一般来说,又穷又老的妇人易成为人见人厌的蛊婆;三十岁左右的妇人,易成为神神叨叨的巫蛊;只有从十六岁到二十二三岁,美丽内向,婚姻不美满,容易走走山路就掉下悬崖的年轻美女,才是那人人又爱听,又惧怕,又感慨万千的,神奇蛊术传说中敢爱敢恨敢下手干掉情郎的女主角。

    大抵放蛊就是把虫类放在水果里,让你吃下去,毒虫不外蚂蚁、蜈蚣、长蛇等蛔虫一类的寄生虫,至于千年蛊王啥的,那是武侠里面才有的东西。

    徐灏之所以也害怕,是因为这玩意确实有人在研究,湘西的梅山教据说就是专门传授蛊术的邪门地方。

    不怕蛊,但怕毒啊!下毒的方法多种多样,令人防不胜防,据说有一种最毒的金蚕蛊,一旦中了毒,胸腹搅痛,肿胀如瓮,七日流血而死。

    连李时珍都在本草纲目中写过,取百虫入翁中,经年开之,必有一虫尽食诸虫,即此名为蛊。

    大抵蛊是湘西等地的妇女保护自己的一大法宝,离婚率低到令人发指的地步,而这里的气候环境和地理环境,人很容易因中毒或失足摔死,更增添了蛊术巫术的神秘。

    反正苗疆女子到了及笄之年,据说母亲都会神神秘秘的将制蛊的技术传给女儿,成亲那日给个蛊,应该是一包毒药,下蛊貌似在古代的湘西,乃是合情合法的杀人手段,官府都不太敢问案。

    所以娶了她们的男人若永远的守身如玉,洁身自好,那么敬请放心,蛊永远不会在你的身上发作。

    但当你将昔日的爱情和许下的诺言像垃圾一样弃于身后,那就请多多珍重吧!苗疆女子的蛊惑将像一朵即将绽放的妖艳花朵,为您盛开!(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