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八章 湘西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七百九十八章 湘西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春秋我为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包括永顺、龙山、花垣、保靖、芦溪、凤凰、古丈七个县,南北长约二百四十公里,东西宽约一百七十公里,武陵山脉自西向东蜿蜒境内,系云贵高原东缘武陵山脉的东北部,西骑云贵高原,北邻鄂西山地,东南以雪峰山为屏,乃是湖南的西北门户,即湘西了。

    本来徐灏打算第二天去会一会李知府,可一想会打草惊蛇,于是嘱咐了吴景几句,飘飘然只身远去。

    徐灏对湘西充满了兴趣,相传古代荆楚大地上的几个小诸侯国,被中原形容为南蛮,由云梦洞庭湖等地被楚国逼迫的退守湘西一隅。因这里有五溪,又被称为“五溪蛮”,应该和土家族有很大的渊源,或许就是他们的祖先。

    战国时被放逐的楚国诗人屈原,曾架舟溯流而上,诗赋中提到的山精洞灵,篇章中常常借喻的臭草香花,“楚辞”中的酬神宗教仪式,很可能与凤凰县苗巫主持的酬神仪式有关联。

    马愉的祖先汉伏波将军马援征蛮,困死于湘西沅水中部的壶头山,至今永顺等县城还遗留着伏波宫,香火不错。而湘西的土司制度早在五代之前就存在了,官员马希范与彭姓夷长立约的大铜柱,至今还矗立于永顺县的青鱼潭。

    湘西拥有丰富的桐油、茶叶、木材、竹、粽等自然资源,地下的各种矿藏也很丰富,徐灏隐约知道这里的藏金量极为可观,但是他一直没有说出来,因为湘西就是“桃花源记”里面的那个世外桃源。

    此时的湘西更加的原汁原味,完好保存着众多文化古迹,但如果要在发展破坏和保持风貌之间选择,徐灏肯定会选择发展,太多的后世人对破坏环境等行为大加谴责,却忘了他们生长于城市里。享受着发展带来的优越生活,自以为是的要蓝天白云,要大自然,有种搬到西部山区去护卫你推崇的大自然?退回二十年的生活好嘛?别站着说话不腰疼。

    湘西多山道路不畅,即使她位于湘、鄂、渝、黔咽喉之地,地势所必争,千年以来各方面皆显得落后,被普遍认为“地瘠民贫”,汉人的稀少,使得数百年来。最大宗的桐油、木材、牛皮、生漆、白蜡、木油、水银生意,几乎都垄断在江西和汉口等地的商贾手中,土家人和苗人很少出远门,封闭而保守。

    湘西人有山民的强悍本性,土司兵可是明朝战斗力最彪悍的,但也产生了极顽固的拒他性,即使有山民走出大山,也几乎各自为战,混合了自负自弃的矛盾性格。

    各县豪强喜欢抗拒中央命令。当土霸王,这一次的派捐看似偶然,历史上却一直持续到了近代而不绝,绑票赌博。争夺地盘,土匪猖獗,所以近代的湘西被称为苗蛮匪区,湘西人被称为苗蛮土匪。这是对全体湘西人的羞辱,另一个即是自古出响马的关东了。

    明朝对湘西的理解,一这里是苗人聚居的地方。苗人妇人多会放蛊,男人特别喜欢杀人,俗称的穷乡僻壤也。

    二是道路危险,这一段旅程不亚于探险,单身旅客能活着出去,都会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三是道路险有险的好处,不单景色绝佳,途经武陵的时候,或许会遇到避秦的遗民,百姓十分好客,遇到远道而来的客人,家家户户杀鸡煮酒,殷勤款待。如果碰到死尸在山路上行走,不必惊慌,那是湘西特有的“赶尸”。

    因为不了解,湘西似乎永远给外人一种幻觉与错觉,这里是一个特殊区域,充满了原始神秘的恐怖,野蛮愚昧与淳朴优美交织在一起,而时常来此的人则知道,湘西没什么特殊的,特殊的是她的原始地貌,以及独特的民族和习俗。

    看似湘西自古不归属于各王朝统治,可她的地理位置又注定了不能放弃,从春秋战国的大楚,到强大的秦汉,湘西实际上自古就被牢牢控制在中原王朝的手里。

    秘密很少被人发觉,那就是真正控制这个咽喉的并非是苗人土司,而是支配沅水流域的数万船户。

    徐灏站在河岸,眺望着大河,水面上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船只,却很难找到一艘渔船。此乃连接各方的交通命脉,湖南官府或许敢到处抽税,却绝不敢碰触水道,不仅仅是畏惧船户的强大势力,朝廷也绝对不允许。

    “洋洋万斛船,影若扬白虹”杜甫诗上描绘的景象,与眼前的景象一模一样。

    最惹人注目的是三桅大方头船,这是打长江越湖而来的,是由官府千年来把持的“盐船”,大多数用乌油漆过,通体漆黑,必须有大风才能行动,到此为止,不会继续往上游行驶,这就给船户提供了源源不绝的工作。

    还有两桅或单桅,船身非常秀气,头尾突然收敛,全身也是黑的船只叫做“乌江子”,特点是不惧怕风浪,是洞庭湖行驶最快速的一种船只,用来运载粮食。

    乌江子的特点是桅杆高,风帆大,深舱,锐头,舱蓬比船身小,船舷外有护舱板,造型很漂亮干净,行船时依靠风,顺流逆流都使帆,船上的水手不多,不常用桨,也很少往上游走。

    在沅水流域行驶的本地船只,有一种富丽堂皇的巨无霸,乃是“洪江油船”。这种船多方头高尾,颜色鲜明,因桐油是湘西的支柱产业,富豪的船会有一点金漆装饰。尾梢设有舵楼,可以用来安置家眷,每一次下行可载三四千桶的桐油,回来可载两千件棉花等。

    平头大尾的“白河船”,行驶在沅水常德到沅陵一段,那里水流湍急极险,船只必须经得起碰撞,船身需要坚固耐用,能载重方能压浪,因此尾部如臀,大而圆。

    本地水上人的谚语说:“三桨不如一篙,三橹不如一桡”。又浅又急的河流,橹的用处不大。篙显得特别的长大,桨则较为粗短。船篷用粽子叶编成,船主大多是永顺和保靖人,姓向姓王姓彭的占多数。

    因滩流多,河床窄,船家需要具备勇敢和耐心,行船时常常用互相对骂代替唱歌,受到的自然条件限制较多,这里的人脾气普遍坏一点,要是读书人坐船时忘情的起身作诗。保管会把人毫不客气的扔进水里。

    传说本地有许多古人留下来的藏书洞穴,湘西也确实遍布充满神秘的洞穴,大抵有也早已腐烂了。皇历是船户的圣书,船家禁忌多,不看皇历是绝对不敢出船的,万一出了事,也会因照书行事,此乃天意,让人心安一些。也少了许多纠纷。

    近几年在沅水中部的辰溪县,有人挖出了白石灰和黑煤,诞生了一种本地的辰溪船,因满载着矿物。船身肮脏,很少有人愿意搭船,船户自己也懒得收拾卫生,是以船上的布帆和席篷几乎都是不完整的。破破碎碎的,被其他船户讥笑为破落户。

    此外还有可以穿行于洞穴间的“洞河船”,船夫几乎皆是真正的苗人。友善腼腆,满足于三餐之温饱,而大多数的船户,不是汉人就是和汉人大有渊源的土家人。

    本地人用得最多的是普通的中型“麻阳船”,这种船头尾高举,秀拔而灵便,每只船上都可以看见妇人孩子,麻阳人在湘西极有名气,以古老的腾姓族人最多,各地皆有麻阳船户。

    还有一种船只极小的“桃源划子”,飘浮水面如同一片叶子,数量之多犹如水下的鱼儿,因船身轻便,速度较之其他船只快过一倍,出行的人们最喜欢乘坐。船户以桃源人最多,沅水到桃源后变成了一片平潭,再无什么恶滩急流,影响了船民们的性情,桃源人的性格相对平和马虎,喜欢兼职做导游。

    汉人的持续迁入,以客家人居多,给湘西带来了很多变化,上下行驶的船只也被称为“客人”,共有好几种,有从芷江上游黔东玉屏来的,有从麻阳上游黔东铜仁来的,有从白河上游东龙潭来的。

    其中玉屏船多由洪江转口,龙潭船多从沅陵换货,铜仁船喜欢直放下游,交汇在常德码头。

    这些船只最引人注意的是颜色明快照眼,样式轻巧,如竞赛用的龙舟,船头船尾细狭而向上翘举,舱底平浅,给人视觉上的灵便与愉快,可谓是秀雅绝伦。

    船户娘子语言清婉,装束素朴,有些船夫穿着齐膝的长衣,裹着白头巾,风度整洁和船身非常的相称,船小却能载重。

    沿岸停泊着一些长久停泊的旱船,船上有招待水手客人的本地土娼,有卖日用杂货和小吃的生意人,有算命占卜的,有酒肆茶楼。

    船户过寿或成亲,喜欢租借此种水上公馆举行,因此遇到了黄道吉日,就能看见处处张灯结彩,放爆竹,划拳唱歌的热闹场面。

    数万船户的兴盛,连带着依附船户生活的人高达十数万,单单常德沿河的长街,街市上大小各种商铺不下上千家,之所以历朝历代无需大规模的迁汉民入湘西,而湘西却始终能让河运保持畅通无阻,奥秘就在于此了,谁也离不开世代生存于此的船民。

    徐灏没有选择坐船,而是走还未建成的公路。对于修路,难以想象湘西人表现出来的坚忍不拔,竟无需官府多方动员,就在这蜿蜒难行的山路上,数十万百姓持续三年裹粮负水,在这高山峻岭间辛苦修路,真的是一群默默无闻的战士,每一寸路都是他们流汗筑成的。

    公路在山上于山谷中盘旋转折,路面维护的异常良好,当然因为没有机动车辆,也便于保养维护。

    徐灏情不自禁的蹲下来,仔细触摸着沥青路面,中国几年来一点点的基础建设,就是千千万万的普通百姓做成的,他们甚至什么都不知道,可是完成的工作却十分伟大。(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