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九章 迅猛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七百八十九章 迅猛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春秋我为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官场上一般没有秘密可言,这边还未等布政使司行文下去,永顺府在省里听差的人,已经提前得到了风声,立刻派人连夜赶回去报信,那边王贤很快知道了。

    即使早有准备,王贤接到信儿的那一刻还是感到眼前一黑,整个人摇摇欲坠,不过很快他深呼吸一口气,恢复了镇定,毕竟是个读书人,在官场浸淫了二十载,养气功夫已经修炼到了家,心里懊恼,面子上却丝毫不露。

    再来毕竟是调任而非丢官罢职,王贤叹了口气,召集本府上下,不疾不徐的说道:“本官被撤任,新委命的是李登李大人,不日就来履新,你等好自为之吧。”

    众人一听不免都有点惊慌,新官上任三把火,一朝天子一朝臣,谁能保证自己就能保住职位?再说王知府为人忠厚老实,在这样的上司手底下做官当差,委实惬意的很,一个个纷纷叹息,都很是不舍。

    王贤也叹道:“像我这样做官,百姓那里凭良心说对得住,然而还不落他们一个好,仍旧替我闹出了乱子,使我不安其位,可见有些百姓也有些不知好歹,等将来换一个利害点的官,等他们吃点苦头,到了那时,才能分出个好坏上下呢。”

    说着说着自己也嗟叹不已,事到如今也改变不了任何事,收拾行李与各方告别,未免有些灰溜溜的滋味。

    不过三日,布政使司的行文下来,大势已去的王贤开始准备料理交卸事宜。仅仅又过了两天,李登便迫不及待的抵达府城,全城大小官员以及士绅百姓一体出接,心情复杂的王贤陪着他注销吏部红谕,定下了吉日接收官印,然后李登点卯、盘库、阅城、阅狱等官样文章一一不必细述。

    官场上向来新任见了旧任。照例都要请教一番,而李登仗着做过一任知县,王贤又没什么背景靠山,此番回省十有**算是日暮西山了,是以面上一直淡淡的,这些规矩都省了。

    王贤见状轻叹一声,心中不免有些恼怒,把官印交出去,当天就带着家眷迁出了衙门,暂时寄居在书院里。他自己一个人独自先回省城报道。

    走的时候,地方官场上的人走茶凉竟比京城还要无常,也是他仅仅做了一年,只有少数几位官员在县令的带领下前来送行,至于乡绅则寥寥无几,更别指望百姓送什么万民伞之类的。

    王贤自己反而很看得开,什么都没做有什么资格生气?悄悄动身走了。

    且说李知府一到永顺,时隔七八年也没人记住他了,永顺城发生了许多变化。就像新赴任的一样。

    他认为前任做官太过忠厚,处处想着造福于百姓,结果因思虑不周折戟沉沙,始终百姓没有说他一个好字。把官白白的送掉了。今番自己得先立威,帮着上头做一两桩事情,也显得自己不是庸碌无能之辈。

    打定了主意,即刻传令升堂。那些前来贺喜的官员不由得面面相觑,按理来说是要陪府尊吃一顿酒的,然后休息两天再开始公务。谁知头一天上任就要坐大堂,也不知为了何事,是以只能在官厅里等候,谁也不敢走了。

    等了一刻,就听里面传出话来,要提聚众闹事的黄举人等一干人犯听审。

    官员们明白了,敢情还是为了此事,赶忙按照官职一个个鱼贯进了大堂,参见上司。

    高坐堂上的李知府面沉似水,背后悬挂着‘明镜高悬’的天海青壁画匾额,沉声道:“先带黄举人上前”。

    黄汉生被关了大约一个月,胡子拉碴蓬头垢面,精神头却不错,王知府滚蛋了,他以为这下自己没事了呢,欢欢喜喜的走上来,知趣的双膝一跪,毕恭毕敬的说道:“举人给大老爷叩首了。”

    奈何李知府压根不领情,黄汉生是什么人,他岂能不知情?就他娘的是个小人,属滚刀肉的刺头,此种人被捉到了痛脚绝对不能放过,把惊堂木狠狠一拍,骂道:“自己犯的罪还不知道么?你要晓得本府比不得前任王大人好说话。本府奉了上命,此番就是来办你们的,这件事,以你为首,是赖不掉了。此外还有几个同党,快快的如实供出,免得受皮肉之苦。”

    黄汉生叫道:“青天大老爷!举人实在冤枉,当日坐在家中,无缘无故就把我捉了来,当做了滋事的首犯,想我哪敢滋事,又何来的同党呢?”

    李知府冷笑道:“看来你是不打不招了,仗着功名自以为是,告诉你,你那举人,距离革掉为期不远了。带头打砸官衙可以称之为造反,我比不得你们前任,碰到了此种反叛,还想着保全他的功名吗?不招就打!”

    两旁衙役顿时吆喝一声威武,魂飞魄散的黄汉生不停的喊冤枉,李知府一叠声的催促行刑,当下走过来几位衙役,把黄汉生掀翻在地,举起了水火棍,一五一十的打起了板子。

    李登也不理会哭爹喊娘的他,径自缓缓说道:“你招我拿人,你不招我也要拿人。”遂出了一张拘票,差了八名捕快,所有黄汉生的家族以及朋友亲戚,凡有形迹可疑的,一齐拿来治罪。

    周围的官吏看的心惊肉跳,这架势分明是往谋逆案上办了,莫非上面有意打算兴师动众?

    所有人都被雷厉风行的李知府给镇住了,这关口哪还敢多嘴?屁都不敢放一个,这可是办得谋逆大案,玩大了!

    李登办案异常的迅猛,又吩咐把关押的那三十九个人都带上来,也不审问,不论有没有功名在身,每人二百小板子,打不死人活受罪的那种。好家伙!那叫打了一个满堂红。

    这在永顺的历史上堪称首次,打完了按照死刑犯的标准戴上手铐脚镣,满堂立时哭声一片,至此很多年纪轻轻的童生才悔不当初,一时冲动结果铸成了大祸。

    不管做任何事,都要付出一定的代价,尤其是聚众对抗政府这一方面,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却傻不愣登的替幕后之人做了送死鬼,记住你面对的是国家暴力机构,而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买,追求正义理想就要有流血牺牲的觉悟,等到了吃花生米的时候,真的没人可怜你。

    这些年轻好事之人,因李知府说他们聚众滋事,挟制官长,将来都要按照反叛罪名法办,一个个都痴呆了。混混僵僵的被拖走,也就是大抵一个都活不了了。

    李知府叫师爷和书办起草文书,把这些人的劣迹都写明白,请求上面重重的惩办,不然不足以镇服地方。有功名的一律斥革,其余同党闹事之人,皆要捕拿治罪。

    文书中少不得埋怨了几句王知府,说他如何的疲软可欺,闹出事来后。还替犯人们遮掩,这不是试图避重就轻,为自己的失职开脱么?

    县令进来禀告其他事,和辽东人有过节的那个店小二父子。连着里长地保,还有捆了商人的那一帮乡下人,都收押在县衙,求大人示下。怎么发落?

    李登一听还有这事?想起当日矿师曾说过要写信给京城的徐大人,心中一动,说道:“你为什么不早说?这些人得罪了贵客。自然都要重办!”

    马上又传讯一干人等,店小二父子打了五十大板,命赔偿三百两银子,限期半个月,逾期不交贬为奴籍。里长和地保保护不力,其中里长打了三十大板,罚银五十两,地保因当日没有出现,罪加一等五十大板,一百两,革退。

    乡下人每人一百小板子,继续收押等待上宪批示,这一番审讯如同秋风扫落叶,那叫一个痛快淋漓,官吏们都看傻了眼。

    完事了,叫书办把这些事都写进去,又添了许多的细节,无非是说他办事谨慎勤奋的意思,并且另外多写了两分帖子,一份送往长衫布政使司,一份送往胡广几个藩王府,以便卖弄他的本事能力,好叫各方大佬记住他的名字。

    单说八个捕快奉命出来,领头的一个叫钱文,一个叫吴纬,先去了茶楼商量。

    钱文做了五年捕快,以前是军户出身,在同僚兄弟中德高望重,先说道:“瞧这位府尊,今天头一天接印,就发了这么大的虎威,脾气不小呀!差咱们去拿人,若拿不到一定会自讨没趣,弄不好还得把十几年的老脸都丢掉,被当堂打板子。”

    吴纬笑道:“据小弟看来,真正闹事的人,拿到的不少了,没必要再去累及他人。不如趁着找个机会,吓唬一下,又能乐得做好人,又能捞点钱财,岂不一举两得?”

    钱文摇头道:“钱也要拿,人也要拿,一个人不拿,府尊面前如何交代?就拿他两个俩搪塞搪塞好了,又没牵连无辜,亦卸了咱们大家伙的干系。”

    众人纷纷说道:“听大哥的。”

    当下他们有意无意的放出了风声,吓得那些参与闹事的人家,慌忙往城外逃去,虽非十室九空,也差不多逃了大半,还得领他们的情。

    至于那些男人被拿去的人家,家里剩下些妻儿老少,得知要被判成反叛罪名,哭哭啼啼哀声一片,怎禁得住一帮如狼似虎的公差上门讹诈?

    有钱的掏钱买个平安,没钱的能逃得逃,逃不了的算你家倒霉,被随便捉拿了两个,押到了府衙销差。

    李知府不问青红皂白,下令就打,打完了收监,整个经过堪称一气呵成,绝不拖泥带水,那叫一个潇洒。

    如果放在刘瑾等人掌权的混乱时期,很大可能人头都要落地,毕竟这里面武童居多,真正的读书人不多,就算不大杀特杀,这帮人也好过不了。

    好在这是政治清明的洪熙年间,对勾决人犯慎之又慎的时候,就算省里上报朝廷,大概也过不了刑部和内阁两关,更别提朱高炽了,打砸衙门确实是大罪,问题是不没死人嘛,而且这里面好歹还有个因果关系,哪怕就算罪无可恕,又岂能一口气杀这么多人?顶大天问斩首恶。

    而布政使傅大人就没打算杀人,每个省都有每年判决死刑的潜-规则名额,又不是真的杀官造反,有病才会大肆杀戮,死刑犯太多了,岂不是说明官员治下无能?

    如此没几天,文书批了下来,命把滋事的首犯,一概革去功名,永远监禁。徐灏在辽东实行的保释制度隆重登场,布政使司玩了一把流行,其余的从犯可以保释。

    对此李登显得非常失望,既然上面不让杀人,那我也不能轻饶了他们,不然岂不是被人讥笑?

    重新提审一干人犯,此时的黄汉生已经彻底崩溃了,没了功名他什么也不是,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玩火**,以往仗着大明律里的漏洞以及小聪明,诉讼可以令他玩弄官员于鼓掌之间,却不知那是没人和他计较就是了,诚然举人的身份是一道最好的护身符,但真的触怒了官场,要扒了举人的皮只是分分钟的事儿。

    崩溃的黄汉生很没义气,检举了一些人,都是和他关系亲近的,有秀才有童生也有地痞无赖。

    李登便定下了八个人的无期徒刑,明朝称作长监,因为加了永远二字,意味着除非帝王大赦天下,列出了某些罪名可以特赦外,这一辈子大概要把牢底坐穿了。

    其余一概取保,刑部对此制定了一系列的章程,按照身份家里贫富,金额都有一定的上限,要不然真的会闹得天下大乱,银子进了衙门就是肉包子打狗。(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