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二章 煜哥儿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七百八十二章 煜哥儿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春秋我为王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眼看快过年了,沐凝雪因天气渐冷,煜哥儿的冬衣是上年做的,小孩子长得快衣服都有些嫌小,眼前就怕要穿了,是以连忙叫秀春和芳春打开箱子,拣了些现成的绸缎,看着丫头们裁做。

    近两年除了去了一趟辽东,其余时间她都把小儿子养在身边,朝夕相处,听从丈夫的意见每晚搂着儿子睡觉,别提多么惬意温馨了,那种水乳交融母子连心的动人滋味,真是令她对丈夫感激的不得了,想想自己一出生就单独一间房,反而比不上普通百姓家和孩子睡在一张炕上的骨肉天伦。

    长子留在公公婆婆那边承欢膝下,沐凝雪一面要忙着打理琐事,一面又要忙着教煜哥儿背书。

    自从徐煜二岁起,沐凝雪就发现儿子天资聪颖,而徐烨则承载着徐灏的全部期望,不以读书为重,而是变着法的要他去尝试各种体验,比如师从姑姑徐妙锦,去过族学,去过李太家的私塾,也去过新式学校和东宫詹事府。

    如今徐烨还要师从姚广孝,以及学习徐达留出来的兵法心得,也时常去乾清宫罚罚站,给朱高炽做个小秘书,旁观帝王和文华殿那些大学士关于各方面的对话,对于诗词歌赋的探讨,总之作为长子,徐烨肩负着整个家族的荣辱,同时徐灏尽可能的不给儿子任何压力。

    相对而言,徐烨懂事起就和父母分开居住,一如古时大多数的贵族少爷,是以对父母的依恋并不深,这也是沐凝雪的一大遗憾,就和大多数贵族夫人一样,母子俩不是十分的亲密。因为单独相处的时间太少了。

    和大多数做母亲的相同,沐凝雪对幼子的疼爱是显而易见的,非常想弥补在长子身上的遗憾。这里面也包含了些愧疚,因为煜哥儿不是家族继承人。继承不了爵位,任何稍微有远见的父母,都会有意无意的区别对待长子和次子。

    当然,沐凝雪不会因此冷待了长子,而徐烨也不缺少宠爱,尤其有来自父亲的全部关怀,这和时下绝大多数的严父不同,无疑他的童年是幸福的。

    沐凝雪对幼子的天分喜出望外。从二岁起即手把手的教他背书,念书是要紧的,无奈家务繁重,不免时常顾此失彼,为了儿子的前途,最近便萌生了让他先到族学念几天书,等丈夫回来再行商议。

    徐家的族学几年前搬到了乡下,可因每天要出城进城,不久有族中老辈在城里开设了私塾,一些不愿让孩子寄宿学校的族人。就把孩子送了来,而且读四书五经永远是主流,科举做官依然是公认的唯一出路。

    本来徐妙锦是上佳人选。奈何她接受了张钗的邀请,如今做了女子师范的代校长,没有时间。再来族学的先生是和徐达同辈的徐文儒,五年前从老家迁了来,年纪虽老,精神还好,又是教了一辈子书的教书匠,想年老的人教小孩子,最富耐心。半教半哄,也与娇养幼子合宜。

    大清早。沐凝雪去见了萧氏,委婉说明来意。要请徐庆堂送煜哥儿上族学念书。

    萧氏笑道:“哎呦!你急什么呢?哥儿还小呀,他老子是多大才上学的?就算提早,也得等七八岁了再送他去,我们才放心。”

    沐凝雪说道:“太太说得是正理,可是烨儿和别的孩子大不同,一来他天生喜爱书本,任什么玩耍都看得平常,到学里去不会跟同窗们淘气。二则眼下他‘大学’‘论语’都念了,正在背诵‘孟子’,全是我一个字一个字讲给他的。说起来我讲解的能力本有限,诸事缠身怕耽误了他。三来学堂离家也近,他父亲身边可以信任的人也多,不管任何事都不会让咱们担心,不如先送去几天看看。”

    “说的也是。”萧氏自然也对孙儿的聪慧异常惊喜,不过她到底偏爱长孙多一些。

    晚上便和丈夫商量,徐庆堂闻言失笑道:“学问是要循序渐进的,切忌拔苗助长。嗯,明儿姑且试煜儿一番,如果能够上学,再送他去。”

    这件事很快传遍了家里,有人欢喜有人愁。去年,萧雨诗生下了女儿,为此不可避免的郁闷了好久,在辽东的那些日子,徐灏彻底变成了一具播种机,今年先有芷晴很争气了生了个儿子,后有晴雯产下一女,麝月等人的肚皮却仍然没有动静,不免有些暗自神伤。

    城外的萧雨滢和堂妹同命相怜,也生了个闺女,但她们的影响力自然永远无法跟正室相比,虽然也热热闹闹的庆祝了一翻,因徐灏的不在家和儿女的庶出地位,理所当然的不被家族所重视。

    说到底,给人当小三是要付出代价的,并且是在正妻的地位无可动摇的情况下。当然徐灏不会令她们心生怨怼,以徐家的人力财力和地位,任何子女都会自一出生即锦衣玉食,不用担心将来。

    如果连富贵生活都不满意,觊觎国公家主的话,那徐灏也只能呵呵了,以他的狠辣,发现苗头不管是芷晴还是晴雯麝月,等待她们的都只有一死,孩子也会送往海外,终身不许回国,这方面没有丝毫的转圜余地,甚至不容许犯一次错误。

    人的心思是最复杂也最难猜测,自从芷晴有了身孕后,纷纷搬出了护春堂,然后任由妻子选择她最信赖的人选伺候。想徐烨有萧氏亲自照顾,幼子有沐凝雪亲手抚养,一碗水还是偏着的,也唯有彻底偏向妻子才是家宅安宁的基础,这方面讲究公平一视同仁的家伙,只能说您太单纯了。

    子女的名字由徐庆堂起,萧雨诗的女儿闺名徐韫玉,萧雨滢的女儿闺名徐韫素,由此徐家算是承认了萧雨滢的外室身份,而麝月的女儿则取名徐韵宁,颇有些耐人寻味。而到了芷晴的儿子上头,重男轻女的观念暴露无遗,取名徐烥(巨)。和他两个嫡出哥哥没有任何不同,母凭子贵不是说笑的。

    自从二房陆续诞生了庶出少爷和小姐后,方方面面自然而然的起了许多微妙的变化。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变得更加复杂了,二房已经具备了开启宅斗大戏的一切必备因素。可惜徐灏毕竟太强势了,强势到只要不傻就晓得该怎么做的地步。

    第二天,徐庆堂早早回家在上房坐着和萧氏闲谈,命人去叫孙儿前来。

    沐凝雪正在屋里看着徐烨温书,涟漪在手把手的教徐煜写字,当即带着孩子们去了介寿堂。

    徐庆堂盘膝坐在炕上看书,炕几上摆放着白石盆,种着一颗绿萼梅桩。姿态奇异,梅花盛开,萧氏则在紫檀小榻上坐着。

    沐凝雪上前都请了安,哥俩也请了双安,叫声爷爷叫声太太。

    因徐灏太过和儿子亲密无间了,反倒迫使徐庆堂最近不得不对孙儿们端着架子,萧氏婆媳皆是宠爱孩子的人,这家里总得有个保持威严的存在。

    所以徐庆堂神色淡淡,只给儿媳妇和涟漪座位,让两个孙儿站着。问道:“煜儿,你爱念书么?你知道念书是为了什么?”

    徐煜眨眨眼,奶声奶气的说道:“书会教给我们做人的道理。懂得道理才算是成人,哥哥告诉我的,我也认为很对。”

    徐庆堂顿时忍不住笑了,点头道:“你们瞧我的孙子,小小年纪会说出大人的话来。好,你哥哥教得好,你也学得好。”

    萧氏白了丈夫一眼,哪有这样的爷爷?一句话就破了相,遂一本正经的问道:“你念了什么书?”

    徐煜回道:“娘教我‘孝经’‘大学’‘论语’现在念到了‘孟子’。娘还教我念唐诗,表姐时常讲故事给我听。哥哥喜欢教我对对子。”

    “呵!你竟这么本事?”徐庆堂惊讶不已,郑重其事的道:“那爷爷出个对子给你。昨儿不是刚下了雪么?就出个踏雪寻梅,你可能对的上来?”

    沐凝雪笑而不语,似乎胸有成竹,涟漪和小叶子聚精会神的看着徐煜,都替他紧张起来,闻讯赶来的人挤满了外面。

    徐烨鼓励弟弟,说道:“不要紧张。”

    就见徐煜侧着小脑袋想了想,说道:“我想个倚云攀杏,可对么?”

    此言一出,可谓是技惊四座,这四个字倒有一多半人的人闻所未闻,丫鬟媳妇们全都赞赞称奇,都说二少爷了不得,不会是文曲星下凡吧?

    徐庆堂猜到大抵是儿媳妇教过,或听见长辈们对过,笑道:“口气倒是不小,那你知道‘倚云’的出处嘛?”

    徐煜又眨了眨眼,他完全继承了父母的优点,唇红齿白粉妆玉琢,光可爱的小模样就令徐庆堂恨不得双手抱起来狠狠亲几口,而徐烨的长相更酷似徐灏,五官俊秀硬朗,徐煜则更加的俊俏柔和一些。

    “唐诗上有一句‘日边红杏倚云栽’,我就知道这个。”

    “好!”徐庆堂拍案而起,更加的惊喜,“能够做到活学活用,比你爹可强过百倍矣!明儿送你去学堂,好不好?”

    徐煜老老实实的道:“不想去,我想和娘在一起。”

    徐庆堂点头道:“到底还是年纪太小了,离不得亲娘。凝雪,你说怎么办?”

    沐凝雪又何尝想把幼子送去念书,正如同后世的父母不得不把孩子送到幼儿园,除了工作的缘故外,必须让孩子学会与小朋友们相处,哪怕又哭又叫令人撕心裂肺,也得忍下来。

    见儿媳妇轻轻点头,徐庆堂说道:“你长大了,应该去外头念书,你爹你哥哥谁不如此?所以你也不例外。”

    徐煜到底年纪还小,马上哭丧着脸泫然欲泣,总算是沐凝雪溺爱归溺爱,也不像后世独生子女般的溺爱法,本身他也相对懂事的多,最终委委屈屈的点了头。

    萧氏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忍不住埋怨道:“何苦这么小就去读书呢?唉,罢了,我能体会你一片苦心,就这么着吧。”

    徐庆堂满意的道:“你上学可要好好念书,明儿早点起来,爷爷一叫你就得来,送你去学堂。”

    徐煜憋着嘴好半响没有应承,忽然不开心的道:“我想我爹了。”

    此话一出,人人莞尔一笑,纷纷笑道:“好个聪明的哥儿,知道受了委屈该找谁。”

    倒是徐庆堂气得吹胡子瞪眼睛,说道:“爷爷说话才好使,你爹也得听我的。”

    徐煜撇嘴道:“可爷爷不要我和娘在一起了。”

    徐庆堂没辙的道:“这是两码事,难道你不希望你娘开心吗?虽说咱家可以为你聘请个先生做馆,但爷爷也认为你应该去学堂适应适应,那里都是你的叔叔哥哥们,总之这事由不得你,就这么定了。”(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