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六章 百顺千依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七百七十六章 百顺千依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大唐儒将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金陵,英国公府。

    中午,从学堂返家的徐烨来找小叶子,将门推开,见她侧身睡在外间炕上,一窝纯白颜色的小猫儿在她身上蹿来跳去的玩耍。

    徐烨见她睡得正熟,就坐在炕沿上,十三岁的小叶子出落的亭亭玉立,胸脯开始茁壮成长,鼓鼓胀胀的十分诱人。而已经十一岁的徐烨初通人事,正是对异性渐起好奇的年纪,兼且两小无猜的二人一起长大,行事百无禁忌,忍不住伸手在其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胸口挠了几下,又在肚子上摸了一下,还不见醒,干脆顽皮的用上了劲。

    小叶子在睡梦中被惊醒,忙转过头来,见是徐烨,依旧躺着闭上了眼眸,将他的手一推,说道:“你别在我这儿混搅,去找你的心上人儿吧。”

    徐烨说道:“我有什么心上人儿?”

    “不是你的心上人,你就肯替她接衣服?”小叶子微微撇嘴。

    徐烨反应过来,解释道:“那天你们回来,风柳脱了一件衣服,当时我就站在旁边,顺手就替她接了,这有什么?好呀!你竟混造谣言,什么心上人儿心下人儿的,我倒要问问你是什么缘故?”

    说着跳了上去,骑在了小叶子的身上,两只手在她的肋下狠狠的胳肢,把个小叶子几乎笑的断气,极口子的央求,“我错了,我错了,你饶了我吧,再也不敢了。”

    徐烨笑道:“还不够,还要说得亲热些儿。”

    “可不能再亲热了。”小叶子喘着气道:“咱们都大了,我娘说了几次要注意避嫌,不让和你打打闹闹。”

    徐烨顿时生气了,叫道:“咱俩自小一起长大的,避什么嫌?你将来总是我的媳妇。你叫不叫?不叫,我再抓。”

    说着又伸手在对方的肋下乱挠,小叶子急得乱叫道:“我的活祖宗。好大爷,亲弟弟,你饶了我吧。”

    徐烨停了手,说道:“我有句话要对你说,你依不依?”

    “你怎么说,我怎样依。”实在受不了的小叶子没口子的答应。

    “我也不怕你不依,这会儿且饶了你。”

    徐烨重新坐回炕上,笑看小叶子费力的爬了起来,整理下自己散乱的衣衫,白了他一眼。“有话请说。”

    “表姐今晚要联诗。”徐烨显得颇为苦恼,“你也知道,我爹素来不让我在这方面下苦功,也不让我专研四书五经,反而二弟小小年纪即熟背诗经,表姐也越发对我失望了。”

    小叶子笑嘻嘻的道:“原来是担心这个呀!你将来要承袭爵位,四书五经于你有何用处?自然得用心学习经营之道,御下之道,应酬之道。而且你在詹事府学的可是帝王之术,在学校学的是经济政治,在家里学的是兵法韬略,是要辅佐君王治理天下。诗词反而是小道也。而二少爷则不然了,大抵要用功读书好去科举。”

    “这些我都明白,我有我的苦恼,二弟有二弟的辛苦。可是!”徐烨皱眉道:“我疏于诗词。表姐好几次都不开心呢。”

    “呆子!”小叶子撇了撇嘴,“那就在这方面下下苦功呗!干爹说过艺多不压身,又没严禁你不许学文。”

    “你不知道。”徐烨悠然道:“比起诗词我更喜欢研究探讨新学科。比方说自然,最新的书里说,一切生物都有其生活方式和抵御外敌的本能。牛以角斗;虎豹以尖爪利牙斗、骡马以蹄子斗。最有意思的是那些看似没有任何保护自己的动物,如菜虫,全身绿色躲在菜叶里,使敌人难以发觉;又比如海中的墨鱼,感到生命遇到了危险,便会射出墨汁,藏身于黑暗中,使敌人难以辨认,多有意思呀!”

    小叶子也兴奋起来,说道:“我们学校昨儿的烹饪课,要杀虾子和鳝鱼,吓得大家伙哇哇直叫,有几个同学杀鳝是外行,没有力气捉牢滑腻腻的鳝鱼头,她们竟想用开水把鱼烫死再来破肚。

    嘻嘻!我说这法子太笨了,也会失去了鲜味,她们又想把鳝鱼头打扁,这样就有鲜味了,但打来打去,那鳝鱼反而滑七滑八的像条蛇一样,吓得大家伙又叫又闹,乱成一团。”

    “你最喜欢下厨,一定有好办法,快说来听听。”徐烨先笑道,随即又苦恼的说,“可惜姑姑姑父不让表姐去上学,她也只能整日里寄情于诗词歌赋了。”

    “涟漪小姐的身份太娇贵了,岂能去学堂?她在宫里据说比公主们还受宠,人人都说她就像早年的干娘呢,皇后娘娘待她视为己出。”小叶子羡慕的道。

    “是啊!越来越像个大家闺秀了。”徐烨莫名的叹了口气,展颜笑问道:“你还没说完在学校里的事呢,我洗耳恭听。对了,我们自然课也学了解剖,校方请了香玉姨来教,我只会蛮干,后来想想也真真残忍,当时只为了给爹娘争气,就什么都不顾了,一下子把青蛙断了头,剥了皮,割去四肢,破开肚子掏出内脏,把它扔在水盆里,竟然还能跳跃游泳,光有动作却没有痛苦的鸣叫,你说是不是怪事?香玉姨说这和动物的神经有关,对这方面的研究尚处于起步阶段,她也解释不清楚,希望有感兴趣的同学加入课外小组,我没敢报名。”

    小叶子不以为意的笑道:“你们这些男生从来不近庖厨,自然会大惊小怪,岂不知我们女生在家帮着煮饭,此种事见多了,见得多了也就没什么稀奇。我来教你,把鳝鱼或青蛙放在酒桶里,就和麻醉的道理一样,不多会儿便像死了一样,轻轻松松全都解决了。”

    “原来如此,佩服!”徐烨赞叹点头,看着笑颜如花的小叶子,心说比起表姐,倒是和小叶子在一起无拘无束,什么都能说到一块去,要是表姐也能上学就好了。

    小叶子见天色不早了,起身说道:“你先去给老祖宗太太请安,我要换件衣裳再过去。”

    “那我等你。”徐烨一动不动。

    “哎呀!女孩子换衣服,你守在这成什么样子?被我娘看见又要数落我了,你快走。”小叶子不由分说的去拉扯他起来,徐烨只好笑了笑起身走了。

    他直接去了千寿堂,一进屋,就见表姐涟漪来了,快步走了过去。

    今日眉目如画的表姐身上穿着月色缎满绣花周身镶滚银线的短夹袄,里面衬着鹅黄绫子的小衣,外面大红绣三银三镶领,一袭淡黄色的宫装长裙,绿绫袜子,大红缎子金粉绣鞋,手臂上带着三只金镯,打扮的粉妆玉琢,贵不可言。

    两年来,因徐灏长期不在家,张涟漪被家族养在深闺里,等闲不让她出门,又时常进宫陪伴公主们,在皇后的熏陶下,气质做派都大变了模样,很难令人联想起小时候的顽皮娇憨。

    老太君和萧氏自是越来越中意她的变化,如此未来才是合格的国公夫人,如此涟漪在长辈们心中的地位更加的无可动摇。

    徐烨没来及换衣服,依然戴着束发金冠,身穿八团东绣银红缎子箭衣,外罩排须比甲,腰系五鸾绦,足登粉底皂靴,出落得粉妆玉琢的一位翩翩公子。

    徐青莲瞧着他的模样气质,心中十分欢喜,可谓是越看越爱,招手让侄子过来,搂在怀里笑道:“简直和你爹小时候一模一样,多了三分贵气二分风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老太君笑眯眯的左看看涟漪,右瞧瞧孙儿,满意的老怀大慰,“比他老子听话多了,也更加的孝顺。不过他老子是锦绣内敛,那心里有的是主意和决断,任是谁都改变不了他,一度是最令人头疼的孩子,现在想想,正应了那句金鳞非是池中物,一手创出了咱家的诺大基业。”

    “阿弥陀佛!”徐青莲对徐烨说道:“我们可不指望你和你爹一样,能安安稳稳的守着家业就成了。”

    “那倒也是。”

    对此不但老太君深表同意,就连萧氏等人也无不赞同,实在是某人的作为太令人心惊肉跳了。

    这时徐烨对着目不斜视的表姐说道:“姐姐最近在做什么?好些日子没来了,我很是读了些诗书呢。”

    涟漪侧着头一板一眼的回道:“最近和公主们成立了诗社,我忝为管事,一天到晚忙着进宫,没有常来给长辈请安,是我的不是。”

    “不妨事,不妨事。”徐烨忙摆手,“我不是那个意思。”

    涟漪这才把目光转而凝视着表弟,浅笑道:“多日不见,怎么变成了应声虫呢?实在无趣。”

    “哈哈!”听到这话,徐烨立刻开心起来,表姐还是那个表姐,骨子里就叛逆的很。

    老太君和萧氏相视苦笑,叹道:“还是那个刁钻古怪的丫头,都怪灏儿。”

    话音未落,就见张涟漪盈盈起身,毫不在乎的伸手拉着徐烨的手,说道:“我们去玩吧,晚饭自己吃,不陪长辈了,莫怪。”

    徐青莲慎道:“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规矩,再说你多大了?也不害臊。”

    涟漪却一反常态,满不在乎的道:“舅舅马上就要回来了,娘有不满就对舅舅埋怨去。对了,我最近不回家了,我要陪舅舅。”

    说完拉着徐烨头也不回的跑了,气得徐青莲无可奈何,对着萧氏诉苦道:“娘,一听说灏儿要回京,这丫头就有了主心骨,再不把我放在眼里,长此以往还怎么得了?”

    萧氏笑道:“那也是你惯得,谁让你对弟弟千依百顺,现在轮到闺女对她舅舅百顺千依了。”(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