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一章 大花娘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七百七十一章 大花娘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大明文魁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春秋我为王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通州东城门附近的河岸上有一眼望不到边的盐碱地,沿河到处是丛生着芦苇、野麻、三棱草和狗尾巴花的浅滩。

    这一带有多条弯弯曲曲的小河汊,没有桥,来来往往必须靠划小船。洪武十年左右,从南方迁来了百八十户,选在了这里类似江南水乡的地方定居。

    可是近年来河北的气候变得越来越不好,冬春两季时常无风三尺土,这里外无山岗,内无城墙,就像站在狂风中张大了嘴一样,而到了夏秋两季,又是三日阴雨五日晴天的,大雨小雨的下个没完,水位暴涨。

    气候变化有一半的原因和地球有关,剩下一半就和人口繁衍以及战争有关联了,长城外原则上能砍伐的树林都被砍光了,而居无定所的游牧民也是造成草原沙漠化的一大因素。

    总之,隋唐以来的关中再也不是青山绿草,而北平附近的气候也逐渐走向恶化,但也比数百年后的北平强的太多了。

    家家户户为了应对风沙,开始在房前屋后,院内院外,里三层外三层的种满了红柳绿嵩,不但锁住了风沙,也屯住了水,除了冬季外,远远望来一片芳草萋萋,花木葱茏,说到底明初的人口规模还不足以迅速恶化环境。

    渐渐地,这一条支流很像金陵的秦淮河,经过三十年来的人口增长和发展,从东到西遍布着戏园子,酒肆、杂货铺、成衣铺、算卦相面等三教九流,吸引来大量的客商。

    当地人吃的是大河水,小河汊里洗衣裳刷马桶,因处处河道和芦苇沙丘,又在城外,一些亡命之徒也喜欢跑到这里。

    人口混杂。治安恶化,很多正经人家便陆续迁走了,人口却不减反增。

    这里的百姓。当鸡鸣五更天时,男人们外出之前。挑着水桶出来打水,互相之间东拉西扯几句。

    夏天晌午骄阳似火,妇人们会脱下衣裳站在齐腰的河汊里,肆无忌惮,一边淘洗一边聊天,这里的女人没有等闲之辈,满嘴的粗话,骂人一套一套的。一个更比一个脸皮厚,遇到男人根本不怕,几句话就会把人给骂得落荒而逃。

    未成亲的姑娘则选在夕阳西下洗衣裳,那时河滩上升起了障眼的暮霭。晚霞中,她们像一群水鸟儿下河,在水中尽情的嬉戏玩耍。

    若有男人过来,她们来不及钻进河边的蒲苇,躲到岸边的柳丛里,只能慌忙蹲下身子,扭过头去。双手捂着脸一动不敢动,等男人走了,又从水中一跃而起。清脆响亮的笑声再次回荡在河上。

    穷人家的姑娘自幼呼吸着花香,沐浴在水中,大多生的眉眼俊俏,身腰柔细,不比江南女子差多少,十分的秀气,性情则更加的爽朗。到了十岁左右开始留头,十三四岁后渐渐长开了,鬓角上插一朵红绒花。穿一身红裙绿袄,嫁人时会是她们一生人中最大的风光。

    不过也因此往往嫁人的女孩年纪实在太小。早早生下几个孩子,营养不良疏于调理。常常二十刚出头,就变得面黄肌瘦,好似霜打的茄子,尤其是最贫穷的人家。

    最繁华的是中心地带的花柳街,陆续开设了十几家青楼和几间赌馆,两边也应运而生了五花八门的小贩,卖驴肉、狗肉、牛肉、猪肉、羊头肉的;也有卖西瓜、糖果、馅饼、元宵、大碗茶的,一天到晚吆喝声此起彼伏,乱乱哄哄。

    韩大傻子掌管着最大的一间赌坊,幕后是老板大花娘垂帘听政。

    这几天韩大傻子听闻秀兰嫂子家里住进了一个男人,派去盯梢的人亲眼看到了二人搂抱在一起,这令韩大傻子不可忍受。

    秀兰嫂子卖给了柳姑娘一篓活鱼,回家时被几个打手堵住了,王大伯上前被打了一顿,柳三也受了轻伤,当时柳二跳进了水里,然后三人遂暗中跟着秀兰嫂子到了花柳街。

    大花娘是个传奇女人,乃是这一带的地下霸主,豢养了韩大傻子多年。

    屋子里,脸色白里透青的韩大傻子穿得很体面,眉眼间有一股身为面首的媚态和几分桀骜不驯,相貌和他弟弟一样的英俊,死死盯着秀兰嫂子,逼问道:“你是不是有野汉子了?”

    “你管不着。”秀兰嫂子也死盯着他,“我和你没做过一夜夫妻,没有任何关系。”

    “你放屁。”韩大傻子怒道:“明媒正娶就算我休了你,那你也是我的女人。岂有此理!竟敢有人想给我戴帽子,看老子不活剥了他的皮,那野男人是谁?叫什么?哪来的?”

    秀兰嫂子一想到徐灏的身份,挺起胸脯昂着头,不屑的道:“不错,我明人不做暗事,许你给大花娘当姘头,就不许我坐地招夫?”

    “我,我先打死你这个淫-妇。”恼羞成怒的韩大傻子像一条疯狗似的扑了上来。

    不想秀兰嫂子从身上摸出了一把雪亮锋利的刮鱼刀,冷笑道:“你敢动我一根手指头,我就捅死你。”

    “呦!这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在老娘的门前净地滚车道沟子?”

    就见从里屋走出来妖形怪状的大花娘,她今年三十九岁了,不过前九年就是三十九岁,死活不承认四十岁,从头到脚穿金戴银,满身的珠光宝气;盘着高高的宫髻,金银簪子插满了头,脸上涂抹了厚厚的宫粉和鲜艳的胭脂,如果是九年前或许还能称作有几分风韵犹存,九年后就完全是个老妖精了。

    大花娘是教司坊的官妓出身,家世没人知道,三十岁那年赎了身,给几个官员做过姬妾,也嫁给过带兵的武官、做大生意的商贾,走南闯北见过世面。

    最后因人老珠黄嫁给了通州这里的龙头大爷,那倒霉的龙头大爷比她大了十几岁,发妻死得早无儿无女,娶大花娘是看中了她的精明,要她帮着打理产业。

    一辈子偏好打野食。打来打去就被大花娘一碗毒酒给打死了,她自己坐上了所谓的龙头金交椅,认了八个螟蛉义子。号称通州八虎。

    早些年有四只虎因各种原因死了,前几天又有两只虎背着人命案。被官府收押报了斩立决,就剩下韩大傻子和另一只锦毛虎。

    锦毛虎负责管理青楼,韩大傻子负责赌坊,他夜夜给干娘侍奉枕席,属于心腹中的心腹,据说最有希望继承大花娘的香火和产业。

    “娘!”就见韩大傻子的怒气瞬间不翼而飞,一溜小跑过去搀扶着大花娘,“您老人家怎么出来了?”

    大花娘盯了秀兰嫂子一眼。问道:“这小娘们是谁?”

    低眉顺眼的韩大傻子解释道:“回娘的话,她,她就是和儿子闹掰的那个小贱人。”

    “哎呀呀!原来是儿媳妇来了。”大花娘似乎很开心,马上换上了笑脸。

    “谁是你儿媳妇?”秀兰嫂子语气并不是那么的强烈,毕竟这是通州有名有姓的大人物,得罪不起,正色说道:“花奶奶您德高望重,我求您让他写一纸休书,从今之后真正的一刀两断。”

    大花娘笑着劝道:“你俩是三媒六证的夫妻,怎么闹得如此不可开交呢?”

    秀兰嫂子激动的道:“我死也不和他在一起。死也不行。”

    “唉!”大花娘叹了口气,“天下无不散的筵席,既然你执意如此。那就一刀两断吧。走,咱们进屋去,家丑不可外扬。”

    等一进了屋,大花娘马上翻脸道:“把她剥光了,五花大绑下窑子,给脸不要脸的贱人。”

    韩大傻子急忙说道:“娘,这事要是传到官府,那该怎么办?”

    “不怕!”大花娘轻笑道:“她是你媳妇,养了野汉子。官府也管不着你把她卖到窑子里。”

    幸好王大伯找到了柳大,带着几个兄弟赶来。啪啪啪的敲门,这令秀兰嫂子躲过一劫。

    可是花大娘也不是吃素的。几个兵丁奈何不了她,连门都不让进,被一群打手堵在了外头,街上很快聚集了很多人。

    僵持的时候,从远处奔来了几匹骏马,人们纷纷扭头望了过去,白马上是一位俊逸挺拔又风度儒雅的上品人物,头戴巴蜀凉帽,身穿雪青色的蚕绸长衫,身后则是清一色的青衣武士。

    “王大伯,人在里面吗?”马上的徐灏问道。

    王大伯眼泪汪汪的道:“大花娘和韩大傻子要把她卖到火炕,徐爷你好歹救救人。”

    徐灏面带冷笑的看了过去,就见柳大隔着高高的院墙,嗓子已经喊哑了,叫道:“把我嫂娘放出来,不然我和你们拼了。”

    徐灏刚想策马踹门,突然,大门开了,大花娘带着一群凶神恶煞似的大手一涌而出,把柳大和几个兄弟团团围住。

    “柳大,你敢来踢我的场子?”大花娘一脸不屑,“你上司可是韩老二,把他们绑了送到军营。”

    马铃铛声响起,徐灏骑着马走了过来,居高临下的问道:“你就是大花娘?”

    大花娘忙抬头一看,原来是个衣着华丽的富家公子哥儿,看派头就知非是等闲之辈,先习惯性的媚笑一下,笑道:“公子,请到屋里吃茶,可别多管闲事。”

    这一次跟着徐灏过来的是年纪轻轻的家人李铭,乃是李冬的侄子,没经历过事沉不住气,手一抬把短枪亮了出来,喝道:“把秀兰嫂子交出来!”

    朝廷三令五申严禁民间用枪伤人,在中原内地除了猎枪外对火枪管制极严,百姓私自持有枪支是重罪,所以根本吓不住见多识广的大花娘,手指着自己的心窝子,挑衅的道:“开枪啊!”

    想上一次徐家人开枪,结果徐灏亲自进宫请罪,甚至把家里所有枪支都上缴了,由此可见对枪支的控制,一个稳定的社会大环境,枪支泛滥,民间动辄开枪对射那还了得?

    柳大出来就没带着火枪,李铭也一下子懵了,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徐灏一伸手,把枪夺了过来,啪的一枪打散了大花娘那插满金簪子的高髻。

    “娘呀!”韩大傻子吓得一声鬼叫。

    大花娘却眼皮子都不眨,面不改色的解开了衣襟,露出一抹桃红围胸,叫嚣道:“有种照这儿打!”

    徐灏笑了,说道:“当我不敢么?大花娘,我的名字叫徐灏!”

    “徐,徐灏?”大花娘的脸白了,冷汗马上从鬓角淌了下来,两条腿打起了哆嗦。

    人的名树的影,徐灏在北方的威名堪称妇孺皆知,大花娘身为消息灵通的地头蛇岂能不知?再说出身于教司坊,怎能连秦淮上的徐三爷都不晓得?

    “原来是徐三爷。”大花娘知道自己万万得罪不起对方,刚准备服软,却看见了有官兵正往这边赶来,随即改变了主意。(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