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章 戒严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七百六十章 戒严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我要做首辅大明文魁首辅沈栗春秋我为王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船儿在通惠河上无拘无束的滑行,昨晚下了一场小雨,空气很湿润,秀兰嫂子带着她的帮众,通过了八里桥。

    八里桥曾两度遭到朝廷大军的破坏,也两度被重新修复,每一次修复都会变得更加的坚固耐用,更加的好看。

    近几年河北还算风调雨顺,很多人家新盖了砖瓦房,人们都很悠闲富足,不像历史上刚刚熬过了战争,紧接着又大规模的被征调参加修建北平紫禁城,没等缓口气十万大军战死漠北,大怒的朱棣又亲帅四十万大军北伐,看似轰轰烈烈,整个天下的百姓都要跟着受罪。一次不算完,总共是轰轰烈烈了五次,最后一次朱棣也把命送在了征途上。

    后世人看到这时期的历史无不热血沸腾,深深崇敬永乐大帝,可老百姓的苦难有谁会在意?不过是历史长河中最微不足道的蝼蚁罢了。

    战争固然是一个民族国家走向崛起强盛的必经之路,可也是一个国家走向衰亡的起因。

    徐灏要做的,就是把必要的战争控制在可以承受的范围,没有必要宁可休养生息。

    如今的明朝的一切都是欣欣向荣的,充满了朝气,出生在这个时代的人非常有福气。

    就连那位本被该冤死的寡妇,也被徐灏带来的人手从水下救走,为了避免任何麻烦,她将和李铁匠一起被安排在别的省份,从此改名换姓的过日子。

    河上弥漫着水雾,沿河村庄的鸡鸭不停的叫唤,吱呀呀的桨声很是轻快。

    运河将通州城割为南北两城,通惠河的支流环绕城郭,支流的水由城墙的水眼流入城内的各条沟渠,小船沿着城下的主流向北关进发。

    通州的地位相当于北平首辅。代管着东八县,而北平的地位太过特殊了,不管由谁来镇守都不太妥当。像漕运总督衙门就干脆设置在通州。所以城市的格局相当于省会,高大坚固。气象森严。

    眼看着就要抵达北门外,忽然城门轰隆大开,只见一队人马排着队列跑了出来,沿着河岸延伸开去。

    “站住!”一声大喝,军人们举起了长枪。

    秀兰嫂子身子一震,小船也跟着颤了颤,赶忙定住了桨,柳二小声说道:“听声音。好像是我大哥。”

    “前方的人停住,你们是什么人?”雾气中又传来了声音。

    “我们是刘家村的船帮。”秀兰嫂子亮起了清澈的嗓子,借着水音传送,“要到东关码头卖菜。”

    “是我嫂娘,都别动。”那人大叫一声,跑了过来,“快靠岸,我有话说。”

    秀兰嫂子将船停泊在岸边,柳大也跑下了河坡。他身穿新式的士兵军装,虎背熊腰手长脚长。长着一张黝黑的长方脸,肩背一口鱼皮腰刀,手持一支上了刺刀的火枪。

    柳大不忘恩情。从来都称呼秀兰嫂子为嫂娘,也把她当成了亲娘看待。

    秀兰嫂子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莫非又演习了?”

    柳大说道:“我也不清楚,上头忽然下令四城戒严,就地抓捕行为不端的泼皮无赖,尤其是漕运那些吃黑饭的。嫂娘,军令是宁可错抓不可放过,你们赶紧回去吧。”

    秀兰嫂子心中一动,说道:“真是怪事,那我们回去好了。”

    这时。岸上有士兵紧急喊道:“柳子,快入列。上司来了。”

    柳大迅速从口袋里掏出了三两宝钞,放在秀兰嫂子的手里。说道:“赶快回去吧,过几天就没事了。”

    小船掉了头,沿着原路往回返,没想到这一带的岸上都被官兵给封锁了,开始严查过往船只。

    有个歪戴着军帽的小旗坐在桥头歇腿,吆喝道:“停住,干什么的?”

    秀兰嫂子回道:“我们是柳家村的渔民,北门外戒了严,不能打渔啦,要回村去。”

    “哦。”小旗打量了下船上老的老小的小,说道:“船娘子,你帮我们送一趟铁锅粮食,笼屉和风箱,中午我们得埋锅造饭。”

    分明是在抓壮丁白干活,到头来分文不会给,所以秀兰嫂子没好气的嚷道:“我还要回家给孩子喂奶呢。”

    小旗站起来呲牙一乐,嬉皮笑脸的道:“船娘子你分明是在撒谎,老子阅人无数,瞧瞧你那杨柳腰肢,压根就没生过孩子。”

    秀兰嫂子恼了,骂道:“要你管,如今军营三令五申不得扰民,我不乐意应差,行不行?”

    “奶奶的。”小旗也怒了,吹胡子瞪眼的,“这是军令懂不懂?胆敢违抗军令,看我扒光了你绑在树上任人观看。”

    一对奔驰的骑兵也来到了桥头,带队的是个二十六七岁的年轻人,英俊挺拔神色严肃,坐下一匹蒙古战马,勒住缰绳喝道:“怎么回事?”

    小旗等军丁手忙脚乱的立正行礼,叫道:“报告百户大人,桥下那个划船的小娘们,拒不帮着拉运军粮,还趾高气扬的看不起人。”

    这位年轻英俊的百户皱了皱眉,有些恼怒的看了眼秀兰嫂子。

    秀兰嫂子见状高声叫道:“大人,你部下这个混蛋调戏民女。”

    百户狠狠瞪了手下一眼,命令道:“把她们先送回家,船征用留给你们使用。”

    “不行!”秀兰嫂子不是省油的灯,“你凭什么征用民船?又没有打仗。”

    “休得罗唣。”百户根本不和她墨迹,神色很是抑郁,不耐烦的道:“船钱加倍,送一趟军粮就放你们回去。”

    “你!”秀兰嫂子七窍生烟,也狠狠的瞪了那百户一眼,奈何秀才遇到兵,没法子只能载着笑嘻嘻的小旗去运送粮食,一路还得忍受他的风言风语。

    其实她认识那骑着马的家伙,不就是闹掰的丈夫他兄弟嘛,装着不认识人的模样,哼!

    半路上。小旗和王大伯聊天,说上司的兄弟也被抓了,所以心情不太高兴。秀兰嫂子想起泼皮前丈夫,不屑的撇了撇嘴。心说活该。

    柳家村,朱瞻基坐在屋子里发呆,反复回忆着寡妇落水的那一幕,久久难以释怀。解缙陪他对坐,借机讲了一些道理。

    徐灏却在通州书院里溜达,耳听启蒙学堂里的先生摇头晃脑的念道:“少小离家老大回。”

    四五个孩子跟着念道:“少小离家老大回。”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成成叠叠上楼台。几度呼童扫不开。”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听着童音念出来的千家诗,有些大一些的学生正在房顶上采蘑菇,就好像上山采蘑菇一样,采了好多。能长出蘑菇的房顶实在少见,别说徐灏感觉很新鲜,就连其他人也很羡慕。

    有嘴馋的学生说道:“这蘑菇鲜鲜的,可不比那干蘑菇,若是杀一只小鸡炖上。可好吃了。”

    上面的学生笑道:“蘑菇炒豆腐才好吃,最鲜了。”

    下面的学生不服气的道:“你懂什么,雨后的蘑菇嫩过了鸡仔。”

    又有学生说道:“老话说蘑菇下面。吃汤而忘了面。”

    “吃了这蘑菇,不忘了姓才怪呢。”

    “清蒸蘑菇加姜丝,能吃八碗小米子干饭。”

    学生们你一言我一语的,闹得徐灏都馋了,提醒道:“你们找个老辈来看看,蘑菇不是瞎吃的,小心有毒。”

    怕这些孩子不在乎,他特意找了个成年人过来辨认,果然都不能吃。

    返回到柳家。后院四周的墙根都种着倭瓜和黄瓜等会爬蔓子的植物,倭瓜爬上了墙头。开起了花,有一支越过了墙头伸到了外面。向着运河开了一朵火黄的黄花。

    连厨房的窗户上,也爬满了黄瓜的小细蔓,细得像银丝似的。

    太阳一来了的时候,那小细蔓闪眼湛亮,那蔓梢干净得好像用黄蜡抽成的丝子,一棵黄瓜秧上伸出来无数的这样的丝子,丝蔓的尖顶每棵都是掉转头来向回卷曲着。

    因为阳光照射,那些在夜里冷清清的丝蔓,一变而为温暖了。于是它们向前发展的速度更快了,好像眼看着那丝蔓就变长了。

    往往种在磨房窗根下的黄瓜秧,一天爬上了窗台,两天爬上了窗棂,等到第三天就在窗棂上开花了。

    黑虎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徐灏俯下身抚摸着它颈部上的短毛,目光有意无意的瞥了眼对岸树林中的黑影,因为黑虎在朝着那个方向呲着牙,眼冒凶光。

    沐云说通州全城戒严是因为这一带藏匿着一伙劫匪,专门劫掠三百里运河上南来北往的大船,为首之人据说绰号鱼王,是当年朝廷水师溃败而落草的官兵。

    能在北平这一带混了这么些年平安无事,自然是打着替天行道,劫富济贫的口号,也确实没少接济附近河流上的贫苦渔民,所以一直有人暗中通风报信,甚至地方上都很佩服这些江湖好汉,以结识他们为荣。

    徐灏想收编了他们,可是这伙人非常痛恨燕王,连带着憎恨如今的官府,屡次拒绝招安提议。

    文的不行那就来武的,不可能这么放任下去,徐灏不禁把主意打到了朱瞻基身上,还有比堂堂太子更大的鱼饵嘛?

    当然这事绝对不能说出去,他也是临时起意而已,毕竟人都到了通州总不能袖手不管。

    对岸那个鬼鬼祟祟的人影为啥偷窥柳家呢?朱瞻基的身份还没泄露出去。

    徐灏低头又观察了下黑虎的反应,恍然道:“秀兰嫂子一家人不正是穷苦人么?还是个单身的漂亮女人。”(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