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二章 大明的白山黑水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七百四十二章 大明的白山黑水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春秋我为王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老天竟然神奇的放晴了,人们从蛰伏了半个月的阴冷屋子里走出来,菜青色的脸上,都挂上了欣慰的笑容。

    孩子们成群结队的跑来跑去,簇拥着神一样的徐三爷,赤着脚在太阳底下踏着软泥儿。

    随着徐三爷的到来,乡亲们赫然发觉,无论是池塘里,田地间还是湖边,遍地都长满了嫩草,没有晒干的雨点挂在草叶上,像一颗一颗的小银珠。在久雨初晴的秋色中,整个村子的一切都有了欣欣开展的鲜活气象。

    曹二叔和曹二婶远远望着大家伙簇拥着一位俊逸贵胄,觉得是那么的耀眼,恐怕曹家村数百年的历史上,七品县太爷算是最大的官了,而那位徐三爷据说是超品的国公之子,曾经的兵马大元帅,仰望不到的皇亲国戚。

    是以老夫妻不敢近前,随着人群喧嚷着活跃着,田畦上也有光着脚的人群,徘徊观望,三个五个一伙的跟在后头。

    缓步走来的徐灏心里念了声对不住,必须告诉各村百姓,斗笠等的销路突然堵塞。天气既然晴朗了,男人们白天不能在家里刮篾,妇人和孩子也无形中没了依靠,生活的紧箍咒会牢牢把附近的农村套住。

    努力地下田去工作吧,打出了粮食才能活下去,不过种地时不能不吃饭。

    徐灏并不愿一味的张口要赈济,如果每个官员都这么做的话,那天下也就该变天了,必须尽可能的自力更生。

    不要低估劳苦大众的聪明智慧,相比之下徐灏认为远不如人,所以选择袖手旁观,残忍也最有效。同时也是最无情的自然淘汰法则。

    徐三爷到来的短暂兴奋很快消弭无形,人人纷纷散去,如果徐三爷能一并带来大批粮食。那么大家伙不介意陪着他无休无止的庆祝下去。

    家里,曹二叔对儿子说道:“你现在就跑到王五叔家去看看。”

    “去做什么?”曹秋坐在门槛上剖开竹子。漫无意识的问道。

    “明天大家都准备下田了,我们也应当准备准备。这头一天下地,总得饱饱的吃一顿,兆头能好一些,干活也比较起劲,家里现在已经没有了米,所以。”曹二叔解释道。

    “我看王五叔也不见得有法子吧?”都饿了一年了,曹秋不认为谁家还有存粮。

    曹二叔说道:“你去看看也打紧。”

    曹秋说道:“又何必空跑一趟呢?我看他们的情形。也不见比咱家好。”

    曹二叔瞪起了眼睛,喝道:“你总喜欢和老子对着来!你能晓得他们和我们一样吗?赶紧过去一趟。”

    曹秋放下工具,无奈的道:“爹!他们家恐怕比我们还要困难,起码咱家一家子除了两个娃儿,都能编斗笠干些活。”

    “废话!”

    近来曹二叔常常觉得自己的儿子变差了,什么事情都喜欢和他抬杠。为了家中的一些琐事,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的龃龉,儿子总是那样懒懒地不肯做事,有时候简直是个忤逆的,不孝的东西!

    曹二叔认为王五叔家不见得就没有办法。自家能干活的人手是多,可吃饭的嘴也多,而王五叔除了五婶之外。家中再没有第三个吃闲饭的人了。

    去年全村人都要出去逃难,王五叔却没有要出去的意思,独自悄不声息的支撑一家两口的生存。而且,从来没有看见他向谁家借贷过,大前天在渡口曹四五的生肉铺子前,还看见他提着一只篮子,买了一点酒肉,摇头晃脑的走了,所以他怎么会没有办法呢?

    “你到底去不去?狗养的东西。天天和老子对着干。”曹二叔怒了。

    “去也没用。”

    “老子要你去就去,少来那些废话。赶紧去。”

    曹秋只得将刀子轻轻放下,无精打采的站起来。他不忍看父亲焦急的面容,转过身就要走。

    曹二叔马上嘱咐道:“你说我爹爹叫我来的,多少请五叔接济一点点,过了这个难关,很快一定加倍偿还。”

    “哦!”

    月亮刚刚从树梢里钻出来了半边面孔,一霎儿又被乌云吞没了,天上没有一颗星星,四周黑得像一块黑板。

    大概曹家村没人认得黑板是什么,住在里长家的徐灏看着一锅全是水的米粥,忍不住就要吩咐送来米面肉类,最终还是忍住了,这不是发善心的时候,方圆千里有多少饿得面黄肌瘦的百姓?

    这不是当年在杭州城,而是更偏远的地方,是可以凭借一己之力救活饥民,养得大多数人白白胖胖,但却会开一个很不好的先例,普通官员谁能有这么大的能量?遇到灾年都想着从外面调拨粮食来,坐等朝廷赈济,可能吗?

    还不能拒绝里长双手端过来的米粥水,分享他老婆孩子仅剩下的食物,徐灏接过来道了谢,做好了饿肚子的准备,不如此不能稳定人心。

    喝了一半,眼前站着四岁的瘦瘦的孩子,眼巴巴的看着他,徐灏遂把碗放了下来,实话实说:“不忍心吃,我一个男人饿不死,给孩子。”

    走出里长家,徐灏独自在村子里溜达,经过曹二叔家时,就听里面传出了对话声。

    “五叔怎么回答你的?”

    “他没有说多余的话。只说请你致意你爹,真是对不住的很,昨天我们还是吃的老南瓜,今天就只有一点点的稀饭了。”

    “你没说我很快就会加倍还他吗?”

    “说了啊!他还把他家的米缸给我看了,空空的,什么都没有。”

    “那么,你五婶没说什么?”

    “没有说话,只是笑着。”

    “娘的。”曹二叔在桌子上用力击了一拳,愤愤的道:“大前天我还看见他买肉吃,忘恩负义的东西,今天就说没有米了,鬼才相信他。”

    一家人都没了言语。曹二婶靠了过来,孩子们都竖起了耳朵,听爷爷和爸爸的对话。

    偌大的祠堂里。连一颗豆大的灯光都没有,徐灏根本无法看清里面是怎么回事。但能感觉无边的黑暗把人们的心情一点点的拖入悬崖,没有力气怎么下地干活?

    曹二叔又恨起了二儿子,骂道:“那杂种出外跑了这些天,竟然什么都带不回来,最好死在外面别回来了。”

    狠狠的骂了句后,曹二叔立刻后悔了,真咒死了儿子可咋办?心中感到一阵阵的酸楚,不禁掉了两滴老泪。

    “狗日的。”曹二叔转身就往外走。

    “老头子。你去哪?”

    “去找粮食,狗日的,不出去明天就得吃土了。”

    外面的徐灏躲到一边,看着黑黑的影子打身边匆匆走过去,脚步沉重。他就这么在房外站了很久很久,一直站到了深夜。

    油灯亮了起来,淡淡的火光下,曹二叔带着哭丧的脸,从背上卸下来一个小小的破包袱。

    “吃吧!一两银子的蚕豆。”

    全家人的视线,一齐投射在了小小的纸包上。徐灏看见了饥饿的光芒,而老人家的眼眶里,饱藏着的是满满的眼泪。

    徐灏不忍心再看下去了。能这么饿一顿饥一顿的咬牙坚持,根据有经验的老农和官员说,熬过这几天,今年温饱应该不成问题。

    对古代的农民来说,荒年固然要人命,而丰年又何尝不要人命?谷贱伤农啊!所以他不期盼今年明年大丰收。

    “玉米,土豆。”徐灏有些迫不及待了,他决定去一趟辽东,就算没有土豆玉米。现在那里有一些别的东西,是眼下乡亲们最缺少的油脂。

    在中原大地正处于深秋的时候。极北之地已经迎来了大雪,今年的雪尤其的大。疯了,纷纷扬扬让人连眼睛都睁不开。

    烈风抹白了一大片海湾,白得圣洁的雪野里零零散散停泊着像老海龟一样的船只。

    岸边有几栋石头垒起来的小房子,葛大爷把腿盘在炕头,屁股上坐着一个红海藻做成的软垫子,烤着火盆,眯着浑浊的目光。

    徐灏坐在他的对面,葛大爷是祖祖辈辈生活在黑龙江以北的辽人,他这一支汉人顽强的生存在这片白茫茫的土地上,连女真人都不敢轻易踏足的不毛地带。

    彪悍狠辣是白纸家族的代名词,也不知和本地的野人发生过多少次冲突,死了多少族人。

    徐灏的出现使得白纸家族又恢复了汉姓和汉家传统,不然他们不是成为满洲八旗,就会沦为俄罗斯境内的鞑靼人,或者渐渐和通古斯野人通婚,成为新的少数民族比如爱斯基摩人,当然最大的可能是逐渐走向灭亡,汉人毕竟太稀少了,连个痕迹都不会留下来。

    徐灏也不知道这里是哪,凭感觉距离白令海峡已经不远了,这一次他是无论如何铁了心要打通通往北美洲的航线。

    “三爷。”葛大爷缓缓开口,咧着牙笑道:“多亏了您的福,让咱们这些可怜的汉人扬眉吐气。就说那些海狗,浑身上下都是宝,肉可以吃,皮可以穿,那公的肚脐乃是最名贵的药材。但这不是人能干的营生,险着哩,若不是被女真人高丽人蒙古人逼着上供,谁他娘的愿意干这个?数一数东海沙滩林子里坟墓有多少?咱村子里多一半的人家跟海狗有死仇。”

    徐灏说道:“不是和海狗有死仇,而是和那些异族有死仇。我这一次要送给村子一百支火枪和弹药,残存的女真人发誓杀尽每一个汉人,这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要把所有男人组织起来,这是我汉人的土地。”

    “说得好。”葛大爷年迈却不减血性,“老夫也要当兵,杀一个够本,我要把土地留给我的子子孙孙,这是咱大明的白山黑水!”(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