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六章 乔迁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七百二十六章 乔迁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我要做首辅大明文魁首辅沈栗春秋我为王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徐灏最终下定决心搬家,整整为此忙碌了两个月,远离了繁华充满脂粉气的秦淮河,搬到了静寂空灵远离尘嚣的燕雀湖畔。

    清晨,随着父亲晨跑的徐烨站在自己的园子门口,挥了挥手走了进去。

    徐灏让儿子住在东头的园子里,一来今后不方便住在一起,二来也想从小锻炼孩子的自理能力,奈何萧氏舍不得孙儿,一并搬了进来,并且把涟漪也给接了过来。

    徐烨一进门,就看见刚跟了他的书童苟儿蹲在地上,站起身来笑嘻嘻的道:“老祖宗请爷呢。”

    徐烨说道:“你又来捣鬼了,恐怕你是又受了薛绩的贿,诳我去做东道呢。”

    苟儿说道:“好多心,小的上回不晓得姓薛的骗人,所以爷上了当,今儿老祖宗叫云锦姐姐出来说,家里来了好多贺喜的亲戚,叫你前去请安。快去换件衣服,不去小的也没法子,反正对你说了,不去也罢。”

    说着赌气转身就走,徐烨有些狐疑,说道:“你生气给谁看呢?上回帮薛绩骗我去青楼,那是咱们能去的地方吗?”。

    苟儿回头说道:“我也受了姓薛的诳,这笔账一定要算算,真的是老祖宗请你。”

    “那我换件衣服。”徐烨匆匆经过小书房,从花厅一侧转个弯,走小穿廊,到了新介寿堂。

    女人们仍然在收拾房屋,大丫头风环掀起了珠帘,萧氏正坐在榻上,看着她们整理东西,桌子上摆满了红叶孝敬的好玩意,玲琅满目的,地上四个白木货箱,小丫头在箱子里乱乱的搬东西出来。

    萧氏说道:“今日上學么?”

    “嗯。”徐烨走过来,“老祖宗说要我过去给亲戚请安。请了安我就上去學。”

    萧氏把长孙搂在怀里,说道:“现在你和太子一起读书,记住和在學校里不一样,那是太子,将来的皇帝,切忌不可争强好胜,凡事要懂得忍让。”

    徐烨笑道:“太子哥哥比我年纪大,他把我当成了小孩子,每天淡淡的也不说话也不在一起玩,他就喜欢和老先生们谈话。”

    “你不就是个孩子。”萧氏笑了。“你在一般大的孩子里像个小大人,可和太子一比,就完全是不懂事的小毛孩。去吧,洗了澡换件衣服,瞧这一身的汗。”

    等徐烨洗完澡出来,涟漪也从闺房里出来,看了笑道:“你头发湿漉漉的,小心叶子姐看见了笑话。”

    “你给我梳头好不好?晚上我帮你抓蟋蟀。”徐烨求道。

    “我很稀罕蟋蟀么?我喜欢蝴蝶。”涟漪招招手,“你进屋里坐下。”

    今年七岁的张涟漪像个小妻子一样。从自己的梳妆匣子里取出来象牙小梳子,先替他拆送了长发,然后细心的一根根梳理起来,重新打了一排小辫子。挽起来用紫金冠箍好。

    对面的迎春见状把一叠衣服送来,涟漪咬着手指头,选了一件竹根青的三爪小团龙青衫,系着玫瑰红的洒花束带。两根带头长长的拖在后面;拴着苹果绿的京式小手帕,她亲手缝制的寿字小荷包,小香囊。缎锦扇子袋;还有一方龙纹碧玉佩,两个羊脂玉的小葫芦。

    徐烨又穿上秋香色织元缎边的背心,大红箭袖的短褂,朱紫色银镶边的小朝裤,广式千层底的快靴,手执一并全牙泥金二十方的聚头扇,胸前一方翠玉寄名锁,而涟漪胸前则是赤金打造的锦绣寄名锁。

    迎春也是才派过来照顾少爷的贴身大丫头,好笑的看着一对指腹为婚的小情侣好似老夫老妻似的,也承认这么一番打扮,少爷越发显得唇白齿红,翩翩少年。

    梳着两个双丫元宝髻的小叶子走进来,说道:“哎呀,老祖宗都等得急了,快去快去。”

    等徐烨走了,自小一起长大的两个女孩子叽叽喳喳了半天,换了一模一样的赤银炉红贡绸满绣大八结的紧身夹袄,西湖色的一品青萝百褶裙,贡缎满金嵌绣小弓鞋,簪着两排丝穿菊蕊,一支金簪子。无需涂脂抹粉,两个女孩手拉着手去了护春堂。

    护春堂,徐灏正和凝雪吃早饭,见两个眉目如画的小女孩蹦蹦跳跳的来了,叫过来一起吃饭。

    家里的女孩子会每天先跟着徐妙锦读半天的书,其中涟漪还要和沐凝雪學习持家之道,小叶子则帮着母亲操心琐事,此外还得學针织女红什么的,可以说古代的大家闺秀,自小的學习负担也很重。

    涟漪依偎在沐凝雪身上,因没有生下女儿,凝雪对涟漪宝贝的不得了。

    徐灏想起了刚刚怀了身孕的雨诗以及有孕六个月的萧雨滢,不知道生下来的孩子是男是女。

    涟漪歪着小脑袋问道:“舅舅,你今天要做什么?”

    徐灏说道:“我成天游手好闲,自然要出门玩了。”

    “又骗人,不带我玩拉倒,我也不陪你玩。”涟漪撇了撇小嘴,转而对舅妈甜甜的道:“那我们做什么呢?”

    “就要过中秋节了。”沐凝雪抬手摸了摸小叶子的发丝,“我们得料理礼帖,掂量节礼节赏,还得筹备家宴和处理一些琐事。”

    与此同时,派去接徐鹏妻子的人先后扑了空,为首的沐云赶紧知会本地官府,可偌大一个广东,上哪找人去?不得不召集人手,在各主要交通要道上派人打听。

    原来王氏误信人言,听了一个邻居的建议,跟着他舍亲的运粮船进京去了。

    谁知这位舍亲名叫孙老二,三十多岁了还不曾娶亲,上有一位六十多岁的老母亲,在船上替他烧火煮饭。

    前头听亲戚说起这件事,自然满口答应下来,还不知是什么样的一个人。等王氏到了,见是个刚满三十岁姿色不俗,气质干干净净的少妇,不觉动了心思。

    他心想孤身上了我的船,分明是天赐姻缘,晚上睡个觉,不远胜沿岸码头的流莺。而且她不远千里上京寻找丈夫,一旦找不到,不就能跟了我嘛?反正上了船就是瓮中之鳖,怕她飞到哪里去?运气真好,白得了一个白白嫩嫩的好浑家。

    当下他打起十二分的精神,问茶问饭好不殷勤,王氏只当他是个好人,这么客气热情,心里委实过意不去。

    船上还有些船夫和几个散客,走了几日,夜晚孙老二醉醺醺的上了船,走到舱口问道:“徐嫂子睡了没?”

    王氏自从上船后衣不解带,就那么的睡在木床上,听见这么晚了船主叫唤,不敢答应,装作熟睡了。

    孙老二见不应声,轻轻的撬舱门板,船上的门没有栓锁,很容易就给撬开了。

    王氏吓得魂飞魄散,喝道:“什么人?”

    孙老二笑嘻嘻的道:“是我,见你孤身寂寞,特来陪你睡一觉儿。”

    王氏翻身坐起,攥着自己的领口,怒道:“我是徐秀才的家眷,你是认错了人,快些回去。”

    孙老二走到近前,笑道:“心肝,你上了我的船就是缘法,这里天高皇帝远,咱俩快活一宿吧,保证谁也不知道。”

    张开双臂就要抱人,王氏急了,跳起来要厮打,奈何孙老二是粗人,力气特别大,一下子把她强行按倒在了床上。

    “救命啊!强-奸良家妇女!”王氏没命的大喊。

    醉醺醺的孙老二忙松了手,想要按住她的嘴,却被王氏趁势死命一脚把他踹到一边,飞快的爬到了舱口,叫道:“来人啊,救命,强盗杀人啦。”

    孙老二慌了,赶紧一溜烟的跑了。王氏刚想继续把人都给喊过来,可是一想到自己还得进京,少不得要将就三分,一旦闹起来,天晓得会怎么样?哪怕惊动了官府,我一个孤零零的女人没有路引,岂不是谁都可以任意糟践?不巧再遇上个昏官和酷吏?

    如此一想她不敢做声了,勉强把舱门紧闭,躲在角落里暗暗的去哭了。

    到了次日,孙老二气呼呼的变了个人似的,茶水懒懒散散爱答不理,王氏情愿乐的这样,最好别来照面。

    提心吊胆的过了几日,王氏察觉孙老二忍耐不住了,赶紧去了后舱,对着孙婆婆说道:“妈妈,你可怜可怜我。”

    婆子问道:“你说怎么回事?”

    王氏有些难以启齿,期期艾艾的道:“我想换个船,求妈妈好歹成全。”

    婆子先冷笑一声,又叹了口气道:“你说你一个妇道人家,不知出门的艰险,我这船是从地头出来的,还有些抓拿。帮你换个船,你晓得那船上的人是哪个天南地北的?一个妇人安顿在哪好?船上的人若是好人,你算有运气,万一把你卖了,或强了玩腻了推下水,怎么办?自古出门就不容易,男子汉都得小心再小心,何况你一个没脚的蟹。”

    王氏只觉得浑身冰冷,万分后悔不该轻易出门,起码这艘船因为是在官府记录在案,从家乡出发的官粮船,所以孙老二不敢太过无法无天,大不了拼着这一江水,了结了自己的性命。

    果然孙老二也不敢逼的太紧,他毕竟是守法的船主,不想因小失大闹出官司,原以为丈夫不在身边的妇人会忍不住从了自己,做几天的露水鸳鸯,大不了事后一拍两散,谁知竟是个贞洁烈妇。

    得不到手的孙老二又担心王氏到了地方揭发自己,心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到了扬州把她卖给北边的人,她这样的姿色最少也值四五十两银子,我有了银子,不愁买不到个温柔听话的小媳妇。(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