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六章 烟花场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七百一十六章 烟花场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唐儒将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ter>

    金家,消失多日的土豪再次现身,金家人还以为他嫌家里的女人不够好,跑去秦淮河上流连忘返了呢。

    徐灏专门点了过气的姐儿陪着,其实近日翠云对刘智严防死守,刘智自从上次走了后,一直无暇过来,他不过是出来散散心,来此坐一坐。

    金婆子见刘智也不来,笑嘻嘻的说道:“我家姑娘这几日有空,是不是叫来陪坐一下?”

    “免了!”徐灏听着姐儿的小曲,“她很不错。”

    金婆子心说怪事,怕不是这位就喜欢年纪大的吧?各种嗜好的男人见多了,反正你得消费,是以嘱咐几句退了下去。

    磬儿和鼓儿不时借故在门外走来走去,就见平日向来瞧不起的金妍儿抖擞精神的唱曲,嫉妒的连连冷笑。

    金妍儿也以为撞了大运,她汉话说得不好,时常夹杂着朝鲜本地方言,徐灏听不懂。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的,人家同你讲话,总是假痴假呆。”唱完一曲的金妍儿故意试探。

    徐灏茫然道:“你说的什么?听不明白。”

    金妍儿抿嘴一笑,见连金钟儿也悄悄的走来观望,故意一字一顿的说道:“奴手上这只包银戒指,样式老旧了,能否替奴家重新打一打?问你答应不肯答应,可听清楚了没有?”

    徐灏失笑道:“当什么事儿呢,你好生服侍,何妨送你一只新的。”

    金妍儿惊喜的道:“这话可是当数的?“

    “自然。”徐灏点点头。

    忽然听到一阵皮鞭打人的声音传来,夹杂着哭泣声、讨饶声、喝骂声、杂音并作,一声声的打隔壁院子发出来。

    徐灏皱眉问道:“怎么回事?”

    姐儿一时答不出,正在思量着语句,金钟儿已经风一样的掀起帘子闯了进来,说道:“那是隔壁的老鸨打人了,随她们去就是了。”

    “为何要打?”徐灏又问道。

    金钟儿看都不看已经气的脸色发白的金妍儿,解释道:“自然为了不会接客人,生意好也不会打她了。”说着说着很自然的坐在徐灏身边。“隔壁的老鸨二婶子其实是个心肠软的,下面人不会做生意,也不过是剥光了衣裳,捆绑住了手脚。用皮鞭抽一顿罢了,至多伤点皮肤,筋骨是无碍的。”

    徐灏奇道:“皮鞭打人还算是软心肠?那怎么才算是硬心肠呢?”

    “讲到硬心肠的手段,那可是一言难尽了。”金钟儿欲擒故纵的幽幽一叹。

    徐灏闻弦歌而知雅意,说道:“没想到生意不好会遭受这般苦楚,我这人也向来心软,说不得没客人的姐姐妹妹都请来,咱们一起吃酒行令。”

    金钟儿白了他一眼,轻笑道:“本以为是个老实人,谁知竟是这般胡闹。先说好了,我可不会与她人一起陪寝,恶心吧嗒的,谁乐意谁陪好了。”

    徐灏笑了笑,说道:“无非大家一起坐坐。今晚我还有事。”

    “哦。”金钟儿大感意外,同时多少有些失望,若这位俊俏公子点明要她和磬儿谁谁的一起陪睡,说说好话温存温存,兴许一时心软也就答应了,连房事都屡次被人偷看,有什么大不了。

    失望之余。她趁着人还未来的时候,说道:“公子不知类似我等乐户家,有的是心狠手辣的老鸨,汉人有句古话说是最毒妇人心,真是一点不假。心肠最硬的折磨人的手段多了,把铁签子或是铜钱用生旺了的炭风炉。铁钳钳着烧得红红的,在死活不愿接客的女人腋下,大腿根,有的甚至在屁股上,胸上乱烙。还有的拿着熨斗没命的熨,有的用棉花浸透了火油,扎绑在十根指头上,用火点着烧,你想痛不痛?苦不苦?”

    徐灏眯了眯眼,问道:“如果叫喊惊动了邻居,难道没人肯来解救或去报官么?”

    金钟儿说道:“这一带都是娼户家,同做一门生意谁情愿来做冤家?自家打人打的手酸了,说不定还得请邻家过来帮忙呢。”

    徐灏皱眉道:“街上的巡捕不少,听不见?”

    “哎呦我的公子。”金钟儿见磬儿鼓儿等欢天喜地的进了来,忙不迭的撒了娇,手肘垫在男人的膝盖上,一只手勾着自己的下颚,媚眼如星星,“往死折磨的人家,事先拿手巾塞住了嘴才会动手,谁听得见?隔壁是不怕差人盘问,教训自家的女儿又不犯王法,再说闲人只管闲人事,无端端的谁肯多事?”

    “万一死了人呢,不是一场人命官司?”徐灏端起酒杯,金钟儿抢先收回手臂,给他斟满了酒,越发气得金妍儿咬牙切齿。

    金钟儿说道:“真要出了人命官司,各随运气,就看能否打点好了。”

    徐灏皱眉道:“就算官府无动于衷,不是亲生的,就是自小花钱买来的,活活弄死了,岂不是折本了么?”

    “闹出人命的还是少数,老鸨何尝是真的要她性命?无非管教管教怎么做生意,会做生意了,自己也能攒些体己,大家都好的事儿。”

    随着金钟儿说完,磬儿接话道:“赚不到钱老鸨也苦恼不过,尤其是借了印子钱买人,印子钱的利息大的吓死人,自然都要在女儿身上赚回来,还指望多赚几个钱,加上房钱吃用,各种开销,女儿不会做生意,老鸨有个不着急?聪明点的都晓得老鸨的心思,做生意得好生巴结客人,老鸨见她懂得巴结,自然也不会打她了,哪怕生意不好。”

    徐灏问道:“怎么才算巴结?”

    磬儿说道:“无非用心二字。像我们家总算是不上不下,比不得秦淮河的青楼画舫,来往的都是达官贵人,钱赚得痛快。可也比城外一带的窑子馆强多了,那里即使野鸡堂子,走的算是体面人,关一关房门总要一两半两的,遇到阔气一点的客人,一二两的也有。一天里只要关上四五回房门,已经可以了。

    而那些最破烂的窑子,弄一回到手不过百八十文的钞,一天就算接了二十个贩夫走卒。不过三四吊钱,肯花一两银子的客人一年等闲也遇不到三两个,再看看秦淮河,人是一样的人,身子是一样的身子,人比人,比比气煞人。”

    徐灏故意装作不懂这些,事实上最黑暗的地方他也确实孤陋寡闻,惊呼道:“一天要接二十多个客人,身子可还是肉做的?”

    金钟儿说道:“谁的身子是铁铸。皆是父母生养,您问出笑话来了。”

    “不是我问出笑话。”徐灏轻轻一叹,“我是可怜她们,怎么吃的消呢。”

    一时间,几位姐儿心有所感。不约而同的仰头把杯中酒一饮而尽,磬儿说道:“谁能吃的消,可又有什么法子,既然做了下贱的娼妇,性命二字,早已置之度外,早死早超生。”

    徐灏说道:“果然烟花场是活地狱。”

    金妍儿幽幽的道:“恐怕地狱里的鬼。也比我们快活些。”

    金钟儿见气氛沉闷的不像话,忙说道:“一行有一行的定规,那些无法无天的私娼馆暂且不论,城内可是有金陵徐三爷改了规矩的,无论任何人做满五年即可去教司坊,用五成身价银赎回自己。没有利滚利。

    像我们这些人,只是找不到可以托付终身的良人,大抵也是做习惯了,不然靠什么为生?虽然没赎身可也算是自己的身子,碰到中意的高兴做做。不高兴就不做,妈妈顶多训斥几句,倒是不会动手了。”

    鼓儿说道:“这是在中原。我至今还记得,那年暑天在故乡吃得苦,真是自出娘胎第一遭。那一日,天气闷热的了不得,静坐着扇扇子汗水直往下淌,我的房子朝着西面,屋里热的下火一样。从码头上接二连三的来了几个苦工,满脸的横肉,一身的臭汗,都是蛮横下贱的粗人,吓得我个半死,关紧房门窗户祈求老天。

    倒霉的是恰恰看中了我,原来在码头上散步时被他们看到了,结果冲进来就把我给强了,弄得我死去活来,现在想想还犯恶心。

    我对妈妈说下面都流血了,身上像散了架一般,妈妈说不要紧擦擦药,休息休息下就好了,让娘姨帮我清洗了下,抹了药膏,还没等睡到半个时辰,竟又来喊我去接客。

    气得我说身子吃不消,今天不想接客了,只见妈妈冷笑了两声,上前把我按倒在地,骑跨在我的身上,噼噼啪啪的就是一顿好打,打得身上片片乌青,还拿着引线针在我腿上戮了三四十针方才住手,我那时可只有十四岁啊!在故乡一天接几十个客人常有的事,也不知是命好还是命不好,认识的姐妹死了好几个,我却活到了今日。

    如今你们俩是她的亲闺女,她年纪也大了,来了中原吃穿不愁了,看着一派温柔慈祥,实则当年比隔壁的二婶子还要心黑手辣多了。”

    就这么边吃边聊打发时间,徐灏时而侧耳倾听,时而漫不经心,想着别的事情,他最关注的自然是湖州徐涥,已经奏明朱高炽请求派锦衣卫下去抓人,不管是不是徐族子弟,为了徐家的名声,此人是死定了。

    今日无意听到城外的窑子,徐灏不打算自己动手,严打由热衷扫黄的太子朱瞻基出面最好。

    不知不觉时间流逝,金钟儿和磬儿得了老鸨的暗示,先后回去换了身最漂亮的衣裳,脸上抹了最白的浓粉,嘴上点了极艳的胭脂,头上戴了最好的首饰回来。

    不时将脚从桌子下伸了过去,在徐灏的腿上轻轻踢了两下,或是来回摩擦,奈何徐灏经历过太多了类似阵仗,根本无动于衷。

    不等天色暗下来,徐灏起身说了句有事在身,径自走了,闹得二女暗暗咬牙,好在徐灏先预付了二百两,不算白忙活一天。

    这边徐灏回了家,把事情交代下去,进了内宅。到了稻香居被涟漪给逮到了,非要舅舅陪着她念书不可,一大一小便坐在厅上,你一句我一句的摇头晃脑,惹人发嚎。

    沐凝雪料理完琐事,带着人回来,不敢打扰涟漪读书,与朱巧巧王玄清也在厅里轻声说话。

    老太君打发了丫头来,吩咐道:“明儿是亲家太太的生日,老太太说让太太和奶奶们去,就说她身子不大好,本来要亲自去的。”

    沐凝雪三人站起答应了,等丫头走后,沐凝雪笑道:“哪是我妈妈的生日,老太太给记错了,到底是上了岁数。”

    王玄清说道:“老太太哪会记错,往年你娘生日,就算人不到礼物也会送到,没有一次记错过。多半是那丫头说错了,我仿佛记得是萧姨妈的生日,就在这两天,咱们回头上去问问太太。”

    朱巧巧说道:“这些丫头中,口齿伶俐的真不多,我记得有个叫小月的异常伶俐,不管多长的话,听一遍就能记得清清楚楚,一个字也不带错的,现在人哪去了?”

    王玄清说道:“我们也很喜欢她,可是手脚不太干净,前年打发出去了,听说她爹妈给她择配,也是个好人家,谁知她看不上那男的,整天家里吵吵闹闹,到底跟了邻居家的一个坏小子私奔了,后来被卖到了戏班子里。”

    沐凝雪诧异的道:“竟有此事?人找回来没有?”

    “找到了。”王玄清看了眼正和涟漪笑闹一团的某人,“咱家放出话去,还有个找不到人的?办此事的是焱儿,小月就把焱儿视为救命恩人,死活要嫁给他。家里除了苦笑就是苦笑了,破了身子又进了班子,做小妾还得看焱儿家愿不愿意收呢,岂能做正妻?”

    朱巧巧无语的道:“真是聪明伶俐过了头,偏又犯了桃花命,都怨被灏儿一手骄纵出来的。这些年,家里类似令人啼笑皆非的事还少吗?一个个心比天高,说到底不过还是个丫鬟。”

    长辈太多,萧姨妈又生性低调,过生日从不张扬,沐凝雪也记得就在这两天,但拿不准,一边让晴雯查一查,一边吩咐秀春去萧氏房里问明了。

    老太君说身子不大好,徐灏随着一起去千寿堂,已经请了御医来,说不妨事。

    在隔壁吃晚饭,席间徐灏把今日所见所闻讲了一遍,王玄清叹道:“几时才能彻底没了这万恶的行业呢。”

    徐灏眨眨眼,貌似新中国的前期还真是禁止了,倒是随着改革开放春风吹,一夜之间桃花遍地开了,比起历朝历代似乎犹有过之。怎么说呢,如此古老的行业永远有它生存的土壤,除非把全国的男人都给集体阉割,或再出来个太祖,在笑贫不笑娼的时代,能说什么?

    没有女人愿意取悦陌生的男人,尤其是上了年纪的,想想都令人恶心。

    那些所谓的失足女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总归各有各的原因,为了赚钱也好,为了苦衷也罢,或仅仅是好逸恶劳,或被人骗了逼迫,如果没有男人捧场,这门职业想做也做不了,貌似又是鸡生蛋、蛋生鸡了。

    总归这事谁也别怨,谁让男同志还是动物呢,时时刻刻都会发情。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