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二章 飞醋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七百零二章 飞醋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春秋我为王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金陵徐府,徐翠云一早过来找徐灏,进了稻香居先逗弄了下孩子,抱着小人爱不释手。*

    沐凝雪说道:“传早饭,三姑娘来了要丰盛一些。”

    冲了澡的徐灏走进来,与芷晴擦肩而过,问道:“这么早就来了,有什么事?”

    徐翠云把孩子还给奶娘,说道:“他一连两晚没回家,说是衙门里有要事,我打发人去问了问,谁知他竟不在衙门,指不定又去哪个青楼了。不是我不许他在外头应酬,可起码先告诉我一声吧?我不管,你去把他抓回来,还得帮我查查是逢场作戏,还是养了拼头。”

    徐灏一听就知道刘智只定又去找金钟儿了,不禁也很生气,那样水性杨花过的女人为何念念不忘?吃一堑长一智都做不到吗。

    “好。”

    徐灏一口应承下来,沐凝雪见状则摇了摇头,先不说隔壁发生了骇人事件,徐海和两个妻子,徐江和富氏的恩恩怨怨,这家里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好在别人家也不能幸免,即使是一夫一妻也有个磕磕绊绊,夫妻不和等琐事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翠云是担心丈夫养了外室,万一真养了不定又得闹得天翻地覆,还有绿哥和刘茂最近也闹翻了天,刘茂倒是没有逛青楼,却在书房里养了两个小厮,被绿哥捉了个正着,当时三个光屁股的男人光想想就恶寒!

    为此绿哥哭着跑回来向老太君告状,老太君能说什么?好生安抚一番,叫来刘茂不痛不痒训斥了几句,刘茂发誓一定改过,至今夫妻俩还在冷战。

    吃完饭,徐灏起身就要走,沐凝雪忙追过去悄声道:“你可不能动手伤了妹夫,更不许背后派人,就算把人教训了一顿,又能怎么样呢?翠云打的你却打不得,记住人家才是夫妻,最好是劝妹夫痛改前非。”

    “我知道了。”徐灏嗤笑一声,改?七老八十也改不了了,“我一根手指头也不动他,就是给他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沐凝雪蹙眉轻轻一叹,不用问也知道丈夫又准备胡闹了。刚想派人跟着,徐翠云拉住了她,恶狠狠的道:“嫂子你别管,我巴不得把人给打断腿呢。”

    “唉!何必呢?”沐凝雪为之摇头。

    金家院子里,和好如初的刘智昨晚一夕风流,此刻心满意足和苗秃子李麻子吃酒说笑,金钟儿掀开了帘布,摇摇摆摆的进来,打扮的又像一朵鲜花,眉目中间点了一点红,嘴唇上也点了一点红,越来越富足的明朝百姓,也开始向往起了盛唐。

    李麻子笑道:“好个美人,这粉抹的厚厚,白的都能当镜子用了。”

    金钟儿在刘智身边坐下,说道:“那也比一脸的麻点强。”

    “这小妖精,敢那话来讥讽我。”李麻子笑道。

    苗秃子却是瞪着眼,一眨不眨的看着金钟儿,金钟儿问道:“你看我干吗?”

    苗秃子别有深意的说道:“我看你两个大大的青眼圈,一定是昨夜昏过去的缘故。啧啧!昨夜有人说什么我和你相交半年,把身子都给你了,却忍心下毒手打我;有人又说我就想报仇,只教你今夜死在我手里就是了。”

    此话一出,金钟儿有些脸红了,刘智嘻嘻的笑,李麻子兴大起,追问道:“后来呢,快说快说。”

    苗秃子绘声绘色的道:“老刘着实被憋得狠了,一点温柔都不讲,直接把金姐的两腿分开,把他那混账东西没头没脑的往妙处里乱塞,气的金姐连珠的叫,你慢些,慢些,弄的小肚子怪疼的,哈哈!”

    “哈哈!”李麻子抚掌大笑。

    谁知磬儿怒道:“还说呢,他偷看了半天跑回来,我正坐着马桶小解,他不管不顾的脱了裤子要干那事,竟连着马桶也抱了起来,他把桶扔在地上,放我躺在炕边就弄,竟不到七八下就完了,搅得人家心里七上八下。

    而他心满意足的长出一口气,掀开被子钻进去睡大头觉了,那马桶倒了流了一地的屎尿,臭不可闻,害得我也尿了一裤子,气死我了,大半夜的忍着替他收拾善后。”

    李麻子大笑道:“我说昨晚一股子恶臭呢,还听你嚷着什么真是晦气,怎么就接了你,还不如接个文雅些的客人。”

    众人大笑,苗秃子笑嘻嘻的对金钟儿说道:“我把老刘领回来了,你曾说过,请他回来就给我嘴吃,现在有老李作保,一共两个嘴。”

    金钟儿说道:“我口中有气味,休要臭着你了。”

    苗秃子叫道:“你不必正话反说,你说我的嘴臭?你问问磬姐,她还说我嘴里常带着苹果香呢。”

    磬儿嫌弃的道:“你恶心死了我,谁说过这话?”

    李麻子笑呵呵的道:“说话算话,金姐你快给他个嘴吃,也算他披麻戴孝的作了你一场孝子贤孙。我可是保人,你不给他吃,他就要吃我的了。”

    刘智大乐,金钟儿也失笑道:“不!”

    “好啊!”苗秃子站起来,“你是死活不给我吃了是吧?那我就把你们昨晚的好事都抖落出来,有人吃的甘蔗那个香甜,完事了还舔个不停。”

    金钟儿的脸儿不由得红了一红,有些挂不住了,对着刘智撒娇道:“你就由着他欺负我?”

    刘智得意笑道:“好了,别说了,你偷看我们还有理了,应该打一顿板子。”

    众人说说笑笑的鬼混,吃完了饭,苗秃子拉着刘智走到一边,说道:“我今日要回家,你不回家?刘芳死了不得去帮衬一二?”

    刘智说道:“是得去,可金姐死活不让我走。”

    苗秃子说道:“我是个风流穷汉,不能光在金家一处歇卧,还有别的拼头,不然彼此脸上不好看。再说世上有白嫖的婊儿?我也得去公主府搭把手,赚几个钱,不好总和你张口。”

    刘智说道:“这样吧,不管你欠了金家多少钱,我替你垫付一半如何?”

    苗秃子叹气道:“就算一半,我也招架不住。罢了,为了朋友情分我不能丢下你,也不放心,说不得再陪伴你几天吧。”

    刘智却说道:“咱俩还是得回去一趟,不然不在场总归说不过去,我想法子领个差事,咱们顺便捞点油水,怎么样?”

    “要得。”苗秃子眼睛一亮。

    当下刘智很有义气的问金三欠了多少钱,苗秃子前后一共欠下一百一十两,他垫付了五十两,写了六十两的欠条,临走时金钟儿哭的泪雨千行,难分难舍,倒像要一去不复返似的。

    结果徐灏来了,他俩却走了,金三见他衣衫华丽,点头哈腰的跑过来说道:“爷们请进。”

    徐灏不知情,抬脚走了进去,见是普普通通的民宅,墙下放着十几口大酱缸,一股子怪味扑面而来。

    金三把他引到了后院,老鸨金婆子笑容满面的陪着,磬儿好奇的朝这边观望,一见徐灏的长相风姿,眼眸立时亮了。

    “大爷您头一次光顾,是外地人啊还是本地人?”老鸨随口问道。

    徐灏端起茶来闻了闻,又放了回去,说道:“我住在城外。”

    老鸨还记着吝啬的土豪朱勇,说道:“瞧您身边一群家人,这个我家小本生意,负担不起人吃马喂的,您是否先把饭钱付了。”

    如果是别人只定急眼,不带这么磕碜人的,徐灏却心中偷笑,说道:“去找我的管家,叫他先拿二百两好了,我准备住上几日,多了补给你,少了算额外的赏钱吧。”

    “哎呦!爷您才是真正的有钱人。”金婆子顿时心花怒放,暗叫一声老天保佑,可算逮到了个大凯子。

    转眼间精心打扮一番的磬儿带着香风款款进来,笑吟吟的道了万福,走到徐灏身边。而徐灏不认得谁是金钟儿,抬手在对方的俏脸上轻轻的拧了一下,磬儿打蛇随棍上,一屁股就势坐在了他怀里,用手扶着徐灏的脖子,先把自己的舌头送了过来。

    奈何徐灏嫌脏躲了过去,不过也伸手在她胸前使劲摸了几下,笑道:“初来乍到,不想唐突了佳人。”

    磬儿这才惊觉有些冒失了,常言道上杆子不是买卖,太过主动会遭人嫌弃的,哪里像个欲迎还拒的名ji?

    就在这时金钟儿听说家里来了罕见的俊逸豪富,有心过来瞅瞅,一进门就见被磬儿捷足先登了,尽管刚与刘智和好不便再接新客,但她一向和磬儿暗中较劲,对比刘智和新客,毫无疑问刘智被比下去了。

    再说那个姐儿不爱俏?何况还是个多金的风流公子,就见磬儿虽说装作一副羞涩模样,小手却故意在男人裤裆里摸索了下,骤然惊呼道:“了不得,您不但外才是天下第一,内才更是第一天下,奴家不知上辈子修来的什么福缘,得以有幸遇见了公子。”

    徐灏顿时哭笑不得,还没点妹子呢,怎么你就认定我要你了?虽说明知对方在恭维讨好,也不禁很是飘飘然,没有男人不喜欢被人称赞有本钱不是。

    金钟儿没看见这一幕便罢了,看见了心中妒忌,正好徐灏转过头来看见了她,金钟儿故意冷若冰霜,好似妻子撞见了偷情的丈夫,转身将帘布狠命的丢开,径自走了。

    徐灏惊讶的道:“这是怎么了?好一个美貌佳人,当然你也不差,你们俩难分轩轾。”

    磬儿冷笑道:“真是的,我只是来和公子打个招呼,她到无缘无故的吃起飞醋了,谁又不是谁的亲老婆亲汉子,莫名其妙。”rs

    s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