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一章 判刑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七百零一章 判刑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唐儒将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李芳有一种背叛感,他不是一点不知家里面的混乱,往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群玩物没什么好计较的,但发生在两位肝胆相照的兄弟身上,就有些不是滋味了。

    他听了李氏的话,此后数日隐忍在心,可没有那么深的城府,见了袁氏和邹氏忍不住脸色很是难看,动辄发脾气,异于往日。

    这令袁氏不免心惊肉跳,遂再轻易不敢去找李三李四偷情,因此没被抓到把柄。

    又过了几天,李芳一想到自己两个小妾被好兄弟联手大肆玩弄,女人如衣服不要紧,奈何等哪天出去讲给人听,那自己在江湖上的名头岂不全完了?他还指望着母亲给自己求情,朝廷网开一面,出去享受万人敬仰的滋味呢,再说祖传的宅邸就要物归原主了,越发的在权贵子弟面前扬眉吐气。

    郁闷之余喝了一顿酒,醉意涌上来要吃茶,邹氏看不出火候,还在想着争宠,迅速倒了一杯茶,笑嘻嘻的扭着腰送过去。

    李芳顿时怒从心起,姿色好的袁氏偷人也就罢了,你一个姿色平平的也给老子戴帽子,岂有此理!连茶也不接,而是照着她的脸打了一拳,打得邹氏一个踉跄,茶杯掉在地上跌得粉碎。

    怒气勃发的李芳骂道:“你这yin-妇,你死了男人,老子好意收您进来,给你吃给你穿,也还有些情意到你,结果你竟背着我偷人,还没廉耻的又做牵头,同其她yin-妇一起养汉,他娘的。”

    越说越怒,他起身就是一顿拳打脚踢,邹氏蹲在地上连喊救命。

    李芳打出了野性,干脆一把踹到对方,将她的裤裙扯的稀巴烂,照着露出来的下身用鞋底一阵乱打,邹氏杀猪似的大叫。

    那些妾婢听见动静都赶了过来,就见姨娘的屁股蛋子通红通红,更可怕的是下身也被连续重击,那个惨样就别提了。但她们各怀鬼胎也不敢去劝。人群中的李氏暗暗叫苦,就怕男人不慎说出自己的名字。

    妻妾们不敢相劝,水五儿和水六儿也是两个蠢人,担心邹氏牵连到自己身上,一起上去拉住了李芳,说道:“爷您糊涂了?这是哪里无中生有的话?我们成日在一起闲话做针线,哪来的汉子给她养?你两个兄弟难道是摆设不成?”

    这句话简直就是火上浇油,李芳彻底暴走了,挥手给了水六儿一拳,又一拳打在丫头的鼻子上,顿时鲜血直冒,双手捂着脸就跑。

    水五儿也想跑,却被李芳一把抓住她的长发,使劲撂倒在了地上,拳脚如雨点似的往下打,又专门照着下身狠狠踹过去,骂道:“你们联手偷汉不要脸,当老子不知情么?还敢跳出来替她分辨,今日打死你们。”

    面无表情的茍氏和袁氏等几个宠妾心里无不有鬼,袁氏是做贼胆虚,其他人也觉得话里有因,谁都不敢出头了。

    好在李芳被酒色掏空了身体,打了一会儿自己先没了力气,瘫坐在椅子上呼呼喘气,嚷道:“来人,把这三个yin-妇扒去衣服,吊在院子里,老子今晚要掏出她们的心肝下酒。”

    袁氏坐不住了,说道:“哎呀!老爷怎么撒起酒疯来了?养汉也是能赖人的?你亲眼看见了么?闹出人命可怎么得了?”

    李芳一跃而起,指着她骂道:“好呀!你这贱人总算出来护着她们了,亏你还有脸说话,吃鱼又嫌腥,养汉又撇清,说的就是你。你没有和李三李三弄么?你还同邹氏那贱人一起弄,水五儿水六儿两个yin-妇推,当老子不知道嘛?”

    袁氏顿时哑口无言,然后恼羞成怒的大哭道:“没良心,我几何时偷人了?哪个王八yin-妇成心挑唆?老娘今日跟她拼了。”

    李芳叫道:“你还敢恶人先告状,老子打死你。”

    说完就要扑过来打人,其她人见不像个样子,赶紧上前抱住他,而李芳的酒意上了头,迷迷糊糊的坚持不住了,茍氏见状说道:“快把老爷扶回房歇息。”

    就听李芳兀自叫道:“今晚老子暂且放过你们,明日我就把李三李四吊起来拷问,看他们招不招?等招出来了实话,老子不剁碎你们这几个yin-妇,我就不是李芳。”

    如果是旁人或许能当做一时酒话气话,问题是李芳是谁?一声吆喝能动员数千好汉的道上大佬,谁敢不信?

    半夜三更时,整个院子寂静无声,袁氏叫来邹氏和两个丫头,在西间里屋低声道:“此事他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这下完了,明日必定拿他俩审问,一旦严刑逼供出来,咱们六个人的命都难保,以他恶性子是说得出做得出的。反正咱们都被禁在高墙里,干脆先下手为强,杀了他一个,救了我们所有人。”

    水六儿心惊胆颤的道:“我们不敢主张,听从奶奶的吩咐。”

    袁氏又想了想,就算没有丢了性命,这一辈子也算完了,莫不如死中求生,如果没有人追查,随着李芳一死也能得到自由,横下心来说道:“不是他死,就是我亡,但我们女流没有力气,你俩悄悄的开门叫李三李四进来。”

    很快两个汉子进来,袁氏沉声道:“不害了他断没有生路,你两个怎么说?”

    想李三李四自小混迹在市井,所谓义气就是王八蛋,顿时热血上涌,说道:“奶奶怎么吩咐,我们就怎么的,没有二话。”

    袁氏说道:“我本来想勒死他,却怕被人看出来破绽。我在家做女儿的时候,听人说故事,说一个女儿谋死丈夫,耳朵里钉了一根钉子,谁也看不出,就用这个法子吧。”

    李三说道:“交给我们了,一个醉人而已。老四你捂着嘴,奶奶她们按住他的身子。”

    李三要了个棒槌拎着,大家一起去了卧房,这一幕都被去了命根子的李裕看见了,原来他被逼着做了公公,李氏调教的丈夫老老实实,成天把李裕当成了一条狗一样的作践,以此获得变-态的快感。

    今晚李氏陪着喝酒也困了,就叫李裕守着门户,而李裕如果没有被去势的话,或许还会忠心护主,现在则每一天都恨不得掐死那对奸夫yin-妇,一溜烟的跑到墙角,蹲着不动。

    如此袁氏等四个女人按住了李芳的手脚,李四死死捂着他的嘴,李三将八寸长的钉子放入耳中,一棒槌就敲了进去,李芳连挣扎都没有一下,瞬间没了性命。

    袁氏担心从耳朵里流血,用棉花塞了进去,不露一点痕迹。打发她们出去,等到了五更天,她故作惊慌之状,大哭道:“不好了,老爷说心疼,怎么一觉就睡死了?”

    所有人慌忙起身赶过来,茍氏一模尸体已经冰冷冷了,看了看周围没有异样,假模假样的大哭道:“老爷去了。”

    这边徐灏轻轻松松就从李裕和李氏口中套出话来,一经推敲就得出了结论,马上吩咐撤去刑堂,并且命李素娥等锦衣卫都回去。

    案件既然简单明了,他自然不会私刑杀人,而是不动声色的告诉了李茂,李茂当即去了顺天府。

    涉及到袁氏和邹氏的身份,李家虽可以动用家法也没什么严重后果,但毕竟涉及到了人命,除了不把人命当回事的豪门,大多数人家都会走官府明正典刑,而且任意处死奴仆一样会触犯了大明律,或许可以一手遮天安然无事,但真正到了被检举的时候,那就是大罪之一。

    洪武朝就是很多这样的例子,一些开国功勋的罪状之一,就有私自杖毙奴仆多人,当然若不是政治上的倒台,顶多认错赔偿一笔银两就是了,古代的权贵是真有特权的。

    此外也得分什么性质,奴仆罪无可恕比如强了主母或杀人,自家杀了就杀了,报备官府就行。大明律是严禁无故残害奴仆,比如有个高官太太,因嫉妒漂亮丫鬟年轻好看,偷偷整死了七八个,全都埋在了花园里,事发后被判了个死刑。

    既然李茂决定报官不怕闲言碎语,徐灏也就没有拦着,在这件事上不管李芳是否死有余辜,毕竟谋害人命了,他不可能为了几个不相关的人,出手阻拦李茂然后把人给放走,那成什么了?圣母还是白莲花?

    顺天府不敢怠慢,马上派人把六人都带回了衙门,并且把案件上报了刑部。

    刑部接手过来,派了一位侍郎审案,传袁氏上来,问道:“你丈夫明明是你谋害,赶紧招供免受刑罚。”

    袁氏说道:“她自己暴病死了,与我何干?我从哪里说起。”

    侍郎命严刑,袁氏拼死不肯承认,又陆续传唤邹氏等女人,不料这些不经世事的女人们一个也不招,哪怕被打的死去活来。倒是李三李四两个男人受不住了,又被诈称袁氏等人已经招供,生怕被袁氏把主谋推到自己头上,很没义气的把大家伙都拱了出来。

    最终六个人被判了罪,袁氏因奸,主谋谋害夫主,李三李四不但烝yin主母,又同谋下手杀害家主,三人皆依律凌。水五儿、水六儿虽系同谋,未曾下手,减一等,律斩;邹氏虽未同谋,知情不首,奸因他起,致害多人,律绞。

    题请了上去,朱高炽下旨按律惩处,那些妾婢下人都被遣散,其中茍氏带着儿子失踪了。

    徐翠桃把她的丑事告知了婆婆,却有意隐瞒了丫鬟生了李芳亲骨肉的事实,临安公主大哭一场,也无可奈何,难道把别人家的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rs

    最快更新,阅读请。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