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章 推车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七百章 推车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唐儒将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徐灏既没有和众人一起取笑二位舅子的心情,也没有听戏的心思,更没有点评小旦的嗜好,面无表情的自斟自饮。

    富三原本还想套套近乎,结果被徐灏冷冷扫了一眼,讪讪的闭了嘴。也只有赵亮等朋友和他说话,他才会开口说一两句,大家见他兴致不高,也就罢了。

    忽然李冬匆匆走过来,低声说道:“李芳昨晚暴毙了。”

    徐灏随即站起身来,对薛文说道:“我有件急事要先走一步。”

    薛文问道:“什么事?”

    “有亲戚死了。”徐灏随口解释,又和赵亮等人挨个打了招呼,留下亲卫只带着三五人匆匆离去。

    内宅的沐凝雪很快也收到了消息,起身带着女眷告辞,一番忙乱自不必言。

    这边徐灏先一步抵达自家隔壁的公主府,心里有些怪异也有些庆幸,搬家主要是因为李芳四处散布徐家占据他家的牢骚,他不想给人话柄,这才新盖了一座宅邸,谁知道眼看就要物归原主了,这家伙却莫名其妙的死了。

    徐家的新宅已经基本修完,众多亲朋好友都去看过,比现在的宅子还要好,要不然谁会相信圈禁在家的李芳之死与他无关?

    徐灏暗暗纳闷,即使李芳被酒色掏空了身子,夜夜笙歌也不至于暴毙。忽然想起他在江湖中的地位,吩咐沐云去顺天府一趟,派些人手过来维持治安,又吩咐人在街上搭建灵棚,以便市井好汉们前来吊唁。

    整个公主府已经乱的不像样子,到处都在忙着披麻戴孝,徐灏长驱直入见到了临安公主,姑姑虽然悲伤但还能克制住,毕竟经历过大风大浪,一个劲的念叨总算是给李家留了骨肉。

    徐灏看着被奶娘抱在怀里的孩子。眉清目秀一点都不像李芳,好在她娘茍氏长得好,不知情的都被蒙在了鼓里。

    问题是李善长一世英雄,总不能让他的后代被人冒名顶替吧?

    同样心有不甘的徐翠桃拉着弟弟走出来,说道:“不行,那孩子必须得弄走,留着他的性命也就是了。”

    “我知道了。”徐灏点点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正好让二姐的儿子继承家产地位,至于茍氏等不守妇道的女人。一并打发走人。

    徐翠桃走了,打理外事的李茂来了,神色悲伤,再怎么说也是zi的亲哥哥,李家全族凋零,如今只剩下他这孤零零的一支了。

    李芳也拉着他朝被圈禁的院子里走去,边走边恨恨的道:“我觉得兄长死得蹊跷,人在壮年怎么能突然暴毙?肯定事出有因,不信你听。”

    隔着一堵高墙。徐灏仔细聆听里面有许多妇人的号哭声,说道:“没什么奇怪的,不都是哭声么?”

    李芳说道:“兄长之死定有不明,小弟虽不能聆音察意。也还能分辨一二。这些女人皆是兄长的妻妾舞姬,大多哀而不伤,随着众人不得不哭,不过干哭而已。这也是人之常情。另外还有数人的哭声不哀伤,声音隐隐带着惊惧,我料定里面有文章。唯有一人哭得死去活来,情真意切,此事必能在她身上找出原因。”

    徐灏惊讶的看着李芳,没想到他还有这份本事,做学问明显屈才了,说道:“这事容易,我马上调来刑讯之人,不难查个水落石出。”

    李芳悲痛的道:“yi qie 有劳哥哥了。”

    徐灏不禁苦笑,论辈分他得管李芳叫声姐夫,可李芳年纪比zi小二岁,shi zai是叫不出口,而李芳也喊哥哥喊习惯了。

    这时沐凝雪赶过来,有数位公主也到了,整个家里人声鼎沸,来的人好歹也得嚎几嗓子,李家虽然没什么直系亲属,可架不住亲戚一样不少。

    徐灏没有去看李芳的棺木,紧急召来张鸾吹和李素娥等心腹锦衣卫,一边准备刑堂,一边安排人手混进守灵的女眷中。

    结果哭得最悲伤的不是别人,正是茶馆老板李裕的媳妇。

    此事还得从头说起,自从李芳被圈禁之后,每天让女人们脱光衣服变着法的取乐,没几天被宫里派人严重警告,不得不收敛,光屁股的那些时日,其中只有两个人不必脱,一个是正妻茍氏,一个就是初恋情人李氏。

    火烧教堂之时,他有两个手下出力甚多,一个叫做李三,一个叫做李四,都是市井穷汉,情愿跟着他回家。

    李芳认为是患难之交,得义气为先,便做主点了两个丫头水五儿,水六儿许配给了他们。问题是错点了鸳鸯,短短几天,市井之徒的李三胆子大,一早就和水六儿私下里有一腿,李四则和水五儿时常眉来眼去。

    李芳的妾婢多达数十人,他再好色也只是一个人,女人们没廉耻的混账事做得多了,谁还知道什么羞耻?李芳是不论白日黑夜,兴之所至见人就上的。

    公主府本来有些宦官,时间久了老的老死的死,李芳兄弟都不喜欢家里有不阴不阳之人,那些男子平日里一个不许进内宅,可惜被圈禁的日子,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出不去,谁还在乎什么家规?

    是以不单单水五儿水六儿各有私夫,其她人也都有,就连茍氏zi还有几个相好呢,大家心照不宣的一起合伙瞒着李芳。

    李三李四都是壮汉,下面的家伙非常粗雄,腰间也有力气,各自有了老婆之后,二女笑言说何不互易其夫呢?也能各随心愿。

    两个男人能不愿意嘛?fan zheng 都被李芳用过多年,戴了龟名无所谓了,两下就换了。自从换了后,二女干脆遇到谁就是谁,一个名义上的老公,一个心里的老公,久而久之发展到都是老公,或者三人一起,或者四人一起,在一个炕上其乐融融。

    而其她女人私下里也各有相好,互相帮着隐瞒,谁也不会告了谁的秘密。但到底僧多粥少,也有些胆小的女人不敢与人偷情。

    其中就有李芳的小妾邹氏,相貌平平生过一个女儿,那一年被另眼相看,不想女儿不久夭折了。

    李裕的媳妇进来后,李芳便独宠初恋一人,其她人不过视为玩物而已。邹氏也就此被打入了冷宫,怀恨在心有意出轨,她听说其她人背后都有副夫,奈何不知谁和谁之间是地下夫妻。兼之其貌不扬,比她好看的比比皆是,有几次忍耐不住故意精心打扮一番去勾引男人,非但没有勾上手,反而被人笑话她东施效颦。

    以至于邹氏气得半死,干脆整日里暗暗打听隐私,一心要拿别人的奸情,然后禀报李芳好出口恶气。

    这一日她四处寻觅,不知不觉走到李四家里的窗前。听到里面声音怪异。

    进去顺着门缝一瞧,就见李三同水五儿在地上的春凳上弄,李四则和水六儿在炕上大战,邹氏kan kan这一对。kan kan那一双,眼睛都看花了,裤裆湿了一片。

    观赏了半天,春心荡漾的邹氏感觉男人们要不行了。随着几声低吼,拔出了那朝思梦想的家伙,邹氏同时打了一个哆嗦。整个身子都麻了。

    奈何这是正常的夫妻,就算互相私通想李芳也不会在意,李三李四都是他的好兄弟。

    有心现在闯进去吧,人家都已经完事了,不但不能分一杯羹,恐怕还会被嘲笑一顿,遂咬着牙,拍了拍胸,两条腿好似瘫了一样,只得慢慢的一步步回到房里,倒在床上气恼了半日。

    她不甘心,就把此事告诉了另一位小妾袁氏,说李三李四的家伙有多么的粗大,用手比给袁氏看,把过程描述的津津有味。

    起初袁氏听了毫不在意,等听说二人竟有如此之具!怒了,凭什么两个丫头能夜夜享受,做姨娘的反倒是独守空闺?好生可恶。

    袁氏说道:“你继续留心打听,他们要再一起做那事,你来告诉我,我去拿住他们,到时定有hao chu 给你。”

    邹氏心中暗喜,便日日留心上了,这一天李芳和初恋请旨出城踏青,所有妾婢跟放了假似的,各自去找zi的对偶,邹氏也不想着捉奸了,见水五儿水六儿笑嘻嘻的挽着手出了内院,她随后跟了上去。

    偷偷一瞧,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四个人正在搂抱亲嘴呢,忙飞一般跑回去,远远见到了袁氏,气喘吁吁笑着打了个手势。

    袁氏同她一同过去,走到门前一推,连门闩都没落下,随手开了,好家伙!两个丫头并肩跪在炕上,两个男人在她们身后,那场面好不令人上火。

    袁氏的地位在家里仅次于茍氏,背后有娘家撑腰,茍氏素来不喜管事,被圈禁后更不爱管了,大事小情都是袁氏负责,所以下面人都怕她,再来水五儿水六儿皆是她的陪嫁丫头。

    不管怎么说,互换丈夫也是丑事,四个人吓得一起赤条条的跳下来,跪在地上苦苦哀求。

    邹氏狐假虎威的小声训斥她们,而袁氏则一声不吭,先往李三李四的胯下一看,果然是两件好棒槌,心痒难搔的坐在炕边,假意怒道:“你们瞒着我做这样的勾当,该当何罪?”

    四个人唬的不敢作声,低着头一脸忏悔。袁氏忽然嘻嘻笑了起来,一来忍不住了,二来怕耽误了时间,笑骂道:“你们几个奴才,有这样的好东西,为何不来孝敬我?”

    也是因身处于高墙之内,外面的礼法道德都沦为了摆设,一辈子都出不去了,还有什么可顾忌的?大不了一死而已。

    邹氏也笑道:“你们两个淫-妇,只顾着zi受用,你们奶奶真白疼你们一场了。”

    四人马上放下心来,水六儿娇笑道:“早就想孝敬奶奶了,因也不见有什么出奇的,怕奶奶不稀罕,故此不敢。若奶奶不嫌弃,随便叫他们尽力伺候。”

    李三李四迫不及待的站起来,上前就要替袁氏脱衣服,袁氏忙说道:“大白天脱什么衣服?你们要干什么?滚来。”

    见奶奶这光景还假模假样的,两个丫头不由分说一左一右的架住她,袁氏顺势一副被逼的mo yang ,身子一歪倒在了炕上,很快被扒得精光。

    水五儿对李三说道:“你好好服侍奶奶。”

    李三还怀疑是在做梦呢,那可是高不可攀的姨娘呀,笑容满面的就要上前。

    袁氏对着李四说道:“你们也弄够了,今日你去伺候伺候邹奶奶。”

    李四虽然不喜欢邹氏,也只好奉命走了过去,而邹氏急急忙忙的扯去裤子,两条腿架在男人的肋下,来了一出懒汉推车。

    水五儿一边看一边凑趣道:“有一个笑话,一偷儿入室行窃,正值夫妻在行房。就听妻子问道:‘这叫做什么名色?’丈夫答道:‘这是懒汉推车。’过了一会儿,妻子哼哼唧唧的笑闹。

    偷儿忍耐不住急得满地乱走,被丈夫听见了,大惊失色的道:‘怎么有脚步声?是谁?’偷儿回道:‘是走路的。’丈夫诧异的道:‘你为何在人家屋里来回走路?’偷儿说道:‘你能在床上推得车,难道屋里走不得路?’”

    当天袁氏和邹氏心满意足,从此之后,一等李芳shui jue或和人行乐,二人趁机偷偷摸摸的去前院鬼混。

    这一次她俩鬼鬼祟祟的走了出去,恰好被初恋李氏看见了,下意识的跟着过去,在院门外四处望了望不见人影,心说管人家的闲事做什么?

    一转身,过来个十岁的小丫头,李氏问道:“看见袁奶奶了没有?”

    小丫头说道:“先见奶奶同邹奶奶到了李大叔家里,这一会儿没看见。”

    李氏素来听闻妻妾们背地里无所不为,有心一探究竟,悄悄的寻到李三家房前,见门关着,翘起脚往窗户里一看,惊讶的捂着嘴。就见李三在炕上扛着袁氏的两条腿,好似拉扯风箱一样,呼呼的动来动去,水六儿还在背后边推边笑。

    李四则和邹氏在旁边懒汉推车,水五儿在旁边笑看着,就听邹氏亲祖宗亲哥哥亲爹爹亲汉子的随口乱叫。

    李氏连忙抽身回到房中,坐下心想就算这院子里伤风败俗惯了,可总得有个家法吧?丫头不知羞耻也还罢了,做小妾的怎么能也做这等下贱的勾当?大白天同丫头老婆两个奴才在一处苟且,也算没脸面之极了。

    可是此事对李芳说了不好,不说又不好,她初来乍到就揭发她人,或许会犯了众怒。随即又想着连此等下流事都做了,难保哪一天主仆勾结祸害家里,还是得说出来,让男人好歹有个防范之心。

    当晚李芳到她房中,李氏欲言又止吞吞吐吐的,李芳起了疑心再三盘问,李氏便把看见的事情如实相告,并劝道:“如今谁都出不去了,你又背着大罪,每天和妻妾放纵也就罢了,一旦此事传扬出去,那你的性命可就真的难保了。等改日亲眼见到,把两个奴才驱逐出去,如此没有丑名也没有祸患。”(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