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九章 红而光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六百九十九章 红而光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春秋我为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来凤不满意,小舅子却一万个开心,嬉皮笑脸的爬上床,要给她脱衣服,来凤忍受不了恶形恶状,劈手就给他来一个大嘴巴。

    捂着肿起半张脸的小舅子怒了,挥舞着拳头也想打新媳妇,奈何人家自小练过武艺,趁着他到近身的时候,索性当胸一拳,兜裆一脚,把个小舅子打得仰面八叉的摔在了地上。

    读书人的小舅子怂了,张口大骂好男不跟女斗,爬起来赌气就往外跑,被伴送婆等陪嫁的家人媳妇,陪房的丫头们一起拖住了,好说歹说把姑爷的人留下,又劝了一阵巴姑娘。

    要说小舅子尖嘴猴腮的长相很大众,非是见不得人的那种,人头也不算矮身材也凑合,不像他哥哥那么特殊。可满怀期望的来凤就是看不上他,心里因极度的不平衡,导致的气不过,冷静下来仔细一想,也知道zi太冒失了。

    刚成亲怎么能对丈夫动手呢?不但闹起来不好看,兼且娘家又远,无法照应zi,心灰意冷的,遂冷着脸忍耐不语了。

    气呼呼的小舅子兀自指手画脚的乱说乱话,被自家婆子一把捂了嘴,帮着他们脱下衣服卸了妆,一堆女人再三的和解,这才走了。

    当晚小舅子怕了,媳妇武功太厉害,再不敢去触霉头,躲在一边睡了一夜。

    此后一连数天,奶娘每天苦口婆心的晓以大义,说什么就算丈夫长得不如意,那也是各人前定的姻缘云云,来凤也是个聪明人,如今木已成舟还能怎么样?一样时常独自洒泪。

    小舅子见她脾气好了些,这么个如花似玉的漂亮媳妇,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晚上趁着妻子熟睡,偷偷解开了她的衣裳,来凤心不甘情不愿。可吵闹起来谁会站在她这一边,哪有做妻子拒绝丈夫的道理?何况还是刚刚成亲,干脆躺着装睡,暗暗念叨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要说她也挺期待的,青春少艾的姑娘对洞房花烛夜没有不好奇,懵懵懂懂似懂非懂十分感兴趣,男女这方面都一样,大不了闭着眼睛享受呗!

    随着衣服被扒光了,白羊似的来凤免不了心如鹿撞,如果丈夫在这上头称心如意的话。那也凑合着可以抵消了他的庸俗。

    哪知道小舅子什么事都鄙视兄长,自以为强过对方,唯独在这件事上没有大舅哥勇武,好半天不得其门而入不算,当汗流浃背的刚入了门,已然是涕泪纵横了,那小东西完全柔如绕指。

    这下子不但小舅子又急又愧,巴姑娘也又气又恨,想来时母亲和奶娘详细说过房事的种种。可见丈夫既不中看也不中用。

    如此薛嫂子娘家满门怨偶和一位幽怨的白发闺女,令人听了心里叹息。

    今日徐灏连雨诗等女眷都一并带了出来,特意让她们散散心,其他家的女眷本也对容貌自负。但这个不如意那个不顺心,加上徐家女人懂得精心保养,一对比马上高下立判。

    众人暗暗赞叹,沐凝雪风采如仙。容貌清如浣雪,疑不食人间烟火;萧雨诗郎润清华,外妍内秀。一等一的落落大方;晴雯艳如桃李,天生风流顾盼之间神采飞扬;芷晴秀若朝霞,目清神明外柔内刚,风姿绰约;麝月媚妍婉妙,和顺如春,天赐的内媚入骨,而香菱香萱一对没心没肺的姐妹俩,二十出头出落的粉妆玉琢,我见犹怜。

    人人都说徐三爷有福气,在场的太太夫人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丈夫清一色的喜好相公,连大舅哥和小舅子也未能幸免,当然这在达官贵人家乃是不足一提的小事。

    不管如何,徐灏在外头洁身自好的名声人尽皆知,这方面就没有可比性了,正常的有钱人,家里妻妾成群外头养着外室,逢场作戏的妓女相公不知凡几,论好色徐灏在金陵真的排不上号。

    所以chi fan听戏的时候,巧姑和来凤不时长吁短叹,kan kan人家的男人,再kan kan自家的男人,这一辈子算是白活了,早知这般可怜际遇,还不如投到徐家做个丫头呢。

    类似这般场合,也是个相亲大会,前来打听徐家事的太太都被萧雨诗挡在了外面,沐凝雪松了口气,安安静静的坐在薛嫂子身边,芷晴凑到跟前说说笑笑,她和薛嫂子交情极好。

    不多时有人相亲成功,几位夫人频频取笑,闹得那小姐羞不自胜,低着头几乎要哭出来了。

    孙氏笑道:“这是终身大事,不要害臊。”转而又说到:“我这个媒做得好么?你们两家都应该感激我,门当户对郎才女貌分毫不差。比不得我家里的两个废男,已经害了两位姑娘。”

    薛嫂子皱着眉,又不好阻拦大嘴巴的亲妈,沐凝雪见状说道:“嫂子不妨事。”

    “唉!”薛嫂子只能报以苦笑。

    这边小陆夫人问道:“你们两位少奶奶性子如何?为人和气嘛?”

    “怎么能和气?”孙氏面带冷笑,“人心都是肉长的,我可不会帮着儿子说媳妇不好!我zi也看着过意不去。大房呢,她外面一味忍耐,什么委屈皆闷在心里,我倒是得意长媳妇,当她是亲闺女对待。二房的性子比我还燥,对我也很孝顺,想我们家老二更不如老大,嘴里唠唠叨叨的也说不清楚,毛手毛脚的不安分,我常听到他挨媳妇的打,打得满屋子叫唤,满院子跑,我也只好装着听不见。

    瞧瞧她花枝般的美人,天天和个猴儿作伴,能不生气吗?这上头我是最明白的,不比人家护短,就只有自个的儿子好,凡事都是媳妇的错。当然了,瞧瞧各位太太生的好儿女,幸好我还有zi的宝贝闺女和两个好媳妇。”

    这话说的几位太太都笑了,沐凝雪有心和巧姑来凤说说话,又不知该说什么,弄不好还会被人家误以为有心气人呢,其实这方面她zi也有不顺心,说一千道一万,毕竟没有女人会愿意丈夫身边还有别的女人。

    外宅,徐灏漫不经心的应付薛文介绍的客人,什么名字籍贯家世等等,左耳朵进右耳多出。

    有陆家几位所谓的名士,赵亮的弟弟,巴百户的长子巴林,巧姑的堂哥沈医生等等,此外还有一班人,徐灏一个也不认识,听说都是些有名的风流书生。

    赵亮的弟弟徐灏认识,名字叫做赵品今年二十二岁,比赵亮小了十岁,聪明绝世博览群书,他认得大舅哥和小舅子,喜欢出言戏谑对方。最近选了知县,即将要赴任去了。

    巴林是从松江府来看他姐姐的,他的相貌与来凤一样俊俏,今年才二十岁,文武皆能,因厌恶姐夫一家子,情愿住在旅店里,倒是和薛文的关系不错。

    徐灏默不作声的任由薛文引荐,客气的点点头,每个人都对他诚惶诚恐的大表仰慕之意,人的名树的影,徐三爷的名头实打实搏出来的。

    赵亮说道:“怎么还有人另坐那边?大家就算不熟悉,坐在一处也很好。”

    薛文说道:“没办法,我两个小舅子与众不同,沈大哥还不要紧,能容得了妹夫,我shi zai怕巴老三一见他们,就要闹起来。”

    巴林冷道:“薛大哥,这就是你的不该,既然请了这么多尊客,就不应请那两个恶客,教人食不下咽,不过看在裙带上的情分,不然见一次打一次。”

    徐灏看了他一眼,暗道有种就把姐姐接回家呀,让小舅子写一封休书,有什么可怕的?但也清楚巴林da gai不是不敢做,而是没这么想过。

    赵品却笑道:“无妨无妨!我们今日就并在一处,为什么食不下咽,有了他昆仲,还胜过四书下酒呢。”

    “搬过来,搬过来。”有人唯恐天下不乱,“有这么多贤士,又有徐三爷这尊大神,巴老三想必不敢动手。”

    众人就见巴林确实有些敬畏徐灏,他家教渊源自然和士林中人不同,徐灏的事迹知之甚详,是以不敢造次。

    薛文只好把桌子并在一起,好在他家里的大厅够大,团团坐了二十多人不嫌拥挤。

    徐灏让赵亮坐了首席,他坐在次席,赵亮晓得他的脾气也没推辞。上菜的时候,徐灏就见外面搭起了戏台子。

    席间推杯换盏,赵品见大舅哥脸上的疙瘩更多了好些,喝了几杯酒,那红鼻子通红光亮。

    有了几分醉意的赵品向来持才傲物,兼且徐灏赵亮等人也算是看着他长大的,整个京城一向横着走。

    赵品指着沈医生笑道:“天下又红又光的,是什么东西?不准说好的,只能说顶脏的东西。”

    沈医生马上明白了,他一样不满妹夫很久了,笑道:“你且说一个样子来。”

    赵品用筷子敲着酒杯,说道:“红而光,腊尽春回狗起阳。”

    众人忍不住一笑,大舅哥瞪了他一眼,说道:“恶用是口口者为哉?鸡鸣狗吠相闻,而达乎四境。”

    沈医生不理会他的之乎者也,笑道:“我也有一句,红而光,屎急肛门脱痔疮。”

    众人大笑,巴林懒洋洋的道:“我也有一句,比你们说的略要干净些。红而光,酒糟鼻上悬中央。”

    赵品笑道:“不好,教你说穿了题,以后便没有文章了。”(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