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六章 生病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六百七十六章 生病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三国之席卷天下首辅沈栗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徐灏每个月只上五节课,从历史自然人文到数学语文等随机开讲,无需复习考试,有时候会心血来潮发表一些议论,但从来不抨击朝政,也不会参加经筵与人辩论,他认为是在浪费时间。

    与其和人空谈,不如实际做些事情,比如推动海航贸易,鼓励商人创办工厂商会,督促各地官府提供好环境,比如给年轻人讲讲课什么的。

    在这个难得的太平时期,朝廷处于最好的时候,尖锐的社会矛盾还没有日益凸显,反复呼吁不加税赋即可,毕竟一切的根源都在这上面。如果真要改变的话,最根本的就是改变国家政-体了,除此之外皆是缘木求鱼。

    而改变政-体需要一大群有识之士的共识和无数百姓的支持,不然无非是废除了朱家王朝变成了徐家王朝而已,就算徐灏做了开国皇帝下旨君主立宪并且很幸运的成功了,思想和社会方方面面还没有达到某一个程度,徐二世保准一上台就会恢复帝制,因为他身后站着无数封建利益集团。

    其实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徐灏成为明朝的王莽,沦为千古笑言。难道说王莽的改革不好么?还是隋炀帝杨广的功绩不大?一个是眼光太超前,一个是急于求成,而这恰恰是穿越者的桎梏。

    穿越者的想法没人能够理解,人的一生又太短暂了,等四五十岁站在了权力巅峰,还剩下几年去实现宏伟蓝图,何况还得顾虑到改革者的凄惨下场。

    所以徐灏在晚上替妻子解带宽衣,拔钗卸环,心甘情愿的温柔乡是英雄冢。因昨晚的承诺沐凝雪也不说什么,笑吟吟的任由丈夫温存搂抱。很快夫妻俩的春兴齐来。

    徐灏将银灯一口吹灭,房间的纱窗明亮,温柔的月光照进来,映着妻子一身肌肤。如凝脂软玉。美不可言。徐灏再一次的庆幸娶了个极品媳妇,因有那么多的女人帮着调剂身心。七年之痒是没可能了,大概得七十年才能痒一痒。

    完事后夫妻二人相拥而眠,一时没有睡意,说起了悄悄话。

    徐灏说道:“我记得以前看书说男子有三样淫。女人有三样妒,想一想周围人发生的那些事,深以为然。”

    沐凝雪笑道:“我又没阻止你去偷香窃玉,大抵我和妒字是不沾边了。”

    徐灏太清楚媳妇不妒忌那才是天方夜谭,赶忙赔笑道:“得妻如你夫复何求!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不敢了。”

    沐凝雪冷哼道:“想得美,下辈子换我做个丈夫。你做个妻子,也叫你品尝下小妾成群,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的滋味。”

    “嘿嘿!”徐灏除了傻笑还是只能傻笑,赶紧转移话题。“书上说第一种淫谓之才子淫,有宋玉、潘安的貌,相如、子键的才,非得找个绝代佳人不可,不甘心一生的春花秋月对着个蠢妇愚妻。因此相如写了“凤求凰”,曹子建有“洛神赋”,必得才貌双全的美人不可,你说有趣不有趣?”

    沐凝雪嗤笑道:“直说自己是才子不就完了,当年你也写了一封信,我也心软了,何苦转弯抹角的替自己辩解。是呀,得了一个还不甘心,必须得一群绝代佳人才好呢。”

    徐灏为之苦笑,有点感觉到七年之痒了,以前妻子碍于本分纵使有不满也很少说出来,现在嘛则两个宝贝儿子在手,年纪也大了,老夫老妻也变得直言无忌了。

    此事徐灏自知理亏,估计一辈子得忍受下去,好在沐凝雪不是蠢妇愚妻,知道发发牢骚可以,但却要懂得适可而止。

    “第二种坏呢?我要听。”

    “第二种好像谓之荡于淫,说少年公子,游侠王孙有钱有势,在青楼一掷千金,倾囊赠给知己,也会窃粉偷香美人,大抵也是给公子哥的开脱之词。”

    沐凝雪点头道:“写出这些的文人,品性也可想而知了。嗯,夫君果然和第二种坏不沾边,起码你只对自己人下手。”

    “咳咳。”徐灏不禁哭笑不得。“您这是夸我的呢还是骂我?”

    沐凝雪露出一丝俏皮,笑道:“自然是好话了,我保证。”

    “我才不信。”徐灏悻悻的又说道:“第三种就是荒淫无耻了,不分老幼见女人就想上,哪怕是最丑的村妇,鸡皮鹤发的老妪。”

    “哦!”沐凝雪眼眸流转,“似乎夫君不属于此种人,可为何我又觉得不妥呢。”

    徐灏投降道:“行了,你也别一味指桑骂槐,都是我的错行不行。”

    “知道就好。”沐凝雪伸手搂着男人的胳膊,闭上了眼眸,“大概我肯定属于三种嫉妒的一种了。”

    徐灏想了想,说道:“是我挑错了话题,诚然如你所说,无非是无良文人的牢骚,咱们睡吧。”

    忽然响起了敲门声,芷晴急切的道:“少爷,太太一夜很不舒服。”

    “我知道了。”

    徐灏马上一跃而起,沐凝雪也急忙随着起身,夫妻俩穿好衣服走出去,后面跟着一群慌张起来的丫头媳妇,一路直奔介寿堂而来。

    进了卧室,徐灏见大床挡着帐幕。徐庆堂叹道:“你娘连日身子不快,勉强支持,上坟劳乏不说,见了你外祖父母和舅舅们的坟难免伤感,接着受了点春寒,吃了两个冷点心,停在胸中成了病症,昨晚开始发烧不退,怕老太太惦记,只说受到点儿风。”

    徐灏大惊,抬手拨开了帐幔,就见躺着的萧氏满脸通红,双目半开半闭,昏昏沉沉已经不省人事,一时间心如刀割,急得要死。

    香玉忙说道:“昨日烧了一夜,用了药后也不见效。”

    徐庆堂背着手团团乱转,问道:“要不多请几个御医来家吧。”

    徐灏没有失去理智,说道:“不用,香玉能治好,病去如抽丝。我们要多点耐心。”

    如此徐灏和沐凝雪整整伺候了一宿,不停的用湿巾放在萧氏额头,吩咐下去要大家伙禁口,不能让老太君知道了担心。

    半个时辰后。得了消息的萧雨诗心急火燎的跑过来。沐凝雪拉着她走到一边,悄声道:“有我在这儿就好了。你和晴雯她们好歹坐着打个盹,明天一堆琐事,不然非惊动了全家人不可。”

    萧雨诗无奈答应下来,可怎能睡得着觉?就这么似睡非睡的撑到了天明。往卧室看了眼,徐灏神色专注的坐在床边,一副什么都听不见的模样。

    出来后打起精神收拾利索,萧雨诗先安排人手,因明日要送老太君去拈香,然后进宫给皇后拜寿。亲自去了垂花门,除了宫里的寿礼并三四家的礼物要预备。各房管事媳妇陆续送上二月份的一切应销事务总册,各自站在外面听候核算。

    竹兰月兰和叶嫂子皆在外面站着避嫌,唯有秋香刚来不久身为大管家没有具体差事,陪着萧雨诗看过一遍。交给香萱香菱等负责核算之人查对,此事需要很多时间,萧雨诗起身先去了千寿堂。

    门外的婆子说道:“刚才老太太吩咐了,太太不舒服,不必来请安了,都过去探望即可。”

    “是!”萧雨诗答应一声,转而带着人往介寿堂而去。

    走出千寿堂,刚刚走到回廊下,有值班的刘媳妇回道:“大太太和三太太并奶奶们都来了。”

    萧雨诗抬起头来,望见了王氏刘氏和王玄清等一大群人的背影,忙加快了脚步。

    这边沐凝雪也迎了出来,王氏听她说了两句话,眼圈已然红了,心中一紧。

    刘氏见状说道:“头前听说连煜儿也有了小媳妇,咱们又要吃喜酒了。”

    王玄清说道:“这杯喜酒不容易吃到,得等十几年呢。”

    王氏领着众人走过卷棚,见晴雯芷晴麝月同四五个执事嫂子在院门东墙下一溜站着,神色很是严肃。

    王玄清故意笑道:“来时太太应该先去垂花门拜见雨诗和秋香两位大总管,要不然没人管饭呢。”

    沐凝雪苦笑道:“猜到太太们今儿要来,早备下了酒饭伺候,就是没有陪客了,余外跟随的都是四分银子一个的饭菜。”

    王氏身边的大丫鬟芳芸笑道:“咱们只值四分银子。”

    “有的吃就不错了,多嘴多舌。”王氏边走边说道:“从我那边过来,实在是走的乏了,这家里太大也不好。”

    王玄清说道:“怨不得我们早晚请安实在是来不及,一天尽在跑道了,每天两个来回,就能去了半条命。”

    王氏说道:“新宅子的格局似乎比这边还大很多。”

    刘氏说道:“我倒觉得比这里的院子还要好的多,就是那些花树也长的很有个趣儿。”

    沐凝雪说道:“照着现成的图纸,左改右改的,为此也不知花了多少钱。”

    王氏羡慕的道:“这几个钱花的还值。”

    等进了卧房探望了病中的萧氏,所有人不免也唬了一跳,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瞧着徐灏紧皱着眉头,出来才敢开口说话。

    刘氏显得有些六神无主,而王氏到底管了多年的家,临危不乱,从容说道:“将所有丫头媳妇们八个一班轮着坐夜伺候,叫雨诗现在就去派定,吩咐三处垂花门的管事都赶来知会。

    我瞧着灏儿和房里的四个大丫头通急得不像个人样,我又不能常在这儿,得和三太太照看老太太,若没有一个有主意的,更闹得着了忙又无人办事,必须凝雪在这儿。”

    刘氏说道:“大嫂说的是,必得雪丫头在这儿,我才放心。”

    沐凝雪说道:“就是太太们不派,我也得在这里照应。”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