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四章 回乡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六百六十四章 回乡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大唐儒将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随后朱顺将东西的单子呈上,徐灏转手就递给了妻子,一点都不关心钱粮和上面写着的东西。

    大力拍了拍朱顺的肩膀,徐灏沉声道:“做得好,今年你得了最大功劳,往后每年的收成奖你一成,不出五年,我就要你家趁百万贯。”

    相比妻子和其他人的惊喜羡慕,朱顺太清楚钱不是那么好赚的,少爷的意思是zi最少还要北方呆上三年整,辽北随时都会遭遇不测,环境也太过恶劣,没有十二万分吃苦耐劳的准备,一准去了三天就会哭着跑回来。

    不过朱顺想都没想的点头同意,富贵险中求,受到少爷器重才是最重要的。

    徐灏大感欣慰,这就是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了,能够独当一面的人才永远嫌少,别看李冬沐云他们几个有胆有识,但没人能够像朱顺这样去应对寒冷危险的北方,背后付出多少心血,唯有他zi才清楚。

    朱巧巧露出一丝微笑,朱顺能这么顺利自然和她的大力支持分不开,如果不是点了朱顺,她又不帮忙的话,怕是累死也出不了成绩。

    看似徐家顷刻间土地人口增加了无数,实则最大的受益人还是朱巧巧,那里可是她的一亩三分地。

    徐灏也没打算把辽东留给徐烨或徐煜等儿子继承,是以明知她的小算盘也不去说破,儿孙自有儿孙福,惦记这些事很没有必要。

    徐庆堂叹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朱顺你好生干,将来老夫保你一个锦绣前程。”

    四喜顿时喜得心花怒放,丈夫不在身边的幽怨一扫而空。家人们则羡慕嫉妒恨,二管家继续辛苦三年,不但钱有了官也有了,为啥当时自家男人怎么就不站出去呢?

    当下徐灏拉着朱顺给他接风洗尘,徐淞徐海跟了过去。这边全家人看着送来的一笼笼的白鹤、锦鸡、珍珠鸡等叫上来名字和叫不上来的活物。指指点点说说笑笑。

    长房和三房也很开心,按规矩都有一份,朱巧巧王玄清等妯娌还得忙着把礼物挨个亲戚家送去一些。

    王氏心里暗叹,为何老三总能赚到钱呢?也没见他怎么经营,银子便源源不绝的来家了,而zi的儿子为何只会花钱,唉!

    一时间满地的活物,那气味熏得人直扇鼻子,老太君笑骂道:“好啦好啦,就别送进来献宝。留些干净的给孩子们玩就是了,快把窗户打开,这个味呀。”

    徐烨和一岁大的徐煜瞪大了眼睛,叫着要在稻香居筑起个鹿棚,要养二十头梅花鹿和八对狍子,此外还有黑兔白兔等小动物。

    徐煜喜欢毛茸茸竖着耳朵的辽东小兔子,放在竹笼子里养着,他要玩,奶妈和丫头们便放出来。然后在院子里四处乱跑,有时撵到了山洞里不出来,徐煜哭着一定要它,累得晴雯麝月和五春丫头她们费劲法子才把兔子捉住。

    可捉到了白的。又跑掉了黑的,不禁都埋怨朱顺,“什么不好送,单送这些小崽子叫人爬进爬出的。一天不得消停。”

    沐凝雪听了,也觉得好笑,徐灏知道了哈哈大笑。说挺好的,能让你们成天锻炼身体,得感谢人家朱顺。

    北风多于南风的冬季,一艘五丈多长的木船沿着新修的运河逆流而上,摇橹的船夫一路吆喝着,到了萧家村附近,跳下一个年轻人。

    他手搭凉棚,望着村口那颗千年老桑树,眼里顿时一亮,又望着连绵的房舍,叫道:“到了,我总算回来了。”

    好似个疯子似的跑过去,张开双臂紧紧地抱住了大树,犹如离乡多年的游子拥抱离散多年的母亲,又如抚摸阔别多年的情人,哽咽着喃喃道:“我可算回来了。”

    村里有人迎上去,问道:“相公,你是谁?”

    胡子拉碴脸色黑黑的青年露齿一笑,“不认识我了?”

    “不认得。”村里人摇头,心说这野人哪来的?倒是穿着不凡,不是个不三不四的坏人。

    青年憨憨的笑道:“我是徐家的徐焱呀!小时候我还偷过你家的鸡呢。”

    “啊。您是徐少爷?”村里人有些傻眼,印象中徐家少爷细皮嫩肉,长得像个闺女,咋变成了这副mo yang ?

    坐在墙下奶孩子的年轻媳妇,抬起头喜滋滋的说道:“这是打外头远道回来?”

    徐焱鸡啄米一样的连连点头,这一段经历对他来说无疑做了一场恶梦,“我刚从辽东回来,真是一别经年有如隔世。”

    那媳妇向村里喊道:“快来看啊,徐家的炎少爷回来认亲啦!”

    忽然又从船上跳下来个后生,跌跌撞撞的走到桑树下扑通一下跪倒,大哭道:“不孝后人回来了,回来了。”

    纷纷赶出来的萧家村人都愣住了,徐焱叹着解释道:“他就是老叶家二祖爷的后人,当年全家逃到了辽东避乱,先被朝鲜人捉了去,又被女真人掠去。”

    媳妇震惊的指着他问道:“你是我叶家二祖爷的后人,哎呀!”

    想叶家在本地是和萧家齐名的大族,可是战乱年间萧家死活要留在故土,而叶家则各奔东西,是以时至今日,萧家依然是本地郡望,而叶家已经远不如百年之前了。

    里长向来是萧家人担当,今年的村长则轮到了叶家族长担任,名字叫做叶发贵,正巧他骑着毛驴从村外回来,出村要账空手而归,心里很窝火,全族百十口人正等着钱用。

    见村里人都围了上去,叶发贵听了一会儿,问道:“你把破锅片儿带回来没有?”

    好不容易从激动万分的情绪中走出来的后生名叫叶福来,今年二十多岁,叶家凭借识字的优势,在女真人村子里过得还算不错,不过因为环境气候和疾病,到了他这一辈不剩几个人了。

    女真人的习俗可以娶汉人女子,但决不允许女真女人嫁给汉族男子,身为农奴也没有娶媳妇的权利,得等主人配对。这方面满人和汉人皆是一丘之貉,家有奴仆的地位也就比牲畜高级一点,封建社会谁也不比谁高尚。

    当然区别也有,明朝起码分出了三六九等,各个阶级不是永远不变的,人和人之间相对尊重。而清朝就算你位极人臣,也还是满人的奴才,即全体汉人皆是奴隶。

    “啥?”叶福来听不懂。

    村长叶发贵解释道:“老叶家的规矩都不知道?我再问你,吃上烧饼了没有?”

    叶福来眨巴着眼皮说道:“我们不吃烧饼,吃馍馍,吃腊肉,吃红烧狗肉,也吃板鸭。”

    叶发贵说道:“那你回村问祖,总不能空着手回来不是?叶家也是大族,你大祖爷爷留下了一块风水宝地,是咱叶氏宗亲团圆聚首的祖宅,你从那么远的地方回来,不能忘了祭祀祖宗不是?你那船也不小了,几百斤腊肉,百十只鸭子能装得下吧?”

    徐焱笑呵呵的道:“那是我的船,他的东西在码头上。”

    叶福来一呆一愣的道:“没错,我装了小半船北货,还有祭祖用的香烛、蜡台、金箔银箔什么的,都卸在金陵码头上了。我求徐大哥带我来萧家村,是因为,因为我在这里找到了桑树,当然也是来看望亲戚。一个叶字掰不开,要是能掰开,那就成了嘴和木了,嘴只会chi fan说话,木头一烧就没,所以咱们老叶家的叶字万万不能掰开!”

    他又瞅了瞅一片片的村里村外,连声道:“kan kan这桑树桑园和棉花地,好,太好了!我只望了一眼,就认定是咱老叶家的桑树,一等一的桑树,没错!有了一等一的好蚕好茧,好丝好绢,好绸好缎,是不是?”

    说完叶福来露出豪爽而矜持的微笑,啪的拍了下胸膛,“有多少我就收多少,价钱好说。”

    萧家村人早都听傻眼了,老桑树下一片肃静,听完他罗里吧嗦词不达意的话语,都心说敢情回来是打算做买卖的,此种人一年到头见得多了。

    徐焱赶紧说道:“我先进城,给大家伙的礼物都搁在船里了,你们zi搬zi分。”

    转而对着半路结识的叶福来说道:“兄弟,我走了啊!回见。”说完头也不回的往徐家走去。

    “瞧瞧徐家少爷,这才是咱村里人的做派。”一大半村里人瞄了叶福来一眼,兴奋的朝着木船走去,难听的话倒也没出口。

    剩下些叶家人和一些沾亲带故的,村长叶发贵心说都给你留着?就算你是二祖爷的后人,就算出得起一等一的好价钱,也不能啥都给你留着啊!

    见叶福来盯着小厮媳妇敞着的怀里,叶发贵怒道:“滚回家去,大白天在外头奶孩子,丢不丢人?”

    媳妇却不把他放在眼里,眉开眼笑的道:“俺萧家村就是不缺蚕茧儿,比辽东的好多了。”

    她吃吃的浪笑,大家伙不由自主的跟着傻笑,她忽然皱起眉头,表现出需要爱怜的样子,“二祖爷的哥哥呀,你为何不早点回来?这两年蚕茧卖不上好价钱,养蚕的越来越少,茧儿也zi用了。你明年要早早的回来,奴家都给你留着。”(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