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二章 戴的冤枉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六百六十二章 戴的冤枉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春秋我为王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站在街口的李芳茫然不知下一步该怎么干,鼓动了这么多人,成功的烧了教堂杀了夷人,无疑令他的领袖地位牢不可破。

    那么接下来呢?是否组成一个帮会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比如霸占码头市场鱼肉百姓,或去打败各路好汉,称霸金陵乃至整个江南,做一位一呼百应的地下王者。

    想归想做归做,貌似李芳没有这么大的雄伟理想,他之所以仇恨夷人,自然是因为祖父受到胡惟庸的牵连,胡惟庸的罪名之一是勾结倭人意图造反。

    胡家已经被满门抄斩,仇恨对象就剩下了倭人了,倭人在金陵并不多见,更多的是打扮成倭人强买强卖的小贩。于是乎,李大少转而仇恨一切外国人。

    这一次完全是心血来潮,没想到轻轻松松的就成功了。李芳忽然发现手下越来越少,身边不剩几个人了,大出风头的农民正在纷纷往家里回溜,地痞无赖也正在遭受官府的清剿。

    原定的汇合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张氏二熊和胡老二等骨干都没赶来,甚至连报信的人都没有,受人敬仰的激动情绪过后,代替的无疑是害怕朝廷追究的后怕。

    时间一点一滴的消失,深深的失望像飓风似的向李芳席卷过去,他感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身心疲惫,现在最需要的是找到一张床,痛痛快快地睡上一大觉。

    浑身轻松的西门谨随着李芳往茶馆走去,路边有个二十多岁的女人兴致勃勃的向李芳媚笑道:“李爷到我家里睡一觉吧,准保您一上床,用不了多久,就跟死过去一样。”

    李芳有些心动,却突然意识到自己不能随便和娼妓睡觉,因为他是道上说一不二的大人物,岂能和人尽可夫的"ji nv"混迹一处?

    当男人的欲望被挑起后,他几乎立刻想起了一位女人。他果断拒绝了对方的好意,领着三五个手下继续往前走。

    不想那妇人用力推开想跟着她回家的男人,怒道:“你他娘的找别的女人去,老娘我又不是"biao zi",是谁想来就来的?”

    她的话引起了男人们的哄笑,一个手下笑着道:“李爷,红娘子今日正经起来了。这"sao huo"如今能看中的只有你了。”

    李芳迷惑不解,西门谨见状解释道:“红娘子是好人家的闺女,十五六岁父母死了,她就和咱们称兄道弟混口饭吃,这一次也是冲在前面。少爷拒绝她是对的,兄弟们但凡她看得上眼的。都做过入幕之宾。”

    “哦!”李芳恍然,原来是女混混呀,也就是俗称的侠女。

    在古时类似红娘子这种女人,要么极为开放豪爽,所谓来者不拒广结善缘;要么走冷若冰霜的圣女路线,人人垂涎一味的吊着男人的胃口,苟且也是偷偷摸摸不被声张。

    侠女们不事生产以替人排忧解难为生。因女人先天性的优势,会令人放下戒备,混得好的话,吃穿是不愁的。一旦榜上了大侠即地头蛇大佬,在江湖上就可以以老板娘自称,如果敢打敢拼勇猛善战,自己当瓢把子也很容易,很多黑道上的狠角色就是女人。打架杀人比男人要干脆利落多了。

    可惜李芳向来对此种女人不感兴趣,毕竟他是养尊处优的贵族,不太愿招惹泼辣货。

    到了四海茶馆,张氏兄弟等依然没有音信,茶馆的门板刚刚卸掉,炉子尚未点着,李裕见是李芳到了。连忙招呼道:“少爷,您这么早就来了?”

    李芳没理会他,大步走进茶馆,目光往柜台上张望。李裕的媳妇没有坐在那,捡了一张最近的桌子坐了下来,眼睛看着天,半天没有开口说话。

    李裕一瘸一拐的走过去,说道:“少爷有什么吩咐?还是想吃点什么?小的给您买去。”

    西门谨等手下纷纷找凳子坐下,李芳眼睛继续望着天,手指在桌子上一个劲地敲着,突然严肃的问道:“你媳妇呢?”

    “还在炕上睡着呢。”李裕陪着笑脸,吃不透李芳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芳淡淡的道:“把她叫出来,老子要借你家的床睡一觉。”

    李裕不敢拒绝,经过昨天一事,少爷的大名如日中天,敢在天子脚下纠集人马火烧夷人,称得上的胆大包天骇人听闻了,也就是公主长子的身份,随便换个人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

    他忐忑不安的去叫醒媳妇,不明白为何要借他的床睡觉?公主府不比自家强上数百倍?或许是不敢回家吧。

    李裕的媳妇匆匆穿了衣服,胡乱抹了几下脂粉走出来,似乎预感到李芳今天找她会有什么事,犹犹豫豫的不敢进屋。

    李芳猛地站了起来,气势汹汹的走过去,问道:“你就是李裕的老婆?”

    问话摆明了多余,他来茶馆最少一百次了,与媳妇面对面也不下数十次,然而不管怎么说,这仍然是有史以来第一次问话。

    李裕媳妇似乎愣住了,吃惊的望着对方,乖乖的点了点头。李芳对李裕喝道:“你媳妇竟然去了教堂,你知道不知道?”

    李裕刚要为媳妇辩解,李芳又说道:“我先睡一觉,待老子醒了,再和你算账。”

    说完,他大步朝卧室走去,把鞋子一脱上了炕。李裕慌忙跟了进去,刚要张开,李芳不悦的道:“你给老子滚出去,有什么话,叫你媳妇进来对我说。”

    李裕结结巴巴的赖着不肯走,李芳随便拿起一件东西,朝他砸了过去。李裕连滚带爬的跑到了外面,朝着西门谨要他帮着求情,西门谨冷笑道:“你说什么也没用,要求请,叫你媳妇自己进去求。”

    李裕早就知道李芳的阴狠性情,因媳妇偷着去了教堂,不亚于当众扇了他一耳光,这一次大概是打算清理门户,那自己的茶馆也就完了。

    见他还不识相的要去卧室求情,李家一个下人笑着吓唬道:“老李,少爷睡觉的时候,你这不是想进去找死吗?”

    “这。那怎么办?”李裕六神无主。

    下人笑着道:“谁让你媳妇不知好歹,明知少爷要对付夷人,却要去教堂。”

    “她,她不就是因为好奇嘛?”李裕一声长叹,当即责备妻子不好好在家待着,非要去教堂一探究竟,这不是自找苦吃么?

    李裕越说越来劲。一味的埋怨妻子,他媳妇一赌气,红着脸自己跑到了卧室,想要和李芳解释清楚。而李芳好像知道她准会来似的,一下子从炕上翻身而起,恶狠狠的问道:“你他娘的真去了教堂。”

    媳妇不说话。好看的眼眸直直勾勾的看着他。

    李芳脾气显得格外的暴躁,兀自怒道:“我说了谁都不许和夷人有牵扯,你怎么能去呢?”

    “我去都去了,又怎么样?”媳妇冷着脸回答。

    李芳大怒,见她脸蛋红的满是春意,目光丝毫不让的盯着自己,一把抓住了她衣襟。随手就是一记耳光。李裕在外面听到里面打起来了,赶忙一瘸一拐的想要进去,却被西门谨追上拉了回去。

    大家伙一起侧耳倾听,就听李芳愤怒的道:“你以为老子舍不得打你?”话音刚落,又是两记耳光,接着又是两下,声音清脆响亮,闹得李裕叫苦不迭。但他不知道最后两记耳光,已经是他媳妇在打李大少了。

    拥有一位让许多男人都垂涎三尺的漂亮媳妇,一直是李裕的骄傲,而他媳妇当年是临安长公主的贴身丫头,两家长辈在世时订了娃娃亲,临安公主实现了她的承诺,把丫鬟嫁给了李裕。并且出钱帮李裕开了个茶馆。

    可李裕不知道少爷对他媳妇有一种非常特殊的感情,爱恨交织,那是被初恋之人背叛的耻辱感,也是一厢情愿的单相思。永远说不出口的那种。

    媳妇仅仅做了一年丫鬟,就被公主送回了家,原因不问可知,察觉到了长子的异样,要把人给分开。却万万没有想到,从此种下了李芳自暴自弃的念头,纵情酒色不可自拔,要知道他当时仅仅十二岁呀,媳妇比他大了六岁。

    偏激的性格必然有导致偏激的环境,幼年时整个家族被杀,这对当时已经懂事的李芳刺激太大了,然后一下子落魄到了一定的程度,母亲终日以泪洗面,养成了他恨天恨地的性格。

    所以李芳最是在乎属于他的东西失去,但他本性又很懦弱,当年被徐灏和朱巧巧逮到他和耿氏偷情,老老实实的俯首认错,因为耿氏不属于他。

    这些年耿耿于怀家宅被徐家霸占,母亲把丫鬟打发出去,他想当然的会认为属于他的东西没了,从此牢记在心。

    城外因为士兵的到来而变得鸡飞狗跳,徐灏从来没有妄想控制军队,自然更没有把三大注意八项纪律灌输进去,顶多对配备了火器的卫所严格管理,让军人读书识字,教导为何要忠君爱国,为何要保卫国家诸如此类的爱国主义教育。

    说有用确实很有用,起码很多大字不识的农民懂得了很多道理,说没用那一点用也没有,越是令行禁止勇猛善战的军队,往往就越是一群野兽。

    当全副武装的士兵们进了村镇,开始对乱民进行搜铺,即使徐灏严令与百姓秋毫无犯,但对非他门下出身的将领而言,阳奉阴违不在话下,何况徐灏已经不是左都督了。

    士兵们专挑那些富裕的人家,吆五喝六的冲进去,翻箱倒柜的瞎折腾,然后顺手牵羊大发横财。好在徐灏的威名不是摆设,还算是点到为止,也已然令老百姓们怨声载道。

    六里庄是重灾区,不但财物被抢夺,不少参与了抢劫的大姑娘小媳妇,成为了士兵们惩罚的对象,憋在军营里的男人就是牲口,充满着和异性交配的强烈渴望。

    很快,三五成群的士兵们开始集体对女人们下手,甚至连牙都没了的白发老太太,乳臭未干的小女孩也不放过,好在徐淞及时被调派过来,对着军官们大发雷霆,下令立刻恢复次序。

    恢复秩序的第二天,七八个不知死活还敢违抗命令强-奸妇女的大兵,被拉到了县衙门口当众砍掉了脑袋,然后三四个受了侮辱的妇女悬梁自尽。

    城内也是一样,不过士兵们要显得文明许多,只针对参与抢劫的人家下手,妇女如果坚决抵抗也不敢硬来,顶多占占便宜就走了。其中被揭发的红娘子神色坦然,没有拒绝,任凭四个军官心满意足的走了后,提上裤子系上腰带,跑去找带兵的指挥使告状。

    五十岁的指挥使替她出了气,也因为红娘子大无畏的告状,金陵的灾难还未开始便结束了。红娘子的传奇没有结束,年过花甲的指挥使大人,陷入到了突如其来的爱情中不能自拨。

    他有失体统的将红娘子扣押在兵营里,一门心思要纳她为妾,据说指挥使大人被迷得神魂颠倒如痴如醉,有人亲眼目睹大人在红娘子的房间里下跪,每天都任凭女人呼来喝去却甘之如饴。

    问题是临了,红娘子扬眉吐气的离开了军营,指挥使大人全然不顾自己的身份,一次次腆着脸上门,又一次次被红娘子毫不客气的拒之门外。

    从此红娘子在道上的名声大亮,整个京畿再无人敢小瞧她,渐渐演变成了传奇,被尊为神奇的红娘女侠。

    朝廷对此事的反应慢了不止一拍,突然有一天,皇帝下旨缉拿首犯李芳。不如此无法平息民愤。

    李芳很聪明的提前藏了起来,他清楚死是死不了,圈禁个三五年而已,倒霉的话或许是一二十年,再倒霉点要是没人提醒帝王,一辈子就成宅男了。

    他竟然选择李裕的家作为藏身之处,由此强烈的妒忌一天天的煎熬着李裕的心,欺人太甚的李大少不仅睡在了他的炕上,连带着把他的漂亮媳妇一并给睡了。

    不止一次李裕想用菜刀砍死少爷,不止一次想去官府告密,甚至不止一次想着干脆一把大火,大家一起同归于尽算了。

    可软弱无能的李裕深知自己不能这么干,根本没有家破人亡的胆量,再说李芳是他前家主的后人,背弃少主的名声他担不起,除了忍气吞声还是得忍气吞声,问题是媳妇被睡也就认了,最倒霉的是还得担着窝藏钦犯的天大罪名。

    四海茶馆是锦衣卫光顾的重点对象,没事就来骚扰一番,李芳就藏在小阁楼上,小小的阁楼里堆满了杂物,小的让人连头都抬不起来,到处都散发着浓重的霉味,老鼠吱吱的叫个不停。

    李芳对此毫不在乎,每当锦衣卫在茶馆里吃吃喝喝的时候,他时常探出头去朝着他们招手,显然清楚母亲一定会找帝王和徐灏请求,所以捉拿他不过是做做样子。

    李裕不清楚此节,每每苦苦哀求李大少乖乖藏起来别动弹,不得不把妻子献上去,只求对方发泄完后能老实些。

    老实人有老实人的小智慧,与其给李大少一个人反复玩弄,总比被来来去去的锦衣卫们轮番吃豆腐强些。每当这时候,媳妇就会半推半就的满脸幽怨,好像一切过错都是丈夫的,李裕则只能报以苦笑了。

    这顶帽子戴的当真冤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