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章 女仆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六百六十章 女仆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春秋我为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今晚徐烨要睡在姑奶兼先生的书船,因为父亲不在家弟弟生病了。 很担心弟弟的他喜欢这里,与父亲在一起虽然有趣,可他总是好些天不见人;母亲虽然温柔慈祥,但要照顾弟弟每天又是那么的忙碌。

    徐烨身边不缺少人陪伴,可松雪姐姐和松雨姐姐年纪比他大,将来是出去嫁人,不喜欢识字读书,更喜欢和上房的姐姐们呆在一起。

    最好的朋友是涟漪表姐和小叶子,不过长辈们老是拿她们开玩笑,说将来她们会是自己的媳妇,今年表姐不太愿意和自己说话了,动辄发小脾气,母亲笑说她要长大了,知道自己是个女孩子,姑妈却说谢天谢地,我的涟漪可算要变成淑女了。

    而小叶子一向话不多,读书识字比自己还要认真刻苦,不管做什么事都会义无反顾的陪着自己,在连累小叶子挨了数次责罚后,徐烨学会了内疚。

    最近小叶子也和表姐一样变得怪怪的,时常走神,一个人一坐就是好半天,越发的不爱说话了,不知从哪天开始,晚上她要回去和干娘睡在一起。

    突然间徐烨感觉很寂寞,学校放假不能和同学们在一起,在家又是一个人,听说搬家后他就要入住单独的院子,虽说大户人家的少爷大多如此,但不能和父母朝夕相处,不开心。

    湖面结了一层冰,不厚可以禁得住女孩子玩耍,松雪等小丫头把捻线陀罗熟练的抛出去,在她们的手下滴溜溜地打转。

    这边府上的堂姐坐在船尾显摆她精致的小脚,徐烨撇了撇嘴,她母亲是来自扬州的小妾,执意要堂姐六岁起开始缠脚。起初堂姐疼得不得了,整日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不知为何,最近忽然洋洋得意起来。每天都要嘲笑别人是大脚女人。

    如果被爹瞧见了。非得把你畸形的小脚给剁下去不可,有什么好看的?

    徐烨知道金陵时报每天都要抨击缠脚陋俗。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而读书人竟为了一己之变-态贪念鼓吹妇人缠足,诚可谓祸人娱己也,长此以往正气何存?违背圣人礼法。祸害同胞骨肉,可谓是士林害群之马,当人人喊打,呼吁朝廷立法严厉禁止。为此坚持了三四年,隔几天就会把一些缠足之家的姓氏籍贯登出来,昭告世人。

    徐烨知道父亲就是幕后主使,他感到很骄傲。也痛恨发明出缠脚的坏人,为什么非要把脚给缠小呢。

    在灯火的照耀下,表姐脱下了尖尖的绣花鞋,把包得像粽子似的小脚翘起来。左右扭动着展示给大家看。一些从未见过的小丫头难免惊讶地瞪圆了眼眸,嘴巴一张一合,谁让如今缠脚的人越来越少。

    廊下一身五彩油亮羽毛的八哥儿懒洋洋的打着盹儿,有人打鸟笼子下经过时,八哥儿才会扭动着脑袋振作起来,用独特的声音叫道:“有客来,请进请进。”

    麝月阿姨的妹妹水晶姑姑做了姑奶的丫头,徐烨侧着头看着比麝月年纪小很多的水晶,听说她在家时常被后娘欺负,所以被接了进来。

    水晶姑姑的地位很特殊,像小姐多过丫鬟,她的差事之一就是照顾八哥儿。天热时每天皆要去捉蚂蚱等虫儿,她说八哥儿吃了活肉才会活泼,天冷时会把煮熟的蛋黄捣碎,伴在鸟食里。

    前天八哥儿学了句骂人的话,徐烨依稀记得是“小贱人”,气的水晶姑姑对八哥儿说道:“漱漱你的臭嘴!不学好。”

    八哥儿老老实实的把尖嘴探到小水罐里,一次次地饮水,却拒不漱口,又一次次的仰起脖子,把水咽了下去。水晶姑姑就斥责道:“你要不把骂人话忘记了,那你就不是好鸟。”当时逗得姑奶她们纷纷笑的前仰后合,徐烨不明白为什么发笑?

    干娘特意送来了一个纸盒,里面有几只乡下送来的小鸡,毛茸茸的小圆球非常可爱,啾而啾儿的叫着,在徐烨自己动手围成的小栅栏里滚来滚去。

    徐烨至今还记得有一次在厨房撞见厨娘一刀割断了大公鸡的脖子,公鸡使劲蹬着腿,努力扇着带血的翅膀。

    当时徐烨吓哭了,吃饭时不管干娘怎么哄他,他只是哭着摇头。为此干娘满面忧愁的对母亲说:“这孩子心软,长大了一准受人欺负。”

    徐烨记得爹爹却笑得很开心,说道:“这说明我儿子有同情心,怜悯弱小是男子汉的美德。战场上的人因恐惧才会无畏,因善良才会勇敢,因责任才会坚持,我不希望我的儿子是个对生命没有敬畏之心的人。”

    徐烨的眼睛不自觉的成了月牙形,又开始思念起父亲。他又想起父亲送自己坐在四个木头轱辘的马车里,在一眼望不到头的车辙里移动,云朵如大鸟张开了翅膀从头顶上掠过,经过了一个又一个村子,到了学校。

    掌管学校的人,徐烨管他叫大舅,是去年辞官要教书育人的张信。大舅身材高大,目光如炬,先把他领进了文庙,祭祀孔圣人的地方。

    那是一个能令人肃然起敬的庙宇,悠远的岁月如黑色的藤蔓悬挂在老槐树的枝头和大殿翘起的飞檐上随风飘荡。学生们在教室里唱歌,唱的是父亲最爱哼唱的“歌唱祖国”。

    母亲曾说这首歌不是任何曲牌和古曲,不知父亲打哪学到的,因父亲不承认是自己所作。曲子悠远简单,歌词通俗易懂,把大明诞生的壮丽画卷犹如浓墨重彩勾画的淋漓尽致,非常的好听。

    徐烨情不自禁的跟着唱道:“日月龙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当时父亲把他领到树下,说这是唐代的先祖栽种的槐树,树上悬挂着一块黑板,黑板上挂着大明地图。爹说它像一片美丽的海棠叶,希望你能用你的一生去守护它,就像你生下来的职责就是守护家族一样。

    大舅神采飞扬的讲诉大明立国的战绩,从高皇帝龙起凤阳开始滔滔不绝。徐烨却看见父亲望着地图发愣,又抚摸着他的头问道:“你是个男孩子吗?”

    徐烨努力的挺直腰杆,父亲说道:“好,长大了应该是一条好汉,中国需要好汉。”

    与此同时,徐灏故意放纵蒋涛把人们放了进去,男人们轻轻松松的闯进了庄园里,却忽然畏惧了。

    倒是女人们忘乎所以,她们以女人特有的尖叫大声喊着,冲进了埃森特的家,毫不手软的砸坏一切可以砸坏的东西,似乎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

    叽叽喳喳的女人们在卧室找到了宝贝,一位埃森特雇佣的年轻女仆,她们不顾一切的向她扑去,以女人打架时才会有的特殊方式,抓头发撕脸甚至用嘴去咬,就像一群饥饿的狗对付一块肉骨头一样。

    女仆发了疯似的尖叫,但她尖锐的声音,对失去理智的女人们是一种刺激,不但没有放弃攻击,反而更加凶狠的撕扯她的衣服,一种很像修道女穿的麻布长袍。

    转眼之间,就把女仆身上的衣服撕成了碎片,肚兜也被拽了下来,赤条条的年轻女仆皮肤滑嫩,像条鱼一样的滑了出去,撒腿往外奔跑。

    然而就在即将冲出大门的时候,她突然意识到,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冲过一群黑压压的男人组成的人墙。尤其是男人们那满是**的目光,像利箭一样的射在她身上,停留在她丰满的躯体上。

    黑夜里,女人的身体似乎比火光更加明亮,年轻女仆本能的捂住自己的下身,绝望的转过身去,迎着那些叫喊着向她追过来的女人们跑去。

    女人们的追逐叫喊吸引了所有男人的注意力,津津有味的观看一群发了疯的娘们,追着一个同样发了疯的女人,到处跑来跑去,晃荡的胸脯和臀部,刺激的男人们兴趣高涨。

    有妇人咬牙切齿的喊道:“你们快来几个长几吧的,日死这个和夷人苟且的贱人。

    这让内心蠢蠢欲动的男人们不知所措,一时间没有一个人敢走出去迎接挑战,人们嘻嘻哈哈袖手旁观,要看这群疯狂的女人究竟能干出什么事来。

    年轻的女仆跌倒在了地上,顿时叫着喊着的女人们紧跟着滚成一团,混乱了好一会儿,女仆又一次的挣脱出来。

    逃生的渴望大过了羞耻心,毅然朝着男人们的人墙冲过去,年轻**裸的身体仿佛刺眼的阳光,所有男人的目光皆追随着她,可一旦那美丽的躯体接近时,他们竟情不自禁的向两侧闪开。

    令人感到难以置信,年轻女仆的身体犹如一柄锋利尖刀,瞬间把男人组成的围墙切开了一道口子。

    眼看着城堡的大门近在眼前,突然一个男人宽厚的胸膛好似一堵坚硬的墙壁,挡住了女仆的去路。年轻女仆一头撞到了阻碍,左躲右闪试图能够绕过去,可是却发现自己和男人的胸口之间,被什么东西给吸引住了,怎么也分不开。

    “你她娘的往哪跑?”嘶哑的声音响起,又恶狠狠的响起,“你为什么让夷人日你,为什么?”

    “我,我。”瞠目结舌的女仆不知该怎么回答,母亲把她卖给了埃森特神父,当晚就被占有了,此乃这个时代的悲哀,身为奴仆有拒绝的权利嘛?

    年轻女仆一阵颤栗,想转身往回跑,这时候才感到男人的一只手正按在她的后背上,另一只手举起了大刀,准备往下砍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