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九章 中世纪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六百五十九章 中世纪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唐儒将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没能入巷的胡老二直到临死前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长刀从他的后背穿心而过,趴在了吓傻的儿媳妇身上,然后被徐灏一脚掀开。

    徐灏没有马上抽出长刀,因鲜血会溅出,任由手下驱散走打劫的百姓,没有抓捕一人。这场冲突中死去的人很少,强-暴等事都被及时制止了,作恶最欢的人都成了死尸,不分男女。

    一个衣衫不整的丫环跑过来扶起劫后余生的儿媳妇,可惜人已经成了寡妇。

    精神大振的杨希伯挣扎着叫道:“大人,这些暴民抢走了我的家产,求您帮老夫追讨回来,财物情愿献给教堂一半。”

    “我不稀罕。”徐灏干净利落的抽出刀,又把绣春刀扔给了沐云,走过来蹲了下去,“你还有别的请求嘛?”

    杨希伯眼中露出刻骨铭心的仇恨,嘶哑着说道:“请大人帮我杀了带头的恶人,尤其是杀了我儿子的凶手,杨家感恩不尽,愿做牛做马为大人驱策。”

    “我会看着办的。”

    话音未落,杨希伯突然瞪大了眼睛,喉咙一上一下的抽搐着。徐灏缓缓抽出插在他嘴巴里的匕首,杨希伯的老婆小妾不可置信的瞪着他,沐云见状举起了刀,要杀人灭口。

    徐灏说道:“不必了,杨希伯是咎由自取,我是替受害人伸张正义。人死了一了百了,不应该牵连家属,后事交给县衙处治。”

    杨氏大哭道:“我男人死了,家产也没了,今后可怎么过啊?你口口声声伸展正义,我家的正义谁来主持?”

    徐灏很无辜的道:“那关我屁事,我是杀人的将军,不是办案的官员,丢东西不归我管。”

    杨氏忽然站起来尖叫道:“那你干脆一并也杀了我吧,我不活了。”

    徐灏点头道:“来人送杨夫人上路。告诉官府此乃她zi要求的。”

    “我,我又不是真的要死。”杨氏哭丧着脸赶忙后退。

    这时候楼上的亲卫找到了杨家唯一骨血杨莺莺,徐灏很想把人给杀了,然后把无主的土地均分给穷苦人,想了想最终作罢,他可以对异族和该死之人痛下杀手,手中沾满血腥,但必须谨守着底线,人在做天在看。

    城堡里,埃森特神父感到很不满意。虽说仅仅到了东方帝国几个月,他坚信zi对明朝的官场已经十分熟悉,尽管方方面面都要比欧洲诸国先进很多,但老百姓一样最是惧怕官府。

    他不相信在这么re nao的传统节日里,作为一名来自英格兰金雀花王朝,征服过法兰西大半领土,受人尊敬的传教士,会被富有礼仪的百姓当做袭击目标。

    “明帝国这样不可思议强盛而富饶的国家,在最受重视的节日里。会体现出最文明的热情。”

    所以他决定自作主张,要带着玛格丽等女士前往上帝之城看一看,“伟大的国家伟大的国都,如果不能亲身游历一番。感受东方人的礼仪风俗,会是一生的遗憾。”

    玛格丽却记着主人的提醒,不经允许不要随便出门,尤其是漂亮的女孩子。因为很多市民并不喜欢色目人。曾给欧洲带来震撼和杀戮的蒙古铁蹄,一样给中国带来过沉重灾难,加上肤色人种语言习俗的不同会带来的隔阂。需要时间去慢慢化解。

    她善意的提醒埃森特眼下不是出行的好机会,最好过些日子在出门。埃森特则耸了耸肩,笑道:“要是害怕不受欢迎,那么亲爱的小姐,我们最好的办法是留在家里。当然,我是说留在我们那遥远的故乡。现在我们充当了上帝的使者,上帝无处不在,不是吗?”

    他领着几个充满好奇和胆大的女士们要出门,被蒋涛和其收下拦住了,说奉了上面命令,不许女人走出去一步。

    两边僵持中,玛格丽决定不出去了,女士们无奈选择留下来,埃森特露出失望神色,只好带着几个教众坐了马车前往城市。

    半路上马车遭到了张氏二熊的伏击,所有夷人皆被杀死,五脏六腑被取出来,证明了夷人的心肝也是红色的,弃尸荒野。

    今日在京城的洪泉神父,头发已经全白了,打扮和举止非常古怪,穿了一件黑绸大褂,笑吟吟的看着法海和尚被差人带走,慢悠悠的要返回乡下,结果这一去永远也没回来。

    途经县衙门前的时候,洪泉惨死在了薛贵的刀下。当时的阿贵变得比任何人都要疯狂,像迷一样很是不可思议。

    这位老实巴交安分守己饱受老婆欺压,常常忘记zi姓什么的乡下农民,这一天,天性中的野蛮得到了充分的宣泄。

    起初他也许只想向妻子证明zi是个纯爷们,被动的跟在别人后面,被动了攀墙,被动的打人,却随着伤了人抢了钱之后,突然间变得肆无忌惮忘乎所以。

    两口子的身上,满满缠绕着从杨家抢来的珠宝,然而仅仅发了财显然还不能让薛贵满足,等远远看到洪泉走在路上,像死神一样的高举那把闪亮的大刀,出人意外的冲了出去,箭一样的跑到洪泉面前,二话不说,挥刀朝对方的nao dai 上砍去。

    第一刀砍得太急促太慌乱,离洪泉的nao dai 稍稍偏了一些,刀尖狠狠劈在县衙前的拴马桩上,顿时震得薛贵手脚发麻,大刀险些掉在地上。

    当时洪泉听到耳边的劲风,侧过脸来,想看清楚突然chu xian的是什么人,薛贵咬牙更用力的挥出了第二刀。这一刀正好砍在洪泉的后脑勺上。

    恰好被从杨家出来的徐灏给看见了,就见一个身材不高的消瘦汉子疯狂砍杀带着十字架的神父,手中的刀似乎被头骨卡住了,他狰狞着双手用力,大刀再一次举了起来,然后又是一刀,喷涌而出的鲜血,洒得县衙门前到处都是。

    很多人亲眼目睹了这血腥一幕,几个衙役都看呆了眼。好半天没缓过神来,随即怒斥着扑了上去,把薛贵死死按在地上。

    薛氏疯狂的上前要救丈夫,也被抓了起来,其他人见状四散奔逃,要保住抢来的财物。

    徐灏笑了,随着神父的身死,意味着夷人是魔鬼,上帝比佛祖还要法力高深的迷信不攻自破,就和佛道一样。仅仅是一个宗教而已。

    他当即下令附近的五千名全副武装的士兵,陆续进驻六里庄和附近的县城村镇,以防止暴乱进一步的扩大,往往一件小事就会激发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一旦完全失控,就会演变成地痞无赖和平民百姓打劫有钱人家的饕餮盛宴。

    可尽管士兵赶到弹压,一些平日里为富不仁的地主富户,仍然被百姓趁机发泄平时的私愤,情绪激动的群众被胆大的带头。呐喊着破门而入。

    所有人命和损失自然要算在公认的领袖李芳头上,哪怕他先一步的跑到县衙,fan zheng 眼下混乱的局势他无论如何也脱不了干系。

    而且他的心腹手下在西门谨的带领下,竟完成了火烧城堡教堂和京城教堂的伟大壮举。

    张氏二熊是攻打城堡教堂的首领。杀了埃森特后,乘胜追击的他们举着火把高声叫喊,蒋涛带着兄弟们守在门口,一支支长枪对着门外。大家只好远远的呐喊助威。

    不等张德雄和西门谨商量如何才能冲进教堂,张义雄率领几个不怕死的汉子,决定冲一冲试试。兴许官兵不会对汉人下杀手。

    一点点的接近,果然蒋涛忽然下命不许开枪,张义雄暗道少爷说的不错,真的在这边有zi兄弟,精神一振挥舞着大刀往前冲去,不料响起了一阵稀稀落落的枪声,几个汉子哎呦哎呦的惨叫,身上都中了枪子,有的当场毙命,倒是张义雄xing yun的只是大腿上挨了一枪,痛苦不堪的栽倒在地上。

    蒋涛怒道:“谁开的枪?那是手无寸铁的百姓,奶奶的。”

    兄弟们尽皆无语,那大刀片子难道是摆设不成?这一幕都被几个有心人记录下来,火速传到了徐灏的桌上。

    刚刚赶回来的徐灏坐在城堡四楼的书房里,透过窗户能清晰看见灯火通明的外面。蒋涛的泄密令他松了口气,不是身边人就好。

    徐灏耐心deng dai 着火烧教堂,吉安娜心惊胆颤的站在一边,他闲来无事翻开了百花送来的情报。

    上辈子对外国历史了解不多,这一辈子通过百花对时下欧洲方方面面的详细描述,令他感到欧洲历史某种程度上来说,和中国历史有着惊人的相似性,兴许是历史演变的一致过程。

    现在的欧洲人普遍认为希腊就是神话传说,因为古希腊早已湮灭无存了,这和中国对三皇五帝的描述很相似。古罗马则相当于中国的夏商,都是强大统一的奴隶王朝,都是贵族辅助国王统治天下,凭借强大的军队征服四方。

    现如今的欧洲正处于黑暗的中世纪,徐灏怎么看怎么和周朝很相像,当然不同的是周朝是汉人组成,文化得到了完整继承,而随着罗马帝国的崩溃和蛮族入侵,罗马文化几乎被完全毁灭。

    相同的是日耳曼民族融合了罗马和基督教的残留文明,演变到了半封建的分封制,法国公鸡的祖宗和周朝一样采取封邑制度,把土地赐予手下的贵族,贵族赐给骑士,骑士批发给了农奴。

    小国林立封建领主到处都是,由此造成了几个世纪的混乱,不和春秋时期很像么?

    徐灏的猜想自然是主观上的猜测,但结论却能某种程度上印证了他的想法,中国文化最璀璨的时代毫无疑问乃是战国时期,诸子百家的成就无可否认,连年战争对于思想文化和军事等方面因竞争的促进太大了。

    接下来的欧洲列强会开启文化复兴运动,科学思想呈现爆炸式的发展,如果把春秋战国时代推迟到了明朝?

    想到这儿徐灏哑然失笑,把胡思乱想抛到了脑后,那位横死异乡的埃森特确实是英国人,更确切的是英格兰人,英法百年战争进入了二十年的停战协定期间,所以他才跑到了威尼斯闲逛,出于对东方的憧憬和上帝的指示,不远万里跑来送死。

    徐灏最关心的黑死病已经大面积的爆发完了,横扫整个欧洲,百花写下了死亡人口不计其数,为此英法两国被迫停战十年。

    现在法国貌似占了上风,所以英国无奈再一次签了停战协定,只剩下了五个海港,圣女贞德似乎还未出生,百花不知道这位女神的事迹。也就是说,百年战争打到了一半时间。

    意大利一直不能统一,南方有自成一国的威尼斯等城市联邦,北方有罗马教皇统治下的教皇国,境内大体上保持着繁荣稳定,也沿袭了罗马帝国以来的文明,可谓是欧洲的文化摇篮,文艺复兴的起源地。

    如果派出一支万人的火枪队,毁灭了意大利,不知道能不能改写历史?比如意大利的哥白尼、伽利略,但丁、达芬奇、莎士比亚、米开朗基罗等一长串的哲学家、文学家、艺术家和科学家。

    时下威尼斯和米兰、佛罗伦萨的人口达到了十万,已经算是欧洲首屈一指的大城市了,放在明朝不过三四线城市。百花说巴黎的人口,因为驻军的需要有将近十八万军民。

    人口最多的城市是西西里岛的巴勒莫,以及南欧等温暖富庶的地区,远离战乱,居民应该超过了二十五万,可是阿拉伯人占到了很大比例,奥斯曼对这里有着很大的影响力,风俗习惯也更像是中东世界。

    西欧的中心地带日益向巴黎倾斜,因为教皇国就和任何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一样,刻板深沉没有生趣,远没有巴黎贵族对于奢侈的专研和挥霍,流传出来闻名后世的法兰西宫廷礼仪,以及能掩盖体臭的香水业。

    但是海峡对面的英格兰人却十分瞧不起邻居,底气是五十年来军事上的辉煌胜利,伦敦市民以他们的伦敦城为骄傲,认为它光芒四射,是整个欧洲的中心,尽管人口只有可怜的三万左右。

    百花的描述和徐灏知道的差不多,伦敦城内狭小肮脏,是一个臭气熏天,每天都会发生火灾的地方,大多数民居是木头房子,彼此紧挨着彼此,没有真正的街道,道路崎岖不平,遍布人的粪便和牲畜的排泄物。

    整个城市只有一条下水道系统,据说没有公厕,不分男女老幼随意在街上大小便,这方面远比不上欧洲大陆,起码罗马时期就chu xian了公厕。

    总的来说,徐灏认为现在的欧洲正处于黎明前的黑暗,国王的命令没什么约束力,封建领主像模拟游戏一样的努力经营着zi的领地,商人自发形成了商业习惯,以处理货币与货币的交换,债务与破产,契约等商业纠纷。

    有些城市处于最愚昧的奴隶制,比如北欧等一些地区,像部落多过像一个国家,有的则像威尼斯一样成为了商人共和国,许许多多的城市希望摆脱掉横征暴敛的教会或国王等封建领主,希望拥有zi的法律和法庭。

    大多数人是贵族的农奴,市民的传统则自是源自罗马帝国,徐灏暗暗感慨,混乱才能催生出次序。(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