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五章 红颜最耐秋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六百四十五章 红颜最耐秋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春秋我为王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三千八百两银子,按照明初的物价,徐灏的结论是二百万软妹币,用宝钞来支付,一百万。 用一百万仅仅买个钟家同意,在洪熙朝土豪稀少的年代,可以相当于就是拿钱砸死人的节奏,虽然庸俗却也极具杀伤力。

    明初秀才每月有一两银子的伙食费,六百软妹币左右,放在今天不干活也不会饿死,但也发达不了,所以啥都不干的穷秀才一抓一大把。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怒气勃发的钟指挥听见银子二字,满满的怒气值顷刻间下降了一半有多。

    担心仅剩的怒气也被白花花的东西驱走,急忙张开眼怒道:“诸位会错意了,且莫说三千八,便是一万六,看我钟某人收他的不收?”

    嘴上说得硬气,奈何声音却弱了下去,其他人纷纷叹息,一个嫁了几年的闺女还能再卖这么些银子,真是值钱啊!

    有人说道:“你到底收不收?尊驾若一分不受,咱们服你是真爷们,此话毋庸再提,我们现在就走。若因数目多寡之间,有用到我们的调停处,尚求明示。”

    钟指挥挺拔的胸部一而再的瘪了下去,人在银子下不得不低头,说道:“小弟忝入仕途,绝非以小女搏银钱之人。但亲家就不能直接来说,何必劳重众亲友来兴师动众?弟心实是不甘。”

    大家伙一听明白了,敢情还想官钱两得?但可能劳动徐三爷大驾光临么?这钟指挥的胃口委实太大了。

    众人说道:“徐家有不是,我等来的也有不是。现在话已经挑明了,不知尊驾还肯曲全我等薄面,体谅令婿苦心否?”

    钟指挥说道:“小弟自是全众位玉成美意,只是三千八之数,在寻常之家或许惊人。在徐家就未免轻己轻人了吧?”

    大多人皱了眉头,三千八百两银子,完全证明徐家的诚意了,徐家一年俸禄才多少?“五千。如何?”

    钟指挥伸出三个指头。说道:“非此数不敢从命。”

    众人纷纷叫道:“你疯了?三万金能买三十个绝色侍妾,而且还名正言顺。好。就算娶妻之事作罢,难道钟指挥真敢不准令婿娶妾么?就是徐海他自己也不敢纳妾么?

    三万金之说,我等不敢替徐家慷此大慨,就此告别吧。徐家愿意自己来面谈。”

    这下子轮到他们怒了,三万金怎么不去抢?还是真当徐家是泥捏的?这已经不是狮子大开口了,而是给脸不要脸。

    所有人一齐站起来就要走,钟指挥赶紧满脸堆笑,拦住说道:“且请稍坐片刻,小弟还有一言未结。”

    吩咐下人看茶,钟指挥说道:“君子周急不济富。众位何必以徐家之有余窘小弟之不足?家里确实没钱,此中高厚,还望哥哥们垂怜。”

    大家伙面面相觑,心说尼玛一个指挥腆着脸说穷?总算明白为何徐海非要再娶一妻了。此等人家出身的女儿,委实太小家子气。

    混迹在人群里的徐溶,慢悠悠的说道:“三千八之数,本是我们替你争取来的,后来说到五千,那是大家斗胆担承。现在钟指挥既然以贫富有无立论,咱们若不替你周全,大概你心里要骂我们趋炎附势。行,再加上二百,共作五千二百两,此外即使一分一厘,亦不敢做主了。”

    钟指挥故意为难频频叹息,叹道:“罢了。就依着众位吩咐吧。”

    大家伙暗道五千二百两?擦!原来生闺女这么值钱,不过所谓并肩正室也确实是滑天下之大稽,拿钱堵上钟家的不满也是难免。

    徐溶笑道:“既承慨允,必须立一执照,好回复徐府。”

    钟指挥指着自己的鼻子,“小弟不是不通世务的,我现在就写。”于是取过纸币,亲自写道:

    立凭据人,原任指挥副使何仁。因某年月日,将亲生女出嫁与英国公府长房次子海为妻。

    今经四载,艰于生育。徐亲家欲娶金陵邬家之女与婿海为继室,浼亲友某等向仁道达。仁念徐亲家老太君年近衰老,婿海病弱,安可因己女致令徐长门承祧乏人?已面同诸亲友言明许婿海与邬氏完姻。

    邬氏过门后,与仁女即同姐妹,不得以先到后到,分别大校此系仁情愿乐在,并无丝毫勉强。将来若有反悔,举约到官,恐口无凭,立此存照。

    下写同事人某某某等。

    大家看了见写的凭据甚是切实,称赞钟指挥是文武双全的明白爽快汉子,徐溶提出要请出钟太太出来,当面说好了。

    钟指挥贪图银子,也料到女儿在徐家不会受到委屈,连忙进去请人。好半响,方见钟指挥的娘子王氏出来,向众人微微一福,众人俱都还揖,将适才的商议并立的凭据,仔细说了一番。

    王氏没说别的,只说了句:“若娶了新的欺压我女儿,我只和众位说话。”说完眼泪和断了线的珍珠一样,滚滚而落。

    众人忙说道:“徐家是最知礼的,就是令婿也非无良之辈,嫂子尽管放心。”

    这边徐灏收到了消息,尽管那晚安慰了弟弟,可心里不可能没有不满,无非在此种事上,他不想表态罢了。

    某种程度上来说,自污是最好的自保手段,家族荒唐事多了,自己的声望会受到损失,徐灏不是愁声望不高,而是愁声望太高了。

    钟可姑是个文青妹子,成亲后喜欢收集文雅之物,参加各种诗会什么的,伤春秋悲动辄无缘无故发个小脾气,不愿打理柴米油盐酱醋茶,远远躲着。可谓有林黛玉之皮,没有林黛玉之神。

    长房大事小情都由王玄清一个人打理。而徐海忙于应酬所有外事,夫妻俩几乎没什么共同语言,兼且人只是中人之姿,久而久之徐海开始厌恶妻子只知花钱悠闲自在,不帮着家里做事的大小姐做派。

    徐家真正的大小姐多了,哪个不操心家事?不管事也行。那就娶个既美貌又愿意管家的回家,一举两得。

    徐家婚嫁的消息,早传遍了整个金陵,到了娶亲那日。很多人都来送礼。徐海继续邀请亲友四十人,替他酬谢往来贺客。在内院东边的院子收拾了喜房。

    花园里,青霜看着钟可姑,要说她也曾想过风风光光的嫁给徐灏做二房,现在无疑打消了念头。实在太令姐姐难堪了,也多少懂得为何姐夫不给雨诗名分,晴雯她们依然做通房丫头的做法。

    套用姐夫的话说,这世界本来就没有公平,没有公平又何谈不公平?

    青霜提议道:“今儿咱们起个芙蓉词社吧。”

    沐凝雪说道:“要起社,人要多些才有趣,红叶绿竹刚回去。大姐二姐来不来也说不定,只冯姑娘准来的,未免人数太少了。”

    沐青霜说道:“咱们分头请去,就有不来的。随后补作亦可,反正还有迎春。”

    沐凝雪见妹妹执意,打发人飞马去请,一面预备好酒菜肴。沐青霜又说道:“还有社主和监场誊录没请呢。”

    沐凝雪忙又派人去千寿堂请人,原来王玄清袁氏等正妻都躲在那里,不愿去应付前来贺喜的亲友,倒是一些小妾兴致勃勃的赶去帮忙。

    不一会儿,王玄清和袁氏过来,笑道:“你们这几个人就要起社嘛?”

    沐凝雪笑道:“人少了,你们也都凑上。”

    袁氏说道:“那可是白说,我几时填过词?”

    沐青霜说道:“姐夫一会儿要来做社主,不愁人都不来。”

    果然随着徐灏过来,陆续徐妙锦、徐青莲、徐翠桃、徐翠云、徐翠柳,徐绿哥等都来了,反而冯姑娘今日回了娘家。

    彼此说着话的时候,徐灏瞅了眼强作欢笑的钟可姑,预测接下来的变局。

    沐青霜和徐翠柳将各色小调写了,搓成了纸丸,大家拈阄,各人自去构思。所有人的注意力自然都在钟可姑身上,见她取了张花笺,把词写了出来,见是西江月调,说道:“你怎么单挑这个调儿?看着好像容易,可不容易出色。”

    钟可姑笑了笑,全神贯注的写道:天上碧城何许,人间锦水多情。萧娘镜里斗娉娉,怜取临印妆影。故苑仙姿销减,空江秋怨分明。昨宵风露梦瑶京,烟外愁鸿啼醒。

    徐妙锦品评道:“词是绝妙,比之你素常所做高了不止一筹,可见心有所悟。只是太凄艳了,尤其结拍两句,真叫人回肠荡气。”

    沐凝雪说道:“平调能填到如此,却也亏她。”

    徐翠柳自己拈的是浣溪沙,想了半天,矜持不肯下笔。萧雨诗催道:“香快烧完了。”

    徐翠柳草草写完:一镜盈盈舞彩鸾,江妃含笑倚新妆,佩环消息暗思量。稳称锦云笼翠被,暗催玉露解罗裳,丰容莫道不禁霜。

    众女看了都说:“到底是翠柳,作得如此细风光。”迎春忽然说道:“下半阙更好。翠被,罗裳两名又流利,又不落俗套。”

    沐青霜说道:“末句更好呢,妙在的确是芙蓉,别的秋花便合不上。”

    徐灏和大家全都惊讶的看着迎春,似乎对诗词的造诣一日千里,徐灏说道:“你也写,我给你抓阄。”

    拿开一看,是个唐多令,就见迎春冥思苦想,功夫不负有心人,一笔一划的书写,头两句是:芳佩为谁留,红颜最耐秋。”

    沐青霜先拍手道:“红颜最耐秋,这五个字真有意味。”

    接下来是:仗西风洗尽清愁,一镜千妆争媚抚,遮不住木兰舟。徐灏看到这儿不禁震惊的一塌糊涂,写诗仅仅一年就能到此等程度?果然这世上有天才。

    其她人也莫不赞美,徐妙锦说道:“好是好,但犯了新手的通病,太说尽了,往下该怎么转呢?”

    下阕是:冷面也娇柔,韶华任水流,便东君肯嫁还羞。三十六湾春不到,何处去弄珠游。

    徐灏仰天哈哈大笑,搂着娇羞不已的迎春,笑道:“这就是吾家有女初长成了。”

    徐翠柳惊讶的道:“你看她下阕的意思愈转愈深,难得的是还见身份。”

    徐翠云和徐绿哥等都不善于诗词,说道:“这词一气贯注,还有新意,只怕要推她第一了。”

    青霜只顾看别人所作,见那香只剩下一星,这才慌了,连忙趴在桌案上,将自己填的写出来。

    原来她拈的是琴调相思引,话说随着众女或年纪渐长或已为人母,诗词之道自是渐渐淡了,兴起时偶尔为之,平日里没人孜孜不倦的专研。

    唯独徐翠柳和沐青霜不愿嫁人,终日寄情于诗词山水,本身又极有天赋,公认是如今诗社里最有才的二位,而徐妙锦和沐青霜大多做个监舍。

    如果不出意外,兴许第一名就在青霜和新晋迎春二女之间,所有人都围着来看。

    镜里分明第一春,占来秋色也收入,晚妆才试,骄尽绮罗尘。锦渚再逢休怨别,粉烟微瘦肯含颦,挂桡来处,无意斗罗裙。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