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八章 太监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六百三十八章 太监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三国之席卷天下首辅沈栗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成亲那日,王贤见新娘子果然长得美貌,非常欢喜,被亲友灌得酩酊大醉,洞房时习惯性的往新人屁股上乱拱。

    边氏忍不住笑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王贤边胡乱动作,边说道:“我同你洞房。”

    边氏身为过来人,细心解释道:“洞房不是这样做的,你错了。”

    王贤迷迷糊糊的道:“我都是这样做的,做了数百次呢,怎么就错了?”

    “赫赫!”边氏伸出手轻轻一捏,指了指zi被人开发的芳草地,笑道:“你找错了洞口,不是我出恭的地方。”

    “哎呀!”王贤被她提醒拍了拍脑门,这才想起是娶的老婆,不是在押戏小厮。

    此后过了大约一个月,王贤发觉妻子肚子渐渐隆起,质问道:“你这是生了疾病还是有了身孕?”

    边氏笑而不答,结果七个月产下了个肥头大脸的儿子来,就和李芳的宠妾一模一样,王贤知道不成不是zi的骨血,要给遗弃掉。

    边氏死活不肯,抱着婴儿威胁道:“你要弃了孩子,我就死给你看。他亲爹早就淹死了,这就是你的儿子。”

    疼爱妻子的王贤没辙,只得喜当爹了,便给儿子取名叫做王振,希望他能够振兴门楣。却不知养出个坑国家的货,真该直接扔了喂狗熊,一念之差葬送了大明十数万精锐。

    王振六岁上学,生性调皮捣蛋不喜读书,小小年纪就异常狡黠,每次惹了祸都是同学挨打,他受到表彰。

    这和王贤温良恭俭让的性格完全相反,他暗中一打听,可不是那淹死的男人生前人送外号机灵鬼。不过王贤非但不以为许,反而很高兴。他这一辈子就吃亏在了老实上头。

    王振十**岁的时候,王贤因喜欢男风得了杨梅疮,找了个江湖郎中开了一副猛药,如果发出来无大碍,却把病毒给顶了回去。加上边氏如狼似虎的年纪,每晚都要求欢,四十多岁的人身体被淘虚,不久后旧疮爆发,成了翻花杨梅。

    这种病非常恐怖,鼻子和阳-物一点点的烂掉。逐渐扩展全身腐烂身亡。王振大哭一场葬了父亲后,不耐寂寞的边氏半夜卷了些金银细软,随着相好的边家堂哥跑了。

    为了治病家中已经不剩几个钱,母亲又拿走了一多半,家里就剩下些薄田和一个院子。王振喜欢玩也会玩,斗鸡斗狗斗蟋蟀,放风筝骑马打猎等都玩得好,也很喜欢交朋友,三教九流都认识。

    没了父母管束。王振自由自在的到处玩,那事上头男女通吃,兴致来了后门也时常给人走走,召集些不三不四的男男女女。在家里一起胡天胡地。

    他也很喜欢赌钱,不出几年田地卖了,房子也卖了,租了两间破屋栖身。从此那些围着他的狐朋狗友一个不见了。连chi fan都没了着落。

    王振醒悟过来不能这么下去,幸好早年读过书有底子,跑去学堂求了恩师赏口饭吃。日夜不停的读书,二十二岁那年考中了秀才。

    中了秀才后春风得意,经举荐做了县里的教官,很多乡绅有意把女儿许配给他。可王振因母亲的事儿有了心理阴影,又担心娶了大户人家的闺女妨碍他玩,便随便娶了个小家小户的女儿。

    连续两次冲击举人不果,教书生涯是枯燥的,平淡的生活是单调的,没几年失望的王振故态复萌,又偷偷跑去赌钱,输了个倾家荡产。

    很快被人揭发丢了饭碗,王振破罐子破摔索性把不生儿子的妻子卖了,讲明身价五十两,欣欣然揣着银子去了赌场。

    大家都知道他连老婆都卖了,什么都没有了,合起伙来赢他,一日一夜输了整整五百两。王振没钱还债三十岁的人了,卖屁股也没人稀罕,干脆耍起了无赖,最后惹怒了债主们,七八个人打他一个。

    王振急眼了,fan zheng 一无所恋,恰好旁边有把切西瓜的刀子,一把抢了过来。众人当他要行凶拼命,慌忙躲开。不想他扯下了裤子,揪着zi的家伙,狠命一刀挥了下去。

    自宫后的王振两眼一翻见血晕倒,躺在地上血如泉涌,债主们就想跑,被开赌的窝家拦住,“谁也别想走,他死了打人命官司,我肯定把你们招出来,赶紧救救人吧。救活了是大家的造化,救不活咱们再商议。”

    想王振是秀才,众人知道无论如何也脱不了干系,一面用烧棉花捂住刀口,一面用姜汤灌喂。

    王振苏醒过来,众人一起说道:“这是你zi割的,可不是我们害你,所以就算你死了,我们也不用偿命。如今这五十两银子还你,并且大家还凑银子养活你,你好了不消说;若要是不好,身后事我们来操心,你如果要报官,那银子我们就留着打官司。”

    王振寻思zi一贫如洗,此时疼得动弹不得,也没什么亲人,点头了。

    众人见他同意,免去了一场祸患,果然买来酒肉给他吃,请了个皇庄的老公公来替他医治。开了专门的药吃了一个多月,伤口逐渐愈合,一嘴的胡子也掉光了,看上去宛然一个内监。

    问题是别以为有自宫的自由,尤其身上还带着功名,这种人地方根本私容不得,必须要去报官,报官后记录在案就mei shi 了,不然罪过很大,何况身败名裂的王振也无处容身。

    官府询问缘由,王振称是自愿的,希望进宫当差,五十两银子用来疏通关系。如此地方具文送往京城司礼监衙门,他义无反顾的前往金陵。

    书房里的徐灏看完了来龙去脉,心说难怪太监源源不绝呢,朝廷就没强迫过谁当太监,都是因各种原因主动来报道,最多的是穷苦百姓被生活所迫,指望把孩子送进宫里有条活路。

    免费当上公务员,不用考试没有年龄要求,回馈家里的几率太大了。堪称一本万利,这就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要不说历代只闻宫女一腔怨恨,不见太监有什么委屈,一辈子捧着铁饭碗,吃穿不愁。

    徐灏感到头疼,每当太监得势的时代,民间往往相应掀起了“自宫潮”,就和后世考公务员一样,征募宦官一千人,结果应征者多达两万。

    两万人也就罢了。竟然大多先斩后奏没了小雀雀,官府不能不管,紧急增加了一千五百人的名额不算,剩下的还得安置在城外的皇庄里,很多人因此偷鸡摸狗扰乱治安。

    所以明朝宦官的规模持续膨胀是有原因的,非是皇帝仅仅贪图个人享受,便无限制的扩大编制。

    徐灏有些蛋疼了,随着明朝的风气越来越开放,民间的自由越来越多。就和历史上一样,百姓愿意送儿子当太监,这么破?

    所谓满清控制太监的数量动辄被人称道,可不想想满清的统治力度多强大?当然也是有了前车之鉴。

    徐灏能控制住有生之年的太监数量。并且压缩二十四监把人数降低到可以接受的程度,一纸诏书你自宫了也不收,可他死了之后呢?

    可以说没了太监,皇帝连一天的吃喝拉撒睡都没办法维持。净身房才是紫禁城的精髓所在,帝王的独一无二就是建立在太监制的基础上。

    十月初,科举张贴了红榜。捷报送到了家里,徐湖如愿中了进士,徐江则名落孙山,但也如愿可以做官了。同时宋国再一次落第,心如死灰,而一味惦记美人的上官秀才功亏一篑,同样没能考中举人。

    徐家re nao了一番,徐湖每天忙着拜师赴宴等等,即将出仕的徐江似乎一夜之间长大了,担心妻子怀恨为难金桂,暗中对金桂说要设计让她嫁出去,以报答昔日之情。

    金桂最早是王姨娘的丫鬟,随着徐江做了官,基本没可能留在他身边,即使不舍也不得不点头,心里很是感激。

    徐江到了岳父家,不敢隐瞒,从头到尾都对富老爷说了,求岳父出手相助。

    富老爷疼爱女婿,也怕女儿真的做了糊涂事,害了丫头性命,次日就到了徐府。

    富氏出来招待父亲,富老爷指着伺候的金桂问道:“这丫头是谁?”

    徐江说道:“是我母亲的丫鬟,叫做金桂。”

    富老爷点点头,转而问闺女,“她就是时常被你埋怨的那位?”

    “就是她。”富氏盯着低着头的金桂,“仗着姨娘的势,不把我放在眼里,当我不知道你背地里勾搭少爷的丑事怎地?你等着,咱们将来慢慢算账。”

    富老爷当即沉下了脸,质问女婿,“你府上是国公门第,诗礼之家,母亲的侍女,儿子能要得么?成何体统?”

    徐江假作诚惶诚恐的mo yang ,说道:“都是小婿年幼无知,我知道错了。”

    富老爷说道:“亲家岂能纵容你如此下作?不行,得马上打发了她,留在家里做什么?”

    徐江苦着脸说道:“小婿不敢对父母言明。”

    “是你zi舍不得吧?”富老爷冷哼一声,“此事老夫倚老卖老,你要怪就怪我好了,把这丫头带到我家去,叫媒婆卖了。”

    虽说留在徐家好,可金桂也知道奶奶容不下她,内宅不让进而且还得派人盯着,动辄寻衅bao怎么办?其她人也会趁机排挤,连累父母亲人,所以借机赎了奴籍,嫁个寻常人家是最好的选择。

    富老爷恐女儿疑心,说道:“我儿委屈了,爹忍了这么久,毕竟此乃徐家不好说什么。如今趁着女婿做官,我父女也能出一口恶气,谅你公公也不好阻止。”

    富氏只当父亲疼爱女儿,好生欢喜,哪里知道是翁婿二人合起伙来偷天换日。

    金桂收拾了东西过来辞别,大哭一场,徐江一声叹息,既不舍也欣慰,这还是他生平第一次做好事。

    富老爷回家挑选了个老实巴交的店铺主事,今年三十岁,分文不要,送了金桂一百两的嫁妆。徐江也偷偷送来些衣服首饰,三太太刘氏和王姨娘也各有赏赐,如此金桂千恩万谢的嫁了出去。

    千寿堂,皇后遣来四个宫女赏赐,全家女眷俱都赶来观看,见是白玉观音菩萨一座,自然是给老太君的;紫玉如意两柄,da gai是给二太太的,翠玉龙凤镯子一对,应该是给三少奶奶的,各色宫锦十端,看来是给三少爷身边人的。

    还有一些御用文房四宝和一些檀香珠串及贡缎,自是给徐江徐湖以及所有人的。

    另有嵌宝紫金冠一顶,绣蟒大红箭袖长袍一件,石青八图锦排穗褂一件,青绸绿缝底的朝靴一双,都合着徐灏的身量尽寸;其用意不言而喻了,原来是为了照顾无官一身轻的他。(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