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二章 游船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六百三十二章 游船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唐儒将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心里悬着事的红云翻来覆去直到三更天才合眼,只睡了一个更次,四更天便醒来了,翻身悄悄的起来,打开了鞋包,换了双大红鞋。

    在镜台前重重敷了一番脂粉,把zi打扮的漂漂亮亮,徐家不管化妆术还是化妆品都有着独到之处,种类繁多的不可思议,连自制眼影粉底霜护手霜之类都有,向来深得金陵女人的赞赏。如果说徐灏对古代什么贡献最大,化妆品绝对是其中之一。

    把头发用梳子抹的光光的,斜插了一支玉簪。本来就是妙龄无丑女的好时候,浓描重彩后,姿色更上一层楼。

    约会的时间尚早,而此时出去难免惊动父母哥嫂,红云寻思若父母听见动静,我就说昨日没有下恭来,此刻内急的很,大不了说一声马上就回来,fan zheng 那般疼痛,说说几句体己话也不错。

    不时重新添添粉,好不容易盼到了五更天,红云将灯儿吹灭了,小心翼翼的走到房门前,轻轻把房门推开一条缝,侧着身出去。猫着腰一步步走出来,在窗外听了听,里面没有声音,知道爹妈没有听见,赶忙拎着裙子往前小跑,将夹道门推开。

    这边门咯吱一响,墙头上deng dai 已久的上官秀才立即听见了,低声问道:“来了么?”

    红云也不答应,反手把门关死,犹豫着是否该留下来?

    不想上官秀才早就准备好了,往这边扔了个褥子一个枕头,提着灯笼跳过墙来快步走下,也顾不得说话,把褥子铺好放上枕头,拉着红云躺在上面分开双腿。

    要说他shi zai是猴急,每次没有温存没有前戏直奔主题,红云也单纯不懂这些。说道:“你不要像昨日那么用力,我经受不起。”

    “放心,这次只管着让你如意。”

    上官秀才zi给zi润滑,然后徐徐进入,比昨日容易了些,红云皱着眉头任他戏弄,口中柔声嫩语哀告不已,渐渐就体会到了其中乐趣,眉头也渐渐舒展开来。

    如此春风一度,天也亮了。上官秀才搂着美人口对口的问道:“今日比昨日如何?”

    “哼!”红云斜睨了一眼,噗嗤笑了,其实时间有限得紧,da gai平均水准之下,欺负红云不明白,还以为他很不错呢。

    大凡有了肌肤之亲后,女孩子也无所谓矜持了,尤其是接触时间不多,愈发痴缠。是以红云主动搂住对方的脖子,将zi的脸枕在上官秀才的脸上,耳鬓厮磨。

    温存了好一会儿,上官秀才柔声道:“天亮了。你该去了。”

    红云秋波转盼,抬头看那天色,撒娇道:“我此时一点气力都没了,你抱我起来吧。”

    上官秀才笑着把她抱了起来。红云这才系了裤子,一手托着墙壁,一手拉着男人的衣袖。问道:“你明日还来么?”

    “怎么不来?我又不是傻子。”上官秀才笑道。

    与此同时,徐灏陪妹妹红叶在竹园秉烛夜话,早起的麝月送过来切好的西瓜。

    权美人还未回来,这一次她协调父族率领朝鲜兵灭杀女真人,以高丽人的尿性,一定会趁机占领许多土地,而徐灏早就安排好了,来年随便找个机会狠狠jiao xun 下朝鲜,令其再不敢心生妄念。

    红叶说道:“我刚吃了菊花茶,你有冰梅汤给我喝一口。”

    “小姐稍等。”麝月转身出去了。

    打着哈欠的绿竹说道:“咱shui jue好不好?困死我了。”

    红叶说道:“青霜央我拟一段花神祠碑记,心里烦得很,一会儿你随我要她带咱们去kan kan,没亲眼所见怎么写呢?”

    “哎呀!”绿竹一脸苦瓜相,二十多岁的大人了,在徐灏面前一如少女时期。

    这时候内宅的人纷纷起来打扫庭院,预备着白天老太君和客人们前来,徐灏见状说道:“你不睡去找青霜,我们得小睡片刻,今天有的忙了。”

    等徐灏醒过来,已经日上三竿了,匆匆换了衣服出来。老太君等人刚吃了午饭,走过临夏阁前方的那座石山,一阵阵的桂花香飘来,水榭里有竹藤椅塌,供人随意坐。

    沐凝雪怕风太凉,取来织金绒毯铺在榻上,然后扶着老太君坐下,众人看着波光粼粼的池子,荷花已老尚有余花,在水汽的烘托下,环境分外萧爽。

    婆婆坐在栏边,讲诉些乡下趣闻,说村里老李家生下一匹驹子,满身漆黑粉鼻粉眼,四蹄雪里站,人人见了都爱。哪知道是同村姓顾的欠了李家四千吊钱,变了一匹马去还债。

    姓顾的儿子晚上得了梦,跑去李家一看,那驹子老远颠颠的走来瞧着儿子落泪,后来儿子拼命赚钱,把马给赎了回去,至今还养在家里呢,不信你们去瞧。

    老太君叹息一回,年纪越大越笃信,陈师娘见状也说道:“有家姓周的,夫妇二人都念佛行好,生了一个儿子,又聪明人品又好,娇养到了十几岁,被拐子拐去了十多年没有消息。

    最近周老爷病重,什么医生都这治不好,想不到多年不见的儿子忽然回来了,拿出一种仙丹给他老子吃,一吃马上好了。据说被拐走后被一道士救了,传授许多道术,那仙丹也是道士给的。”

    大家伙都知道是为了哄老太太开心,皆在信口开河呢,是以有人听着,有各自闲谈,也有凭栏眺望的。

    竹兰过来说道:“池子里的船,已经预备好了。”

    萧氏说道:“走着太累,咱们都坐船,那船靠在哪里呢?”

    竹兰指着远处道:“这里相对又浅又窄,水下都是木桩子,大船撑不过来,在柳堤那边湾着呢。”

    刚准备叫小丫头传小轿子过来,老太君说道:“不用了,这里路很平,又没多远,走走也好。”

    当下众人朝着荇叶长提走去,转过道弯。有两艘小画舫静静在柳荫下停泊,驾船的嫂子拉开跳板,手扶着手接到船上。

    沐凝雪还得准备款待客人,是以站在岸边招手,倒是把王玄清她们都推到了另一艘画舫里。等人都坐稳了,王玄清吩咐开船,嫂子们撑动竹篙,小船缓缓离岸。

    忽听啪的一声,有人从船头上摔了下去,吓了大家一跳。幸亏王玄清在她旁边,连忙将人给拉住了,没有掉下水去。

    原来是山东老婆婆,她不常坐船,站在船头只顾着和老太君说话,冷不防立足不稳,摔了个跟头。

    老太君忙要起身去扶她,被月兰等按住了,关切问道:“姥姥你摔着没有?”

    不等人去搀扶。老婆婆借着王玄清的劲,zi了爬起来,说道:“不要紧,不要紧。俺干活出身瓷实着呢,硬地上摔一跤都mei shi ,何况是船板。”

    王玄清和钟氏拉着她进舱里坐下,看了下确实不要紧。众人这才放下心来。萧氏问道:“您老在乡下不坐船么?”

    老婆婆回忆道:“我们那里遇见发大水也坐小船逃命,不过俺老家是山东一等一的好地方,常年风调雨顺。附近遭了灾俺们那都mei shi 。我活了这么大岁数,只坐过三回船,其中两次还是跟着三少爷一起。”

    她自从来到徐家后,老人家老实守着本分,把zi当成下人,等闲不到内宅来,在外宅帮着洗洗衣服干干活,和一帮子老人打成一片。徐家有专门的敬老院,用来安置族中孤寡老人,所以并不寂寞,小孙子上了徐家的启蒙学馆,对此老人家感激万分。

    所以今日也是头一次进内宅花园,这时几对鸳鸯从船旁边浮水过去,老婆婆指着道:“你们城里也养着鸭子呢?先前还看见仙鹤在阴凉处打盹,还以为是仙境来着。要说这花的就是比白的好看,只怕是野鸭子吧?家鸭子哪有这颜色。”

    王玄清说道:“这是鸳鸯,老太太身边的月兰,我们也总管她叫鸳鸯。哦,您老不知道三弟的石头记,等回头我给您讲讲。”

    老婆婆看着她说道:“哎呦,奶奶长得跟菩萨似的,心地也好,徐家什么人都心善,俺这后半辈子是有福了。”

    这时晴雯撑船架着尖尖的采莲船游了过来,兰春几个忙着采摘莲子,老太君急道“可不能带那几个春丫头,不小心就要翻船了。”

    萧氏笑道:“不妨事,她们自小就会游泳,再说这水碧清干净,喝几口也没什么。”

    晴雯那边都朝着这边招手,众人也挥手示意,三艘船两前一后,碰到莲花发出清脆的声响,船过处,水波晃漾。

    有人指着小山上的雅致院落,说道:“那不是四姑娘的梅园么?”

    老人们纷纷望了过去,但见一大片的梅林,悬崖边上有一座样式奇特的建筑,非常好看。

    船儿继续往下驶去,眼前露出一带曲折竹桥,此处乃是徐绿竹曾住过一段时日的芦雪轩。几位老太太看了一看,笑道:“这是亭子么?瞧着像一支大船似的。”

    王玄清说道:“就是仿着船式盖的,这里是钓鱼的最好所在。”

    陈师娘羡慕的道:“这就是靠山临水了,我们乡下卖年画也有画着大园子的,可哪有这么好的。”

    萧氏说道:“不过是人工布置出来的而已,咱们乡下才是真山真水,那才是真的好。”

    婆婆说道:“哪有什么真山真水呦!不是树木就是庄稼地,还有些土堆子,离咱们村三四十里的皇姑寺,倒是真山真水,但那是皇家的地方。还有山坳里的女医门,那房子一半都在山上盖着,村里不少走投无路的媳妇投靠过去,不到一年回来看望咱们,简直变了个人似的,从内到外精气神都好的了不得。”

    陈师娘也说道:“以往附近的佛寺道观尼姑庵,没少出坑人骗钱的恶人,自从女医门成立了后,招摇撞骗拉拢妇女苟且的事一发的绝迹了,风气越来越好。”

    老太君说道:“那就好!香玉那丫头是个有出息的。”

    陈师娘恍然道:“哎呀对了,那女神仙是咱府上出去的,老天爷。”

    此刻另一艘船上,绿竹指着栏杆问道:“你说这些有多少根?不许数,只许一口说的。”

    红叶不在意的道:“da gai是十二根。”

    绿竹得意的道:“错了,偏多着一根。那年中秋,我和二姐在这里联句,借她拈韵,所以用的是十三元的韵,不信你问她。”

    正悠闲坐在船头的徐翠桃回头笑道:“那回你们不在这里,只我和绿竹二个人倚栏联句。可叹今日重回故地,不久后你们又要返回南方,再回来怕已经搬了家,可见天下事真没有十全的。”

    大家纷纷叹息,沐青霜说道:“你们只顾追想从前,诗社早搁下不提了。我姐姐答应的荷花社也没有开成,我加入了寒梅诗社,可天天有人退社成亲。此时芙蓉花快开了,不如咱们补了芙蓉诗社吧?”

    钟可姑插话道:“芙蓉花是细腻风光的,作诗题不如填词的好。”(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