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七章 同道中人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六百二十七章 同道中人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我要做首辅大明文魁首辅沈栗春秋我为王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堂上,同知大人虎着脸侧坐一旁,一来就被府尊当众讥笑怕老婆,颜面扫地。

    此刻知府大人又脸不是脸的大声训斥属下,也不知最近咋回事,境内风调雨顺,百姓安居,税赋缴纳及时,仓库粮食堆积,吏部考评是个大大的优异,那为啥还这么不满呢?令人费解。

    同知大人百思不得其解,外没有倭寇来骚扰,内没有白莲聚众造反,上没有巡按督促,下没有凶案发生,朝廷也没有鸡蛋里挑骨头,眼瞅着大人指日就要高升了,真想不明白啊!

    等知府大人发泄完了,带领大家伙一起行过了香,闲聊几句时又不免笑话了怕老婆的一顿。

    同知大人黑着脸出来,连办公室也不回,坐着轿子杀到了成都县县衙,此乃他对口的分管,用过了知县的茶,把这位座山雕打发了出去,去街上体察民情吧。

    然后给老子敲梆子,在震耳欲聋的乱响声中,陆续将府衙的经历、知事、照磨、检校等官员;县衙的县丞、主薄、典史、驿丞、仓官、巡检;成都卫的千户百户以及镇抚;附属的僧纲、道纪、医学、阴阳等等官吏,da gai也集合了四五十位文武官员。

    庭参已毕,大家伙心情七上八下,莫名其妙的叫咱们来,县太爷又不在场,莫不是事发了?这可不妙,牵连到zi头上就糟了?某晚某晚还在一起吃花酒来着,偷偷送了些东西。

    “咳!”同知大人清清喉咙,缓缓开口道:“我们都是须眉男子,却往往制于妇人,可悲可叹也可怜可敬!常言道能屈能伸方为大丈夫,敬畏妻子有何过错?今日天寒雨雪,本官将要考察各官一番,不是考察官评。而是特考某人惧内,某人不惧内,以观惧与不惧的多寡。

    尔等都北向站立,待本官逐个点名,zi也不必讲诉其详,只凭公道良心,切忌不可瞒心昧己,假充好汉!若有如此的欺人,即是欺天,本官定不会轻饶。

    都听明白了吧?惧内的走到月台东侧。不惧内的走到月台西侧。实不相瞒,本厅就是头一个惧内之人,先去归于本位。”

    说完他抬头挺胸的径直走过去了,大家伙彼此面面相觑,随后一个个点名,官员们一见上司都以身作则了,咱也别藏着掖着了,这等事能瞒得过人么?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再说今日硬撑了好汉,传扬出去既惹恼了妻子又触怒了上司。乃是家宅官场之大忌!

    顷刻间,大约站在东边的十有**,而西边站着的则十无一二,其中有个小官年纪不大。神色间仓皇失措,走到东边寻思不妥,又抬脚溜到了西边,又觉得不对。最后犹犹豫豫的走到中间停下了。

    同知大人问道:“要么就东,要么就西,你不东不西。茫无定位,却是何故?”

    小官哭丧着脸禀道:“老大人不曾吩咐明白,兼怕小老婆的人,不知该往哪一方站?”

    众人忍不住哄笑了一回,同知大人笑道:“这也是难题。如果还有似这等的,都在居中朝北站着吧。”

    结果怕小老婆的只有小官一人,这就说到前论了,惧怕大老婆的家里,一个人说的算,有妻子撑腰,小妾们哪敢造次?这小官也算奇葩。

    剩下两个人没有站队,一个光头和尚戴着僧帽,一个道士戴着纶巾,齐声禀道:“方外人系僧纲道纪,没有妻室,望老爷免考。”

    同知大人撇嘴道:“和尚道士虽然没有老婆,难道没有徒弟?别以为本官不知徒弟是雄是雌,怕徒弟的也去东边站着。”

    话音刚落,只见两个僧道红了脸,低着头灰溜溜的都去了东边,站在官员身后。同知大人往西边一瞧,单单就两个官员站在一起,一个是府学的教官,已经八十七岁的高龄,断了弦二十余年,未曾续弦;一个是仓库的官,辽东人氏,因家远就没带着家眷。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同知大人犹如吃了蜜糖一样,整个人容光焕发,欣慰于大家皆是同道中人,感慨万千的道:“据此看来,世上但是男子,就没有不惧内的。正所谓阳消阴长shi dao ,活人怕死鬼,丈夫怎能不怕老婆呢?适才本厅实因得罪了太座,羁绊住了,不得及时上堂,府尊与两厅的僚友竟将言语讥讪本厅,心中着实气闷。

    今日一则无事,我们大家取乐一番;一则也要那诸位大人知道这shi dao 果然还有不惧内的人么?大家kan kan,除了一位老先生,二十多年未曾续弦,再除去一个不带家眷的,其余官员也不下四五十位了,皆是六七省的人才,足以证明即使各省风土不一,语言不一,惟有这惧内的道理,到处无异,怎么太尊和他二个如此撇清?”

    说道这里,同知大人高举双手,仰头问道:“哼!吾谁欺?欺天乎!”

    这时一位医学正科的官员挺身而出,各家治病瞒谁能瞒得了他?朗声道:“堂上太爷也不是个不惧内的人,夏天冲撞了太尊大奶奶,被大奶奶一巴掌打在了鼻子上,当场鲜血横流,流血不止慌忙叫了下官前去医治,烧了许多驴粪吹在鼻孔,此后落下了病根,每每被扇了鼻子就流血,怎能讥讽老爷惧内呢?”

    同知大人大喜,敢情上司也是个怕老婆的?仰着头哈哈大笑,一副老大别说老二的得意。官员又说道:“就是军厅的李爷,也常常被奶奶打得没处躲避,披头散发光着脚,跑到堂上坐着;粮厅童爷的奶奶更是厉害,连童爷躲在堂上,奶奶也赶到堂上行法教诲,官员书办,快手衙役跪了满满,替童爷齐声讨饶,这才看在大家的份上,免了好打。”

    千户笑道:“我也知道这个典故,衙役有犯事的,童大人要责几下,下面禀告某月某日,奶奶在堂上要责罚老爷。亏小的们再三替老爷哀告,念着小的微功,姑且饶恕这次吧。”

    主薄笑着道:“可不是么,您虽是有些惧内,可又不曾被奶奶打破鼻子,又不曾被奶奶打出堂上,又不求下面代说人情,怎么还笑话起您来了?”

    同知大人气愤的道:“这些事,我怎么就没听过?若是早知道一天,今早也就不受他们的闲气了。”

    医官说道:“老爷负责考审。多在外,少在内,不知也属正常。”

    同知大人再一次感慨万千,格外感激医官帮他揭发上司同僚的隐私,替他大大出了口恶气,后来有人要谋替医官的职位,被同知驳了回去。

    八月下旬,组团旅游的徐家女眷们赶在天冷之前返京,各家派出迎候的车马轿子络绎不绝。徐灏反倒是继续窝在萧家村,于情于理也没有他去接的道理。

    正房里,梅氏陪着一位五十多岁的妇人说话,妇人唉声叹气一脸憔悴。不停的抹着眼泪。

    徐灏面无表情的听完,原来妇人的丈夫姓陈,乃是附近远近闻名的贤者,要说陈秀才很像个穿越者。年轻时就凡事与众不同,极其蔑视时下习俗,每每有警世之言。当时读书人给他取了个外号叫做怪物。

    家里别无恒产,一生以教书为业,日子过得很是艰苦,学生给的学金束脩,从来不和同行比较,和故世的蒋老师形成了鲜明对比,小时候的徐灏就曾慕名前去听过几天课,回来越发的厌恶蒋嵩为人,干脆拒绝上学了。

    陈老师对待学生就如父子一般,这是最令徐灏钦佩的,而眼前的陈师娘更是个贤达妇人,对待弟子连亲生儿子也没有这般疼爱。

    严冬季节,陈师娘担心学生冻坏了手脚,每天都要煮上一大锅的小米稀粥,或烧了一大锅的浑酒。其它时节,也动辄买四五文钱的生姜,煮上一大壶的热水,留给学生们解渴,不让他们喝凉水。

    衣服打闹时撕破了,马上给缝补,面上严厉训斥,不让学生们因玩耍过度从而荒废了学业。丈夫不在的时候,师娘坐在上面边做活计,边监督学生们读书;又担心学生读的时间太久,允许歇息片刻。

    类似陈老师这样对弟子用心的先生,徐灏这些年在附近也只有他一个了,而这里陈师娘又居功至伟,亲眼目睹,令徐灏懂得了什么才叫做师恩重如山。

    最遗憾的是陈老师病故于靖难之役期间,当时京城风声鹤唳,不过有众多弟子感念师恩,大家有力出力有钱出钱,得以令葬礼办的非常风光ti mian 。

    前几年徐灏琐事缠身,偶尔想起陈老师和陈师娘,托梅氏多多往来,如此梅氏就和陈师娘相处的很亲密。

    可惜他终究才读了几天书,不了解陈家内情,薛文等又不是陈老师的弟子,身边几乎没有和陈家熟识的人在,那些真正的弟子都不熟悉,天晓得谁是谁?

    而陈师娘贤惠,轻易不肯对人倾述。陈老师有一子一女,儿子自小聪明伶俐,四书五经一教就通,可也因太聪明以至于飞扬跳脱,不耐专研,继承了陈老师的秉性,更加的愤世嫉俗,连续三次没考上秀才,扬言这一辈子不屑给人低头,再也不考了。

    有这么好的父母,往往也能养出最不孝的儿子出来,其子陈榕有名的jiao xun 父母,长大了一不顺心就能把爹娘推两个跟头,打几下家常便饭,成亲生了儿子后,一家三口一起欺负二老。

    陈榕没有功名在身,行事百无禁忌,学府也拿他没有办法,而老夫妇不去告官反而苦劝乡邻,官府也无可奈何。

    后来陈老师夫妇年纪越大越没有法子忍受下去,索性把微薄家产都留下,与弟子们周济了几两银子,远远搬到了别处结庐而居。

    村里人敬二老为人,常年轮流送来饭食,虽然不教书了,夫妇俩在院子里种种蔬菜,二餐温饱不在话下,不用纳税,过了六十岁每年还有官府送来的一份米面等。

    闺女嫁的是县里的书办,家中也不富裕,勉强糊口而已。有感于父亲年老多病,早就料到兄长肯定不能奉养母亲,是以积攒了几两银子以备日后。

    等陈老师与世长辞后,陈师娘也没有饿着,再后来梅氏找上门去,震惊于家徒四壁,当下不由分说把人接到了萧家村,从此后陈师娘一年四季都有新衣服穿,吃不尽的十石稻米。

    女婿也是老实人,对妻子照顾母亲没有一句闲话,尽其所能的过去帮着劈劈柴做做事。好人有好报,去年被徐灏举荐做了正九品的知事,一家人去外地赴任了。

    倒是陈师娘住不惯徐家,坚持一个人住在村东头,每天都要缝补数个时辰的徐家衣物,也算是寻求心理上的平衡,不肯平白受人恩惠,万幸徐灏曾当过老人家几天的弟子。(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