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五章 人尽其才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六百二十五章 人尽其才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唐儒将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丢了面子的上官秀才很沮丧,谁让zi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呢,怨不得谁!和不喜谈文的徐灏没有什么共同语言,略微交谈几句,人家便客气的告辞离去。

    回到了家,红云的弟弟牛儿一个人跑到他书房里玩耍,上官秀才取出许多点心给他吃,盘问他家的内事。

    牛儿年纪小知无不言,上官秀才虽然去过他家几次,可只是在正房里规规矩矩的坐着,两家隔着一堵围墙,偶尔站在阁楼上能望见进进出出的红云,却不晓得格局到底如何。

    上官秀才指着东墙问道:“那后面有房子几间?”

    牛儿笑道:“没有房,是条长长的夹道。”

    “哦?”上官秀才背起双手,“那夹道有多宽呢?”

    牛儿指着方桌答道:“有这个宽。”

    上官秀才盯着桌子看了一会儿,问道:“茅坑在哪边?”

    “我不知道。”牛儿听不明白。

    上官秀才耐心解释道:“就是人出恭时蹲的那一块地方。”

    “我明白了,我家不叫茅坑,叫做厕所!”牛儿用手往北指着道:“在这一头,地底下有一个洞,上面铺着石砖,旁边放着一缸水,我总是忘了舀水冲,被姐姐骂我不干净。”

    上官秀才奇道:“你家倒是讲究,果然国公府就是不一般。那夹道这一头有茅坑没有?”

    “没有,地上堆些木柴木炭。”牛儿满嘴都是点心,含含糊糊的说道。

    上官秀才在心里比量对面的格局位置,又问道:“茅坑有门没有?”

    牛儿说道:“怎么没有?我妈进去不关门,我姐姐和嫂子进去都关闭着门,我有时关有时不关。”

    上官秀才忙问道:“你姐姐什么时候出恭?”

    牛儿说道:“我姐姐一起床就去出恭,我娘和嫂子吃了饭出恭,我喜欢在院子里出恭。”

    上官秀才大喜。笑道:“你还小嘛!那天明时除了你姐姐再没人出恭了?”

    秀儿说道:“是呀,只有我姐姐去,我娘说她习惯了内宅的清静,又是女孩家家,不让别人去,有时茅坑里有臭味,姐姐就会生气。”

    等牛儿拿了几个点心两步跳一步的回家了,他急急忙忙出来,观察东墙的高度,估摸大约有一丈多高。只能站在阁楼上顺着中间往上镂空的六角形空洞看到里面。

    有心弄把梯子爬过去,一来长度太高了家人们会生疑,二来被徐家人发现就麻烦了。

    思来想去,忽然他欢喜的手舞足蹈,叫家人来吩咐道:“快喊来木匠和棚匠。”

    找来了匠人,上官秀才说道:“我要在墙下搭个凉棚,此外还要做个比房内方桌小一些,高三尺五寸的木桌,再做两个稍小些的。要二尺五寸,比方桌周围再小些。今晚必须要做完,也不用油漆,我要在床边放些零碎东西。”

    管家说道:“那么好的书房。摆上三张白木头桌子,太不雅观了。再说房间本来就不大,添上桌子越发的没地方。眼瞅着就是冬天,搭建凉棚岂不是白费钱?”

    上官秀才一瞪眼。“你管我做什么,赶紧去做。”

    打发了他们,他再次算计道:“两张三尺高的桌子。两张二尺高,叠起来正好一丈高,剩下二尺上下不费什么力气。有棚子挡着,也不怕被人看见。”

    洋洋意得了半天,自以为聪明,背着手在院子里走来走去,猛然想起忘了关键,我这边上去了,那边该怎么下去?一丈多高的墙跳下去,非得摔断了腿不可,岂不完哉!

    满腔欢喜一下子没了,急得上官秀才团团乱转抓耳挠腮,想不出来良策,晚上躺在榻上翻来覆去,忽然挑下床来,大笑道:“有了!我的亲妹妹,不出两天,你就是我的肥肉儿了。”

    次日一早将心腹家人喊来,吩咐道:“马上去买四十担木炭,给隔壁干妈送去,若少买一担,我要当贼处置。可先和他家人说明,是咱家太太送的。”

    家人领命而去,这是他想起牛儿提过南头夹道堆放着柴炭,想夹道宽度不过一米左右,整整四十担送去,非得堆积成天然的道路,纯粹是逼着无中生有费尽心血想出来的。

    早饭后下人们把三张新做的小桌抬来,上官秀才说道:“有异味,先放在东墙棚子里,来了客人你们放酒茶也有个地方。”

    一个家人说道:“就算不怕风雨,可放在外头没有刷漆,怕几日就不成了mo yang 。”

    上官秀才皱眉道:“你买东西时少落我几个钱,比在这桌子上尽忠强过数倍,我乐意糟蹋,你们管得着么?”

    到了下午,能听到那边的倒碳之声,往来不绝,他心中得意之极。其实徐家今年根本不缺木炭,甚至多到没地方放了,可谁让庞氏贪便宜呢。

    京城杨府,杨士奇有喜有忧的向徐灏敬酒,喜得是儿子被举荐做了所谓大明帝国驻属国倭国大使馆大使,长崎沿海一带签了合约成了大明的租界,可以驻军拥有独立的司法机构以及驻外法权等等。

    因为明朝水师的强势,足利义满死后继位的足利义持,一反他爹的崇汉,本不愿和大明互通往来,奈何被坚船利炮生生轰开了门户。

    徐灏选择杨稷,就是要让他把zi的天赋发扬光大,没指望他让两国交好。

    足利义持倾向于闭门锁国,徐灏很乐意配合他,虽说彻底断绝贸易往来不现实,fan zheng 杨稷的任务就是调查往来货物有没有违禁品。

    日本人是非常善于模仿学习的民族,天性崇拜强者喜欢欺负弱者,菊与刀,骨子里残忍无情也不消多说了,火枪火炮的制造技术早晚会千方百计的搞到手里,徐灏希望能迟一年是一年。

    要不说凡事有利就有弊,da gai亚洲诸国会比历史上提前很久学会使用火枪,就是不知道当西方人远道而来的时候,面对手持更先进火器的亚洲人时,脸上会是什么表情。

    至于明朝会不会走上经济蚕食小国,殖民倾销的道路,徐灏一点都不操心,利益所至,早早晚晚的事儿。

    杨稷要去倭国,邬斯文要去朝鲜,而看似最愚钝的唐富贵,害怕出去做官生活发生改变。

    杨士奇担心儿子不在身边胡作非为,万一在倭国欺男霸女草菅人命怎么办?徐灏笑着说无妨,我担保他会mei shi ,实则就指望杨稷去祸害倭国人,为民族争光呢。

    喝了一会儿酒,杨士奇不习惯和儿子坐在一起,起身离开了。杨稷故态复萌,坐下后连干三杯,说了些感激叔叔提携之恩的话。

    姚远随着鸡犬升天,要出任一名官吏,喜滋滋的说道:“今日在街上见到公公出门,竟抬了一顶比四人轿还大的二人轿,四名轿夫轮班抬着走。那轿衣是用北平屯绢做的,五岳朝天时样的大银顶,好不耀眼争光。

    跟着的家人穿的也ti mian ,马尾织的瓦楞帽儿,一色的油青布直缀,精鞋净袜,夹着描金的护书一类,那表皮据说是外国狮子皮做的。还有人扛着大银顶的雨伞,说是高丽纸裱的,张开比侯府的青罗伞还大一分,一个长班在头前开路,竟唬的兵马司和顺天府的衙役老爷们都退避三舍,街上百姓看了无不侧目,看来宦官又要掌权了。”

    徐灏知道是故意说给zi听的,轻轻点点头,对着他拿起酒杯,姚远大喜,清楚投其所好了。

    杨稷自作聪明的道:“无非几个阉狗而已,圣上登基后一向对其压制,招摇不算什么,有了钱人之常情嘛!只要不为祸朝廷就好。”

    “少爷说得好。”姚远笑着赞扬,又说道:“据说圣上亲自处理国事的时间越来越少,喜欢当面和大臣们商议,这使得宦官频繁往来宫内宫外,如此地位水涨船高。”

    徐灏默默听着,除非彻底废除宦官,不然没可能阻止。原因简单,自小陪伴皇子长大成人,有着非同一般的情意,往往比真正的亲人还亲,又是可以生杀予夺的家奴,能不对其信任有加么?

    他不可能建议取消宦官,因前提必须是废除帝制。而宦官也是人,有着人的七情六欲,有忠有奸,有恶人也有好人。

    之所以遭到千古唾骂,是因为他们没有话语权被文人给妖魔化了,论起祸国殃民的数量,貌似文官的比例最大。

    kan kan时辰差不多了,徐灏起身告辞,杨稷挽留道:“两位贤弟还未来呢,叔叔怎么就走?”

    徐灏说道:“我得去长亭送一个朋友,等你衣锦还乡之日,我当亲自设宴。”

    到了城外的送官亭,马福姚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丧着脸,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被贬官了呢。一年实习下来,授予了四川成都府的推官,先得回乡祭祖辞坟。

    徐灏幸灾乐祸的笑道:“大丈夫敢作敢当,既然瞒不过去,干脆面对现实吧。”

    “您这是劝慰话么?这一次在劫难逃矣!”胖胖的马福姚一副悔不当初。

    王骥嗤笑道:“当初纳妾时怎么不想着这一天呢?你呀,活该!”

    轿子里的西瓜和南瓜一样心情忐忑,没了往日的风光,在京城里可以为所欲为,见了大奶奶就未必了,听下人说那位可是个厉害之人,如此心情更不安了。

    最开心的就属马愉了,无事一身轻,巴不得马上回到家里。(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