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六章 极品夫妻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六百一十六章 极品夫妻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大明文魁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春秋我为王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回到京城后,第一时间进宫面圣,朱高炽淡淡的吩咐一声辛苦,就把他给打发了出来。一路上徐灏猜测帝王是不是不满了?应该不至于,此事朱高炽也是幕后凶手。

    回到家,徐灏忽然发觉回来早了,妻子她们去福建汇合红叶绿竹,游山玩水了几个月,又结伴一起游历云南去了,大概至少还需小半年才能回来。

    安全问题徐灏并不担心,沿途官府都会郑重以待,又有数百亲兵护卫。而朱巧巧和权美人依然留在辽东,收拾徐灏扔下的烂摊子,就连徐焱和香玉也未回来,一起去了朝鲜。

    也就是说,家里除了长辈外,貌似就剩下了一群光棍,有媳妇的自然都跟着走了,包括徐海和徐江。

    最可气的是扔下了孩子们,徐家宛如成了幼儿园,三位太太一见徐灏即埋怨个不停,说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媳妇们?都是你给惯得。

    长子徐烨和涟漪都跟着走了,见识见识大好河山,老二徐煜由奶娘和祖父母精心照顾,无需徐灏操半点心。

    晚上和留在家中的徐淞吃酒,不想朱高炽被太监扶着不请自到,徐灏心里升起暖意,赶忙请他坐下。

    朱高炽神色愉悦的道:“总算能出来散散心,四弟你也别拘束,有什么说什么,最好是我听不到的趣闻笑话,让我乐一乐。”

    徐淞便笑言他同僚两口子如何如何抠门,去拜寿时竟然只招待些简单菜肴,酒仅仅两坛子,闹得几十号人非常不满,最后大家伙一生气,往酒坛子里撒了满满的尿液。不慎失手砸碎了,弄得人家里到处都是难闻的尿骚味。

    徐灏笑道:“你这算什么,我给你们讲个极品,京城的唐富贵大概多有耳闻了吧?他妻子也是做买卖人家的女儿。两口子堪称天生一对。刚成亲时。偷偷买斤肉生怕被人看见,好似谁会抢去吃了一样。弄一个小砂锅,天天在床后马桶旁边炒菜,不好的拿去给下人吃,好的自己藏起来。关上房门两口子像做贼似的,忙忙偷吃了才开门出来。

    有一次他媳妇过生日,亲戚家送来了四斤肉、两尾鱼、两只鸡、两盘面,然后人来了拜寿。唐富贵陪着亲戚在厅里坐着,他媳妇把肉割了四两,放了青菜炒了一盘;将那鸡头、鸡翅膀和鸡爪剁下来炒了一盘,把半条鱼洗洗干净煮了一盘。

    取出一撮面用白水煮熟。放了些盐,每个人刚好半碗寿面,叫下人拿出来款待亲戚。

    在厨房的嫂子看不过眼,说道:“奶奶。这么一大家子人,这一点菜够吃么?少也就罢了,你起码凑四个盘子也好看些,这样不尴不尬,三盘成个什么样子?”

    他媳妇不高兴的道:“谁叫舅爷不送四样菜来,只送了三样,那一样叫我哪里变去?”

    嫂子无语的道:“不论粉丝韭菜白菜之类,能值几个钱?随便添一道不就结了,你家可是金陵有数的大财主啊!”

    媳妇皱眉道:“我家没钱,做生意都赔光了。如今家里连半两银子也没有了,拿什么去买?”

    嫂子叹气道:“那肉还多着哩,再割下来一些,炒一盘也行呀。”

    唐富贵媳妇一听,那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滴,哽咽道:“先前割下来的那一块,比割在我身上还疼呢,你还叫我割?敢情你们不是来替我做生日,而是要送我死来的。”

    说到这里,朱高炽哈哈大笑,拍着膝盖笑道:“天下竟有如此吝啬之人,大开眼界。你这笑话形容的坠泪舍不得,极尽丑态矣,哈哈哈!肯定是你编的笑话,当不得真。”

    徐灏也笑道:“此乃真事,不信你接着往下听。当时他嫂子见她这个样子,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外面的唐富贵把盘子品字放下,陪着亲戚们吃完了那半碗面,也不动筷,也不出言让让,没法子,亲戚们勉强吃了几口,也只得把筷子放下,一个个饿着肚子回家了。

    如此过了几年一直没有子嗣,夫妻俩合计人家求子,都要供一尊送子观音,可咱家要画一轴来供养着,不但花费银钱,而且家里已经供了财神爷了,每天都得上香,再供一尊菩萨,岂不是又要费一份香钱?

    唐富贵说道:“观音是佛,财神是神,莫非菩萨能送子,神就送不得嘛?我干脆自己画个娃娃贴在财神爷怀中就是了。”一抬头见房门上贴着一张娃娃画,喜道:“正好,正好!”

    用刀子把娃娃抠了下来,舍不得买面打糨糊,两口子竟然刮下牙齿上的黄垢,黏了上去。如此夫妻二人每天上一柱香,虔诚祷告一番,叩十多个响头呢。”

    徐淞问道:“为何叩十多个响头?礼多人不怪的意思?”

    朱高炽笑着解释道:“此乃读书人的讲究,每年秀才不得送教官节礼么?洪武年间有一个家贫的,帖子上写了节仪五十文,门生拜师父五十拜,,所以五十个头算是五十文了。这唐家夫妇大抵因省了一炷香的钱,故此多磕头以补之吧。”

    徐灏接着说道:“供了送子财神后,唐富贵对妻子说道:‘人家求财求子,都要许个心愿。可我不敢许愿,要是你生了儿子,我拿什么还?古人说宁许人,莫许神。神爷面前可不敢扯谎,但俗语又说小本不去,大利不来,所以咱们既然求了财神慈悲送子,也得时常有些祭品供养才是。’

    媳妇说道:‘你这算计不好,时常供养花费太大了,不如你大大的许个猪羊的愿,若真得了儿子,咱们可以折合银子供上,反正神仙是不会用银子的,仍旧还给咱们,岂不省事?’

    ‘妇人之见。’唐富贵一个劲的摇头,‘万万使不得,做事要深谋远虑,万一神仙把银子收了去,那怎么办?’

    媳妇想了想,说道:‘不然把我许给神爷好了,神仙应该不会要人吧?’

    唐富贵惊呼道:‘更不行了,倘若神爷一时灵感来了,赐下儿子,把你拿去做小老婆,我岂不是儿子没抱到,反而连老婆一起送掉了?’

    ‘这不好,那不好,那该怎么办?’

    唐富贵见媳妇不耐烦了,忙说道:‘我有个好道理,咱家每日两顿饭,你每顿饭之前,不管是荤菜素菜,先送去供供,也就算是供养了。古语云心到神知,妙不妙?’

    媳妇连声赞道:‘这主意好,这主意好。’

    从这一天开始,夫妻俩果真每顿饭必先供上,磕头祷告一番,白菜豆腐之类直接供上,不会放在心上,倒是买了肉时担心被神仙吃了去,拿个小碗少盛上几块,心惊胆颤的放上去试试。”

    朱高炽听到这里,爆笑道:“大抵见神仙不稀罕,次次肉分毫不动,渐渐也就胆大了,都送过去供了再吃吧?如此蠢人,倒也蠢得可爱,我感觉在此人做生意时一定精明无比。”

    徐灏点头道:“陛下英明,唐富贵看似糊涂实则精细,把个家业打理的风生水起。有一次家里吃鱼,整整一盘子送去供上,不想被一只野猫叼走了。妻子来收时见只剩下了空盘子,惊得目瞪口呆,对唐富贵说道:‘哎呀呀,了不得了。’

    唐富贵赶忙问其故,媳妇恍然道:‘原来财神爷爱吃鱼,早知道就送去一半,可惜了的,心疼死人。’

    唐富贵也后怕的道:‘前日你还说把自己许给神爷呢,亏了我没听你的话。’

    媳妇也拍着胸口,‘果然世上有神灵,今后这鱼咱家是断断供不得了。’从此以后,唐家就再也不买鱼了。”

    “蠢材,蠢材。”

    朱高炽一边说一边举起酒杯,徐灏见他气色红润,比去年瘦了少许,显然锻炼起了效果,欣然举起杯来。

    徐淞见皇帝高兴,凑趣道:“还有后来么?”

    心情好的徐灏笑道:“自然有了,生了儿子将到满月,亲戚担心两口子又把肉藏起来,到时丢了家族的脸,便凑了银子买了一口猪,叫屠户当场宰了,再抬了一坛子好酒,剩下的钱买了些柴米等,都送到了唐家。

    当天二十几个客人来了,一直等到了晌午,唐家才慢吞吞的放了两张桌子,十几个人一桌,然后把菜端了上来,每桌只有四个盘子,一盘猪肝炒肠子,垫了满满的葱花;一盘猪头肉脍豆腐、一盘心肺熬萝卜、一盘猪蹄同肚囊皮炒大白菜,盘盘都都见到青瓷。

    结果十几个人一起举起筷子,转眼间就剩下了四个空盘和几块骨头,唐富贵装着不知情,一味拿人家的酒相让。

    原来媳妇把猪的四条腿和两块大肋巴拿到房里腌制了,欢欢喜喜不亦乐乎,忘了锅中煮着饭,不慎着火了,吓得媳妇大喊救命,亲朋好友赶忙跑过来救火。

    等返回大厅,只见唐家那两条饿得瘦骨伶仃的狗,趁人不在跳到了桌子上,吃着那些骨头汤汁,众人纷纷叹气也无话可说,告辞离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