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四章 情丝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六百一十四章 情丝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首辅沈栗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人各有情丝,喜他无所系;所系有其人,此丝无断际。”

    景致还算不错的道观里,徐灏可不想被人吊起来暴打,好汉不吃眼前亏,干脆去长沙逛逛吧。

    也没和沈襄打招呼,直奔湖南省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而去。要说长沙拥有三千年以上的悠久历史和两千四百年的建城史,乃是春秋楚国的领地,古称潭州。

    时下两湖的粮食产量节节攀升,大有和苏杭一较高低的意思,百姓生活非常富足,长沙也成为四大米市之一和四大茶市之一,另外三个城市分别为江苏无锡、安徽芜湖和江西九江,又被称为江南四大米市。

    无锡和芜湖一向排在粮食产量的前列,眼下的长沙还比不了,之所以能成为地位举足轻重的米市,一必须地处出产大米的中心位置,附近有广泛的粮食来源,便于集中。

    二是运输便利,水陆交通发达,尤其是水道是古时运输的命脉,不能缺少。而长沙地处湘中偏东,湘江下游,湖南东部,素有“陆有玉璞,水有珠胎”之称,著名的浏阳河曲绕郊外。

    至于名胜古迹数不胜数,古园林、古寺庙、古城址、古街道、古驿站、古河道随处可见。

    河流上,一艘艘运载万石粮食的大船往来湘江,毫无疑问是当世最大的内河船舶,徐灏漫步于堤坝上,心里想着湖广熟天下足的著名谚语。

    不过城内却有一种萧条之感,进城时徐灏被迫缴纳了五十文钱的入城税,到处都是王府兵士在巡逻。

    徐灏来此准备探访归隐的刘伯温次子刘璟,刘璟是谷王朱橞的师父,很担心朱橞的野心,曾十谏不纳。

    朱橞倒是想让刘璟做他的姚广孝,可惜刘璟太清楚长沙地处位置的重要性,地处内陆和金陵距离不远,现阶段根本没有造反成功的可能。

    正当徐灏在长沙街头当一名吃货的时候。沈襄批讲文章赢得了满堂彩,众人见他文采非凡,又是名士叶仁的兄弟,短短时间前来入会的人更多了。

    三天后徐灏打首府回来,朱橞这一次在劫难逃了,正好又赶上了文会,在本县老贡生齐家举行。齐老爷据说一生只知道读书。不喜经营,家道渐渐不足起来。

    齐老爷为人方正固执,声望非常高,从不做任何违背礼法之事,即使非礼之言亦从不出口。

    徐灏寻到他家门口,不担心周芳敢来这里闹事。蹲在墙跟和小厮们聊天,很快就把齐家的底细打听的七七八八。

    小厮对着大家伙说道:“我家大少爷不甚聪明,今年二十四岁了还未考中秀才,老爷一直深以为憾;二少爷今年才**岁。”

    有人笑道:“谁愿意听你说什么少爷,我们想听你家小姐,据说是县里的第一美人,比周家大小姐还好看呢。你说是不是?”

    “嘘!”小厮警告道:“我家小姐岂是周家小姐可比?光守礼一节就强的太多了。呵呵,论模样那是没的说,风流俊俏,更出色的是才华,我家老爷时常叹息,如果小姐是男儿身就好了,比我家大少爷聪慧何止百倍?”

    徐灏不愿听他吹嘘,再好看他又惦记不上。干脆起身走了进去。齐家格局是前后都有宽敞的大院子,庭房前面的窗槅非常高,而且都是打开的,便于采光;而庭房后面的窗户全都紧闭,因为能通往内宅。

    一群书童守在院子的西侧,书生们则坐在东侧,每个人一张桌子。席地坐在草席上,一个个摇头晃脑,提笔磨墨,看上去颇有古意。

    徐灏笑吟吟的走到高坐上首的沈襄面前。沈襄面无表情,鼻子里哼了一哼,表示自己的不满。

    这时候,齐家闺女齐蕙娘听说县里的生童都来了,便动了一看究竟的念头。趁着她爹陪着家长们应酬,她娘在厨房忙着料理饭菜的时候,悄悄走出内院。

    到了庭房窗外,用指尖抠破了窗户纸,见黑压压五六十个书生在做文章,虽然少年人居多,可长相端正的却没几个,不是黑就是矮,要么一脸麻子尖嘴猴腮的,反正不符合她的审美要求。

    即使几个面皮白净的,体态却不俊俏,时下读书人有几个锻炼,何况还是苦读书的,要么是个天生胖子,要么清一色的竹竿。

    话说齐蕙娘今年芳龄二十了,不然齐老爷也不会一力发出邀请,长子心地糊涂,次子年幼,何苦花钱款待这么多人?就为了替闺女挑选个如意郎君。

    她轮流用左右眼仔细观看,忽然扫到了徐灏身上,无论长相仪表气度,一见之下大为欣赏,可惜今日徐灏一身下人打扮,连个读书人的身份都没有,齐蕙娘叹息好一个明珠暗投。

    接下来目荡神移,看到了周财主儿子周琏的脸上,模样非常的俊俏,体格也非常不错,心中乱跳起来,下意识的把窗户纸挖了个大窟窿,好看的更清楚一些。

    沈襄有心捉弄徐灏,说道:“你去给少爷添茶。”

    徐灏毕恭毕敬的道:“是!”

    从书童手里接过茶壶,慢悠悠的晃到周琏身边,倒起茶来。周琏抬头见是他,提醒道:“你跑到哪去呢?叫我妹子连续三晚蹲在墙后面捉你,你今晚好歹小心些。”

    徐灏无语的道:“大小姐气性真大。”

    周琏笑了笑,端起茶杯时猛然朝着窗户望过去,只见雪白的面孔闪了一下,就不见了,心说必定是齐贡生的内眷偷看我们呢,也就丢开了。

    而齐蕙娘吓得抚着胸口,连续深呼吸,想走又不忍心,再一次探头往外偷看,谁知正对上了周琏的两只眼睛,唬的少女险些晕了过去,赶忙把头闪开。

    周琏心说她光看着我,难道不许我看看她?干脆站起来隔着桌子,往窗户望去,正好看见一位不肥不瘦,不高不低,如花似玉的大闺女。周琏不看则已。一看之下,整个脑袋翁的一下,手中的毛笔不知怎么掉在了地上。

    正在出神之际,身边的學生问道:“你看什么?”

    周琏急忙回头,笑道:“我看齐家后面还有几进院。”

    學生说道:“易经上有拔茅连茹,茹字怎么写?”

    周琏随口说道:“草头下着一如字便是。”打发了學生,急忙向窗外再次看去。可惜已经寂然无人了,失魂落魄的坐在地上,狠狠一拍桌子,暗道这个一万年进不了學的家伙,真是害人不浅。

    一边的徐灏身负倒水之责,没事就留意他的动静。也跟着看了过去。

    窗外一双美眸又来了,周琏心喜的以眼相迎,徐灏就见纤纤二指把窗户纸扯去了一大片,露出一张漂亮的面孔,两个年轻人就那么相互对望。

    好一个大胆的姑娘,徐灏也不禁暗暗乍舌,如果是齐老爷的女儿。哪是什么守礼?比周家那位野蛮小姐差不了多少,大概是他家的丫头,

    这是要私定终身的节奏?看长相大约过了十八岁,难怪没有了小姑娘的羞涩。

    正当一男一女以神念交流,彼此忘形之时,有人叫道:“周兄!周兄!”

    周琏忙掉头一看,是后面和他同案读书的王绪,问他道:“头篇做完了么?我看看。”

    周琏说道:“才完了两个题比。看不得。”

    王绪笑道:“你必有妙意精句,不肯赐教,我偏要看看。”说完走了过来,把文稿拿起来,一边看一边摇着脑袋,“你笔下总是灵透,我也是这个意思。可字句没有你的有神。”

    说着,把自己的文章递给周琏,周琏只得接过来,见一篇已做完了。哪有心情看?一心想着神交呢,一个字都没看清楚,便满口赞扬道:“真是绝妙的文字,好极,好极!”

    王绪不明就里,指着后股问道:“这几句,我看来不好,意思要改换下。”

    周琏随口应道:“改换好。”

    “那我改了再给你看。”王绪回到自己的座位去了。

    周琏急急忙忙的往窗户看去,那俊俏姑娘早不知哪里去了,把身躯往椅子上一倒,骂道:“这厌物讨厌,一生再难得的机会,被他惊开了,实在可恨。”反复看过去再没人了,顿时没了做文章的心思。

    徐灏瞅着他喃喃自语,失魂落魄的模样,不禁想起自己每当看到美女的时候,那一瞬间的惊艳,如果美女再和自己四目交汇,一副感兴趣的姿态,这对一个年轻男人来说,确实心里会升起万丈波澜,患得患失。

    此刻周琏由不得胡思乱想,此女不是齐老爷的闺女,就是他的妹子,怎么一对书呆子爷俩,家里会有这样要人命的活天仙呢?岂非一件大奇事!自己家里那些女人中也有好模样的,若与此女比较起来,便都成了庸脂俗粉,就连小妹也比不上人家。

    随即又寻思爹娘只有我一个儿子,家中几十万资财,我就算舍上一万两银子,不愁这美人不到我手里。

    忽然窗外一闪,那姑娘又现出了面孔,两个人就这么痴痴的对视。徐灏瞧得好笑,只见女孩眉抒柳叶,唇绽缨桃,微微的一笑。

    这一笑,把周琏的魂笑没了,情不自禁的要将自己的玉佩隔窗送过去,后窗外有一个孩子叫道:“姐姐,娘正到处找你呢,不想你在这里。”

    周琏只觉得姑娘莲步如飞,那里是人了,简直就是一朵带着露水的鲜花,被风吹入内院。

    这般好看的背影,无疑应了四句:“肩若削成,腰若约素;罗袜生尘,凌波微步。”正此女之谓也。

    徐灏则心说要想不挨打,是否帮着周琏牵线搭桥呢?有他护着,周芳能把我怎么样?一转念暗道还是算了吧,万一惹出叉子,岂不是祸害了女孩一生?

    这时候周琏有气无力的道:“我从今后,是活不成了。”徐灏走过来提醒道:“少爷,你文章快赶不及了。”

    周琏清醒过来,一看可不是么,自己的文字还剩下小半篇,人家都差不多将第二题写到一半了,不由得着急起来,也无暇思索,匆匆下笔。一边写着文章,一边还不时的抬头看过去。

    齐老爷高声说道:“午饭停妥,诸位用过饭再做吧。”

    众人默默吃饭的时候,徐灏随口问身边的书童:“咱家少爷订亲了没?”

    书童好笑道:“订亲?去年就成亲了。”

    徐灏一愣,皱眉说道:“已经成亲了?”

    “是啊!”书童笑嘻嘻的道:“你刚来不清楚,少爷娶得是门当户对的庞千户家的千金小姐。”

    徐灏微微摇头,齐家尽管没钱可是正经的书香门第,不可能允许女儿做妾,周琏注定是没有机会了,除非这小子有什么鬼主意。

    齐家的家教非常严厉,男人是决不允许踏足内宅的,吃了饭后周琏又要做文字,又要照管那有个窟窿的窗户,直到日落时分,也不见美人踪迹,而齐蕙娘何尝不急得要死呢?奈何母亲在身边,不敢跑出来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