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三章 长随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六百一十三章 长随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春秋我为王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书房里,徐灏百无聊赖的坐在一边,手里端着一碗凉茶。一会儿想起在辽东发生的事情,一会儿想着什么时候可以回家。

    忽然沈大姐闻讯而来,见丈夫担心是沈襄以前做过的题目,又随口念出了一道题,不悦的道:“做了一篇,好就罢了,怎么没完没了?”

    叶仁摆手道:“你不要管。”

    沈大姐走到徐灏身边坐下,随口问道:“晚上住的还好么?”

    徐灏笑道:“挺好的,吃的也好,大姐你放心吧。”

    “那就好!”沈大姐估计也默认了是族弟的事实,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谈起来。

    调查谷王自然用不着徐灏亲自出马,所以空闲时间一大把,正愁在叶家shi zai是太无聊了,da gai也猜出了叶仁的用意,无非要帮他们找个安身立命的差事。

    这边沈襄做题毫不费力,轻轻松松的又做完了,叶仁拿过来越看越喜欢,喜欢的手舞足蹈,对妻子说道:“令弟大事成矣。”

    沈大姐问道:“什么大事可成?”

    叶仁便将周财主所托详细说出来,笑道:“不过是教教他儿子,以往都是我帮着教几天,每年就送来了四五十两银子,还有衣服鞋帽之类。我把你弟弟推荐过去,他也就不用我了,为了自家亲戚,我也不计较。”

    沈大姐觉得这主意不错,自食其力总比寄人篱下强,说道:“好是好,就怕人家已经请了人,失去了机会。”

    叶仁说道:“今日他儿子的文章还是我看的呢,哪里请了人。就算请人,也得先qing jiao 我看个好歹。”

    沈襄说道:“这位周员外如此信任姐夫,想来他也是大有学问之人了。”

    “他有什么学问?”叶仁大笑,“附庸风雅罢了。他儿子也不过完篇而已,每次做文字,有时明白有时糊涂。人生的倒是非常英俊,若能认真读书,不愁不是科甲中人,只要有好先生教他。”

    沈大姐不乐意了,说道:“既然父子二人学问都一般,那你为何两三番的考我兄弟?”

    叶仁胡子一翘,说道“你懂什么!他父子虽然不通,但他家中往来的门客却有通的。一旦你弟弟笔下欠妥。被人家辩驳出来,将他辞了,岂不是连我的面子也完了?”

    沈大姐说道:“那事不宜迟,你赶紧去张罗此事吧。”

    “成,我现在就走一趟。”叶仁站起就走了。

    屋里剩下三人,沈大姐歉意的道:“如果你哥哥去做先生,怕是要委屈你做个长随了。”

    徐灏笑道:“可以,做书童也没问题。”

    沈襄撇嘴道:“长随都便宜了他,做我的奴才最好。”

    他一想到被通缉即牙痒痒。被抓被杀咱认了,可你一个能影响到帝王和朝廷之人,袖手旁观也就罢了,竟然死乞白赖的跟着我亡命天涯。天底下还有这样的荒唐事嘛?

    徐灏的解释是我不重伤失踪了嘛?总得给天下和外国各族一个借口,不然出兵总归名不正言不顺。

    剿灭女真这件事往大了说也不算严重,想当年安南不一样被侵略?每年造反不杀个千八百人。

    而且历史上明朝对辽东实行的先安抚再分化,进而看其坐大也没少用兵打压。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不是徐灏杜撰出来的,不然努尔哈赤也不会说什么七大恨了。

    总之在明朝搞民族主义很正常,蒙古人的前车之鉴才过去几年?只要不影响到关内就行。消息也被严格封锁了。死亡数字会以春秋笔法一笔带过,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

    沈襄的事沈大姐也被蒙在鼓里,心悬着就怕事不成,这几天没少被丈夫埋怨。

    到了晚上,叶仁喝得半醉回来了,一进门,向着沈襄举手叫道:“恭喜了。”

    沈大姐打房里跑出来,问道:“成了么?”

    叶仁醉醺醺的说道:“我一到他家,周员外便留我chi fan,真是非常丰盛的酒席。席间,我把你弟弟赞扬的世间少有,此事能不成么?已经订好后天上馆,学金每年一百六十两,额外送两季衣服。今日就直接给了五十两,作添补零用之费。”

    徐灏心说这周家真大方,比李太有钱也讲究多了。

    叶仁献宝似的掏出银子放在桌上,说道:“你们俩到他家,有吃有穿有住,这银子也没地方花,不如都给你穷姐夫买点米吃吃,怎么样?”

    沈襄感激的道:“我原是苟延岁月人,只要不饥不寒,有安身处足矣!这修金都给姐夫留下吧。”

    叶仁一听欢喜的心花朵朵开,马上吩咐朱清:“这两日加六两肉给舅爷吃,若还剩下没吃光的肉,那就添买四两亦可。”

    又对着沈襄和徐灏嘱咐道:“你们俩别忘了是我的堂兄弟,姓叶,一定要牢记心里。”

    徐灏心说我的肉呢?你这家伙太抠门了,咬牙说道:“我骑来的驴子也没用了,情愿送给姐夫。”

    叶仁越发开心,大方的叫朱清再去买六两肉,徐灏心里苦笑,一头驴换一斤肉,这个买卖亏惨了。

    谁知第二天,叶仁跑来说道:“你驴子送给我,就是我的了。那驴shi zai能吃,抵得上三头驴的草料,吃的我心中发慌!我也用不着它,赶紧卖了得几两银子,贴补贴补家用也好。”

    徐灏笑了,沈大姐难堪的道:“亏你是个读书人,怎爱钱爱到这个地步?对了,虽说周家不缺钱,什么都有,可我两个兄弟一文钱不带,连替换的衣服被褥也没有,我担心被小看了,那银子你拿出来。”

    叶仁嚷道:“乱说!谁家寒士还讲究什么衣服被褥?人越穷越受敬重。”

    为此夫妻俩吵了半天,最终到底是沈大姐做了主,吩咐朱清买来几匹布,请来家两个裁缝,每人给做了两套衣服,几乎把个叶仁给心疼死。

    到了后日,周家先下了三份请帖,周员外亲自来拜请叶仁送沈襄入学馆,徐灏作为跟班全程陪同,见周家的礼仪非常隆重,家里也非常富丽,对zi的房间深表满意。

    然后周员外领着儿子周琏设酒宴款待,一家上下都称呼沈襄为叶先生。可惜徐灏没资格上席,只能眼巴巴的瞅着叶仁大快朵颐。

    芙蓉县虽是个小县城,风气并不看重富贵人家,尊敬的是科甲人家,文化氛围极为浓郁。

    周员外名叫周通,家趁万贯有良田千亩,在城里开了许多店铺,乃是县里的首富。可是每当家乡人背后说到他,都挪揄他是铜臭员外,当然见了他本人,奉承的和读书人一样。

    久而久之,周通异常恼恨铜臭二字,见儿子周琏生得聪慧俊雅,遂下定决心一定要让儿子考中进士,光宗耀祖一解心头之恨,哪怕一年出一千两银子请先生,他也愿意。

    就怕请来的先生教不好,早先千挑万选请来了位进士,只教了一年多,非常的有才华,没等周通得意呢,人家进京中了进士,做了翰林。

    如今请来了个秀才,他心里有些信不过,唯恐学问浅薄教坏了儿子,因此起了个文会,每个月要会文六次,求朋友们引来县里的读书人。

    徐灏懒得理会这些事,每天吃饱喝足就出去溜达,整体不见踪影,一回来就呼呼大睡。沈襄不乐意了,非逼着他进来陪读。

    这一天是头一次会文的日子,地点选在了城外的道观,沈襄在屋里穿戴整齐,说道:“叶灏你进来。”

    徐灏瞅了眼院子里的书童,叫道:“小的来也!”

    沈襄说道:“这会文是为了考察我学问,不可等闲视之,你也得打起精神来。”

    徐灏说道:“关我鸟事!”

    沈襄怒道:“你看你出口成脏,岂不是连累我没有家教?”

    徐灏气笑了,说道:“行行,我出口成章还不行么?我说你出来这么久了,不想家中亲人么?不思念娇妻孩子?”

    沈襄冷笑道:“别妄想我折腰,我就算死也不会低头。”

    “你低不低头关我屁事,懒得理你!”徐灏一转身走了。

    出门得有坐骑,不然就要依靠双腿了,徐灏马上直奔马厩,周家的马没有几匹,驴倒是不少。

    正挨个选驴的时候,风风火火冲过来一匹母马,上面坐着周家的大小姐周芳,直奔着徐灏而来。

    马速很快,他赶紧往后退了几步,抬手迅速抓住了缰绳,使劲用力一拽,结果马是停下来了,却把大小姐给甩了出去。

    啪!女孩子大头朝下倒挂在木棚上面,长长的秀发搭了下来,惊恐欲绝的看着近在咫尺的驴nao dai ,尖叫道:“救命啊!”

    天气炎热,裙子也滑了下来,露出一双白白嫩嫩的大长腿,在阳光下显得极为刺眼!徐灏知道坏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趁着下人们纷纷救人的时候,先若无其事的走到门口,然后撒丫子就往外跑。

    被救下来的周芳气的满脸通红,fen的道:“那个人呢?他是谁?”

    有小厮叫道:“是学馆先生的家人,叫做叶灏的。”

    周芳怒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非得亲手抓住他不可。”(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