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二章 驴友会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六百零二章 驴友会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春秋我为王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徐灏没带任何丫鬟,但不代表身边没有女人,此刻蛋疼的坐在屋里,眼睁睁瞅着一屋子的妹子给他收拾行李。

    朱巧巧似乎忘了她可是半个辽东之主,每天日理万机的,拿着单子念道:“元号箱是最重要的,拿到我身边来;二号箱是见客的衣服,三号箱是短衫衣裤鞋袜,还有两件紧身绒袄,丝绒棉裤也在里头。赫!天都热了,带这些做什么?真是的。

    四号箱有短枪和书籍,里面有火药小心些,五号箱是外衣和斗篷,六号箱装的盔甲器具;七号是鞋子靴帽,八号是脸盆灯架等杂物,九号装着五百两金子?我说车辙怎么那么沉。”

    徐灏脸红红的,不好意思的苦笑,所有人一边整理一边嬉笑,朱巧巧抬起头来,也是似笑非笑,“我说三爷,合着这是进京赶考呢?”

    “嘿嘿。”徐灏灿灿而笑,都不敢看一边笑的前仰后合的陆素怀,“都一样,都一样,不都是出远门么。”

    朱巧巧无奈摇头,继续念道:“随身钥匙夫君要亲自收好,勿要留心些,取了东西便锁上,不可大意。我剥的莲桂肉同人参膏,放在四号箱的几个瓶子里,瓶子上标了名字,早晚叫嫂子炖一点点吃。燕窝一匣亦在一处,早上随意吃些,小子们懒惯了,不撵着说他们就不做。就是衣服冷暖也要zi留心,宁可暖和些,须知在外边不比在zi家里。”

    屋里哄堂大笑,如果现在地上有个缝隙,徐灏恨不得一头钻进去,媳妇啊媳妇,你当我乃幼稚园的小朋友么?

    陆素怀笑道:“真是羡慕你们夫妻俩,话虽啰嗦简单,但这份情意却浓浓的。”

    其实何止这些,外面还有整整两大车呢。徐灏也没法子,家里关心他的人太多,心真的是暖暖的。

    这时候姑子赶来接她们,说道:“会友们都准备好了,统一的纱帽、眼罩子和蓝丝绸汗巾,路上毕竟安全要紧。牲口也报了数儿,帐也算清了,就差您几位了,钱不着急,回来算也是一样。”

    朱巧巧看着一个劲的打量徐灏的姑子。问道:“怎么这会里不用男人作会首,倒叫你两个女人来做?应酬外事多不方便。”

    道婆笑道:“俺这会里没有汉子,都是女人,差不多够八十位呢。”

    朱巧巧又问道:“那会里的女人也有像样的人家么?”

    道婆说道:“瞧奶奶说的,要是上不得台面的,她敢往俺会里凑合么?李尚书宅里娘们四五位,北街王巡抚家的奶奶,罗指挥家的奶奶,东街上的洪奶奶、汪奶奶、耿家奶奶。大街上的乡宦张奶奶。南街上县太爷家的汪奶奶,后街刘财主家的奶奶娘们,都是县里响当当的乡宦人家,普通大户她插的上么?”

    连徐灏都不禁刮目相看。这岂不是古代版的私人会所或高级驴友会?其实京城也有类似的俱乐部,不过几乎都是达官太太或妇女zi组织的,毕竟人都有交际的需求,好友之间的圈子时常聚会玩乐。会收取些钱作为经费。

    百姓也有各种各样的组织,诗会麻将社乃至著名的洗衣大联盟,为何?在河边洗衣服得占据最好的地方吧?与人对骂得有帮手吧?传播个谣言八卦得有散布的渠道吧?

    还有比如漕运盐帮丐帮等各种行会。武馆或学社,著名的东林党人不就是从书院开始的么。

    陆素怀问道:“咱这里到泰安州有多少路?”

    道婆说道:“人说有六百八十多里路,不过这路好走,清一色新修的柏油马路,顶的上别的路五百里。沿路皆是大县镇,大庙大寺有的是,眼下的景致没的说,满路上的往来香客,香车宝马仕女才子,看不尽的re nao,只恨路不长呢。”

    deng dai 往马车上搬箱子的工夫,朱巧巧闲着无聊又问道:“山上有景致么?”

    道婆好笑的道:“好奶奶,你看天下有两个泰山么?那可是帝王封禅的所在。要没有hao chu ,为什么那云南贵州川湖两广的男人妇女都从几千几万里来烧香?而且泰山奶奶掌管天下人的生死福禄。

    诸位奶奶姑娘可一定要记住了,要虔诚上山,则泰山奶奶会观察凡人,要是不虔诚,这一趟也就白走了;若要心诚,泰山奶奶会给你增福赦罪,好不灵验呢。山上景致太多了,像那朝阳洞、三天门、黄花屿、舍身台、晒经石、无字碑、秦松汉柏,金简玉书,通往神仙住的天桥,多了。时常有仙人在天上飞来飞去,凡人缘法浅,看不到罢了。”

    连喜兴致勃勃的问道:“那些会里去的道友,坐的是轿还是骑着马?得需多少路费?路上有借宿的人家没有?”

    道婆指着十几辆马车,解释道:“这烧香,一来为了积福,二来也是逍遥自在的kan kan景色,若坐轿坐车,shi zai是俗人所为。是以都骑着骡马,会里雇的长驴,来回不过三两银子,要是骑zi的牲口,银子以后返还。

    起初入会是十两银子的本儿,这整三年了,支生本利够三十两了,雇驴住店提前报名,十两银子花不尽,还剩下二十两吃吃喝喝买人事之用。”

    徐灏听得目瞪口呆,暗道果然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他都要怀疑道婆也是穿越者了。

    连喜又问道:“不是会里的人也能搭着去不?”

    “这得看什么人了。”道婆眼看一时半会儿的搬不完,暗暗乍舌沈家的富贵,耐心解释道:“要是和咱们相厚的人,叫她照着三十两银子的本利交钱,俺会对道友们说一声,要带着她去。若是不相干之人,平白的不答应。”

    徐灏这时笑道:“我也得跟着奶奶们去烧柱香,保护我来生和这辈子一样xing yun,不知肯叫我去不?”

    道婆笑道:“您这身份俺巴不得呢。像相公这么俊俏一表人才,咱路上搭伙说说笑笑的玩不好么?再说遇到个难缠事,有爷们在场也是主心骨。”

    徐灏心中暗笑,你知道我是什么身份?要是强人怎么办?到时八十个有钱家的女眷,这一票一辈子吃穿不愁了。

    当然不安全也没人敢出远门。可见时下的治安非常好。这几年朝廷轻摇赋税,与民休养生息,没有修建北京城,没有大规模的劳役和战争,各地迁来的人口有一半分去了辽东,加上靖难之役的蹂躏,山东依然地多人少。

    很xing yun的山东也没有发生灾难,风调雨顺,朝廷在整个北方积极疏通河道,兴修水利。鼓励百姓经商或出海打渔,陆续减免天下的田税,尽管一样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存在,但明朝始终保持着蒸蒸日上的qi shi 。

    百姓但凡能吃饱饭,谁会去犯罪?山东自古出响马,这方面徐灏一直很警惕,几次提醒六部,在各地建设粮仓和制定救灾赈灾等措施。此外他还有意成立专业的警察系统和预备役,无论如何要开始解决二百万军户的难题了。加强各地的执法力度,总之希望百姓的生活会越来越好。

    朱巧巧问道:“各家都有男人跟着么?可别都是些女眷。”

    道婆说道:“怎么没有?有丈夫跟着的,有儿子,有女婿侄儿的。管家家人,随各人方便。可使的是各人zi的盘缠,会里不管。”

    徐灏笑道:“就该如此。”

    可以想象此事的难度,类似电视剧里一身绫罗绸缎的大家小姐满街乱走的场景。甚至是随便对个人就开口说话,徐灏几乎没看见过,只有在特殊的时间特殊的地点。女人们才会扎堆的出门。

    女人能出门是一定得了,逛街根本不犯法,大明律没有这方面的限制,约束是所谓自古以来约定成俗的家规礼法。

    首先出门得低调,穿的尽量普通一些,能不露出脸就不要露脸,当然不是美女不在此列,你喜欢招摇人家未必愿意欣赏不是。

    再来必须有下人或男性亲属跟着,单独出行也可以,只要有胆量,最忌讳的是别跟不是本家的男人同行,说不清楚。

    da gai也是道婆的驴友会经营得当,信誉好没发生苟且或危险之事,因此各家都默许了。可她们头上戴着青色纱帽和遮挡阳光风沙用的眼罩子,为了方便辨认不走丢,肩膀上得捆着蓝色丝绸,太过显眼。

    如此一二百的男女混杂浩浩荡荡的沿着街跑,家家都对此意见很大,认为太不像话了,好在也能理解如此做的苦衷,人丢了咋整?

    一般要出门都是自家两口子一起走,又方便也没闲话,问题是道婆手段高明,好似旅行团一样人多有意思,团员平均年龄在三十五岁以上,四五十岁当家的太太很多,所以出门的难度自然会大幅降低。

    以陆素怀这个年纪和外人一起出门几乎想都别想,这一次无疑是沾了徐灏的光,她本来想让丈夫沈襄陪着,可人家说我戴着顶方巾,跟着你沿街丢人现眼?说完甩袖而去。

    愁得陆素怀为此犹豫了好几天,最终还是因有徐灏陪着,下定了决心,不然肯定要打退堂鼓。

    与此同时,沈襄的妹妹沈氏对沈家老二沈复的娘子薛氏,说道:“大嫂要往泰山烧香,你妯娌不该置桌酒与她饯行么?”

    薛氏说道:“真的?几时起身?没见她说起过呀。”

    沈氏说道:“你当你是大嫂?凡事得禀告你知道!说了两天了,你也不理会,当你不知道呢。”

    沈家老二的角色类似于徐海,读书不成安心料理外事,而沈襄则是远近闻名的举人,因靖难之役,本身山东人就和燕军有仇,加上不承认朱高炽的合法性,拒绝赴京赶考。

    薛氏赶忙进房对丈夫说了此事,要马上过去饯行。

    沈复皱眉道:“大哥也真是的,少妇上什么顶?你们没见过坐着的山轿,往上走还好,往下可是得倒坐着,女人的脸正对着轿夫的脸,一路又仰着头,双脚差不多就在轿夫的肩膀上。

    很多当地的轿夫极为可恶,故意趁着轿子一颠一颠的时候,往裙子里偷窥。就算眼下不是夏天,读书人家的女眷也不成体统呀!我劝你去打消了大嫂的念头。”

    薛氏觉得有道理,便和沈氏结伴一起去劝,谁知当看到朱巧巧和徐灏的阵势,马上临阵倒戈了。

    反过来叫沈复陪着去,气的沈复拉来大哥沈襄,说道:“你不拦着大嫂已经是不应该了,怎么连我媳妇都哄进去了呢?谁知道那两个老歪婆的社里,是不是男盗女娼呢?”

    在门外偷听的薛氏大怒,怎么出个门你当老娘为了偷汉子么?猛虎一样的冲了进来,唬的沈复撒腿就跑,被妻子堵在茅房里大骂,又是道歉又是哀求。

    沈襄也不敢得罪剽悍的弟妹,一早就溜了。原来当年薛氏的父亲对沈家有大恩,兼且薛氏又不是不讲理之人,只是一旦激起了怒火太可怕,fan zheng 沈家兄弟二人都怕她。

    沈家门风严紧,所以沈氏就不敢放肆,尽管非常羡慕两位嫂子,却不敢回家去说。(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