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八章 心去意难留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五百九十八章 心去意难留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春秋我为王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听到老人询问姓名,徐灏说道:“我姓徐。 ”

    “呦!”老人顿时精神一振,“得非国公徐老爷之令公子么”

    徐家俩国公呢,徐灏也不解释,笑道:“正是。”

    老人起身鞠躬道:“真今日翩翩之佳公子了,久仰,久仰,老学生翁婿何缘幸会?”

    徐灏有些受不了折磨,和酒肉三兄弟在一起时,起码还有杨稷和唐富贵在,现在是他一个人面对两个邬斯文。

    如此长话短说:“我见你翁婿二位读书一场,一穷至此,心里很是恻然。我虽有能力资助,把嫂子暂且留下来,可没有长期资助的道理,等钱花完了她仍然要走,又复奈何?

    如果你们信得过我,我有主意替你家化解一下,或许能把人给留下。你二位可同意?”

    有些事无需明言,读书人好就好在这里,一点就透。平儒嘴上不住的叹息,老人则说道:“徐公子君子人也,何伤乎?他之尊意,可谓妙极而无以复加矣。贤婿把这不肖女总如弃了一般,何不听其所谓。倘能革心改面,岂非尔室家之庆乎。”

    徐灏心说可惜您太老了,不然送到邬斯文身边当一个食客,宾主肯定相宜,一日三餐也就解决了,不过把平儒送过去也行,同道中人嘛!

    明朝时期白话文渐渐风行,就连当世大儒也不会动辄之乎之也,这从小说的问世就能证明,过去是受限于写字难,祖先聪明的发明出之乎者也,现今纸张便宜了,说话行文都没必要简略了。

    小说也是如此,以往靠着手去写。一部百万字小说堪称巨作,而现今网络小说百万字都不好意思张嘴,动辄数百万乃至上千万字,放在古时完全不可想象。当然行文也变得越来越啰嗦。称为灌水。笑!

    平儒想了一会儿,叹道:“哎。小弟骑虎之势也出于无奈了,悉听尊裁。只求徐公子稍加姑息,不宜督责太过。”

    当下徐灏叫李冬把钱包拿来,打开抽出一张五两宝钞。送给老人,说道:“给长辈一肉一衣之敬。”

    又抽出十两宝钞,对平儒说道:“当薪水吧,等嫂子后悔了,马上送回家去,若不改其志,那就索性一拍两散。强扭的瓜不甜。”

    又问老人说道:“老先生,你恐怕舍不得吧?”

    老人正色说道:“岂有此理。我老学生今虽穷乏,当初先祖权副使也是有名人焉。此等不肖之女,已在七出之外了。辱我儒门之父多矣,尚何惜乎?虽将她鼎烹斧锉,我学生不过而问焉,何况于化恶为善也?但既承赐食,又蒙厚惠,何以克当。诚所谓却之不恭,受之有愧了。”

    “那好。”徐灏把宝钞放在平儒面前,站起身来:“先回家去吧,自有人出面。”

    他不可能把人给接到自家去虐待,到了徐家岂不是到了天堂?打死怕都撵不走。

    送谁家去受罪好呢?身边的奇葩人选很多,李太、杨稷等酒肉三兄弟皆是能把人气死不偿命的主,可是他们家太有钱了,再刁难也比挨饿强。

    有了,徐灏想起了落魄的李增枝夫妇,有强氏镇着,李增枝不敢趁机占便宜。

    回去对自家女人们说了,徐妙锦苦笑道:“好一个馊主意,不过应该有些效果。”

    徐灏说道:“有没有效一试便知,我也是抱着姑且一试的态度。最终还得给平儒找个正经营生,就怕烂泥扶不上墙,三十多岁的人了,也没个责任感。”

    朱巧巧兴致勃勃的道:“那天和几位嫂子聊天听笑话,至今想想还乐得不行,这事交给我去说好了。”

    如此她坐轿子去了李家,强氏赶忙把贵客迎了进去,命李增枝去把刘蕴妻子曹氏请来作陪。

    想朱巧巧为人八面玲珑,早知他家不富裕,来时准备了厚礼,单是十匹上好的辽东丝绸,市价大概百两银子左右。

    曹氏也有一份礼物,吃酒的时候,曹氏投其所好,笑道:“我因此事想起一个笑话来。一个人家请了一个先生,穷得很。先生要回拜东家,没人拿帖,叫他老婆扮作家人随着过去。

    到了那里,宾主甚是相投,款待酒饭,定要留宿。那先生辞不脱,只得住下。东家叫儿子陪先生睡,叫馆童陪那家人睡。

    次日,先生回去了,其子向父亲道:‘老先生人倒好,只得穷得很,昨晚脱衣服睡觉,连裤子都没有。’那馆童接口道:‘他那家人,不但没裤子,穷得连那话儿都没有呢。’这个笑话正好赠那位平秀才。”

    强氏风风火火的性子,马上派人去叫来个媒婆,如此如此的对她说了,然后跟着徐家小厮到了平家。

    平儒一直躲在外边,不敢回家,媒婆抬着头径自走了进去,对院子里的妇人问道:“这就是平奶奶么?”

    妇人和老人姓权,祖籍是汉人,南宋末年避难去了高丽,元末之时又逃了回来。

    权氏冷着脸道:“我如今不是平家的人了,你是哪里来的?”

    媒婆说道:“我是金陵第一有名做媒的张大嫂,人都叫我张老实。城里的望门没有一家不走动的,听人说这里有奶奶要嫁人,人贤惠能当家,正好有一位国公家的老爷要娶一位奶奶续弦,托我四下找找。”

    权氏升起一脸的笑容,好奇问道:“我虽说要改嫁,又没有露出口风,怎么人就知道了?”

    媒婆说道:“早就有街里街坊传出去了,姓什么我就忘了,您还以为保密呢?奶奶,你既然想翻身,可不能错过了这样的好人家,家中穿绸缎,插金戴银,使奴唤婢不在话下。你嫁了过去,真真是饭来张口,水来伸手,保管受用一辈子呢。”

    权氏满心欢喜,笑道:“他家姓什么?”

    媒婆说道:“姓贾,满城谁不知道贾老爷家?其实年纪和你相仿佛,也是三十岁上下。”

    权氏更欢喜了,说道:“这得等我那不成器的汉子来家,当面对他说明白了。”

    媒婆说道:“终身大事就怕拖泥带水,如果你心肯了,我回贾老爷一个信去,送了衣服头面过来。等你家相公回来说一声,上了轿子,还怕他拦着你么?”

    权氏皱眉道:“这样的人家,也不行聘下礼,难道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抬了去?”

    媒婆无语的道:“你是自己做主要改嫁择夫,要下聘礼做什么?抬了来扔要抬了去。况且别忘了你是有丈夫的,惊动了街坊邻居,闲言杂语的你不怕丑,贾老爷还怕人言可畏呢,人家可是正经人。”

    “这倒也是。”权氏有些无奈,“就怕我那倒运的汉子不肯放手,怎么办?”

    媒婆说道:“此等事就得破釜沉舟,要走就走不能犹豫。你要是下了决断,今晚就能去做新媳妇,早一刻到,不受用一刻么?”走到跟前,附耳低声道:“听说贾老爷有名的大家伙呢,你被窝里舒坦,可得记着我的好。等过了门,二十两媒钱,一分也不能少。”

    权氏一时间欢天喜地,反而拉着媒婆再三嘱咐道:“我这次非要和他说明白了,他走他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夫妻恩断义绝。你今晚千万要来接我,不然我就无家可归了。”

    “我知道了,还用你说么?”媒婆笑着回去复命。

    正猫在邻居家的平儒见媒婆打扮的人走了,心情复杂的回了家。

    权势放下脸来,冷若冰霜:“我今晚就要去了。你要留我,现在就去买绸缎给我做新衣服,买好吃的来供着我,不然,你强留不是你死,便是我亡,这苦日子我实在过不下去了。”

    平儒百感交集,低着头说道:“你到底去哪里?难道十载夫妻,就忍心扔下我自己了?”

    权氏叉着腰冷笑道:“古人说酒肉兄弟,柴米夫妻,没穿的没吃的,我和你还讲什么恩情?将军不下马,各自奔前程,我去哪不劳你惦记,大约总比你府上强些。”

    平儒叹道:“心去意难留,留下结冤仇!也罢了,你走吧。不过你好歹记心里,但凡日后你过得不如意,千万回来寻我,我会一直守着你。”

    权氏鬼迷心窍哪会留恋丈夫?吐了一口说道:“你当别人家还有不如你的?我就死了,也不再上你的门。你可曾听说过,回炉的烧饼不脆么?”

    一个时辰后,天色暗了下来,夫妻俩各自坐在一边,媒婆夹着个包裹进来,说道:“奶奶,轿子来了。”

    权氏心里到底不忍,可事到如今不能再留恋了,起身冷冷的道:“你快写休书给我,不要误了我的良辰。”

    平儒闭着眼睛深吸一口气,当下写了一封休书,权氏叫他念出来,无非养活不了妻子,任凭改嫁的话,通篇没有一个字的牢骚。

    “唉!”权氏心里幽幽一叹,丈夫到底是最爱自己的,一横心叫他打了手印。

    等把旧衣服全都脱了,彻底换上了新衣服,戴上了各种首饰,权氏最后一丝不忍马上不翼而飞,对着平儒说道:“你生平可曾见过这些东西?”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