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章 **贼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五百九十章 **贼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我要做首辅大明文魁首辅沈栗春秋我为王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连着游玩了两天,又是爬山又是涉水,人人累得不轻,就连男人也颇有些吃不消了。

    越是此种时候,徐灏就越不放心,虽说牛首山位于京城附近,问题是自家女人太多,钱也太多了。

    不提徐灏亲自带人四处巡视,沐凝雪带着芷晴晴雯等人住在正殿西屋里,里面有三间大套房,六间厢房,二十人住着也很是宽绰适意。朱巧巧和王玄清住在东侧的红花阁,钟可姑住在瓶花轩,袁氏和富氏住在安和堂,徐妙锦和徐翠柳住在卿静堂,相互都在一个大院内。

    而沐青霜等姑娘们皆住在东大院,格局和这边大同小异,但面积要小一些,是预备着给帝王或王爷的嫔妃之用。

    夜晚,ming yue 当空,芷晴和竹兰带人在宅子里巡夜,提着灯笼或打着用玻璃镜面聚光的手照。走到红花阁门口,有听事的嫂子说道:“两位奶奶已经安寝,嘱咐不必进去了。”

    竹兰说道:“既是这样,我和晴丫头也不用上去,同你们到东院走一圈,再回来shui jue。”

    婆子们一个个哈欠连天,都说:“甚是。”

    当下一群人回身又走,穿过巷子刚刚走到院子里,迎面一对白纱小圆灯,前后又是玻璃手照,也是一行人款款而来。

    前后人们打着灯笼相互照过去,原来是胡书萱和她的丫鬟。芷晴笑道:“姑娘何必出来呢,横竖有我们巡夜。”

    胡书萱说道:“我向来如此,姐妹们入了我的诗社,心里总是放心不下,出来走走也安心。”

    芷晴笑道:“咱们是樗栎庸材,谬膺重任,那里及姑娘调鼎赞襄,中流砥柱。这几日实因公务羁身。不克趋侍巾栉,明日赴辕负荆,敬聆训示!”

    胡书萱非常意外,原本不过以为是徐灏的侍妾一流,谁知出口就不凡,暗道果然青霜常说徐家藏龙卧虎,等闲一个扫地的丫头也小瞧不得,可见是真的了。

    众人都吃吃笑了起来,胡书萱笑道:“我说了两句,被晴奶奶说了一车。罢了。我这就去休息,明日吃你两位一杯酒儿,使得使不得?”

    竹兰笑道:“自然使得。”

    彼此含笑分手,胡书萱自去安睡不提,芷晴等人走了一圈没有发觉yi yang,到处都熄了灯,返回来到了瓶花轩,遇到听差的嫂子来传:“奶奶吩咐说不必过去了。”

    芷晴问道:“这是怎么说?东跑西走,都不叫见面。闹得腿酸脚痛,本想去讨陪杯茶吃,顺便歇一歇腿脚。”

    嫂子笑道:“五爷在屋里呢,人家两口子亲热。你们岂能进去打搅?”

    “怪不得呢。”芷晴转身吩咐道:“五爷在内宅安寝,让各处的嫂子上点心。”

    第一次值夜的巧云说道:“一晚上竟不够跑道了,等回京该怎么好呢?”

    “谁说不是呢。”竹兰俯身揉了揉双腿,“这会儿各人回房shui jue。等回京禀明太太,将这晚上请安一条,除了千寿堂风雨无阻照例请安外。其余都免了才好呢。”

    芷晴笑道:“且过了这几天再说,你们都说累得慌,倒站着说了半天的闲话。”

    众人大笑散去,而外头的男人们却兴高采烈,因徐灏命人去把那群贵族子弟的狗偷来了十数只,当场全部宰杀。

    一连升起了六处篝火,一张张狗皮就那么挂在竹竿上,生怕不知偷了人家的狗似的,又是炖煮又是烧烤,犯罪现场十分招摇。

    徐灏很喜欢喵星人汪星人,也很反感宰杀狗,不过他不是脑残粉,入乡随俗得尊重传统的吃狗习俗。

    看着大家伙大快朵颐,所谓狗肉滚三滚,神仙站不稳,狗肉被封为“香肉”不是没有原因的。

    作为家禽六畜之一,三字经里有马牛羊,鸡犬豕,春秋战国有大量关于吃狗肉的记载。外国人也一样,瑞士自古就流行吃狗肉猫肉,法国人称狗肉美妙而柔,德国和荷兰乃至英国都有吃狗肉的例子。

    真正所谓的爱狗起始于北美,殖民时代地广人稀处处隐藏着危险,狗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是以当地人把狗视为家庭成员之一,也就是说西方人喜欢狗是有传统的,因为狗是最忠诚的伙伴。

    这和中国人自古喜欢马一样,爱护动物也是应该的,但徐灏不敢苟同一些狗粉的极端做法。

    远行在即,徐灏打算提前上坟,出来三天也差不多了,明天派人把各家小姐送回家去。

    忽然黑夜里走来一位道士,徐家人本待上前呵斥,见了来人后纷纷忙不迭的弯腰施礼,那道人鹤发童颜,一部长髯如银丝似的,有一尺多长,不怪大家以貌取人,不敢怠慢。

    徐灏隐约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又想不起来,看着仙风道骨的老道士毫不客气的直接坐在凳子上,接过一碗狗肉美美享受起来。

    这时候徐江忽然跑了过去,恭敬的道:“道爷能否给我kan kan病?”

    道士呲着牙吞下一块滚热的狗肉,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尊恙乃饮食后的感冒风寒,叫做内伤外感,可是么?”

    徐江说道:“我是内伤,非止饮食,因受了一口暗气,唉!”

    周围的家人全都心中暗笑,可不是内伤嘛!被六奶奶折磨出来的。

    道士又吃了一口肉,眯着眼睛享受着美味,好半响才说道:“贫道也略知风鉴,观尊相隐隐有些惊惧之容,又带些忿怒之色,胸中有说不出的隐恨。冰厚三尺,非一朝一夕之寒,若不尽早医治,等藏蓄久了了就麻烦了。”

    徐江成亲以来的心事大抵无门可述,连徐灏都不肯为他出头,积郁在胸这么久,被道长一语道破,喜道:“真神仙,真神仙。尊师看弟子的贱恙还不妨么?”

    道士说道:“吃了你家一碗肉,送你一丸药吧,服了即可痊愈。不过居士心中之恙。古人说得好,心病还须心药医,非药石所能治疗。”

    当下众人看着老道士解开药囊,取出来龙眼大小的药丸,递给徐江后说道:“用姜汤调服,会出微汗,不可太过。再行过一两次,明日即痊愈矣。”

    说完起身告辞,径自飘然而去,徐灏张了大嘴看着他的背影。心说我呢?你不是专门来找我了么?

    正当徐灏为zi不是传说中的真命天子而自怜自哀的光景,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下半夜。

    突然间传出来一声暴喝,“抓住他!”

    徐灏精神一振,站起来活动下手脚,以为那群公子哥杀过来了,正好打一架过过手瘾。

    “往那边跑了,别放走了。”

    不想第二声回过味来,敢情是后面宅子里传来的声音,徐灏顿时脸色铁青。目露杀机。

    幸好沐云跑过来说道:“在客人的院子里捉到了一个采花贼。”

    徐灏听了脸色立缓,可随即又怒了,万一把人家的闺女给糟蹋了,怎么有脸见其家长?

    就见家人抬着五花大绑的人过来。徐灏真想上去一刀捅死,冷笑道:“好大的胆量,把刀具准备好,待会活剐了他。”

    把人给按倒在地。借着灯光看着很年轻,da gai二十四五岁,面相和穿着应该还是个读书人。徐灏若有所思的问道:“你是谁?”

    此人咬着牙没说话,一副硬撑下去的架势。徐灏不屑的道:“把狗鞭拿来,都喂给他吃了。你不是偷花么?好生让你壮壮阳。”

    当下沐云几个不由分说,掰开他的嘴把血淋淋的狗鞭给硬塞了进去,场面惨不忍睹。这时候,打宅子里跑出来个丫头,低着头匆匆走到徐灏身边,轻声道:“请大人放了这位公子,我,我家小姐感激不尽。”

    哦!大家伙立即明白了,原来不是偷花而是偷情的,如此一来人人轻松许多,没防住是因为有内鬼接应。

    幸亏不是在徐家,不然徐灏非得杖毙了这位年轻人不可,不管是为了什么,处在他的位置上,必须如此才能震慑所有人。

    现在则没必要如此,徐灏也不想刨根问底,fan zheng 明天此事就和他完全无关了,看了眼生吞了两条狗鞭的年轻人,那一副吃了砒霜的惨相,说道:“把他放了,咱们继续喝酒。”

    沐云气不过,照着年轻人的屁股上狠狠一脚,扑通趴在了地上,来了个狗啃屎。丫鬟心疼的捂着嘴,恨恨一跺脚转身跑了。

    徐灏不屑的道:“娘的,这丫头也不是好东西,你还有脸生气?玩才子会佳人玩到老子头上,也就今晚心情好,不然打断了你们狗男女的双腿。”

    年轻人挣扎着爬起来,蹲在地上使劲往外吐东西,恼怒的道:“有辱斯文。”

    “斯文?”徐灏冷笑道:“你知不知道夜闯民宅什么罪名?而且还是意图勾搭他人家的小姐,把你打个臭死送到衙门,等你的功名没了,看有什么资格再觊觎大家闺秀?”

    年轻人怒道:“我们有情走到哪里都不怕,学府也不会为了此事革除我的功名。”

    “切!”徐灏切是切,不过也得承认读书人确实有些特权,这要是犯在老百姓身上,不死也得脱成皮,而要犯在所谓的读书人身上,那就叫做风流了,要看撞在了谁的手上。再如果是个名声不俗的才子,保不准有的是人愿意出手相救呢。

    “明人不做暗事,今晚是我的过错,我道歉。”

    年轻人倒是敢作敢当,嘴角残留着狗鞭的血迹,过来给徐灏端端正正的深施一礼。

    徐灏笑道:“不打不相识,坐吧,正好让你见识见识打群架。”

    话音刚落,远处传来哀嚎声,紧接着有人暴怒道:“你们这些混账,敢杀了我的爱犬,打死他们。”

    徐灏起身一声长笑:“抄家伙,揍他姥姥。”

    随后年轻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双方将近百余人的混战,原以为势均力敌,没想到顷刻间成了一面倒。

    倒也不是徐家人能打,而是左右还埋伏着数十人,人数比对方多了好几倍,年轻人看的冷汗直流,暗道我说怎么一进去就被抓了,竟然来到了天罗地网。

    “哎呀,不打不打了。三哥我就知道一准是你。”一位华服青年躺在地上耍赖。

    徐灏伸手把他拉起来,说道:“你们几个不学好,那狗是不是咬伤了人?”

    青年嘿嘿笑道:“已经赔了银子。”

    徐灏说道:“一旦得了狗瘟,银子能赔得起人命?行了,狗都被我宰了,要么留下吃香肉,要么滚蛋。”

    年青人是朱勇的堂弟朱文,其他几个也都是权贵子弟,被权贵里的老大打了自然是心服口服,连bao的念头都没有,反而一个个美滋滋的,狗已经没了,吃吧。

    读书人直犯恶心,一口都吃不下,忽然说道:“晚生叫毛国琳。”

    徐灏惊讶之色一闪而逝,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锦衣卫首任指挥使毛骧的幼子,就叫做毛国琳。(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