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四章 院内鸡冠花后发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五百八十四章 院内鸡冠花后发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春秋我为王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经唐勤这么一说,徐灏就见唐富贵不可抑止的大笑,那位先生红着一张脸,颇有些无地自容的意思,大概是妻子红杏出了墙。

    人家的*徐灏不想打听,挥手不让唐富贵说出来,或许苗秀也习惯了此事,苦笑一声神色很快恢复如常。

    这时唐寿也红了脸,却是恼羞成怒了,骂道:“我对对子要你多嘴,我干你的亲妈。”

    唐勤叫道:“骂我的妈?我干你的祖奶奶。”

    苗秀忙劝道:“他妈就是你妈,快别胡说了。再说他是你的哥哥,怎么能开口就骂人?”

    唐寿气的站起来,叫道:“他是个王八羔子,我哪有什么哥?”

    唐勤说道:“你骂我王八羔子,你也是王八羔子。”

    你一言我一语,兄弟俩骂急眼了,互相揪着厮打起来,苗秀不敢动手教训,只得呼喝着让他俩分开,唐富贵笑眯眯的也不表态,甚至还有闲心向徐灏敬酒。

    好一会儿,苗秀把二人给强行扯开了,又劝了几句,等兄弟俩气消了,马上嘻嘻哈哈的笑成一堆。

    徐灏失笑道:“果然是亲兄弟,打完骂完又是哥俩好。”

    唐富贵得意的道:“他俩从小就是如此,我也懒得去管,骂人打人像个男子汉,我就怕学那些兔相公斯斯文文的和女人似的,没个男子气概。”

    “说得有理。”徐灏心说你书房里就有个兔相公,就不怕上梁不正下梁歪?还有杨稷和邬斯文,人人都酷爱此道,真不明白有的是青楼楚馆,有钱人又能三妻四妾,为何还要如此?

    这时候,苗秀指着院子中还未发芽的鸡冠花,说道:“草花里惟有鸡冠开在最后,秋来独它茂盛。我出一个上联。院内鸡冠花后发。”

    唐勤低着头又一个词一个词的对,抬头说道:“墙头狗尾草先生。”

    “好好。对得好。”苗秀表示很满意。

    徐灏也不禁点头,尽管很不雅,但对得非常工整。一个十岁的孩子也算难得了。

    唐寿却反复念道:“墙头狗尾草先生,头尾草先生。”

    一听便知是在故意挤兑先生呢,一个孩子动辄把这些词汇挂在嘴边,估计就算没经历过人事也亲眼看过了,唐富贵的教育方式真是特殊,或许是为了培养儿子的男子气概,这么小的年纪就不禁亲近女人。

    奇人多奇事,徐灏哈哈一笑,对着唐富贵说道:“如果聪明,这对子对得出奇。”

    唐富贵喜道:“我是听不大懂。叔叔这样夸奖,看来犬子有些前途。”

    叫了俩儿子到面前来,唐富贵问道:“先前外场上有人打稻谷,我出个爹来看打稻,你们对一对。”

    唐勤不假思索的道:“妈去学干穴。”

    苗秀极赞道:“好好。好想头,真算聪明。”

    唐富贵微怒道:“他对的是什么胡话,先生怎么还夸他?”

    “话虽不成话,文理却有深意。”苗秀解释道:“爹看打稻,乃是积谷防饥的意思;他对妈会干穴,才可以养儿待老么,岂不深妙?”

    “哦!有些道理。”唐富贵满意了。看看身前也没什么好赏的,把自己的酒杯递过去,“喝了吧。”

    徐灏瞅着十岁的唐寿得意洋洋的喝酒,心说打死也不能带儿子过来,这家人太可怕了。

    唐富贵的目光转向小儿子唐寿,清楚比不得哥哥聪明。是以说道:“院内鸡冠花后发,你重新对一个。”

    唐寿顺口说道:“墙头狗头先生。”

    苗秀一听,顺着说道:“对的不错,再下些就是了。”唐寿叫道:“狗要先生。”

    苗秀不以为许的谆谆善诱,说道:“再下来点。”

    唐寿皱眉苦思。突然来了一句:“墙头狗几把先生。”

    徐灏噗嗤一声捂着肚子爆笑,苗秀红着脸说道:“对得工整,好得很,只可惜略差了些火候。”

    “去去,去一边吃饭去。”唐富贵气的骂道。

    这时候涟漪打隔壁院子蹦蹦跳跳的溜了过来,拉着徐灏的手说道:“舅舅,我要出去玩。”

    徐灏赶紧把她抱起来,说道:“我先告辞了。”

    一边的唐家兄弟直勾勾的瞅着张涟漪,哥俩同时魂不附体,涟漪小脸犹如芙蓉掩映,眉间杨柳依依,五官生得极为精致,相貌极为讨人喜欢。

    兄弟俩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小妹妹,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等人消失不见了,纷纷叫道:“爹,我要娶她。”

    唐富贵吓了一跳,骂道:“那是你们能惦记的?国公家的大小姐,徐都督的掌上明珠,你爹我就算再有钱也没用,赶紧吃完了滚蛋。”

    出了别院,络绎不绝有游人往山上而去,道路两边的柳树下,几间茅屋改成了酒肆,树梢上头挑着青色的酒帘,不时有客人进进出出,生意非常兴隆。

    周围到处都是草地,很多踏青的百姓自带了酒菜,三个五个席地而饮;也有一些在林荫下围了透风的帐幕,显然里面是些女眷。

    忽然涟漪兴奋的指着一边,很是激动,原来是一群牧童骑在牛背上过来,有的吹着短笛,也有的牵着风筝,小溪边上有人正在钓鱼。

    看得高兴呢,猛不丁的冲过来一只狗,后面竟然跟着一群,大约有四五十只,吓得游人骚动起来,纷纷往道路两旁躲去。

    徐灏微微摇头,不问可知来了打猎的贵族子弟,马蹄声响起,四五个背着弓箭的华服少年骑着马打眼前经过,身后跟着一堆豪奴,一伙人留下肆无忌惮的笑声,旋风似的如飞而去。

    涟漪又指着不远处的一溜席棚,说道:“我要喝茶。”

    “小馋猫。”徐灏取笑一句,抱着她走了过去。

    到了凉棚前,里面坐着一些男女老幼,徐灏选了个没人的座位,把涟漪抱到凳子上,要了一壶菊花茶。

    周围的百姓都看着涟漪,笑言好俊俏的大姐。逗得小丫头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嘻嘻的笑,小手捧着茶杯抿了一口茶。

    徐灏与有荣焉的大感脸上有光彩,好似是他生的一样。

    陪着涟漪坐了一会儿。小丫头坐不住,又要去半山腰上的凉亭玩,徐灏领着她的小手来到台下,沿着石阶一级一级的慢慢踏来,

    游人很有次序的上山下山各走一边,使得不宽敞的石阶很顺畅,徐灏随着人流上上歇歇,不多一时越过了凉亭,上了山顶。

    巅顶什么建筑都没有,用青石板拼成四四方方的几块平地。每方有一丈多宽,四面竖立着白石栏杆。

    上山最是累人,徐灏和涟漪扶着栏杆喘息了片刻,这才走到最前方望下一看,但见蓝天白云。连绵青山有一座竖立的宝塔异常显眼,向阳的山坡开满了黄色的野花。

    与此同时,徐家的管事嫂子不见内宅来取鸡蛋,这才着了忙,走到垂花门询问。

    舒二娘想起来了,说道:“哎呦,前日竹兰发了单子。说了不要蛋了,我因忙乱忘了知会你一声,可别再买了。”

    嫂子急道:“我的祖宗,你迟发两天,叫我多买了几万呢,这是怎么说的?”

    舒二娘笑道:“多的留着同你嫂子慢慢吃呗。”

    嫂子也笑道:“就吃一辈子。也吃不完这些。”

    “你不必着急。”舒二娘指着远处的香玉,“待会我同她商量下,女医门时常赈济百姓,想办法给你把蛋安排了,着什么急呢?”

    花园里。所有人在准备着出行,走陆路太麻烦,打算乘坐四五艘大船一路游玩。

    因徐灏父子俩都不在,一些丫头在温泉里光着身子游泳,朱巧巧和徐翠柳打附近经过,就见一个女孩用浴巾遮着上半身,却光着雪白的两条腿,鞋子也不穿,匆匆跑了过去。

    徐翠柳说道:“你看,也不知是哪个丫头,两条腿生的雪白细嫩,模样一定很漂亮。”

    朱巧巧未及回答,鸾儿笑道:“前儿晚上,我看见奶奶沐浴,那腿比她的还白些呢。”

    朱巧巧说道:“听着混账丫头信着嘴胡说六道,这么尖嘴舌快,连我也敢取笑。”

    鸾儿捂着嘴笑,转过一个弯,站着一个白羊似的赤条妇人,惊觉有人来了,扑通跳下了池子。

    朱巧巧指着她问道:“你是谁家的媳妇?”

    妇人羞得满脸通红,整个人都浸在水中,低声道:“奴家是张家的,因看见此处有温泉,故此忍不住想下水。”

    “原来是大姐家的,真是对不住了。”朱巧巧觉得好笑,赶忙带着大家伙走了。

    等走远了,众人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朱巧巧说道:“得亏了灏儿不在家,不然撞见了可怎么得了?那里可是露天池子,赶明修个木牌,想来咱家沐浴尽管去屋里,不过客人得分开,不然咱家的小姑奶奶们非得不乐意了,嫌人家不干净。”

    丫鬟巧云打对面过来,徐翠柳问道:“进来半天了,诗会在哪开的?”

    巧云说道:“都在藏春坞呢。”

    到了藏春坞,里面花香人影绰绰,坐满了一庭人,朱巧巧说道:“你进去吧,我可没这份闲心,辽东一大摊子事等着打理。”

    徐翠云点点头,和嫂子告别,走进去笑道:“你们也不作诗,静坐着偷吃酒,小心都醉了。”

    沐青霜望着眼前的池子发呆,胡书萱说道:“听闻你家要出城踏青,承蒙老太君出面,我们也能得以随着去散散心,这眼看要出门了,谁还有心思作诗呢?”

    再说朱巧巧去了外宅书房,吩咐管事们进来禀事,徐沂头一个进来,说道:“三哥也不知要做什么,近日辽东到处戒严,似乎要有什么动作。”

    朱巧巧如无其事的道:“他不是奉旨要去接见女真人么,一路上自然得严加防范,此事与咱们无关,生意如何了?”

    徐沂说道:“遇到暴风沉了两艘船,照保单原价赔付了银子,死者也支付了十倍的赔偿金,一下子亏了数万两银子。我真不明白,为何嫂子和三哥执意要开什么保险公司?俗话说生死由命成败在天,出了意外是命不好,怨得谁来?”

    朱巧巧说道:“我也不大懂,但自从灏儿鼓捣出了保险公司,商人们见渡海有了保靠,家家皆安下心来在辽东扩大作坊的规模,可见确实能稳定人心。尽管现在每年都要亏空一大笔金银,但辽东是咱家的基业所在,不要计较眼前的得失。对了,舰队的事准备的如何了?”

    徐沂说道:“已经造好了二十艘远洋海船,水手也招募的差不多了,再有一年就能出行。”

    “嗯。”朱巧巧目光深邃,“灏儿说这关系到百姓的福祉,无论如何也要得到高产作物,尤其是对辽东和干旱的北方,只希望他预言是真的。不过我不希望千辛万苦得来的宝贝给他人作了嫁衣裳,要留在我辽东才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