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章 老夫少妻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五百八十章 老夫少妻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春秋我为王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萧家村,萧易请出梅氏等族中妇女来帮着操办前期之事,修缮新房整理妻子的遗物等等。

    找人看了个好日子,打点头面衣服给提前送到女方家,算是下聘礼。

    萧雨诗闻讯返回萧家村,每天和萧雨滢姐妹俩睡在一起,白天顺便探望下各家亲戚,徐灏也趁机赶来抚慰三女,连续三日夜夜春风,种种荒唐自不必言。(唉小钗不敢说了,大家见谅。)

    因为事先已经答应,吝啬的萧易果真很抠门的封了六两银子,把牛老儿的契约查出来,连同首饰衣物一同送了过去。

    梅氏觉得太寒酸,情知萧易的德性,私下里zi掏了十两银子,就当随了一份礼。

    转眼间今日成亲了,简简单单的把新娘抬到了家里,准备了十桌酒席,邀请媒人诸葛保人来吃酒,梅氏和萧雨滢姐妹俩略坐片刻,一起告辞离去。

    徐家那边徐灏难得回来一次,大办宴席款待所有乡亲,萧易得知后暗暗高兴,巴不得都过去吃酒,省下的酒菜好zi留着慢慢吃。

    要说萧老儿一辈子守着发妻,几乎没亲近过任何女人,临近洞房未免心里七上八下。

    一来怕新娘嫌他老,二来担心生不出儿子。萧家是远近闻名的书香世家,但萧易自幼很喜欢练练拳脚,年届六十保养的很精壮,每隔几天会在院子里锻炼下身体。

    当晚洞房不消多说,牛大姐很满意,此后连续三日每晚竭力房事,一副要把老命豁出去的气魄,也是得到如此妙人儿,对比年迈的老妻真真不可同日而语,兴趣大着呢。

    再说牛大姐从小到大,过的皆是粗茶淡饭。裙布荆钗的生活,天天下地干活,烧火做饭,洗衣缝补,从年头累到年尾,几乎从没时间休息。第一任丈夫在世时,日间干活已经累得七死八活了,夜间枕席之上哪还有什么兴致?

    他丈夫是军户,同样农忙种地农闲操练,本身也不是很壮实的人。两口子一躺下就能双双呼呼大睡直到天亮,所以房事不频繁,大约十天半月应应卯,权当夫妻间的点缀而已,所以没有儿女是有原因的。

    等嫁到了萧家,虽然不算是锦衣玉食,可头上也能戴镀金的金银首饰了,身上穿了松江府和辽东来的上好细布,绸缎衣服牛大姐不舍得穿。都精心藏在了衣柜里。

    饮食上头即使不能日日鸡鸭鹅肉,因萧老儿为了让妻子高兴,隔一天也能吃到猪肉鱼肉,而以往牛家也只有逢年过节之时。才能尝尝肉的味道。

    至于说抵债来的那些可怜人,萧易一介没有功名的人岂敢大肆收留?再说还得花钱养着不划算,无非是从自由农沦为雇农,萧家仅仅只有二房下人。

    但即使如此。牛大姐也过上了有下人使用,终日啥事不干惟有高坐吃喝的地主婆寄生日子,可谓是一朝翻身把歌唱。

    住的方面。在家时炕上铺一条草垫子,再铺一条灯草席子,盖的是粗布被。而如今则是厚厚松软的褥子,夹着绸缎面子的花被,加上丈夫每晚辛勤的撒播种子,牛大姐方才知道,敢情这人世间竟然还有此等富贵尊荣的生活,简单概括一句话,自认为以前白活了。

    故此非但没有嫌弃丈夫衰老,反而当成了心肝宝贝一般,要多恩爱就有多恩爱。对此萧易深为动容,少不得疼爱妻子疼到了骨子里。

    有一晚萧老儿笑问道:“我娶你时生怕年纪大了,你看见我的白胡子,同你这样的嫩脸挨着,不定怎么厌恶呢,谁知你竟这么疼我。”

    牛大姐双手摸着他的脸,笑道“我看见黑胡子的多,见了你这花白花白的,觉得分外有趣,叫我怎么能不疼爱呢?”

    人家老夫少妻十二分的恩爱,全村人看在眼里,一时间传为美谈。

    梅氏进京谈论此事的时候,徐灏听着默不作声,六十岁的年龄放在后世可能不算什么,别说什么无污染之类的话,营养摄入卫生条件医疗条件乃至安定发达的生活,古人永远无法相比。

    平均寿命的大幅度提高不是必然,在古代能活到六十岁已然称得上是高寿了,可放在现代算什么?正常而已

    寿命健康的话题不做探讨,fan zheng 徐灏认为萧易没有儿女,他和故世妻子不孕不育的几率各占二分之一,运气不好的话,照样不会使新媳妇怀孕,再说六十岁的人了,如果贪图欢爱的话,身体健康未免堪忧。

    不过毕竟是六十的老人,萧易也不是贪图女色的性子,按理说初期的新鲜劲过后,zi就能注重保养了。如此一来,牛大姐会不会乐意呢?总之房事的稳定和谐,是夫妻之间和睦相处的一大因素。

    当然这只是徐灏的一时想法,有病才会去关心人家,他zi都有苦自知呢,想满足所有人绝无可能,必须要做出取舍,年轻时或许可以夜夜做新郎,等上了岁数呢?

    有鉴于此,十四岁的崔佳人已经送回国了,留下的权美人至今还没那个,顶多搂搂亲亲。

    结果如他所料,不到半年的时间,萧易上了年纪的人,已经累得力尽筋疲,面对年轻的妻子也难免觉得兴致索然了,精神上渐渐开始倦怠,再不能勇猛如初了。起初不忍疏忽妻子也为了种下种子能获取收成,隔五六天勉强应付一下,后来似乎支撑不来了,一上床便假装酣睡。

    牛大姐也没当回事,虽然不免有些失望,也能体谅丈夫,以为他真的睡了,替他塞塞被角,zi离远些去睡。这令萧老儿过意不去,加倍买些好吃的回家,或是妻子要买什么,也不吝啬钱财只管去买。

    暗地里心疼不已,无奈zi的本事不济,只得依靠钱财弥补了,da gai这也是众多官员或广大男人们的真实写照。

    切!鄙视!

    萧易和牛大姐的故事暂且告一段落,容以后再作补述。

    且说骑着驴的黄淮水没有进京,而是拐了弯去了镇子上的县衙。到了县门口找专门写呈子的读书人代书,将来意同人家说清楚,写了一张呈子。

    问题是乡下就这么大,谁不认识谁?他又在三四个人里找了位熟悉的,他熟悉人家,人家也熟悉他呀。

    写书的姓戚,人称戚代书,读书时得过何氏的接济,甚至从小时候就暗恋过何氏这位村里的第一美人,太清楚对方的人品了。

    何氏和他都住在邻村,考上童生后全家搬到了县里居住,因此黄淮水并不知道二人认识甚至很熟悉。不然的话,da gai就得设计引来戚代书,进而诬赖他是奸夫了。

    压抑着满腔怒火,戚代书知道有名的黄大少不识字,照着呈子念道:“具呈人黄淮水,年二十七岁,系本县孝义村人。

    为恶婶败坏门风,肯恩究治,以维风化事。窃身胞叔生员黄其礼,娶妻何氏,素不循谅,居心恶毒。身叔日受欺凌,气成痨症,前年病故。

    何氏逞其淫恶,大肆奸贪,丑声四著,以有关颜面,不信浮言。

    今亲在恶婶房中搜出私孩一个,臭恶不堪,实有奸情证据。伤风败俗,莫此为甚,为此义忿上诉,伏乞恩准立拘究治,实为德便。”

    洋洋洒洒念完了,戚代书轻轻问道:“怎么样?”

    “好,写的好!”黄淮水还非常得意,随手付了钱,因为连今日乃放告日期都算准了,zi算无遗策也!

    想古代衙门可能全年三百六十五日无休么,小小县衙集公检法于一身,还管着税收徭役等事。

    戚代书深深看了他一眼,不知心里想些什么,当下在呈子上按上zi的印记,交给黄淮水zi进县衙投递。

    您猜县太爷是谁?曾被谷王祸害过的祁璞玉,自从屁股遭受了奇耻大辱后,为了复仇痛定思痛,返回家乡开始闭门修炼,头悬梁锥刺股啥都用过。

    其实本身他读书十多年学问就不俗,人也聪慧过人,只是以前类似贾宝玉的性情不喜俗务罢了,所以去年朝廷额外开了一例恩科,马上如愿考上了进士。

    祁家迁居广东,家世不凡又和徐家颇有渊源,是以祁璞玉异地做官被点为了邻近京师的县令,他zi不想被认为是靠徐家才得以留在京畿,罔顾来时母亲的嘱咐到徐家走走。

    却不知官场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到底多多少少受了恩惠。

    祁璞玉至今念念不忘的是对谷王复仇,格外关注审理案件,正在堂上坐着呢,百姓也认为他是勤力的好官,短短时间官声不错。

    祁县令看了呈词,心里立刻有数了,满篇的为何氏鸣冤,讲诉其为人的话语,好在戚代书不知罪魁祸首就是黄淮水,不然乐子大了。

    审案不能单凭一面之词,程序必须要走,祁璞玉当即委派捕厅仵作去验看孩子,又出差役拘拿嫌犯,找寻人证到案审讯。

    等在外面的黄淮水见县里准究了,赶忙托人上下打点,他认准了县太监年轻没经验好欺骗,把事情自问办得滴水不漏,又骑着驴子返回家里等着听信。

    (求求月票和推荐票!小钗睁着星星眼,每天三更一万字,大家伙可怜可怜呗!)(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