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四章 也算学霸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五百七十四章 也算学霸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春秋我为王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今日是临安长公主过五十岁的寿,早早送来了礼帖,得知茍氏怀了身孕合家都很欢喜。朱高炽提前一天在宫里为其举办了家宴,所有公主都出席了,是以今日无需再来贺寿。

    唯有徐翠桃夫妇因担心受李芳的影响,损害了夫妻俩的名声,先是搬到了娘家暂住,最近又在徐家刚刚破土动工的新宅附近要了块地基,把全部心思都放在了打造小家上头,对婆婆的大寿并不十分热心。

    过寿加上儿媳妇喜得身孕,可谓是双喜临门。一大早,李家那些八竿子打不着的穷亲戚纷纷从乡下赶来庆贺,李家真正的亲人都死绝了。

    红梅配了小厮成亲数月,也发现有了身孕,夫妻俩都知道此乃主人的亲种,而奶奶肚子里十有*倒是自家的,打死也不敢说破,少不得当亲生儿子养吧,不算吃亏。

    有意思的是,蒙在鼓里的李芳算了算日子,料到红梅肚子里一定是自己的骨血,如果妻子没怀孕,即使丢人也得承认了,可妻子已经有了,丫头又配出了这么久,就算生了儿子也杂夹了小厮的杂气,何况谁生男生女还不一定呢,再说反正都是自己的种子,闷声发大财吧。

    哪里知道红梅的是百分百的纯血,茍氏肚子里则是百分百的杂血,正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李家的血脉传承。等到日后孩子长大了,到时孩子的长相或许会很耐人寻味,此处暂且不表。

    有了后代,李芳难得精神奕奕的站在大门外,迎接陆续到齐的男女亲友,里外张罗的十分热闹。

    正要坐席,家人飞报:“国公府徐老太君亲来贺寿了,太太奶奶们也来了。”

    众亲友听见赶忙起身回避,内宅那些怕见人的乡下奶奶们,亦赶着躲藏的影儿不见一个。

    茍氏领着全府上下的媳妇丫鬟迎了出去。临安公主带着李萌在中厅等着迎接。

    李芳也走到大门外远接,只听着鸣锣喝道之声,整条街挤得水泄不通。老太君出门排场可大了去了,徐庆堂和徐灏爷俩的仪仗都来了不说。萧氏等人各有各的出行队伍,而且老太君还有御赐的十六抬大轿,青罗伞等等,近乎全家倾巢而出。

    最前方八十名亲军都到了公主府,后面的执事还没出府呢。

    这排场看的李家亲戚一个个目眩神迷,一乘乘彩缎轿子打眼前穿过,一辆辆碧游车络绎不绝,妇人婆子俱都一身的绫罗绸缎,到底来了多少人,不知道!

    轿子在中厅歇下。亲随轿夫等男人们都退了出去,各自的媳妇们将轿帘卸下,两边丫鬟嫂子们纷纷上前伺候着太太奶奶出来,临安公主笑着对老太君问好。

    老太君对茍氏笑道:“都是自家人,媳妇有身孕也不必操心。把姑姑婶婶姐姐妹妹都赶到屋里吃席就完了。”

    这话说得所有人都笑了。

    这边家里,富氏在屋里忙着打扮,起床晚了没来及过去,富家的管家富三魁的媳妇看着她梳头。

    梳了头,换了双新鞋,富氏把最好的首饰都戴在头上,谁知一脚蹬在了尿盆子里。顿时把一只簇新的大红高底鞋,贡绣白纱金线的裙子,里面的裤子染上了臭尿。

    倒霉的徐江刚一只脚跨进来,富氏大骂道:“你瞎眼了是折了手啊?尿盆子怎么没拿出去倒了?这弄了我一脚,还赶着去公主府呢。气死我了,倒不如你赶紧死了。我做了寡妇再没人惹我生气。”

    富三魁家的说道:“姐姐,姐夫就该替你端尿盆子?不是还有丫头么。”说完她指着外面的金珠,“小臭肉!奶奶的尿盆子,你不该端出去?放在这儿淌了一脚。你等我回府对老爷说,领回去打你不!”

    富氏说道:“我叫他让丫头厢房睡。丫头不在屋里,她们的活计就该他做。”

    站起身抖着湿漉漉的裙子,富氏的脸色很难看,唬的徐江脸色发青,老老实实的贴着墙不敢言语。

    富娘子见状说道:“姐夫你先出去,省得她看你生气。”转而对富氏劝道:“我的姐姐,你真当徐家是面捏的?说两句就完了,可别不依不饶了。你那干弟弟马上就要娶小巧了,她若在家这么罚丈夫,我看你疼不疼?”

    富氏冷笑道:“两码事,要是小巧那妮子敢像我似的降我兄弟,他不休了她,我替他休了。”

    富娘子笑道:“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别忘了主持公道。”

    富娘子的丈夫富三魁是富老爷的远房族侄,因此富娘子习惯了管富氏叫姐姐,古时类似情况不分年纪大小,姐姐算是显得较为亲热的尊称,不是一家人或隔着辈分也可以叫。

    富娘子的亲弟弟认了富氏做干姐姐,自小一起长大,那小巧也是远房的富家小姐,性子和富氏基本酷似,针尖对麦芒,所以堂姐妹间自小就不对付。

    徐江得了富娘子的话,拿眼看着妻子的脸色,慢慢一步步的挪了出去,男子汉大丈夫这般窝囊,抹着眼泪进到他娘屋里。

    王姨娘叹气道:“我的儿,这是又惹祸了?”

    徐江抹着眼睛,气道:“谁敢惹她?她自家一脚插在尿盆子里,昨晚我睡在外头,凭什么怪我不端出去,还当着娘家人骂我瞎眼折手。”

    王姨娘说道:“算了算了,你要早早替她端了,何至于被咒一顿?”

    正说着,富娘子进来笑道:“恭喜姨娘,贺喜姨娘,奴家给您报喜来了。”

    “快请坐。”王姨娘忙起身说道,一脸的苦笑,“何来什么喜?不气死已经阿弥陀佛了。”

    富娘子款款进来,一屁股坐在了炕沿上,瞅了一脸苦瓜相的徐江,轻笑道:“今日特来说一声,我家老爷自从许了成就女婿,每日以此为念。正好今年地方开科,宗师当年是老爷的同寅,再三请托要替女婿进学。

    下面府县考的容易,兼且姑爷贵为徐家子弟也是个童生,不过备了一份厚礼,不算贿赂只是托个情罢了,必保姑爷如愿考中秀才,今年就能进国子监了。

    待上秋乡试,主考按理说可能是我家老爷的同年同门,姑爷你先刻苦攻读着,到时老爷自有算计,兴许连过三场也非难事呢。”

    王姨娘大喜道谢,整个人似乎都年轻了十岁,她毕生的心愿不就是指望儿子出人头地么。

    当下拿出二十两银子感谢富娘子,两位女人说说笑笑言谈甚欢,倒是徐江不怎么欢喜,做官很有意思么?

    要说明朝也有学霸,从举人到秀才再到童生,在地方学府到京城国子监,自己不求上进,遇到岁考或自己考或用银子保一个三等,也不和要上进的人争,常年霸占着读书人的身份就好。

    古代并非是考上了就会一劳永逸,每年不但由吏部派人下来考察人品和风评,就和公务员一样还得年年考个资格证书,合格了你才能优哉游哉的不纳税,有资格每天议论国事。

    就算当官无需考试了,但一样得接受每三年的吏部考核,年年劣等是要清除出官僚队伍的。当然像徐灏此种终身录用制是另一回事了,甚至还是世袭制,小徐烨就算将来啥都不干,最低也能混上个正二品大员。

    不过权贵的淘汰率也很惊人,谋逆战败等大罪有铁卷丹书也没用。历史上永乐朝随着丘福十万大军全军覆没,一串的侯爵伯爵都被革除了爵位,大概有十几个家族之多,剩下的朱棣也无需动手了。

    如果将来不出意外的话,朝廷早晚也会对人数日渐囊肿的权贵们下手,最起码也得减轻下国库上的负担。

    到时就看谁家出现不孝子弟吧,连累家族覆灭。反正古往今来就是这么回事,所谓富不过三代固然有自身的原因,但何尝不是外力必然要加祸呢?想一想至今争论不休的的土木堡之役,一下子减少了多少白吃饭的富二代富三代。

    徐江也算是个学霸,九岁那年很争气的考上了童生,此后便很满足于最基本的身份。他自己也清楚考不上秀才,死活不把学籍迁进京城,年年在萧家村隶属的县里参加岁考。

    每年考试时,他也算是老前辈了,对着一群半大不小初出茅庐的学弟们,颐气指使的非常风光。闲着无聊回县里的学堂念几天书,和那些大学霸没少欺负小学生们。

    其实就算徐江不学文,以他的家世也没人敢看轻,他自己也学得腻味了,难道等七老八十还和小学生站在一起不成?早就想向徐海看齐,做一个悠闲的富家翁。

    一想到要应付乱七八糟的外人,又得苦学参加春闱,一旦瞎猫碰上死耗子当了进士,还得费心劳力的应酬座师同僚。

    然后聘师爷雇门客,带着人辛辛苦苦的跑到外地去做官,巴结上司讨好同事什么的,麻烦不麻烦?不由得感到十分无趣。

    哪比得上家里无事一身轻呢,哪怕有个母老虎在,再说去做官敢不带着夫人么?

    现在都欺负死死的,在外头没了长辈哥哥嫂嫂制衡,家里岂不成了她的一言堂?如此徐江更不乐意了。

    奈何此事由不得他,就算到时故意交了白卷,大抵那文章也会不知从何而来。

    “唉!”无精打采的徐江叹了口气,唯一的好处,或许妻子不会太严厉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