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一章 我是你弟弟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五百七十一章 我是你弟弟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葡萄架下,兄弟几个坐在学士椅上,徐灏亲自端上来一道家常活洛鱼,肉质松软,甜淡可口。

    徐海赞道:“很多人吃不惯海鱼,喜欢吃湖鱼,我倒偏爱海鱼,但必须是新鲜的。”

    徐淞说道:“这是人的本性,海边的人看到湖鱼,一样的稀罕。”

    第二道菜就是炒螃蟹了,哥几个低着头一瞧,螃蟹块和鱼肉混合一起,卖相不太好。京城的吃法要么蒸熟了用手剥肉吃,要么把外壳都去掉,剩下整个的螃蟹肉,手艺高明的厨子连腿上的肉都能连着下来,做汤吃,一碗两只。

    徐淞举着筷子问道:“这怎么吃?”

    “送嘴里吃呗。”徐灏夹起一块来,“出了京城,各地都是类似吃法,没那么多的讲究,你们也入乡随俗吧。”

    这种环境下最适合边吃边聊,说话的时候,屋里的徐烨几口吃完了饭,跑出来拉着徐淞的胳膊,“我剩下了好多炮仗,五叔你陪我放了吧。”

    徐淞笑道:“你取来咱俩去放。”

    当下徐烨跑回自己的小书房,捧着一扎长,小鸡蛋粗的炮仗来。徐灏皱眉说道:“太响了,要放出去放,不要惊到了谁。”

    这边徐江走过去,提议道:“不如绑在狗头上,看看能炸成什么样子。”

    徐淞说道:“可以试试,找一条可恶的狗,要是好狗震杀了可惜。”

    徐烨瞅着两位叔叔,有些不忍心,徐江不管他,说道:“街上云婆子家的灰毛母狗极为可恶,每次看见我就咬。”

    徐淞问道:“它咬你干甚?不是拴着绳索么?我每次只听见叫唤。”

    徐江恨恨的道:“就是她保的媒骗我娶了个恶婆娘,我想去好生理论,竟然放狗来咬我。”

    “就是那只狗了。”徐淞立刻同意了,“活该杀了她家的狗,走。给你出一口气。”

    徐烨看傻眼了,想去又不敢转而跑过来求父亲领着他,徐灏便领着儿子出来瞧热闹,打算给儿子练练胆量。

    趁着中午家家户户吃饭的光景。徐淞吩咐小厮哄了那灰色的大母狗出来,几个人一拥而上,用绳子把狗的嘴捆住,然后徐江将大炮仗绑在狗头上,用火点燃了信子。

    母狗跑了出去,没跑几步,砰地一声!把个狗震得的四脚拉叉,倒在了街上,徐淞和徐江拍手哈哈大笑,小厮上前解开了带子。

    躲在父亲身后的徐烨捂着眼睛。就见那条狗躺了一会儿,挣扎着立了起来,摇摇晃晃的回家了。

    徐江还要去炸它,一副要虐死的架势,徐灏说道:“出口气就算了。”

    悻悻的收了手。徐江嚷道:“干放炮没意思,真想把我不贤惠的妻子头上点个炮仗,炸她一下子,看她还敢不敢欺负我。”

    “你就没出息,好歹是个爷们,力气不强过她?”徐淞一副过来人的身份,“我教你个妙法。房事做完了别急着拿出来,就放在里面,她再浑也不会翻脸。”

    徐灏见老四出起了馊主意,接下来就要儿童不宜了,让小厮把炮仗都放了,送儿子回去。徐湖默不作声的听着。

    徐江问道:“睡着了不就掉出来了?”

    徐淞笑道:“此乃最风流的报复法子,只怕你没本事。弟妹不是罚你睡在床边么?你脱了衣服按着她,使强狠狠弄着,堵住她的嘴,保管很快不会骂人。手都软了呢。

    拼着干她两宿,一刻不停的报复,叫她事后软瘫热化像死狗似的,则今后你还会怕她?岂不能睡一夜平安觉?”

    “有道理。”徐江频频点头。

    徐灏想笑,以他的小身板还不够弟妹塞牙缝的呢,若真是这么勇猛如虎的话,早就温柔如同羔羊了,还两宿呢,估计一个时辰都坚持不下来。

    徐湖这时笑道:“五哥的法子不中用,要不我给哥哥献上一策?”

    徐江也回过味来了,如果拼死加吃药或许堪堪一战,问题是万一妻子食髓知味咋办?不出半年自己小命反而交代了。

    “你说。”

    “那我说了?”徐湖笑眯眯的,“嫂子强你弱,自然得采取以柔克刚之策。今后凡事顺从着,不要违背了嫂子的意旨,她说要出门,你就替她收拾轿子;如果叫你跟着,你就随着走,不用跟着了,你就安生坐在家里等。诸事顺心,还能难为你?”

    徐淞忍不住笑道:“好主意。比方说她看上了哪个和尚,你别找来个道士,如此看她喜欢你不?”

    徐江笑道:“啊!原来你和嫂子这么好,是用的此等妙法。可惜我不能如此,所以我妻子不自在。”

    徐淞说道:“你嫂子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敢别扭一点儿么?过年时她们走百病,放烟花招来了多少汉子追着?没有一万也有三千了吧,你媳妇在一群婆娘里像个宝塔似的,故意一双小脚歪呀扭呀走不快,那些汉子蹭蹭的追了过去,有一个留下来毛手毛脚的么?

    这么多的婆娘丫头,属我媳妇儿年轻貌美,当时羞答答的样子,万人称赞,千人喝彩。”

    徐江笑道:“你说的都是狗屁!”

    看着他俩斗嘴,徐灏出来说道:“别说了,天气不错,去莫愁湖游船。”

    当下四兄弟骑马直奔莫愁湖,徐海下午有事没去。到了湖边,没有动用自家的画舫,随便租了一艘小船,在岸边买了些小吃和酒带着上船,船儿悠悠荡荡的滑了出去。

    还有二个多月就是五月端午节,今年要赛龙舟的似乎更胜往年。船娘说两岸河房全都租尽了,用来放置龙舟或拉队伍进行训练。

    徐灏朝湖面望去,果然游船如蚁,数艘龙舟在湖面上如飞穿梭,鼓点声非常响亮。

    小户人家的妇女七八个人一起租艘小船在边上游玩,大家闺秀自然单独租的大船,也有使用自家的画舫,船上四面垂着帘子。

    问题是阳光照射下,薄薄的帘子就跟没有似的。挡不住外面的目光,徐灏在两船交错时,大概能看清楚里面女人的长相和表情。

    有美人游湖自然吸引来了无数豺狼,虽然不敢船靠着船直接鉴赏别人家的小姐。可把船在前后左右的游荡总不犯法吧?

    这时徐灏发现有一艘画舫升起了帘子,几个打扮如花似玉的姑娘坐在船上,周围的轻薄子弟见状精神大振,吩咐船家追了过去。

    一时间画舫在前面慢慢走着,数十艘船只在后面追着,场面蔚为奇观。

    徐江也忍不住叫道:“快去看看,不是秦淮河上的姐儿,是良家。”

    就这么追了半天,大概绕着莫愁湖转了一圈,突然就见几位姑娘径自把裤腿裸至膝盖以上的部位。露出数条毛茸茸的大腿,在湖里笑嘻嘻的濯足。

    周围的少年见了无不羞愧,赶忙调转船头而去,附近游船的女人们趁机大声哄笑,惹得少年们无颜留下。只得靠岸一溜烟的跑了。

    徐灏对着红着脸的徐江叹气道:“你呀你,被你连累了。”

    忽然他心中一动,观察着画舫上哈哈大笑之人,男扮女装故意戏耍登徒子,其性质怎么和玩锥子的那伙人一样?

    笑了笑,徐灏转过身来,对仍然在斗嘴的二人说道:“好生吃酒。不许再提起家里的事。”

    徐湖笑道:“行个酒令好了,堵住两位哥哥的口,谁再提起嫂子们,罚酒三杯。”

    徐淞说道:“行,今日不都吃醉了不许家去。老六来,咱俩“打虎”。我说你打,你说我打。三哥七弟有学问,太文雅了咱俩不是对手。”

    徐江说道:“那我先来,鸡屁股拴线,常言两字打。”

    徐淞笑道:“太简单了。‘扯淡’二字。惧内掌图营,人物七字打。”

    此言一出,徐灏和徐湖都在思索,徐江更猜不出来了,想了一会儿说道:“不会打,我认罚,说了答案吧。”

    徐淞笑道:“是‘怕老婆的都元帅’。”

    明明说过了不许再提前事,见徐淞还是不依不饶的,徐灏抬手指着他点了两下,以示警告。

    徐江说道:“孩子跑在哥前面,四书五字打。”

    “当我没读过四书么?”徐淞不假思索,“这是‘幼而不逊弟’。”

    “不玩了。”徐江开始耍赖,说道:“咱们一人一个笑话吧,说得不好一钟酒。”

    徐淞笑嘻嘻的道:“那我先说。说这秦淮河有几个惧内的人,同命相连打算成立个会,可这么算计打听也只有九个,就少了一人,只得在金陵城内到处寻找。

    寻到了莫愁湖附近,只见一个十七岁年纪的人,拿着一双女人的裹脚,一双膝裤子蹲在湖边上洗。

    这些人私下里合计:‘此人肯替老婆洗裹脚裤子,必定惧内,何不请他入会,以足十人之数?’因此上前说道:‘咱城中秦淮河一带打算齐了一道怕老婆的会,得十个人,已是有了九人,单少一个。老兄既然肯替令正洗裹脚,可见是同道中人,敬请兄弟入会。’

    就见那人傲气十足的叫道:‘我不去秦淮河,我为什么不在莫愁湖做第一个惧内的?倒在你们那边做第十?”

    徐江顿时气道:“三哥你评评理,他一张口果然没好话。万一我媳妇和你媳妇也来游湖,不慎被她们听见了,岂不惹了大祸?你一准跑了,却留着我受罪。”

    徐淞仗义的道:“跑一步的不是人!你瞧我拿出陈阁老打高夫人的手段来,替你教训教训弟妹。”

    说得兴起,徐淞起身来回比划,说道:“兜着奶这么一推,照屁股来两脚,往脊梁一顿拳头,我要不治的她赶着跪地给你求饶?我是你弟弟。”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