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八章 聊天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五百六十八章 聊天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大明文魁首辅沈栗春秋我为王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李增枝早早跑出家门,去了外科铺子买了些止疼消肿的膏药,在茅厕里抹上了,顿时觉得冰凉凉的,舒服多了,回来时路过了刘蕴家。

    年末的时候,刘蕴被心怀不满的商人联名举报,各部经过核实,刘蕴确实收受贿赂过万两,并且任意加罚银子。

    对此徐灏一点都不手软,要求不管涉及到谁都得革除官职。而刘蕴家产被全部抄没,幸好现今乃是洪熙朝,没有剥了皮填了草。朝廷念其故世的父亲,没有发配三千里,但是这一辈子不许做官了。

    如今刘蕴夫妇寄居在老丈人家里,也是住的临街院子,成了亲不方便安排在内宅。他兄弟刘如虎却凭着办案的本事,最近在顺天府混的风生水起,两口子在别处买了宅子。

    徐家也是此理,被徐灏霸占了花园,其他兄弟都得搬到别处去。

    李增枝不愿回家,心说自从娶了罗刹进门,终日在家当奴才,干脆进去找刘蕴聊聊天吧,躲过一刻是一刻。

    刘家门前没几个下人,两个小厮蹲在墙根下懒洋洋的晒太阳,两个成年男人躲在门房里说笑。

    见他进来,这几个人不约而同神色古怪的笑了笑,两家来往频繁无需客套。

    李增枝一直走到天井附近,见刘蕴正撅着嘴眼泪汪汪,头上顶着一块大捶衣青石,两只手扶着墙壁,直挺挺的跪在那里。

    李增枝深深叹了口气,悄悄走过去,低声道:“你又得罪嫂子了?”

    刘蕴也叹了口气,委屈的道:“我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得罪她呀,纯粹没事找事,无端端的拿我出气。她是受了小姑子的闲气,骂我们俩白吃闲饭。”

    李增枝很仗义的道:“那我去见嫂子,替你求个情。”

    “别别。”刘蕴心说你和我现今的际遇一模一样,同样的寄人篱下。我娘子认你是老几?急道:“你不要替我添祸,等她气消了,自然会饶了我。”

    这时候曹氏听到外面的说话声,对女儿说道:“去看看你爹同谁说话呢?敢是哝哝唧唧的咒骂我么?”

    闺女出来一看。叫道:“是李叔叔来了,和我爹在说话。”

    曹氏喜道:“我正想要请他来呢,来的好,快请进来。”

    现今都是风光不再的权贵家,事实上和小家小户没差多少,规矩也就没必要讲究了。

    是以李增枝听到后,给刘蕴使了个眼色,几步走入房中,闺女自顾自的到别处玩了。

    李增枝施礼后找了椅子坐下,说道:“嫂子这些日子好么?上次我家奶奶怠慢了嫂子。很是过意不去。”

    曹氏笑道:“我还想请大嫂来家吃酒。那天我吃了好几斤,你娘子的酒量也差不多,别人很少有此酒量,所以咱们姐妹俩能喝到一块去。”

    “嫂子。”李增枝挂起笑脸,“我哥怎么又冲撞你了?如此生气动怒的。幸亏是我来了,要是被他人撞见,岂不是连带着嫂子也颜面全无?”

    曹氏怒道:“家里落到如此田地,我恨不得嚼了他的肉,脸都丢光了还剩下什么?

    说起来你们俩都是一丘之貉,没一个争气的。事到如今嫁鸡随鸡,我也没了指望。可好歹做些事吧?前日见你家婶子,说烧茶煮饭铺床扫地全是你,连马桶都是你倒,服侍的好不小心勤谨,就算你这么好,婶子不顺心还要打打骂骂呢。”

    说完曹氏神色温柔下来。又说道:“我当时替你很委屈,说了她几句,人要惜福,一个丈夫殷勤胆小在家里这般地位,还想要怎么样呢?放眼京城几家如此?但凡是个绝情些的丈夫。不得狠狠心把妻子扫地出门?”

    李增枝正一肚子的苦没处倾诉,这下子感觉遇到了知己,接口道:“可不是么!我昨日受了一场大冤屈,虽说不好告诉嫂子,可嫂子就像我长姐,如同母亲一样,就说了也不妨。昨日晚上不知为了什么,她竟然拿芦柴做了个小夹棍,几乎把我下身夹成了两段。刚刚偷空出来找了医生,上了些药。嫂子,您说世上可有妻子这样对丈夫施加非刑?”

    曹氏吓了一跳,说道:“哎呀,天大的不是打几下也就罢了,亏她这么狠心?怎么舍得?看着就不心疼?却说我今日为何生气?我也当你是亲兄弟,不怕笑话。早先我后面生了痔疮,这几日发起来又疼又痒的,受不得把医生请来家看看,他竟说我是酒色过度才发的,这不是胡说八道信口胡诌嘛?

    你瞧瞧你哥那个熊样?他色的起来么?哪怕退一万步说,我就是在酒色上头发的病,我疼死了也愿意,可何尝有呢?大抵酒上头倒是靠谱些,论起来也不多,每天三遍零零碎碎不过一斤半斤的干烧酒,算过度么?”

    李景隆心中暗暗乍舌,心说你这喝法快赶上酗酒了,面上正色说道:“不多不多,此乃小饮养身。”

    “就是啊!”曹氏来了劲头,看看屋里也没旁人,反正话都说得如此亲密无间了,叹道:“我故此不肯吃医生的药,今早痒得我抓心挠肝,记得徐都督对人说口水能消毒,没法子,叫你哥替我舔舔。谁知他竟嫌我的脏,死活不肯给我舔,气的我一怒之下,罚他跪着了。”

    李增枝不由得想大笑,咬着舌尖勉强忍住,信口胡说道:“原来为了这档子事,是嫂子您错怪了哥哥,刘哥哪敢嫌嫂子脏?其实这痔疮是脏毒,那是一团火,而人的舌头也是火,要不说能消毒么。起初舔舔虽然能好受些,过后更疼得痒的厉害,乃是哥疼爱嫂子,怎么能恼他?”

    “我不信。”曹氏摇头道:“以往家里那些门客奉承他,常说什么替他舔痈舐痔的,可见有效。”

    “哎呀!”李增枝无语的道:“我怎么敢欺骗嫂子?那是外人为了奉承捞取好处,是个形容而已,只是口头上的说辞。”

    曹氏想了想,说道:“要据你这样说情,罢了,饶恕了那奴才。”

    “好嘞!”幸不辱命的李增枝跑了出去,替渐渐开始翻白眼的刘蕴搬走了青石,把人扶起来捶了几下腰。

    刘蕴哎呀呀叫着俯身揉了揉膝盖,一瘸一拐的进了屋,曹氏瞪着眼,说道:“要不是李叔叔帮你分辨明白,定叫你跪倒明日不可。这一回暂且放过你,下次再敢大胆,仔细了你的狗命。”

    指着随后进来的李增枝,曹氏又说道:“你和叔叔比比,不知羞么?看他如何待婶子的,那是怎么个孝敬法,你赶紧预备酒饭拜师吧,求他好生教导教导。”

    刘蕴亏了李增枝救他,感激的不得了,听了妻子的吩咐,马上亲自去街上的酒楼点了四碗好菜,一坛子上好的金华酒。

    吃饭的时候,李增枝说道:“哥站着,我怎好坐下?”

    曹氏不在意的道:“他应该站着伺候,你只管坐着。”

    李增枝说道:“哥在嫂子跟前站着不妨事,我一个外姓兄弟,如何使得?没有这个礼。”

    “看叔叔的面上,赏你坐了吧。”曹氏撇了撇嘴,自从一切用度都要靠娘家接济的那一天,刘蕴的地位自然一落千丈。

    如此三人坐着吃饭喝酒,曹氏善饮一连请李增枝吃了数杯,李增枝忙说道:“我酒量有限,万一醉了,回去怕娘子怪罪。嫂子你自已多用几杯吧。”

    曹氏斜瞅着丈夫,说道:“竖起你驴耳朵听听,婶子家法这样严厉,叔叔是这样的敬畏她,也不枉自是个人。”

    喝呀喝呀,一坛子酒都被曹氏自己喝了,没忍住先前的对话,说道:“你没听叔叔说了没有?他昨晚惹恼了婶子,差点把下身夹的稀烂。而你这不中用的奴才,就该拿铁剪夹得碎碎的喂狗才好呢。”

    李增枝有些坐不住了,起身告辞,曹氏脸色通红,说道:“多坐会儿再走,急什么?”

    李增枝解释道:“已经晌午了,怕家里找我吃午饭,我得回去服侍。”

    曹氏嚷道:“你瞧瞧叔叔人在外面还记挂着婶子,你在家里懒得一动不动,样样靠着我爹,等我爹不在了那一天,你也不动吧,一家人都躺尸等死。”把个刘蕴羞得无地自容。

    说完起身拉着李增枝的袖子,说道:“为了别的事我不放你走,为了婶婶你快回去吧,得空常来走走,教教你哥哥怎么做人。”

    李增枝心里得意,真是好久没人这么夸他了,面上客气装着谦逊的样子,斯斯文文的说道:“我知道了。”

    刘蕴送他到大门口,满肚子的闷气,起先还很感激李增枝救他,可是大家明明半斤八两,屋里那位眼瞎了?就知道一个劲的赞外人。

    李增枝还不忘嘱咐道:“你也老大不小了,凡事顺着你娘子,不要自讨苦吃了。”

    刘蕴没好气的道:“别的罢了,那痔疮怎么个舔法?这也怪我?”

    李增枝深深叹息,为了表现出曹氏夸奖的一字不差,叹道:“你这算什么?我在家什么不舔?这还不满意的打打骂骂呢。其实也不过头两次恶心些,习惯了也就没什么。

    古人说得好,人在矮檐下怎敢不低头?谁让咱们犯了王法呢?活该遭此劫难,所以你也别说舔不了的话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