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五章 柔情似水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五百六十五章 柔情似水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春秋我为王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书房里,坐着徐妙锦和徐翠柳二位一心想修炼之人,就算无法真的长生不老,可哪怕是修道略有有成,练成了青春常驻之术,试问哪个女人能拒绝诱惑?

    面对着一脸虔诚的弟子,徐灏盘膝坐在前方的蒲团上,两只手拈成妖娆的莲花指,侃侃而谈道:“修炼内丹,必须结合规律的饮食和一些对人体有益的药物,打坐结三百日之胎,这全是心上的功夫。所谓坐中练气,吞津咽液都是末流也。”

    徐翠柳认真问道:“那到底要如何练气呢?”

    “这个。”徐灏神色有些古怪,“修炼内胎其实和生孩子一个道理,无中生有养出婴儿可能么?须阴气添加阳气,书上也说什么金公生擒活虎,宅女,哦姹女独架赤龙,什么乾夫坤妇,媒嫁黄婆,离女坎男而结成赤子。

    有人说修仙是逆天而行,但起步根基则必须顺天而为,阴阳之道乃宇宙真理,所谓一炉火焰炼虚空,化作半丝微尘,万顷冰壶照世界,形成一粒黍米。”

    两位弟子神色动容,似乎徐灏真的是得道之人,这番话说的很有道理。

    不料徐灏又说道:“神归四大,乃龟蛇交合之时;气入四肢,正乌兔郁罗之处。玉戎芦进出黄金液,红菡萏开成白露花。至此际,超凡入圣,而金丹大道成矣!”

    徐妙锦脸红了,若有所思的瞪着满嘴胡说八道的侄子,而徐翠柳则听得入迷。因为哥哥确实讲得靠谱,总之因人而异,听在心里的反应各不相同。

    徐翠柳追问道:“可到底要怎么筑基形成内胎呢?讲了这么多我仍然不得要领。”

    徐灏沉吟道:“这个嘛。我也只知道实际,并不清楚安胎采药,立炉下火的理论。”

    徐妙锦气笑了,笑吟吟的道:“要不晚上师父来我房中,亲自指点弟子一番好么?”

    “呃!”徐灏露出一丝喜色,小心翼翼的道:“再等些时日,我如今功法还未大成。”

    “呸!”徐妙锦柳眉倒竖。举起玉手遥指着某人,“亏你自称修道之士,焉敢涉邪?我要用神火烧尔之皮。迅雷碎尔之骨。”

    说完看着沉溺于修仙中的翠柳,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徐妙锦没好气的拉下她,慎道:“你还当真了?没听安胎药都出口了么?他分明就是假借传道实则行采花的下流坯子。”

    “切!不懂男女合籍双修的乡下人。”徐灏灰溜溜的被撵了出来。蹲在兰春身边。看她把昂贵的宣纸一张张的扔进火堆里,心疼的道:“别玩火了,咱们酿酒好不好?”

    兰春来了兴趣,问道:“酿什么酒?”

    徐灏说道:“书房里还有两坛二十年陈的绍兴女儿红,开坛就剩下八七斤了,你们俩往里面添加些冰糖、松肉和橘红什么的,泡几天口感会更好。反正你们试着加一些喜欢吃的,看看能出现什么口味。”

    “好好好。”两个小丫头欢天喜地的站起来。手牵手的跑去了厨房。

    站在廊下的徐妙锦见状摇头道:“你真舍得,初六那日徐淞想尝尝你都不肯。偏偏给她俩随意糟蹋。”

    徐灏边拿起工具把黑灰都扫干净了,边笑道:“千金难买一笑嘛!徐淞喝了也不会念我好,当天晚上他和徐海就撺掇凝雪让芷晴偷偷给送去了两斤,也不见来谢我。”

    徐妙锦闻言笑道:“要谢也是谢他们的嫂子,谢你干嘛?”

    徐翠柳念念不忘刚才之事,说实话她真的动心了,可惜三哥没安好心,不然真能修炼那该有多好?顺口问道:“今日不去衙门么?”

    “不去了。”徐灏洗着手,“我请辞的奏折圣上已经同意了,现今无事一身轻。”

    “什么?”二女大为震惊,徐翠柳急忙问道:“为了何故?莫非是朝廷有人与你为敌,还是因不赞同你,以致心灰意冷了?”

    徐灏笑道:“都不是,张玉将军回来会接替我的左都督。圣上是打算让我玩两年,然后进内阁做位學士,这期间有空教导太子。哦,我现在是太子太傅了。”

    “真是的。”徐翠柳这才心安下来,拍了拍胸口,“吓死了人,你早说不就完了。”

    徐妙锦说道:“一天到晚就知道捉弄人,几时才能长大呢?”

    此时麝月才起床,昨晚她非要说值夜,自然和徐灏翻云覆雨了一番,累的起来晚了。

    灵玉打外头兴冲冲的回来,说道:“今日家里发放月钱,还说过节花销大,月钱要加一倍。夫人刚刚去了大奶奶院子,说顺便要商量下新宅子的图纸。”

    麝月赶忙回房梳洗打扮,要赶去帮忙,徐翠柳说道:“一发月钱全家都乱糟糟的,咱们找个安静地方坐一坐。”

    每次发月钱都免不了些争吵,大抵谁犯了错罚了些钱,或谁谁谁的赏赐多了,女孩子就是这样,比人家少了哪怕一文钱,也非要掰扯个明白。

    徐灏也得找个地方躲躲,不然找他评理的人太多了,不见李冬送来礼帖没地方可去,干脆提议道:“去竹园吧,她们养了些金鱼锦鲤。”

    徐翠柳招手叫过来在厢房里吃茶嗑瓜子的鸾儿,打发她先去通报一声。因哥哥没吃饭,吩咐权智贞整治一桌酒席。

    明朝头几位皇帝受到太祖的影响,都很喜欢吃咸菜,其中朝鲜的泡菜虽说没有辣椒,但味道别有一番风味,也是物以稀为贵的缘故。

    泡菜和积酸菜一样,乃是东北至朝鲜半岛储藏白菜过冬最重要的食物,没有之一。一直得等土豆地瓜和辣椒花生等传入到东北,饮食结构才会发生些改善。

    中国人口的天花板始终在六七千万,一旦人口爆炸就意味着要改朝换代了,为了控制人口,历朝历代都收取人丁税,类似计划生育一样,多生孩子意味着沉重负担。

    当然在明初时没有此种困扰,朝廷会减轻赋税,一度还得倒贴钱,只为了鼓励生养,但是当田地粮食不足以供应人口的时候,赋税就会大幅度的增加。

    明朝中后期土豆地瓜等高产作物都出现了,可惜那时明朝没有足够的重视,也是内忧外患朝政**,无暇顾及。

    清朝很好的解决了难题,一来大规模推广两季稻和高产粮食作物,二来税收政策发生了改变,多生孩子养的起也能填饱肚子,此外还有传说中的永不加赋,多管齐下使得人口从明末一个亿暴增到了四亿左右。

    当然以上都络得到了知识,太深奥了也不懂,对与错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必须增加人口,人多就意味着强大。

    因此徐灏最终下定决心,如果郑和还不回来,那么他将亲自率领船队远征南北美洲。无论如何,得到土豆地瓜是他自己认为的历史使命,只要做成了这一件事,已然无愧于穿越一次。

    竹园,徐灏独自坐在亭子里,看她们一个个凭栏而立,观看水中的游鱼唼藻,宛如锦屏上的仕女图一般艳丽,又如盛开的鲜花一样鲜妍。

    鬓影衣香,婵娟斗媚,光是看着就令人大饱眼福。翠柳吐出口中的豆蔻掉入池中,引得金鱼争相接之,不时跃出水面翻起绿水波浪,一圈圈的涟漪层层扩散。

    徐妙锦面带微笑看着,崔佳人却对着水下的鱼儿嘻嘻的笑着,权智贞亦以豆蔻喂之,招来了几尾挂珠蛋种的细白花鳞争先抢夺,甚为可观。

    徐灏看着看着叹道:“太那啥了。”

    原来起先都用豆蔻喂食,闹得金鱼摇头摆尾的来回游动,正好一阵微风吹来,水底天光划开一线。追着来的兰春见状说好听些是以香津吐下,说难听就是很不卫生的吐口水,巧春和芳春有样學样也跟着吐吐沫。

    三个丫头吐来吐去恰好吐到了金鱼头上,那鱼大怒摇了几摇,悠然而逝。其她人一来当她们年纪小不以为意,二来都知道怎么回事,别说吐几下了,下池子捞鱼保准某位得赶紧张罗来暖汤,并一准生火帮着烤鱼吃,因为类似的坏事干了也不是一桩两桩了。

    最终徐妙锦无法忍受,默默看着一对比目鱼儿,说道:“我们去吃酒吧。”

    几个人回到亭子里,任由三大春丫头继续胡闹,权智贞取来一壶上好的葡萄酿,用琥珀杯盛之,液体鲜红夺目。

    徐灏没忘了喊道:“别下水,太冷了,要捉鱼可以把水放出去。”

    徐妙锦和徐翠柳等全都摇头叹气,权智贞立时慌了,哀求道:“万望饶过鱼儿一命。”

    崔佳人年纪小这些日子无忧无虑,知道徐灏脾气好好,不满的道:“这是我们的池子,不可在这里淘气。”

    徐灏一听赶忙警告道:“不能被她们听见,不然非得下水不可。”

    徐妙锦忍不住说道:“你到底要宠到什么地步?以前红叶绿竹也没见你这样,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还小嘛!”徐灏不以为意的笑笑,眼中一丝歉意一闪而逝。

    “是我的不是。”徐妙锦先道了歉,知道他之所以纵容,完全是出自对身边人的内疚,据李秋他们说,每次苦战皆是亲卫们舍身挡在灏儿身前,不然早就丢了性命。

    看着嬉笑着玩闹的女孩们,一派天真烂漫,徐妙锦油然升起的一丝怜惜,眸光柔情似水。(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