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八章 洪熙大典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五百五十八章 洪熙大典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春秋我为王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徐灏很重视洪熙大典的编纂,主要是为了继承永乐大典,想要完整保留下中华文化瑰宝,留给后人一份旷世遗产。

    没有太多计较这其中的政治意义,当时几乎没怎么思考过,纯是为了永乐大典而洪熙大典,不想此举却给他和朱高炽带来了无以复加的巨大好处。

    从他提议的那一天开始,满朝文臣没有不赞同的,并且立刻赢得了天下读书人的推崇。

    朝局的迅速稳定,提议洪熙大典可谓是功不可没,重视文治的朱高炽登基为帝后,原本大量心怀不满的文人也随之动摇了。

    因为此乃士林梦寐以求的文化盛事,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其中,时至今日,几乎所有读书人都公认编纂洪熙大典是旷古绝今的伟业。

    “天下文艺之英,济济乎咸集于京师。”时下士林如斯形容盛况的真实写照。

    起初开始的时候,是由解缙、胡广、胡俨、杨士奇等内阁学士担任总编官,召集了翰林院以及京畿江南的一百四十七位大儒,粗略统计编纂出了洪熙大典,费时仅一年。

    随着朱高炽对文事的高度重视,满朝文臣的齐声建议,洪熙三年,再次任命解缙、姚广孝、郑锡、杨士奇等人重纂,这一次的规模扩大到了整个天下。

    参与的文臣文士,宿学老儒达到了惊人的二万一千六百人,几乎涵盖了所有德高望重的饱学之士,单凭人数上的规模,足以称得上旷古绝今了。

    而在各地征召的缮书人进行描栏、清抄、绘图和圈点工作,已经无法确切统计出准确数字,可以说近乎所有读书人都直接间接的参与到了其中。

    所以洪熙大典代表着整个士林的集体心血,对于人心的凝聚起到了无可估量的正面作用。历史上朱棣孙祖三代的永乐盛世和仁宣之治,毫无疑问也和当时编纂永乐大帝有着直接的关系,这三十多年来,贤人辈出。四海昌平。

    参与编修大典之人的生活条件非常优裕,户部再穷也会优先供养,文渊阁是主要的办公场所,居住地和另外的工作场所安排在距离皇宫不远的崇里坊等地。附近就是刚刚落成的皇家图书馆。

    徐灏坚决反对把藏书放在纯木质结构的文渊阁,理由是太容易遭受雷劈火灾。

    也因他对大典的卓越贡献,徐灏也算是一名编内人员,好处是参与编修的官员可以免朝。

    光禄寺早晚供给酒肴点心,时鲜果品,工资高待遇好,各种补助非常多,但同时工作也是极其辛苦的,能成为一名编纂代表着无上的荣耀,所有人令以徐灏难以想象的热情。一丝不苟的认真做事。

    洪熙大典总共三亿七千万字,全部采用手工书写,字体为官用的楷书,所谓馆阁体一笔一划抄写出来的。而且所绘制的山川器物也全用白描手法,旷日持久。精丽工致。

    许多当代有名的书法家,风尘仆仆的赶到京城,不计报酬仕途,只为了求得作名抄手。

    朝廷并未限制时间,但他们却日以继夜的用了五年的时间定稿,然后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完成了,平均每天要抄写五十万字之多。汇聚了十数万人的心血和努力。

    每次当徐灏拿起原版的书时,手都是颤抖的,毕竟在当时这是最高的学术成就,举世无双。祖宗创造的文明独步于全球,而后世的没落和先人不应该有什么关联,子孙不争气。难道能埋怨当过世界首富的祖辈么?

    徐家珍藏的洪熙大典,不过是分支抄写而成,各方面远不足以和原版相提并论,而且也不全。

    难怪当时徐灏开玩笑的用洪熙大典作为奖励,身边女人全都兴奋万分。实在是太珍贵太浩瀚了,珍贵到了是个人就知道他就是在开玩笑。

    有鉴于永乐大典正本的失传,七大副本依然在持续火热抄写中,也就是说文坛盛世还会持续很多年,如此一来,要比历史上的永乐朝更进一大步。

    只可惜徐灏的书法估计连崇里坊扫大门的都比不上,因此只能很遗憾的没能在某一页留下自己的笔迹,至于题个字啥的,泱泱大明哪有他的位置?

    洪熙大典正文22877卷,凡例和目录60卷,总计近22900卷以上,装成11095册,世界上的第一部大百科全书。

    一整天,徐灏给解缙大人倒茶,给杨士奇大人添水,给姚广孝大人捶背,甘之如饴的做了回义工,晚上自觉很光荣的回家睡觉,只为了不久后在竖立的丰碑上,也能留下自己的名字。

    次日清晨,垂花门传达家里所有适龄少女,十三岁以上都到千寿堂等待。

    徐灏一起床,就见花园里人人忙着匀调脂粉,精心打扮,稻香居成了最热闹的所在。

    好多人跑来借新衣新裙子,各种首饰装扮自己,叽叽喳喳的声音吵得人心烦意乱,徐灏心说不就是八个大丫鬟的位置么?至于好像皇帝选秀女似的隆重?

    奈何他说的不算,躲到书房也时不时的来人借东西,最后干脆和妻子一起去了千寿堂。

    一路上到处都是花枝招展的丫头,等各堂执事嫂子传唤人进去,好家伙,徐灏竟然不知几何时,家里的女孩竟然一百多人了。

    千寿堂里,老太君对萧氏说道:“和咱娘们两处比较起来,自然是凝雪那边的事务最繁,最聪明伶俐的都给她好了。我记得咱这边的丫头一半是新补的,都还能办事,余下的几个都是多年老人,我觉得很满意。”

    萧氏说道:“她们毕竟大了留不住几年,这一次老祖宗好生挑几个才能出众的,留着慢慢使唤。”

    “也罢了。”老太君神色间有些感慨,“让孩子们进来吧,别在外面冻着了。”

    萧氏吩咐道:“将丫头们分班带着进来。”

    月兰出去传话,很快鱼贯进来了十个丫头,徐灏感觉有些面熟有些面生,大多连名字都叫不上来。

    老太君将老花镜戴上,仔细瞧了一瞧。问道:“那第二个叫什么?”

    那丫头走上几步,文文静静的说道:“我叫红杏,今年十五岁,在绣花处当过二年差。”

    月兰说道:“红杏极安静的人。心灵手巧。”

    老太君笑道:“我常听她的名字,家里很清贫,每天静静的做针线,从不与人拌嘴,也不多管闲事,手艺数一数二的,可是她?”

    月兰说道:“正是她,平日从不和人一起玩笑,丫头们也大多不愿同她往来。”

    老太君笑道:“曲高和寡,自古皆然。留下吧。我屋里就两个缺,你们谁知道好的,再说一个,叫来瞧瞧。”

    原本空缺是留给水晶的,可惜她不来了。徐灏真想把令人头疼的兰春送过来,小姑奶奶最近闯了一堆祸,朱巧巧看不过眼,叫到身边去仔细调教了。

    那边萧氏亲自举荐个人名,徐灏低头吃着早饭,现在丫鬟对他来说,更像是公司里面的职员。事实上就是如此。

    被选上了意味着升职加薪,意味着嫁了人也能在转职后,站在相对高的职位上。这一次一百多人竞争八个位置,自然绝大多数人都会失望而归。

    竹兰走过来,对沐凝雪说道:“今日还有别的事么?”

    沐凝雪说道:“你们俩安安心心的回家吧,灏儿今日休息。有事他就能办了。”

    “嗯。”竹兰转而对着徐灏解释道:“初二没能回家,请了两天假。”

    徐灏无语的道:“你娘家出了门就到了,来回用不上一炷香,至于如此么?赶紧走赶紧走,看见你们就心烦。”

    竹兰嘻嘻一笑。转身和月兰一起辞别了老太太和夫人,携手出去了,她俩是两姨姐妹,原本不是很亲,但自从双方的父亲都故世后,两家并作了一家。

    月兰成亲了,因老太君一日也离不开她,隔几天方能回家一次。而竹兰自从离婚后,因没有孩子的拖累,一直住在内宅,有时在千寿堂和月兰睡在一起,有时在稻香居这边留宿。

    月兰小时候过得不好,父亲是个无赖一类,母亲钟氏过不下去了,愤而带着女儿返回娘家,所以月兰自小随了母性姓钟。

    钟家姥姥见两个外孙女回来,府上老太太起,至太太奶奶们皆赏了礼物,满满堆了一炕,心中十分欢喜,口中不住的念佛,感谢不尽。

    叫长孙钟义同他娘赖氏将礼物收好,在炕桌上摆了几个碟子,娘儿们坐着饮酒闲话。

    赖氏趁机说道:“弟弟也大了,听闻三少爷身边缺了个主管,以你们俩在上房的体面,何不让弟弟接替了朱管事的差事?”

    竹兰好笑的道:“那怎么使得?一没有资历,二年纪太小,这可是开玩笑的?”

    赖氏脸上有些挂不住了,竹兰她娘小钟氏先瞪了女儿一眼,又给了月兰使了眼色,月兰会意说道:“舅妈,竹兰说的是实话,要不先在少爷身边做个小厮亲随?”

    “我不干,丢不起人。”十五岁的钟义火了,气呼呼的跑了。

    赖氏冷着脸道:“以前李秋才多大年纪就做了亲信?二十来岁就成了将军,怎么义儿就不行了呢?莫不是姑娘不把自家人放在心上吧。”

    竹兰刚要开口反驳,月兰拉扯了她一下,委婉解释道:“这方面由不得我俩去说。舅妈您想想,少爷身边人多了,都举荐亲戚能受得了么?大家伙都是先小厮再长随,期间或学武或习文,选择适合自己的前程。除非少爷他自己看重了谁,不然谁的脸面都不给。”

    “原来如此。”赖氏脸色缓和下来,笑道:“那就这么说定了,你们做姐姐的可得好生照顾,不许别人家的孩子欺负了弟弟。”

    月兰和竹兰相视苦笑,安排钟义倒是轻而易举,问题被舅妈从小娇养惯了,在自家就是个少爷,能吃得了苦么?看来今后少不得还要被她埋怨。

    过了一会儿月兰的丈夫回来了,竹兰嬉笑着推搡着脸红的月兰过去,笑道:“我等不及抱侄子了,你们俩也不必过来吃饭,就在屋里解决得了。”

    哄笑声中,月兰落荒而逃,钟姥姥说道:“你舅舅今日到甘露寺张罗上坟的事,明日一早咱们就去,倒是家里叫谁照应呢?”

    月兰亲娘在徐家的身份很高,管着整个后门,人称钟大奶奶,是以在钟姥姥眼里高人一等,而竹兰他娘人称小钟奶奶,人在家里料理琐事,母女俩自是时常有些争执。

    每当钟大奶奶回家后,说一不二,此时说道:“月兰这几天不舒服,留她两口子在家吧,咱们也放心。”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