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六章 官了私了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五百五十六章 官了私了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三国之席卷天下首辅沈栗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月黑风高夜,三位蒙面人顺着梯子潜入到了莲华庵里,笨手笨脚的潜行中。

    经过净玉的房前,咯吱一声窗户打开了,屋里扔出来一盆水,浇了走在最前方的人一头一脸。

    后面的二人忍不住捂着嘴窃笑,大概是美姑子的洗脚水,看来今晚会出师不利。

    潜行至左侧的禅房,捅开窗户纸往里面窥视,麻三姑的徒弟冰玉和柔玉在禅房上下两张床上睡觉,麻三姑自己在最里头的炕上安歇。

    第一次当江湖好汉的徐灏颇为兴奋,时时刻刻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虽说眼下的勾当是人人喊打的偷儿,那也是劫富济贫的侠盗不是?

    他和徐淞背靠着墙根,吃了净玉洗脚水的白玉堂苦笑着擦擦了水迹,还下意识的拿到鼻子前嗅了嗅,然后施展出飞墙走壁的本事,轻轻松松的攀了上去。

    屋里的人都睡沉了,白玉堂灵巧的打开窗户翻身而入,取出两枝用蒙汗药一类做的安息香,一支在琉璃灯上点燃,一支插在了里屋,然后走过去打开了门闩。

    徐灏在鼻子上围了一条浸湿的布带,一进屋见白玉堂在观音菩萨面前磕头,喃喃道:“僧家的财物,本不该偷盗,但尼姑不守着菩萨的戒行,骗取钱财,是以弟子心中不平,今日要来把银子偷回去,望菩萨给予指点。”

    徐灏有些无语,也不理会他把课筒在香案上摇了几下,自己在那占卜玩。不过盗亦有道。行有行规,白玉堂的做法倒也令人尊敬。

    瞅着三个姑子已经睡得烂熟如泥。保守估计得一个时辰后方能醒来,徐灏没有动手,他今晚纯粹是凑热闹的。

    徐淞倒是毫不客气,走过去掀开箱笼,见里面是些衣裳鞋袜,汗巾手帕之类,随手给关上了。

    他搜了半天一无所得,还是白玉堂经验丰富。自欺欺人的连续摇了好几把,终于出来个上上之签,心安理得了。

    白玉堂仔细观察屋里面的摆设,一双贼眼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忽然在麻三姑的床榻席被后面揭开一看,墙上有三个抽斗。

    徐淞骂道:“竟然藏在这里。”

    抽屉上有精致的小银锁,徐淞上前一把拧开了。抽开第一个抽屉,里面有一堆铜钱,扭开第二个抽屉,端端正正码放着数封银子。

    抽屉不大却很深,二人便把带来的皮口袋张开,往里面放银子。徐灏则好奇的打开第三个抽屉。好家伙,三根“明角先生”和两根“广东人事”,还有一个白绫包。

    徐淞好奇扯开一瞧,是大拇指粗的缅铃和几本春画,除此再无别物了。

    徐灏嫌恶的走了。而徐淞则笑嘻嘻的把缅铃和春画藏在袖子里,好等着回去向妻子献宝。又见山墙下的桌子上放着个雪白的瓷壶,揭开瓶塞,酒香四溢。

    柜子里有大碗装着的红烧腊肉,徐淞和白玉堂当下也不客气,蹲在地上吃了起来,令徐灏越发的无语。

    更无语的还在后头呢,白玉堂说道:“佛家戒的是酒气财色,如今得了财,吃了酒,气也消了,所少的就是个色了,何不幸一幸呢?”

    “妙!”

    徐淞吃了酒来了兴致,大摇大摆的走过去将冰玉的被子掀开。徐灏顺着灯光看了眼,尼姑一丝不挂没穿衣物。

    感觉外面有动静,徐灏低声道:“把灯吹了。”顺着门缝往外一瞧,借助淡淡的月光,净玉蹲在角落里正撒尿呢。

    躺着的冰玉长着两只盆大的胸脯,黑黝黝粗糙的大屁股,徐淞不忍目睹赶紧把被子放下了,另一个柔玉却天生白白嫩嫩,二十来岁的年纪。

    这边白玉堂去验看徐娘半老的麻三姑,胸部不甚饱满,身上白胖干净,当即脱了裤子趴在姑子身上,来了个二十四式之‘老汉推车’。

    徐灏等迷迷糊糊的净玉提上裤子走了,推开门站在外面。屋里徐淞和白玉堂哼哧哼哧的弄了好一会儿,完事了又升起了促狭之心,把抽屉里三根角先生拿了过来,三个尼姑下面一人塞了一个。

    不提三位侠盗卷走了细软从容而出,到了五更天药劲过去,师徒三人缓缓醒来,发现下身有一个先生,疑惑不解。

    麻三姑怀疑是冰玉干的好事,说道:“睡得好好的,干这勾当作甚?”

    冰玉毫不费力的把先生请出来,说道:“我身子乏了一早睡了,莫不是师妹做的?”

    “咦?”麻三姑皱眉也把先生请了出去,沾了一手的浑浊液体,顺手一摸身后的墙壁,竟然没摸到锁头,急忙起身查看,惊见中间的抽屉里空空如也,立时慌了神,叫道:“你们看没看见床头边的抽斗是谁开的?”

    柔玉仍然闭着眼摆弄着角先生,半睡半醒的道:“除了师傅还能是谁?梦中来捉弄人家,倒反过来问我们?”

    麻三姑叫道:“你们几时干的好事?我梦里也觉得有人一个劲的弄我,只是睡得太浓,动弹不得,你们把银子拿哪去了?”

    三人鸡对鸭讲的说了半天,还是冰玉穿了衣裳提上裤子,下床点了灯。

    “你进来,我要和你算账。”麻三姑有些恼了,“你年纪小会浪,不是要和尚就是角先生,我也没说过什么!亏你拿这玩意来戏弄我,一定是你们俩干这促狭短命的事儿。把银子拿出来,不然我饶不了你们。”

    冰玉说道:“我们怎敢和师傅胡闹?哎呀,好像是遭了贼。”

    这下三人都慌了,起来一看酒瓶子空了,地上有吃剩的腊肉皮骨,抽屉里银子没了,铜钱一个没少,而春画和缅铃也不翼而飞了。可见是被盗了,三人不禁彼此面面相觑。

    被人无声无息的放了角先生进去。明明睡梦中又和偷儿云雨一番,十分的快活,怎么就是困倦醒不过来呢?

    想麻三姑费了不少的心思,得了七八百两银子,还没有揣热乎呢就被他人全部偷走,至于被弄了一遭却不怎么在意,气得第二天一早进城去了顺天府。

    顺天府接了递呈,派出四五个捕快来。不消说贼是永远拿不到了,麻三姑还得到处张罗差人的盘缠,款待一伙人的饭食,足足伺候了这帮大爷们两个月,叫苦连天。

    再说当日刘智一个人夜夜大战七八个尼姑,身软脚软走路都费劲,整整七天没有和妻子同房。哪敢回家自寻死路?

    好不容易求了徐江帮着撒谎说要打牌,整日躲在徐湖的院子里恢复精力。

    徐湖继续在书房里和父母抗争,一副坚决不妥协的架势。徐江有感和刘智同为天涯沦落人,时不时的过来喝闷酒。

    刘智欠了一屁股债,说道:“最近手头紧,能否借些银子?”

    徐江忙摆手道:“我所有钱都被管着呢。哪里有钱借你。”

    其实书房里的徐湖有钱,留着给冯文君赎身的一千五百两,他为人也重情义,可惜刘智不知道。

    没办法,刘智便去铺子里。把货款给截了出来,高利贷驴打滚。不赶紧还上麻烦大了。

    虽说无债一身轻,可妻子那一关怎么过?刘智心思着怎么蒙混过关,一边低着头走路,一边心中千回万转,短短回家的一段距离,如同赴枉死城一般的悲壮。

    路口有个算命先生,挂了一幅鬼谷子的画像,心事重重的刘智径直走过去,一声不响的坐下。

    先生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身上有阴人作祟,灾祸怕就在眼前。”

    刘智唬的面无人色,问道:“这灾祸可有路躲过去么?”

    “没处可逃。”先生很神棍的摇了摇头。

    “您一定能解。”刘智当即掏出二两银子,双手递了过去。

    先生笑眯眯的收下,轻轻放在了桌子上,问明了生辰八字,替他起了一课,掐指在书上看了一会儿,说道:“这课似乎应在女人身上,灾祸也应在女人身上,你要做一件瞒心昧己的勾当,要是瞒着不说,得吃上一场大亏;若是老实说了,虽然这祸躲不过,却能轻些。”

    刘智气道:“那你不是废话么?”起身一把抢走了刚才的二两银子,扬长而去。

    先生傻眼了,几何时见过这么蛮横的家伙?怒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刘智磨磨蹭蹭的回了家,就见徐翠云怒狠狠的坐在那里,铺子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掌柜哪敢隐瞒太上老板娘?所以第一时间派了伙计来告知。

    “钱呢?”徐翠云狠狠一拍桌子,“别说又输给上司了,我今日打听的清清楚楚,你根本没和同僚在一起。”

    刘智张了张嘴,打死也不敢交代出二姑娘,干脆低着头一言不发,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徐翠云是真怒了,加上先前补上的五百两银子,做法事零零碎碎的花费,再被丈夫取走了一千多两,家里现在一点流水都没了。

    掌柜催促要置办货物,无奈只得把首饰典当了,现在这日子该怎么过?虽说难不住她,可人活着要脸,跑去找娘家接济很好看么?

    眼见丈夫一副窝囊样子,不问可知一定是闯了大祸,银子都拿去填坑了。徐翠云拿起棍棒在他肩膀上一顿乱打,刘智也不敢躲,多少也被打皮条了,好歹妻子是大家出身,手上也没什么力气。

    童妈妈赶紧双手抱住翠云,说道:“这才忏悔了几日?怎么还能打相公呢?快停手吧。”

    徐翠云指着刘智怒道:“你给我出去,不把银子拿回来,就别进家门。”

    半夜里,气闷的刘智搂着二姑娘交欢,忽然房门被人狠狠推开,冲进来几个男人。

    二姑娘大声尖叫,二人赤身露体都不能起来,刘智躲在被子里叫道:“你们要做什么?滚出去,知不知道老子是谁?”

    “我管你是谁。”其中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指着他,骂道:“你这王八连我老婆也敢勾搭,走,咱们去顺天府评理。”

    刘智大惊道:“什么你老婆,她分明是院子里的姐儿。”

    汉子怒道:“狗娘养的,我夫妇不过是借住在院子,她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你好大的胆子,勾yin有夫之妇,我跟你没完。”

    刘智惊愕的扭头看着二姑娘,只见粉姐哭丧着脸点了点头,他彻底傻了。

    前文提过他得罪了同事,人家便合伙设计坑他,二姑娘确实是男人的妻子,可也兼职下了海。

    这些人做惯了类似坑蒙拐骗的营生,把刘智的底细摸得一清二楚,根本不怕他闹出什么幺蛾子。

    刘智戴罪之身心里有鬼,不敢声张出去,老bao笑眯眯的过来劝解,男人怒道:“官了私了?”

    刘智叹了口气,有气无力的道:“私了。”(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